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901 不再逃避

其實從徐少卿舅舅失去聯系開始,徐家就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一位副部級高官怎么可能突然沒了聯系,僅有的可能就是被中紀委帶走調查,或者出事潛逃出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后者現在想要潛逃出國太難,邊控對于特殊人群尤為嚴格,何況是一位副部長。
  只是徐家不愿意承認而已,因為那意味著很多事情要改變了,徐少卿的舅舅在陜西待了這么多年,從國企領導走到市委市政府領導,再一步步走進省里,隨后再進入國家部委,這每一步牽扯到多少利益往來,徐家正因為如此才一步步的繁榮,生意越來越大,要說這背后沒有鬼,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
  當一顆大樹徹底倒下以后,這大樹下面乘涼的那些人要么會被大樹砸死,要么被太陽曬死,可能僥幸能活幾個。特別是國內這種情況,每當出現某位官員被抓或者被調查,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命運從此會被改變,徐家在徐少卿的姑父出事以后就已經陷入危機,現在徐少卿的舅舅再出事,徐家怎么可能意識不到自己的結局?
  所以,徐少卿的爸爸得到北京≥↙的確切消息以后,這才徹底慌了神,因為徐家和徐少卿舅舅的那些往來,他是最清楚不過的,知道后果有多么嚴重。
  至于徐少卿,雖然他很少參與徐家的生意,但他能有今天,也是靠著舅舅的權勢庇護的,他暗地里不知道進行過多少骯臟的交易,特別是和周斌合作這幾年,他一直都是打著舅舅的旗幟在招搖過市,現在這張大旗到了,他的好日子也到頭了,而且現在他還有最大的危機,那就是來自趙出息的壓力,就算有舅舅權勢的庇護,他面對趙出息也沒多大勝算,現在沒了舅舅的庇護,那他面對趙出息,似乎只有死路一條。
  徐少卿意識到不僅徐家要完了,也許他也要完了,面對趙出息,他該怎么做?
  不知過了多久,徐少卿這才回過神,臉色極其難看,可還是強顏歡笑的安慰著父親道“爸,沒事的,沒有什么是過不去的,就算舅舅被雙規,也不能確定事情的嚴重程度,現在我們應該先了解清楚怎么回事?”
  徐鍇當過兵,還在政府走到一定的職務,所以心里素質很強,他眉頭緊鎖道“我一會回老爺子那里,明天早上去北京,家里這邊你幫我應付住,老徐家的顏面不能丟”
  徐少卿從來沒見過父親這么嚴肅過,只得咬牙道“爸,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
  “現在出去吃飯,別讓你媽和西洛看出不對”徐鍇心慌發悶,可還是如此說道。
  于是兩人這才從書房出來,面帶笑意的回到餐廳,可是不管再怎么掩飾,那些變化也是無法被隱藏的,蘇西洛和蔡英麗都感覺到兩人不對,蔡英麗疑惑道“你們爺倆這什么情況,一個打電話去了那么久,一個去叫另一個,也去了這么久”
  “沒事,我爸一個老朋友打來的,那叔叔順便跟我聊了幾句”徐少卿強顏歡笑的解釋道,盡量不讓老媽看出什么,雖然知道這消息無法隱瞞。
  蔡英麗也沒多想,沒好氣的說道“趕緊吃飯吧,菜都涼了”
  于是各有心思的幾個人低頭吃飯,徐少卿和徐鍇再也不怎么說話,大多時候都是蔡英麗和蘇西洛在聊天,說的也依舊是結婚的事情。
  吃完飯以后,徐少卿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讓蘇西洛先回去,蔡英麗還想跟蘇西洛再繼續聊聊,徐少卿幫著說改天再聊,西洛還有很多工作也要處理,不然怎么準備結婚的事情,蔡英麗也不再多想。
  出門以后,徐少卿沒有親自送蘇西洛回去,而是把車鑰匙遞給蘇西洛道“西洛,你自己開車回去,我有點事要去處理”
  這和往常有些不對勁,以往來徐家,徐少卿最后都是親自送蘇西洛回去,今天卻讓蘇西洛自己開車回去,蘇西洛微微皺眉道“你怎么了?”
  “沒事,快回去吧,貸款以及項目的事情,我有消息會通知你”徐少卿淡淡說道,顯的有些急不可耐。
  蘇西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也想趕緊回去繼續處理公司的事情,所以也就沒多想,直接開著徐少卿的車離開,等到蘇西洛離開以后,徐少卿速度給管樂打電話道“不管你在哪,現在去別墅等我,我半小時后到”
  從錦業路這邊到龍湖曲江盛景要走丈八東路,蘇西洛開車速度不快,徐少卿這輛蘭博基尼她開過很多次,所以還算熟練,走了差不多一半路程的時候,蘇西洛的電話急促的響了起來,她從包里拿出手機,看見居然是蘇秦打來的,提起蘇秦蘇西洛就莫名的惱火,如果不是他蜀都集團也不會這么糟糕,父親也不會舊病復犯,這么大的年齡還得出來拋頭露面,所以蘇西洛不想接,于是直接掛了電話。
  沒過多久蘇秦又打了過來,蘇西洛依舊掛了電話,她還以為蘇秦是想讓自己向父親求情,讓他繼續為蜀都集團效力,過會蘇秦第三次打來電話,蘇西洛實在煩的不行,這才接了電話,電話接通后,蘇西洛很不耐煩的說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快說,我在開車”
  正在成都那邊某家夜店借酒消愁的蘇秦急的滿頭大汗,如果不是急事,他真不愿意給蘇西洛打電話,可這件事他必須要向蘇西洛求證,所以連忙道“西洛,你有沒有看新聞?”
