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第9章大人物


  第七章慈眉善目老佛爺
  大清早趙出息五點剛過就再也睡不著,住在國際公館工地上已經建好的樓層里,遠比擠在那三四十個人的豬窩里要舒服,抬頭遠眺便是氣勢磅礴保存完整的西安古城墻,對面則是寸金寸土的南門商圈,標志性建筑則是外墻純玻璃建筑的國貿春天廣場,趙出息聽別人說,那里是賣奢侈品的,隨便一件東西都能低自己好幾個月工資,趙出息聽后不禁咂舌,苦嘆這大城市里的有錢人就是多,什么時候自己也能如此闊綽。
  有時候趙出息也意淫過,給自己一百萬怎么花,一千萬怎么花,一個億怎么花?然后他發現自己除過買車買房娶媳婦以及給鳳凰村建座漂亮大氣的希望小學,剩下的錢就不知道怎么花了,趙出息垂頭喪氣抽煙苦嘆真特么煞筆啊。怪不得李青衣總是嘮叨,對上位者來說,眼界決定一切。
  每天晚上趙出息都會坐在陽臺前望著南門燈火輝煌的夜景發呆,好比他在鳳凰村的時候坐在土堆上盯著國旗發呆,大城市充滿太多誘惑,燈紅酒綠的背后或許就是不為人知的骯臟,這都是李青衣說的。沒出山之前,趙出息信心百倍,覺得自己出山一定能在大城市里面闖出頭,那么多的機會,自己不傻不楞,別人能出頭,他肯定也可以,等來到西安后,他才明白一切是多么的艱難,如同李青衣說的,玻璃上的蒼蠅,前途一片光明,卻無路可走,這多多少少有些打擊自己的自信心。
  每逢這個時候,趙出息都會掐滅煙頭,罵罵咧咧道,你個瓜皮才來大城市幾天,真要都能掙大錢,這工地上哪還會有這么多的民工,等熟悉了大城市游戲規則才能掙大錢,跟進山打獵一樣。
  伸了幾個懶腰,做了幾個五禽戲的動作,趙出息小心翼翼的下樓,生怕打擾了旁邊睡的正香打著呼嚕的傻子二胖,讓趙出息有些意外的是,傻子二胖不是每天晚上都住在工地,隔三岔五會出去,可趙出息從來沒見過他還有什么親人,更沒聽他說話,雖然他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不過這些趙出息也就是想想而已,并沒多嘴的去問。趙出息和傻子二胖睡在十六層,早上去城墻底下的繞城公園跑步,趙出息都是直接跑下樓梯,從不坐升降電梯,從國際公館工地到南門城墻底下跑過去趙出息只需六分鐘時間,誤差不超多十秒,可見這貨對時間多么的敏感,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堅持。
  從來到西安走進國際公館工地,除過城墻底下,趙出息哪都再沒去過,雖然他對那張十塊錢的地圖早已經熟記于心,不是說他不想去,只是一想到出去肯定花錢,還有耽誤上工干活掙錢,他就于心不忍,心疼不止。
  繞著南城墻跑了一個來回,從和平門外繞回工地的路上,這里是趙出息每天必定要停留的地方,一幫老頭老太太以及秦腔愛好者和晨練的人們都會聚集在此,老人們自娛自樂成立了戲班,誰要是有膽量也可登臺獻唱,三五成群圍成一個圈子,即興表演。
  趙出息繞著幾個圈子聽著秦腔,嘴里哼著《三滴血》,沒人會注意他的存在,只有兩身衣服穿的有些寒酸的趙出息走走停停,直到聽見有人不合時宜的哼唱著京劇《四郎探母》的時候才徹底停下腳步。在秦腔聚集地唱京劇,怎么感覺有點像是砸場子的意思?
