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903 風云突變上


  (求月票,賬戶應該都有累計月票了,大家投了吧,后面追上來了)
  六叔顯然已經明白吳上善和趙出息的計劃是什么,那就是他們親自動手送周斌上路,而不是讓周斌入獄,或許他們覺得這樣太便宜周斌,也或者不能保證周斌必然會是死刑的結局,所以他們才打算這么做。
  六叔瞇著眼睛道“吳上善,周斌好歹跟你這么多年情分,你不覺得這么做,逼人太甚?”
  “多年情分?逼人太甚?”吳上善冷笑道“六叔,這幾年的事情你比誰都清楚,當初我支持他,可他和徐少卿狼狽為奸以后是怎么對我的,情分做到這份也真是感人啊,我今天這么做,也不過是他不仁不義在先。還有,六叔,您別忘了我現在的處境和您差不多,不是我逼人太甚,而是我不得已才要這么做,不做的后果就是我們都站在趙爺的對立面,他還有吳坤和馬爺的支持,到時候會把我們生吞活剝了”
  有些事情確實如同吳上善所說的,沒有趙出息也就沒有這些事,可周斌偏偏得罪過趙出息,所以到頭來也不過是他自作自死,六叔嘆了口氣道“你們想怎么做?”
  “給他一條活路,讓活路變死路”吳上善冷笑道,這是他和趙出息已經制定好的計劃,不過需要六叔和他去實施,因為周斌到時候最信任的是六叔。
  此刻,全國的新聞網絡媒體等等都在傳播徐少卿舅舅被雙規這個重磅新聞,不過在這個反腐力度空前強大的時期,似乎一個副部級官員的落馬并不會引起多大的波瀾,畢竟這幾年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副部級以上高官落馬了,用不了多久大家就會遺忘這個消息,直到下個重量級官員落馬,不過站在這些官員背后的很多利益團體和個人,緊接著就要接受煎熬和命運的轉折,僥幸的能躲過一劫,可大多數都會受到牽連,你用人生大半輩子打下的權勢和金錢以及地位,只需短短幾月或者數日就能全部推倒,踉蹌入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等等結局,有時候想想這又是何必呢,不過每個人的看法會不同,有些人覺得不值得,有些人覺得值得,人生大多數事情無非取舍二字。
  對于西安的很多人來說,今晚注定是不眠夜,很多人開始考慮如何應對這突然的變故,如何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似乎在國家機器面前,大多數人都無能為力,只能順其自然。
  曲江公館和園里,徐少卿急急忙忙回來時,管樂已經在家里等著他,新聞管樂已經看到了,知道這件事的時候管樂也是驚出一身冷汗,他明白蔡副部長的出事對徐家意味著什么,徐家不管是從政的還是經商的,哪位的前途不是跟蔡副部長綁在一起的,先前徐少卿的姑父內退本已經對徐家產生不小的震動,現在再出現這樣的事情,可以說徐家現在已經站在懸崖邊上,不管這次怎么運作,徐家都會有一批人要出事。
  至于徐少卿,這些年他本就是靠著舅舅的權勢在運作,那些蔡副部長下面的大佬們都賣他這個面子,所以他的生意才會做的如火如荼,他們徐家上下不都是如此么。
  “新聞你應該已經看了吧?”徐少卿臉上依舊極其難看,他回到別墅以后先沖了個冷水澡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這個時期不能亂了陣腳。
  管樂和徐少卿沒有什么不能聊的,所以徐少卿才會直奔主題,自己要是完了,管樂也會跟著遭殃,都是一條大船上的難民。
  管樂點頭沉聲道“已經看到了,現在電視新聞網絡媒體等等都在傳播著這個消息,等到明天應該所有人都會知道這個消息,我沒想到蔡部長會出事”
  “沒有什么想不到的,以前廳官出事都算是大事,現在部級官員出事也不過是家常便飯,我們先不管這些,找你來是讓你做事,不然我們也會出事”徐少卿苦笑搖頭道,隨后直接了當的說道。
  “你說,我照做”管樂沉聲回道。
  徐少卿開始吩咐道“今晚連夜將公司賬目上不該出現的全部銷毀,將先前和我們有過利益往來的,分成ABC三個級別,他們當中不少人我們有把柄,能敲打的敲打明白,如果不能的告訴我,我親自找他們談,必須將所有跟我們有關的證據毀掉”
  “嗯,我明白”管樂平靜道。
  徐少卿繼續道“該收回的東西全部收回,該封口的人也都讓他們封口,該送走的也送走,別怕花錢,花多錢都值得,總之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我會讓祁漢和馬超配合你”
  “我這就去做”管樂從來沒有見徐少卿這么嚴肅過,也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程度,所以連忙道。
  徐少卿猶豫片刻道“還有,幫我盯著周斌那邊”
  “主子,我們現在已經自顧不暇,難道還要幫周斌,就算我們想幫,現在也沒有能力了”管樂有些不解道。
  徐少卿冷哼道“我現在哪有時間管他,他是死是活看他自己的造化吧,但我們不能讓他把我們賣了”
