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99 會是誰

第九百一十章風云突變……(下)
  (這兩天事情比較多,都沒有機會碰電腦,前天參加閱讀中國的公益活動,昨天朋友結婚,晚上本來要碼字更新,可整個小區都斷了網,這周會努力補上)
  吳上善和李建業離開以后,沒多久蔣譚就過來了,他沒有提前通知六叔,而是直接要見六叔,幸好沒有碰到吳上善和李建業,保不住這不對路的兩邊現場就能打起來,畢竟誰都知道對方想干什么。
  誰想見六叔,都得經過通報,所以當知道蔣譚過來的時候,六叔也有些疑惑蔣譚這個時候不幫著周斌穩住局面,為什么來見自己,答案已經顯然易見,那就是周斌讓蔣譚過來的。
  六叔沒有拒絕見蔣譚,拒絕的結果就是讓周斌知道自己可能已經放棄他,所以六叔只得讓人帶著蔣譚過來,就在客廳里見他。對于蔣譚,六叔算是很了解,這是周斌真正的心腹,對周斌也特別忠心,身手了得手腕強橫,從跟著周斌開始,就在這個圈子奠定自己的地位,幫著周斌沒少干見不得人的事情,可以說周斌幾乎所有事情蔣譚都知道,他比周斌的媳婦張瓊還要了解周斌。
  “六叔,蔣譚給您請安了”蔣譚見到六叔后,恭恭敬敬的彎腰鞠躬道。
  六叔瞥眼這個身手可以排在圈內前三位的男人,揮手說道“都是自己人,你就不用這么客氣了,坐吧”
  “我就不坐了,六叔,就在一個小時前,斌哥被市局的警察帶走了”蔣譚抬頭看著六叔,沉聲說道。
  六叔不輕不重的回道“我已經知道了,剛才也打電話問過怎么回事了,省廳在調查他以前那些案子,需要他配合調查,不會有什么大事”
  “有沒有大事我不知道,不過斌哥在臨走前讓我過來找您,讓您想辦法幫他解圍,他是您指定的接班人,他要是出事了,對您也不好,不管是斌哥還是您都知道,這次幕后的黑手肯定是趙出息,一個外人將西安攪的不得安寧,我們應該想辦法對付他”這都是周斌的原話,蔣譚只是原原本本的傳給六叔。
  六叔微微皺眉道“怎么做,我心里自然有數,你先回去,我這邊會繼續想辦法,這兩天他應該會被放回來,畢竟很多事情還沒有證據,到時候我會親自跟他商量”
  “好,那我先回去了”蔣譚沒有啰嗦,直接告退離開。
  蔣譚走了以后,六叔這才對著旁邊的虛空和尚道“蔣譚肯定是周斌派來試探我的,周斌的城府太深,他也擔心我有可能棄車保帥,何況還有吳上善等人給我吹風”
  “那你打算怎么辦?”虛空和尚作為六叔最信任的人,很直接的問道。
  六叔搖搖頭道“周斌知道太多,我怕他被抓以后可能吐出太多東西,這對我很不利。可是面對趙出息,周斌沒有任何勝算,趙出息的能量太大,我想救他那就是站在趙出息對面,到時候有可能連我也得付出代價,所以現在這事很麻煩,稍有不慎我們就滿盤皆輸”
  “有一招可以破題”虛空和尚瞇著眼睛盯著六叔說道,他向來有很多不按套路的招數。
  六叔果然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問道“什么招,說說看”
  “那就是讓周斌死,只有死人不會說話”虛空和尚直截了當的說道,一個和尚說出這樣的話,有些讓人驚訝,要知道這可是破戒,可虛空和尚早已破了不知道多少戒,他求的本就是入世中出世。
  虛空和尚說完以后,六叔下意識愣住。
  虛空和尚繼續說道“你也說過,趙出息能量巨大,你要救周斌,就會得罪他,后果不言而喻。你如果不救周斌,周斌可能會出賣你,到時候你的結局也不好。這關鍵點顯然是周斌,如果周斌死了,趙出息那邊會滿意,而你也解除了危機”
  “這不失為一個辦法,我再考慮考慮”六叔若有所思的說道。
  從秦嶺牛背梁回來以后趙出息就在威斯汀酒店休息養傷,蔣清軒也特意陪在他身邊照顧,馬爺第一時間來到酒店,和吳坤趙出息開始商量具體的事情,趙出息也已經知道周斌被帶走的消息,省里對于他出事的消息很震怒,余副省長特意打來電話詢問情況,告訴他幾位大佬很關注這次的事情,已經責令省廳成立專案組限期破案,果然沒過多久吳昌昊那邊也打來電話,讓趙出息下午去趟省廳。
  天平已經徹底倒向他,周斌和徐少卿已沒有翻身的能耐,現在只等著徐少卿舅舅的消息宣布以后成為徹底壓倒他們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在趙出息和吳坤馬爺商量著接下來怎么應付的時候,趙出息接到黃土的電話,告訴他吳上善想要見他,趙出息知道周斌這邊算是徹底沒懸念了。
  “怎么這么高興?”吳坤和馬爺見到趙出息臉上洋溢著笑容,不禁好奇道。
  趙出息底氣十足的說道“吳上善要見我”
  “吳上善?”吳坤饒有興趣的問道。
  趙出息解釋道“他有東西要交給我,周斌的結局已定了”
  “我明白了,你感情利用了周斌和吳上善等人不對路這個點,讓吳上善提供你需要的東西,然后置周斌于死地”吳坤立刻想明白了,笑呵呵的說道。
  趙出息不否認道“相對來說,這是最簡單的辦法,畢竟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不過我現在不打算這么做了,有個計劃會更有趣,所以我得見見吳上善,讓他配合我”
