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90 要出事


  第八十六章獨狼和黑瞎子
  一條狗?
  趙出息把自己的姿態放的足夠低,初入江湖低調做人總比高調裝逼強,天大地大有容乃大,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華山高也不過到秦嶺腰,一山總比一山高。對于斌哥來說,他不缺錢也不缺賣力的狗,趙出息想要從他這里得到想要的錢和地位,那他自然得先看看趙出息有沒有當一條忠實走狗的實力,畢竟關于趙出息的一些傳聞,都是聽手下這幫人說的,從來沒親眼見過。
  包括墨鏡男在內斌哥的三位心腹面面相覷,見慣趾高氣昂目中無人的后起之秀,見慣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紈绔大少,猛然來一位隱忍低調卻不卑不亢的草根男,多少有些感興趣。趙出息說他是條狗,經歷過太多江湖事的他們可不敢真把趙出息當條狗,這年頭敢說自己是條狗的,都不是什么善類。沒有底線的惡狗,見誰咬誰的瘋狗,不叫卻最傷人的狗,哪一個沒兩把刷子。
  “正好今天有個不速之客來訪,帶你去見見世面,能不能當狗,你自己掂量掂量”斌哥將雪茄遞給女人,女人學著他的樣子吸了口,隨即捻滅放進煙灰缸,幫他拿起紅酒,眼神帶有挑逗的意思看著趙出息,趙出息悶聲不吭穩如泰山。
  一口干凈杯中的紅酒,斌哥霍然起身,女人識趣的摟著他的胳膊,踩著優雅的步伐陪著斌哥走出休息室,墨鏡男作為斌哥的頭號保鏢緊隨其后。趙出息瞇著眼睛和二胖相視一眼,什么樣的考驗?他現在肯定不知道,一會隨機應變便是。
  “一條狗?有意思,走吧,等著你的是一條大狗,誰咬的過誰,我倒挺期待的”坐在趙出息旁邊的那位心腹若有所思的說道,兩個心腹,說話的明顯是陰柔腹黑型,穿著休閑西服,帶著外表普通卻不便宜的腕表,臉上的溝壑和抬頭紋成正比,看起來很有風度和氣質,一直似笑非笑的瞅著趙出息。至于另一位,和墨鏡男的氣質到相符,只穿著緊身的黑色t恤,肌肉把衣服繃緊,給人視覺震撼,和趙出息身高差不多,不過卻比他魁梧一半,大眼睛瞅著趙出息的時候,有些不屑,趙出息琢磨著這哥們肯定是一步一步爬上來的,身上沒少背人命,殺沒殺過人,見沒見過血,一個眼神便能瞧出來,那種陰冷是直刺人心。
  天佑盛典最大的包廂,足有上百平,裝修奢華高貴,有一種歐式巴洛克風格,這也是國內目前夜場的主流風格,全出自三流設計師之手。平常這里經常是用來開各種派對用的,斌哥幾乎沒進來過,他不喜歡太大的地方,給人空蕩蕩的感覺,只有爆發戶才喜歡這樣的排場,要不是和六叔不對路的某位大佬想要拿下天佑盛典取而代之,他估計一時半會都不會來這里。
  在斌哥和趙出息他們還沒來的時候,里面已經坐著一幫人,三三兩兩摟著天佑盛典的模特們揩著油,這機會對于他們來說可不常有,想到以后天佑盛典這個場子是他們老大的,他們心里不禁偷著樂,到時候可謂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大哥,你說周斌會不會把這場子讓出來?”坐在沙發最中間的是位中年男人,臉上幾乎全是橫肉,露出的手臂上繡著跳眼睛蛇,皮膚有些糙,摟著懷中的女人問著些家長里短。問話的則是坐在他旁邊的過命兄弟,短袖短褲沙灘鞋,流里流氣的,痞氣十足,陰森森的笑著說道。
  中年男人大口喝著加冰的芝華士,嘴角微微上揚,不屑的笑道“哼,六叔都開口了,周斌敢不把天佑盛典交出來?何況人家老板都同意場子換人,他算個屁”
  “周斌做事向來狠辣,我怕有些難”痞氣十足男人扭著脖子說道。
  中年男人呵呵笑道“他不按規矩來,那也別怪我們不守規矩,現在吳少和馬爺的勢力大還是六叔這老家伙勢力大?吳少的背景,誰敢與之爭鋒?”