  “曾記得沙灘會一場血戰,只殺得血成河尸骨堆山,只殺得楊家將東逃西散,只殺得眾兒郎滾下馬鞍……”
  趙出息東瞅西望尋找這字正腔圓的聲音源頭,終于在往前走了幾步在木牌坊的背后找到。一個穿著粗布麻衣,卻與周圍人群格格不入的老太太正低頭哼唱,手里拿著刺繡穿針引線,全然不理會旁人的眼神。老太太唱的很有氣勢,至少在趙出息眼里,完全可以登堂入室。
  老太太盤腿而坐在蒲團上,頭發早已花白,穿的雖是粗布麻衣,可裁剪得體的不由讓人驚訝。臉上皺紋橫生,滿是歲月留下的痕跡,看起來該有八十高齡了,只是那穿針引線的手很靈活,更未帶老花鏡,整個人的氣質渾然天成,難怪趙出息會感覺老太太和周圍人群顯的有些格格不入,這種氣質,更像是古時候豪門望族里那些掌族的老佛爺,一顰一動都有著自己的氣勢。
  “小伙子,要刺繡嗎?”似乎注意到有人在盯著她看,老太太微微抬頭,目光和煦,平淡如水的笑道。
  趙出息下意識的問道“老奶奶,你這東西怎么賣?”
  “蜀繡和蘇繡的價格不同,蜀繡小的十塊,大的二十。蘇繡小的二十,大的五十,都是些小玩意”老太太淡淡的回道,隨即又低下頭繼續忙碌。
  蜀繡,蘇繡。趙出息全然不懂是什么意思,只是看起來很精致,雖然他沒錢買。趙出息不想打擾老太太,于是說道“奶奶,您先繡著,改天我有錢了來買”
  “行,什么時候買都行”老太太揮了揮手,繼續哼著京劇,繡著刺繡,守著自己的一方凈土,不打擾別人,也不被人打擾。
  等到趙出息徹底走遠后,老太太這才微躬著腰目光如炬的說道“老頭子說,頰方正,仁厚倔強。目聚神清,下頜有力,思路清,意志強。腳穩聲穩中氣足,時運尚佳。難怪被三無這孩子認可,可惜命中多起伏,須遇貴人啊”
  前一秒慈眉善目的老太婆,這一刻,分明是個大起大落幾十年才堪得浮沉的老佛爺。
  從城墻根子下回來后,工地上的工人們都已經起床開始上工,林三無正在刷牙洗臉,他已經習慣趙出息每天大早上溜出去,趙出息回來,他也不過是對著趙出息嘿嘿一笑。
  忙碌了整整大半天,中午的時候,早上就看見出去的工頭老王終于開著車回來了,老工人們都知道那是老王去銀行取錢了。老王有兩輛車,一輛專門接送民工的破爛五菱之光,趙出息當初就是被這破車像販賣人口一樣從胡家廟拉到國際公館的工地上,還有一輛是找活辦事用的大眾帕薩特,趙出息沒坐過一次,經常和傻子二胖說那天晚上給丫把氣給放了。
  老王回來后,一幫人便開始前前后后進出老王的辦公室領工資。趙出息和二胖吃完飯便坐在廚房前的空地上等著領工資,旁邊坐著韓三強一幫人,算不上不打不相識,趙出息也不會把韓三強當兄弟,這類人絕不可能推心致腹,在足夠的利益下肯定會毫不猶豫拋棄兄弟,對于他死皮賴臉的蹭過來,趙出息也樂享其成,這樣他就成了整個工地最牛逼的存在,以前沒人拿他當回事,現在圓滑點的見了他都得趕緊發煙叫聲趙哥,廢話,后面跟著韓三強一批在工地上為非作歹的地痞流氓,誰敢不識趣?