  “嗯,我明白了,不過主子,趙出息那邊怎么辦,出這么大的事情,他絕對會加以利用,我怕我們壓力不小”管樂有些頭疼的說道,不管怎么樣,趙出息都是他們的必須要面對的勁敵。
  徐少卿搖搖頭道“現在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不吧”
  不管是徐少卿還是管樂,都沒有把這件事跟趙出息聯系在一起,畢竟他們不覺得趙出息有這么大的能量。
  商量完這些事情以后,徐少卿和管樂立刻分頭行動,徐少卿這邊還得聯系徐家那些叔叔伯伯,他們這個時候應該正在老爺子那邊商量事情,可以說整個徐家和蔡家都緊張起來了。
  蘇西洛出車禍后打車直接回到龍湖曲江盛景,將自己鎖在房間里,現在事情每走一步都充滿各種阻力,她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她真想不再當女強人,找個普普通通卻能給她安全感的男人嫁了,這樣在任何時候都有他幫自己扛著所有壓力,而不是讓她自己去單獨面對這些事情,因為這樣太累了,身體累,心更累。
  等到十點的時候,蘇西洛終于選擇給爸爸打電話,電話接通以后,蘇西洛的所有情緒終于爆發,好像只有在爸爸面前自己才能這么肆無忌憚,而不用擔心任何事,她委屈的哭道“爸……”
  “新聞我已經看了,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能主導的,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徐家現在已經自顧不暇,肯定沒精力再幫我們家,就算他們想幫,這社會本就是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蔡部長落馬以后,跟他有關系的這些人,大家避之不及,怎么可能還幫忙”蘇遠平已經快六十歲了,活了這么多年,這些道理他肯定明白,當西洛打來電話的時候,他就知道西洛想說什么,沒有誰比自己更了解西洛,他知道委屈西洛了,對于蜀都集團,她一直盡心盡責,希望蜀都集團越來越好,可有些事情是他們沒有辦法控制的。
  “爸,我們該怎么辦,沒有徐家幫忙,我們蜀都集團該怎么辦?”蘇西洛泣不成聲的說道,她真不愿意看到爸爸一輩子的心血就這么沒了。
  蘇遠平這段時間早已經看開了,笑呵呵的說道“沒事,天塌不下來,最多就是破產重組,你爸還年輕著,欠的錢我們慢慢還,總會還完的,人這一生,誰還沒個大起大落,誰都不可能一輩子順風順水,你說是不是?”
  他說這些話,顯然是在安慰女兒,不想讓她有太大的壓力,做父親的誰不心疼自己的女兒?
  “爸,沒有徐家幫忙,我們蜀都集團是不是真的挺不過去了?”蘇西洛平息自己的心情以后,十分認真的說道,當她知道徐少卿舅舅出事時,她就明白徐少卿不可能再幫自己,她也沒有能力再幫自己,雖然他說有消息告訴再告訴自己,可怎么可能再有消息。
  蘇遠平如實說道“我聯系了很多人,大家都不敢接手我們蜀都集團的爛攤子,更是沒人敢注資入股,就算是有機會,短時間內如果拿不到錢,我們也會破產”
  “爸,我知道了,我再想想辦法”蘇西洛沉聲說道,這刻算是下定決心了,雖然很不想走這最后一步,可這次真的沒有辦法,總不能看著蜀都集團倒下,所以她只能去求趙出息,求趙出息放過蜀都集團,他們之間的恩怨,讓她自己解決,不要牽扯到蜀都集團。
  蘇遠平還想問,你還能有什么辦法,別再給自己壓力,蘇西洛已經率先開口道“爸,不早了,你早點睡吧”
  隨后蘇西洛就掛了電話,可她卻陷入了矛盾當中,她已經答應和徐少卿結婚,如果這個時候再去找趙出息,肯定不可能再和徐少卿結婚,這些年徐少卿幫了她這么多,又那么的愛她,現在徐家剛剛出事,自己卻選擇這么對他,對徐少卿來說太狠了,別人會怎么看自己,一個薄情寡義趁人之危的無恥女人?
  可如果不找趙出息,蜀都集團就真的沒救了,現在只有趙出息能救蜀都集團,蜀都集團和家族利益是她一直想要保護的東西,當年她背叛趙出息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處境么,只是她沒想到的是,老天爺會讓她再次選擇,只是這樣的選擇,太煎熬了,太折磨人了。
  真要這么做么?
  蘇西洛流著眼淚想著,卻不知不覺中睡著……
  隔天清晨,徐少卿舅舅出事的消息傳遍神州大地,成為大多數報紙媒體的頭條新聞,更是在不同的新聞電視節目里滾動播出著,對于別的地方來說,這個新聞可能只是一個高官落馬的消息而已,可對于陜西和西安的很多人來說,這個新聞可算是重磅炸彈。
  與此同時,中紀委調查組進駐丈八東路省賓館,由武警二十四小時保護,省紀委全力配合,開始更詳細的調查,一時間人心惶惶。
  當天中午,被省廳帶走協助調查的周斌卻被放了出來,出來后第一時間,周斌就從蔣譚那里得到這個消息,差點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