  “那倒也是,這年頭沒點背景都不敢出來混,真想不通吳少這種人怎么愿意趟這渾水?”痞氣十足的男人一臉不明白的搖頭道。
  中年男人彈著煙灰回道“不怕有背景,怕的是還有城府和手腕,這種人才最可怕”
  痞氣十足的男人若有所思的點頭,要不是吳少出道,這西安城里現在還是狗咬狗……
  兩人交談還沒幾分鐘,包廂大門便被墨鏡男一把推開,滿臉陰笑的斌哥便摟著自己的女人大笑著走進來,有些夸張的笑著指著中年男人道“哎呦臥槽,這不是韓少軍么,不對不對,現在應該喊軍叔,什么風把軍叔給吹來了,軍哥不在西關正街賣肉了,什么時候開始帶的小弟,這氣勢,讓我天佑盛典蓬蓽生輝啊”
  正對著歐式沙發的是吧臺,斌哥摟著大美女徑直坐在吧臺邊上,顯然要和中年男人涇渭分明。中年男人,也便是斌哥口中的韓少軍軍叔眼睛微微一顫便帶動滿臉橫肉,一副摳腳大叔的樣子,仔細打量著緊隨斌哥進來的一幫人,在趙出息和二胖身上眼神停留片刻,略顯意外,最后還是停在斌哥身上,笑瞇瞇的回道“這年頭隊伍不好帶,魚龍混雜,是人不是人都自稱帶頭大哥,沒辦法,只好出山,告訴那幫年輕人,低調為人不是什么壞事”
  “聽軍叔這話,好像有所指,嘿,后面那個狗熊,你看著腦子,又叫錯了,是黑熊,軍叔說的是不是你”斌哥松開女人,女人便知道斌哥想干什么,快步向前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威士忌倒了杯,斌哥瞅著一臉痞氣的男人調侃道。
  按年齡,周斌沒韓少軍大,不過是倒是比他背后的黑熊長上幾歲。黑熊也算是在江湖廝混多年的老手,最重要的是有一身本事,底氣十足,不怕惹事更不怕鬧事,無所顧忌的盯著彎腰倒酒的大美女淫蕩道“沒想到嫂子這奶子真大,辛苦斌哥了”
  這句話說完,墨鏡男率先克制不住道“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斌哥的眉毛下意識跳動兩下,他的心腹都知道,這是斌哥生氣的節奏。
  “蔣譚,聽說你泰拳拿過冠軍,KO過一幫散打高手,有功夫我們試試?”黑熊掰著拳頭一臉不屑的笑道,滿是挑釁的意思。
  雙方人你來我往,刀光劍影火藥味十足,這氣氛趙出息算是第一次經歷,不動聲色的看著,讓趙出息奇怪的是,自己連一絲緊張都沒有,更有些興奮,躍躍欲試,二胖雷打不動的表情,見誰都是嘿嘿的笑著。
  蔣譚?這是趙出息第一次聽到墨鏡男的名字,任人如此挑釁,趙出息不信墨鏡男能坐得住,果不其然,墨鏡男徑直向前兩步道“不用選時間,現在就行”
  “帶著墨鏡就以為自己是黑超?裝逼,來啊”黑熊一把推開邊上的女人,一躍而起,徑直跳過茶幾,兩人相隔僅僅兩米遠,隨時可能大打出手。
  斌哥的兩個心腹饒有興趣的盯著這場面,陰柔腹黑那位不知是隨意還是有意轉頭問道趙出息“你覺得,誰打的過誰?”
  趙出息不清楚雙方的實力,更不知道旁邊這位大哥什么意思,試探自己?忙堆笑道“肯定是蔣哥厲害”
  這個答案不知是否讓這位風度翩翩更像是商場巨賈的大佬滿意,他轉過頭,只是笑著。
  “周斌,今天我們來是談事的,你兄弟要想打,一會出了天佑盛典,我們都不管,讓他們玩玩,怎么樣?”長得有些像古惑仔里面那位人盡皆知的大飛哥的軍叔揮揮手說道。
  斌哥輕笑道“蔣譚,回來,想玩有的是機會,不差今天”
  墨鏡男聽到這話,立刻往回后撤兩步,黑熊有些失望,繼續挑釁般的揮舞著拳頭。
  “軍叔,說吧,您老今天來我這什么事,沒事的話,我還等著和我媳婦回去試試新招式”斌哥端著酒杯,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軍叔瞥了眼身邊的女人,也算是天佑盛典有名的頭牌,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周斌,想必六叔已經給你說過把天佑盛典讓出來?”
  “讓出天佑盛典,軍叔,你開玩笑吧”斌哥貌似聽到一個大笑話,哈哈大笑道。
  果不其然,被黑熊猜中,周斌顯然不會輕易這么對付,軍叔沉聲道“六叔和馬爺已經達成約定,我從你手里接天佑盛典”
  “你從我手里接天佑盛典,你玩得起么軍叔?人老了,都快五十了,你說你折騰什么”斌哥這明顯是不能放手的意思,故意刁難道。
  包廂里仔細算算,斌哥這邊加上趙出息和二胖,一共是九個,軍叔黑熊這邊差不多,旗鼓相當,何況在這里不一定能鬧起來事。軍叔聽到周斌這話,微怒道“周斌,六叔的話你也不聽?別為難我,人家趙老板都已經同意場子過手,你說你占著有意思么?”
  “我怎么沒聽說過這事,趙文卓要是想讓別人接場子,那得他當面給我說”斌哥趾高氣昂的指著軍叔,搖著指頭道“你,不行。我這人就喜歡站著茅坑不拉屎,有本事讓老馬來這里給我說,那時候說不定我心情好,把這場子施舍給你”
  “讓馬爺來,你也配?”黑熊冷笑道,他一直不鳥周斌,真以為六叔把他當干兒子,自己就可以無所顧忌,讓馬爺來,你特么算什么東西?
  “配不配,看得誰說”斌哥冷哼道。
  “你的意思是不愿意挪屁股?”軍叔面色鐵青道,馬爺讓他來接場子,沒完成任務,回去肯定丟面,道上混的,面子可比什么都重要,何況是在馬爺和吳少面前。
  “讓馬爺來”斌哥呵呵笑著重復道。
  軍叔推開天佑盛典的模特,盯著周斌起身道“行啊,周斌,看來你想玩玩?那我就陪你玩,我們走”
  軍叔起身,一幫人便相繼起身,話不投機半句多,反正明的不行有暗的。
  “軍叔,你以為我這天佑盛典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斌哥瞅見一幫人想走,終于發話道。
  軍叔猛然回過頭譏笑道“怎么,你想留我?”
  “剛聽有人說,我女人的奶子大,不知道軍叔是不是也這么想的,要不要晚上我們一起探討探討?”斌哥故意一把捏住懷中女人嬌挺的酥胸,揉捏到,可臉上的表情卻截然相反。
  他的話還未說完,某個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多了把五六式軍用匕首的牲口已經像頭獨狼般沖了出去,跟在他后面的還有頭讓東北虎都忌憚的黑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