  不知趣的趙出息可以不在乎,可韓三強這幫閑的蛋疼的混混沒準就會找點事做。一來二去,趙出息倒成了整個工地最輕松的人,大活小活都有人幫著干,好煙好酒都能嘗到,誰要是下個館子改善伙食,第一個還得先叫趙哥。趙出息怎么都沒想到,打一次架就徹底改變了自己的處境,早知道自己應該早出頭,這樣這兩個月也不用特么的累死累活。
  不過趙出息自然不會忘了,這一切的源頭完全是因為自己背后站著傻子二胖,現在的傻子二胖,只有腦殘不想活的才會去欺負,果真是任何地方都需要背景,槍桿子里才能出政權。
  韓三強幾個人已經領完工資,他們的工資都不少。韓三千工資最多有四千多,其余幾個則都是三千五以上,誰讓他們平時還得維護工地上的秩序,要是誰敢鬧事,這幫人就是打手,出了事自然有開發商頂著,當初拆遷的時候,他們沒少干壞事。
  “趙哥,你說老王這王八蛋今天會給你發多錢工資?”蹲在趙出息旁邊的韓三強罵罵咧咧的說道。
  趙出息現在基本抽的都是十塊錢以上的煙,偶爾還能抽一兩盒別人孝敬韓三強的二十五塊錢芙蓉王,生活有滋有味。
  “兩千三,說好的,我是厚道人”趙出息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整個人有些陰森森。
  韓三強幾個相視一眼,惡狠狠的說道“趙哥,你放心,狗日的要真只給你發兩千三,我們幾個晚上就讓他明天花兩萬三”
  趙出息瞪了眼韓三強幾個,沒好氣的罵道“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人知道不,不能干不地道的事,再說老王同志這不是還沒發工資么,說不定老王同志是有組織覺悟的”
  “就是就是,趙哥和林哥可是工地上干活最賣力的,現在還兼職維護工地安全和秩序,特別是林哥,我特么早就看不慣老王只給林哥九百塊錢工資這事,一直忍著,今天要是他不把以前的錢都吐出來,我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韓三強的死忠馬仔孫虎怒氣沖沖的說道,這貨長的人高馬大卻總愛拍馬屁,以前拍韓三強的,現在拍趙出息的,當初直接被傻子二胖一個過肩摔扔飛。
  至于傻子二胖,則在一旁啃著白饃,吃著一幫人孝敬給他的鴨脖子和鹵肉,對于傻子二胖來說,能吃能喝就是生活。
  能多拿錢,趙出息心里早就偷著樂了,趁著自己現在在工地上牛逼哄哄,是該和老王重新商量一下工資了,還有順便問問老王之前二胖這錢怎么辦,老王要是有點眼色和覺悟,趙出息覺得他還是會做出點改變的。
  果不其然,等到趙出息和傻子二胖進去領工資的時候,老王和財務會計連忙給他遞煙倒茶,三十來歲的人做這些事頗為老道。趙出息也不端著架子,一口一個王哥,一口一個何哥,給足了面子。韓三強他們本來想一起進來,卻被趙出息擋在了外面。
  “出息啊,這是你第一個月的工資,一共三千塊,你在工地什么表現,我們大家都看在眼里,多的是對你的獎勵,以后每個月你的工資漲到四千,如果你要是有意見,可以給我說”眼看就要四十歲的老王為人處世的道理自然不是小年輕能夠相提并論的,不然也不可能在這個行業摸滾打爬這么些年,趙出息在工地現在是什么地位,別看他是包工頭老板,整個國際公館工地幾十個工隊都得喊趙出息一聲趙哥,趙出息可謂是一戰成名。
  趙出息一聽自己第一個月能零三千,以后每個月四千工資,心里早就樂開了花,不過喜行不言于色他還是能夠做到,接過錢十分冷靜的回道“要是沒王哥給份工作,我估計還不知道在哪混,也不會拿這么多錢,改天王哥要是有空,出息請你和何會計吃頓飯,以后王哥放心,這工地上有些事情我會替王哥操心”
  一個賞臉,一個給臉,都是既定的節奏,沒出意外,除非有人不識趣亂了節奏。
  “二胖,這是你的工資,兩千塊,以后每個月漲到兩千五”王哥滿臉欣喜的將錢遞給傻子二胖,現在工地上的人都跟著趙出息這么叫,沒人敢再叫傻子。
  “錢,錢”傻子二胖嬉皮笑臉的接過錢,那眼神比見到一個赤裸的美女都要興奮。
  兩千,兩千五,趙出息雖然很不爽,可沒表現出來,不說話,等著王哥的下文,可惜在直接的利益面前,節奏終于被打亂,王哥什么都沒繼續,而是說道“拿了工資去買點吃的,改善改善伙食,讓后面的進來”
  這個時候,趙出息的臉色終于變了,冷哼道“王哥,這就完了?”