  “什么新聞?”蘇西洛皺眉問道。
  蘇秦沒想到蘇西洛居然還不知道,苦笑道“沒看的話,你趕緊看吧,出大事了”
  “什么事,你直接告訴我不就行了”蘇西洛也有些著急了,她聽得出來蘇秦不像是開玩笑的意思,所以連忙問道。
  蘇秦直截了當道“徐少卿的舅舅被雙規了”
  “什么?”蘇西洛震驚道,手中的電話也應聲掉在地上,她怎么都沒想到會是這么大的事情,徐少卿的舅舅居然被雙規了,那徐家不是要完了,徐家要是完了,徐少卿還怎么幫自己?連想到剛剛吃飯的時候徐少卿的父親以及徐少卿的異樣,蘇西洛知道可能就是這事,再想到徐少卿吃完飯以后那著急的樣子,蘇西洛此刻大腦一片空白。
  不過蘇西洛卻忘記了自己還在開車,回過神的時候猛然發現前面是紅綠燈,而自己還依舊保持著車速,眼看就要撞上前面那輛車了,蘇西洛趕緊踩死剎車,縱然如此,可惜兩車距離實在太短,蘭博基尼還是狠狠的撞在了前面那輛車的屁股上,嘭的一聲,讓周圍的司機嚇了一跳。
  幸好蘇西洛的車速并不快,加上安全氣囊彈出,她只是受了點輕傷和驚嚇,兩件事上加在一起,再加上最近的精神狀態,此刻蘇西洛癱瘓在座椅上,嚇的臉色蒼白,目光呆滯一動不動。
  前面那是輛有些年頭的五菱之光,中年司機大叔正在聽著西安本地有名的廣播西安亂彈等著紅燈,想著今天賺了三百塊錢真是走運,卻沒想到會被別人追尾,整個人都被彈到方向盤上,疼的他吱哩哇啦的,不僅鼻血都出來了,腿上和胸口也被撞的生疼,司機氣的直接拉開車門下車,想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牲口敢撞自己,等到下車以后司機睜大眼睛喊道“臥槽尼瑪啊,蘭博基尼啊”
  司機想哭的心都有了,這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倒霉呢,你開個蘭博基尼撞誰不好撞我這五菱之光,你給我賠的錢都不夠你修車的零頭啊,等到走進以后看清坐在里面的司機,司機再次欲哭無淚道“媽的,女司機啊”
  經過這么長的時間,蘇西洛也已經回過了神,她急忙拉開車門下車,她沒有關心徐家的安慰,知道蜀都集團這次真的陷入危難,她必須聯系父親弄清楚,如果沒有徐少卿的幫忙,蜀都集團有沒有希望渡過難關,如果沒有,她只能走自己最不愿意走的最后一條路,就算放棄自己所有的東西,她都要幫蜀都集團渡過難關。
  下車以后,蘇西洛沒有理會那哭喪著臉的司機,直接將名片遞給他冰冷道“我助理和保險司機會聯系你”
  隨后,蘇西洛直接打車離開,只留下在風中凌亂的司機大叔……
  威斯汀酒店里,趙出息剛剛從曲江南湖回來,洗完澡換身衣服準備處理吳欣讓人帶過來的文件,這幾天吳欣都是直接讓辦公室秘書坐飛機來回給趙出息送文件,因為趙出息在西安還不知道要待多久,但是西蜀集團的工作不能落下,下面有工作需要趙出息簽字的程序。
  這時候黃土敲門進來打斷趙出息的節奏,輕聲問道“你有沒有看新聞?”
  “沒有,怎么了?”趙出息放下手中的文件皺眉道。
  黃土將手機遞給趙出息,這是剛剛頭條新聞推送的最新動態,趙出息接過手機,只見上面醒目的標題寫著,信息產業部副部長蔡英文被雙規,蔡英文便是徐少卿的舅舅,前陜西常務副省長,從常務副省長到沒太多實權的副部長,明升實降,這誰都看得出來。
  趙出息將手機還給黃土,并不意外,畢竟昨晚已經打電話詢問過李青衣,李青衣也說過就在這兩天,趙出息點燃根煙卻沒有抽,起身望著窗外的大雁塔夜景,這座城市的很多黑幕就要被揭開了,所以他冷笑道“該結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