  吳坤和馬爺面面相覷,不知道趙出息又在打什么主意……
  下午,趙出息和吳坤前往省廳,省廳的幾位主要領導親自接見趙出息,省廳一把手同時擔任副省長,所以他也代表省里慰問趙出息,表明省里對這件事的態度,趙出息詳細說了那天晚上生的事情,專案組的專家讓趙出息說說誰最有可能想殺他,趙出息說了不少人,也自然說了徐少卿和周斌這兩個名字,算是引導著專案組向著周斌和徐少卿而去,關于他們兩人的事情越多,他們也就越沒有翻身的機會。
  從省廳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傍晚,趙出息于是前往曲江南湖,和吳上善約定的地方在那里,不出意外有尾巴跟著他們,不用想都知道是周斌那邊安排的,不過趙出息背后跟著兩輛小隊成員的車,稍微使用點手段就擺脫了尾巴。
  曲江南湖某條大船上,吳上善依舊是獨來獨往,單獨在那里等著趙出息,手里還提這個皮包,趙出息讓其他人在湖邊等著,他只帶著周易師叔前去見吳上善。
  “趙爺,我們又見面了,聽聞昨晚趙爺受了驚嚇,不知道趙爺情況如何?”吳上善見到趙出息以后,客氣的說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沒想到吳哥的消息倒是靈通,難道說吳哥和這件事情有關系?”
  “我吳上善有自知之明,沒那么大的能量也沒那么大的膽子和趙爺過不去,何況我也沒有理由找趙爺的麻煩”吳上善知道趙出息這是開玩笑,而不是當真,隨口說道。
  趙出息坐下以后笑道“那不知道吳哥這次找我,是六叔的意思,還是自己的意思?”
  “這次不管六叔,而是我想見趙爺”吳上善很直接的承認道。
  曲江南湖上飄蕩著幾只類似于秦淮河上的畫舫,這里夜景不錯,坐在這船上吹著涼風喝酒格外的愜意,趙出息見吳上善已經承認,于是問道“那我想知道吳哥找我有什么事?”
  “我很佩服趙爺的能量,縱然是在西安,也能將這里攪的天翻地覆,周斌早上被帶走我已經知道,想來肯定是趙爺的手段,所以我也知道自己該要做什么了”吳上善笑瞇瞇的說道,曾經他在趙出息面前是趾高氣昂,根本不把這個晚輩當回事,誰曾想到幾年后情況會翻轉過來,他倒成了后者。
  趙出息直截了當的問道“那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的,就是幫趙爺除掉周斌,趙爺需要的東西我已經準備好,現在可以交給趙爺了”吳上善將手中的皮包遞給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
  趙出息沒有拒絕,直接接過了手提包,笑道“看來吳哥還是明智之人,不過有件事我想問問”
  “趙爺請說”吳上善一臉平靜道。
  趙出息詢問道“不知道六叔現在對這件事什么態度,要保周斌,還是要放棄周斌?”
  “六叔還在猶豫,不過要放棄周斌的可能性最大”趙出息這個問題在吳上善的預料當中,所以他也沒有掩飾,直接回道。
  趙出息冷哼道“看來六叔真是老糊涂了,我覺得這個圈子應該由聰明人領導,比如吳哥這樣的聰明人,你說是不?”
  “六叔是老了,可六叔的能量還在,不是誰都能讓六叔退下來的”吳上善悻悻笑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如果我想呢?”
  吳上善皺起眉頭盯著趙出息問道“趙爺什么意思?”
  “吳哥,我們來做個買賣,你幫我做成一件事,我幫你接班六叔如何?”趙出息眼神玩味的說道。
  “什么事?”吳上善追問道。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幫我殺周斌”
  吳上善微愣,緊接著有些不解道“有我給你這些東西,周斌的結局已經注定,以趙爺的本事,周斌肯定是被判死刑,不知道趙爺為什么還要自己冒險?”
  “就算周斌被判死刑,也不會解我的心頭之恨,所以我得看著他眾叛親離,看著他走投無路,看著他在我眼前倒下”趙出息眼神陰狠的說道。
  吳上善似乎明白趙出息的意思,低聲問道“趙爺想怎么做?”
  “很簡單,只要吳哥愿意配合我的行動”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
  吳上善表情平靜道“那也得趙爺先說說具體的計劃”
  趙出息揮揮手示意吳上善走近,吳上善緩緩走到趙出息旁邊,于是趙出息在吳上善的耳邊低聲細語,吳上善的臉色變了又變,似乎猶豫不決。
  幾分鐘后,趙出息詢問道“吳哥考慮的怎么樣?”
  “好,我答應,但不保證周斌會上鉤”吳上善點頭說道。
  趙出息底氣十足道“放心,他會上鉤的”
  當一個人走投無路時,只要還有機會活著,他都會鋌而走險,周斌絕對是這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