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900 現在不了

第九百一十一章徐家要完了……
  (依舊沒有網,只得跑到網吧上傳)
  順利和吳上善達成這比交易,趙出息知道和周斌的恩怨是時候算清了,他已經準備好讓這只狼走進自己的虎口,然后將他生吞活剝掉。
  將東西交給趙出息以后,吳上善直接離開,他會和趙出息保持聯系,就算六叔不愿意放棄周斌,周斌的死期也差不多定了。
  吳上善離開以后,趙出息倒沒著急著離開,成都那邊已經傳來消息,蜀都集團眼看著頻臨破產,縱然有徐少卿這邊從西安帶去的資金,對于此刻的蜀都集團也是杯水車薪,誰讓房地產企業本就是高負債行業,現金流對他們格外重要,斷了資金鏈就會讓整個蜀都集團徹底崩掉,何況蜀都集團這幾年的發展太過迅猛,前幾年就出現過資金鏈緊張的情況,再加上現在房地產企業本就舉步維艱,他們的結束已經注定了。
  坐在這畫舫上,趙出息讓黃土陳中藏等人都上船,要了幾瓶好酒,他們坐在這畫舫上賞月賞景飲酒,靜候著最終的高.潮一步步到來。
  而此時,徐少卿正帶著蘇西洛回家吃晚飯,本來他們這會早已經到家,誰讓蜀都集團現在破事太多,蘇西洛臨時加班到六點多才忙完。她前天回了趟成都,跟蘇秦大吵了架,蘇秦的能力實在讓她堪憂,現在不管是蜀都集團的股東,亦或者是合作方、施工方以及銀行,都在找蜀都集團要錢,這么大的事情,遠在加拿大的蘇遠平怎么可能不知道,畢竟這些債主很多都是蘇遠平的老朋友,他們不會通過蘇秦,而是直接找蘇遠平。
  蘇遠平的旅行怎么可能順利進行下去,知道這事的時候,蘇遠平差點氣的住進醫院,休息一天后,只得匆匆忙忙從加拿大趕回來,將蘇秦大罵一頓后,直接罷免了蘇秦的蜀都集團總經理職務,親自掛帥處理這次的風波,蘇西洛也是因為爸爸回來才臨時回了趟成都。
  蘇遠平沒想到蘇秦會和那個年輕人合作,只是他很不解的是,趙出息為什么要如此對待蜀都集團,畢竟他們蜀都集團和趙出息并沒有什么過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蘇西洛在西安的時候可能跟趙出息有過什么,于是蘇遠平找到蘇西洛讓她解釋清楚和趙出息的關系。蘇西洛被逼無奈,只能將她和趙出息的恩怨說了出來,不過說的很委婉,大概意思是趙出息因為自己被徐少卿追殺離開了西安,所以他對自己充滿恨意。蘇遠平聽后這才明白怎么回事,也將前面很多事情弄明白了,他和趙出息在麓山國際高爾夫俱樂部認識絕對不是偶然,很有可能是趙出息設計的巧合,之后兩人關系越來越近,也是趙出息故意這么做的。
  至于后來這些事,也就是順水推舟,蘇秦對趙出息這種大人物自然會想辦法攀附,他本就是這種性格,擅于經營人脈。何況趙出息還認識自己和西洛,趙出息肯定也了解蘇秦的弱點,隨后設局讓蘇秦一步一步的將蜀都集團埋進深淵,直到今天所有事情爆發。明白這些事情后,蘇遠平對蘇秦也沒那么的生氣,因為他知道就算沒有蘇秦,趙出息也會想辦法對付蜀都集團。
  蘇遠平在成都這么多年,自然有些能量和人脈,于是想方設法想要聯系趙出息,可是結果卻不盡人意,不管是誰找徐林或者找黃土以及陳濤這幫人,都沒人愿意幫他傳話,因為誰都知道趙出息對蜀都集團的決心,不敢觸趙出息的怒火。沒有辦法,蘇遠平只得想辦法找錢渡過這次難關,可在成都真沒有幾個人敢幫他,他只得遠赴北京上海等地。
  蘇西洛回到西安以后,就繼續聯系潛在的合作方將項目變賣,同時也催促著徐少卿想辦法在西安這些銀行貸款,可是貸款這種事情不是一天兩天能辦成的,銀行現在對貸款卡的很緊,在稍微進行調查了解到蜀都集團在成都的困境后,也沒人敢冒險貸款給他們,因此蘇西洛現在越來越頭疼,也被這件事折磨的越來越憔悴。
  在回家的路上,徐少卿克制著自己的怒火問道“說好的五點,怎么到六點才下班,你難道不知道我爸媽今天讓咱們回家么,飯都做好了,我們現在還沒回去,你這是什么態度?”