  “出息,怎么,你還有事要說?”王哥故意裝瘋賣傻的問道。
  趙出息起身,那把六五式不知何時出現在手里,熟練的把玩著,怒道“王哥,整個工地干活最賣力的是誰?我想你心里比誰都清楚,兩千兩千五,你當是打發要飯的,真以為二胖是傻子?你給他五千都沒人覺得多”
  “五千,這確實有點多了,一個匠人一個月也才拿六七千”王哥悻悻的說道,坐在一旁的會計老何使著眼色,同時回道“出息,有話好好說”
  趙出息眼神兇狠的瞪著何會計,往前走了幾步,一把六五式直接插進辦公桌,怒道“媽的,二胖來工地一年了吧,你特么一個月給他九百塊錢,你良心讓狗吃了,他就是去大街上要飯,一個月也能要九百,你看他干的是什么活?草泥馬的,我早就憋著一股火,今天這事,你要不說個清楚,行,那您也別出去了”
  趙出息一發火,韓三強等站在門外的人全部沖了進來,韓三強罵道“狗東西,趙哥給你臉別特么不要臉,兩千五,你特么賺的倒是不少啊”
  “出去”趙出息沒讓韓三強等人進來,韓三強等人跑進來,趙出息怒道,他不想讓事情鬧大。
  韓三強等人毫無脾氣的趕緊出去,從來沒見趙出息如此發怒。
  老王之所以敢這么開價,是他覺得給趙出息漲工資已經夠可以了,趙出息應該感激他。二胖是個傻子,給多錢他都不知道。他給二胖兩千五,趙出息從里面能拿一千六的回扣,兩人都能從二胖身上扣到油水,可惜他想錯了,趙出息不是這樣的人,他要是敢這么做,老和尚敢從墳堆里跳出來指著鼻子罵他,而李青衣有可能第二天就離開鳳凰村。
  趙出息一發火,韓三強等人再一沖進來,老王徹底慫了,至少是現在,連討價還價的底氣都沒了,趕緊問道“出息,你說該怎么辦?”
  趙出息點燃一根煙,思索了數秒,他其實早就想好了怎么做,緩緩說道“二胖的工資得和我一樣,每個月四千,少一分都不行。如果您不愿意讓我們在這干,可以趕我們走,不過放心,我們走的時候絕對要留下點回憶。至于之前二胖在工地上干的一年,你少給的工資,這個好說,就按照你那個兩千五的標準,我也不坑你,多少讓你賺點,剩下的今天都得給二胖,我幫您算了,一共是兩萬三千多,您給個兩萬三就行,如果您還不樂意,要想出什么幺蛾子,我等著候著”
  “是不是有點多?”之前一直對趙出息不理不睬外加鄙視的老王,此刻嚇的顫抖道。
  “多?你自己算算你一年多能從二胖那里扣多錢,王哥,人要知足吧。行不行,一句話,不行我給您想辦法行”趙出息陰陽怪氣的說道。
  “行行行,我馬上給”老王徹底認栽,碰見這種亡命之徒,你就是找人教訓,也不一定能打的過,就算去告,還是自己吃虧,只能自認倒霉。
  就這樣,趙出息一次性給傻子二胖要回來兩萬三千塊錢,這對趙出息來說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他在鳳凰村生活了二十多年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錢。和傻子二胖站在工地十六層的陽臺上,趙出息望著諾大的城市拿著這些錢有些茫然,如果這些錢給小平安治病,或許他就不會死了,如果自己早一點來到大城市,或許小平安也不會死。
  趙出息自嘲的笑著,笑的讓人心疼。
  “二胖,這是你的辛苦錢,你給誰都行,實在不行就存銀行里,多攢點錢,以后娶個漂亮的媳婦”趙出息放在袋子里的錢遞給二胖,苦笑道。
  可是,讓人驚訝的是,二胖居然不要,嬉皮笑臉推回去道“出息,給你”
  趙出息愣了愣,他是完全可以將這筆錢私吞,可他做不來這種被人掘墳的事,別人欺負二胖,他不能也跟著欺負,趙出息表情不悅道“二胖,這錢是你用汗水換來的,我不能拿也不敢拿,做人得有底線”
  二胖依舊堅持,對于他來說,錢從來都是身外之物,無關多少,或許他是真傻,不知道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有錢的都是大爺。
  趙出息無奈道“反正我不能要,這樣吧,我幫你存銀行,韓三強他們說可以辦張卡,我給你辦張卡,密碼設成你生日,卡你拿著,怎么樣?”
  傻子二胖似乎明白自己再怎么堅持下去,有底線和原則的趙出息也不會拿這筆錢,最終嘿嘿的笑著點頭,不再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