  “對不起,剛剛開會忘記了時間,蜀都集團的情況你比我清楚,我沒有辦法”蘇西洛很困很累,她不想和徐少卿吵架,何況現在還要靠徐少卿渡過這次難關,只得委曲求全道。
  又是趙出息,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趙出息,徐少卿現在提起趙出息就來氣,忍不住大罵道“草特么的趙出息,我真想弄死他”
  蘇西洛沒有說話,只是不知不覺的紅了眼睛,別說徐少卿不愿意提起趙出息,蘇西洛也很不愿意提起趙出息。
  “你那邊怎么樣,有沒有公司愿意接手這幾個項目,蜀都集團現在很需要錢”過會蘇西洛平息自己的心情后,雖然很不想問,可還是不得不詢問道,因為她想救蜀都集團,不想看到父親心血就這么倒下。
  徐少卿沒好氣的說道“我正在聯系,有幾個公司有意向,但西安現在房地產不景氣,所以大家都在考慮,如果有消息,我會馬上告訴你”
  “嗯”蘇西洛見徐少卿的心情很差,也不再多問什么。
  很快兩人就回到徐家位于錦業路的別墅中,徐少卿的父母早已經做好晚飯在等他們,徐少卿已經做過解釋,說是自己這邊臨時有點事,可能回去有點晚,也算是為蘇西洛掩飾,他也不愿意讓父母對蘇西洛有太多意見。
  徐少卿的母親很慈祥,最開始她對蘇西洛很滿意,不管是家世還是學歷以及能力和長相,只是蘇西洛一直不愿意結婚的態度讓她很生氣,兩人的關系一度鬧的有點僵,她更是讓徐少卿趕緊另找,好女孩那么多,以他們家這條件還愁找不到媳婦,可誰讓自己兒子就是喜歡蘇西洛,直到蘇西洛答應結婚,他們才緩和了關系,現在國慶節就要結婚了,他們也不再提以前的事情,已經開始準備結婚的事情,今天讓兩人回家也是商量結婚的事情,什么時候拍婚紗照,結婚的時候成都會來多少人,兩人有多少朋友,什么時候回成都辦等等問題。
  徐少卿的父親很嚴厲,從小對徐少卿管的特么嚴厲,直到上大學以后才才徹底放松,不然以徐少卿這種性格,怎么可能成為學霸,絕對是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也因為這事,徐少卿一直沒有接受父親的公司,而是自己另起爐灶,這些年生意做得如火如荼,也算是得到父親的認可。
  “爸媽,臨時有點事,讓你們等了這么久”路上兩人買了水果,見面以后徐少卿率先解釋道。
  徐少卿的媽媽蔡英麗笑著說道“我和你爸也不餓,就怕你們餓了,我已經讓小蘭把飯菜熱過了,我們邊吃邊說”
  蔡英麗保養得不錯,畢竟出自大戶人家,氣質也比較出眾,算是比較精致的貴婦,每天也不用干什么,只是逛逛街和朋友聚聚等等享受生活。
  蘇西洛進門的時候已經強迫自己面帶笑容,笑著和徐少卿飛父母打招呼,徐少卿的爸爸徐鍇只是淡淡點頭,也沒說什么。
  飯桌上,蔡英麗不停的給蘇西洛夾菜,有些關心道“西洛啊,怎么看你臉色不太好,最近是不是身體不好?”
  “阿姨,我沒事,這幾天公司的事情太多,沒休息好”蘇西洛抿嘴笑道,對于徐少卿態度再不好,對于長輩,蘇西洛也知道得尊敬。
  徐鍇不輕不重的說道“下個月就要結婚了,你們倆最近把手頭工作都放放,公司沒有你們也能照常運轉,現在連婚紗照都還沒拍,也不知道你們怎么想的?”
  徐少卿看眼蘇西洛,連忙解釋道“爸,放心吧,拍婚紗照也就幾天的事情,我已經聯系好了,下周就去拍”
  “西洛啊,你叔叔也沒別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們先把結婚放在首要任務,一輩子就結一次婚,我們這些做長輩的也不知道你們的要求,所以很多事情還得你們自己上心”蔡英麗連忙解釋道,生怕蘇西洛有意見。
  如果這次能渡過難關,蘇西洛也打定主意和徐少卿結婚,說實話她欠徐少卿不少,不管以后跟徐少卿在一起是好還是壞,也都認命了,對于和趙出息的關系,她也已經下定決心斬斷所有藕斷絲連。
  “嗯,叔叔阿姨,關于結婚我和少卿也商量了很多,下周我們就去拍婚紗照,婚慶公司那邊也都聯系好了,其他事情我們都會配合你們”蘇西洛淺笑著說道。
  蔡英麗高興道“那就好,那就好”
  旁邊的徐少卿默不作聲,他也看得出來蘇西洛這段時間對他態度的轉變,顯然這次對蜀都集團的幫忙,讓她感覺到只有自己才是最適合她的男人。
  就在這時候,正在吃飯的徐鍇手機響了起來,本來徐鍇沒打算接,不過看到上面的名字以后,臉色微變起身道“我去接個電話”
  于是徐鍇拿起手機,直接走進自己的書房,腳步顯的有些著急。
  蔡英麗有些不滿的對著徐少卿嘟囔道“你爸也真是,接個電話還得跑到書房,這里又沒有外人”
  蘇西洛給蔡英麗添上果汁道“叔叔肯定有比較重要的事情要處理,阿姨您就別說叔叔了”
  蔡英麗臉上笑開了花,她也感覺到蘇西洛的態度明顯有些轉變,看來是真愿意和兒子結婚了。
  三個人繼續吃飯,可是過了十幾分鐘還不見徐鍇回來,蔡英麗再次不滿道“你爸怎么回事,什么電話打這么長時間”
  徐少卿微微皺眉道“我去看看”
  走到書房門口,徐少卿輕敲幾次書房門后,卻沒有人回應,徐少卿直覺感覺不對,隨后直接推門進去,卻看到爸爸整個人如同虛脫般的背靠著椅子,雙目無神望著天花板發呆,好像瞬間老了好多歲。
  徐少卿急忙走過去喊道“爸,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少卿,你舅舅被雙規了”眼神呆滯的徐鍇有氣無力的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后,徐少卿轟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他知道徐家要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