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98 生死搏殺

周斌畢竟是西安城有頭有臉的主,何況背.景不小,他被抓自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如果不是有部里施加壓力和余副省長的強力支持,吳昌昊確實還不敢挖掉這顆毒瘤。趙出息昨晚遇到持槍殺手襲擊差點喪命,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十分惡劣,余副省長以及部里那位領導是知道趙出息和周斌的過節,自然會認為周斌徐少卿的嫌疑最大,兩件事加在一起,才會有今天的行動。
  周斌被帶走協助調查以后,他的媳婦張瓊就亂了陣腳,立刻找到娘家人開始疏通關系打聽到底怎么回事,對于當年的事情她并不清楚,蔣譚倒是聰明,先給徐少卿打電話通知,他知道周斌和徐少卿是綁在一起的盟友,一榮俱榮小說一損俱損,徐少卿能耐不小,不能讓他閑著。
  “什么,周斌被市局帶走了?”當得知這個消息后,徐少卿也下意識慌了神,畢竟昨晚趙出息遇襲是他們找人做的,這事也就他們兩以及蔣譚管樂知道,剛出完事周斌就被抓,徐少卿怎能不慌了神?
  張瓊那邊正聯系娘家人,蔣譚瞥眼這女人,不管怎么說,她確實是周斌的賢內助,周斌公司那邊被她搭理的井井有條,而且擅于經營人脈,相比之下比蔣清軒更要適合周斌,蔣譚低聲說道“市局剛才派人過來帶走,帶隊的刑警隊負責人”
  徐少卿緊張道“他們怎么說?”
  “他們只是說這是省廳的命令,幾件案子跟斌哥有關,需要斌哥回去配合調查”蔣譚知道徐少卿肯定也擔心是不是跟昨晚的事情有關,所以直截了當的說清楚,省的徐少卿亂了陣腳,剛才他和斌哥差不多,都以為是昨晚的事情,聽明白以后才放下心。
  果然徐少卿在聽到蔣譚的解釋以后,長舒一口氣說道“這事我知道了,我這就想辦法了解怎么回事,我們隨時保持聯系”
  “嗯,那我等徐少電話,這邊有情況,我也會通知徐少”蔣譚輕聲說道,掛了電話以后,蔣譚親自前往六叔那里,這是周斌交代的,能幫他的只有六叔和徐少卿以及自己媳婦,其他人不可能盡力幫忙。
  吳上善自然在周斌身邊有眼線,所以周斌警方帶走以后,吳上善第一時間知道,隨后通知李建業前往六叔這里匯合,兩人到了以后沒著急著見六叔,而是在距離六叔別墅不遠的馬路邊抽煙,李建業有些半信半疑道“周斌那狗日的真被抓了?”
  “我還能騙你不成,消息我已經證實過了,現在在市局關著”吳上善吐口煙霧冷哼道,盼星星盼月亮盼這一天盼了好久,終于讓他等到機會。
  李建業興奮道“奶奶滴腿的,他小子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么一天吧,哈哈哈,不得不說這趙出息的能量不小啊,周斌背.景那么強都不是對手”
  “我剛剛還知道了一件事”吳上善沒回答問題,而是隨口說道,這事情也是省廳的朋友告訴他的,這事情上面壓著還沒多少人知道,他剛好在這個位置上,知道內幕。
  李建業看吳上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好消息,樂呵道“吳哥,你就快說吧,別藏著捏著,你知道我這人好奇心重”
  “趙出息昨晚差點死在秦嶺牛背梁,有三個殺手持槍.刺殺趙出息,不過趙出息僥幸逃過一劫,只是受了點輕傷,但他的一個手下中槍而死,那三個殺手全部被抓,省里震怒,責令省廳成立調查組,限期破案”吳上善將事情經過大概告訴李建業,李建業的消息渠道可沒他靈通,對于這位只知道吃喝玩樂的主,吳上善不是瞧不起,而是真的沒什么威脅,他和李建業看似合作,也不過是彼此利用,就看誰城府深本事大。
  李建業聽完以后直接瞪大眼睛喊道“臥槽,這么牛逼,不會是周斌這貨干的吧,我看估計就是他,難怪被抓,看來這次他真得完蛋了,哈哈哈哈哈”
  對于周斌被抓,李建業比誰都幸災樂禍,巴不得周斌直接被判死刑……
  “還不清楚,這事現在還沒定論,他說周斌被抓跟這事有關系,但不確定是不是就是他干的,主要還是那些老案子”吳上善也才猜測是不是周斌干的,周斌心狠手辣,保不準還真就是他干的。
  李建業信誓旦旦道“我看估計就是丫干的,保不準還有徐少卿參與,這兩個王八蛋心狠著呢,趙出息明擺著要置他們于死地,他們肯定要拼一次”
  “這跟我們沒有關系,不管是不是他干的,一會見到六叔,我們都得讓六叔相信是他干的,這樣六叔就會下定決心放棄他”吳上善老謀深算的說道。
  李建業有些不放心道“我知道怎么說,可就怕這老頭子下不了決心,周斌可是他一手培養的,這些年他也明擺著讓周斌接班,現在周斌只是被抓,還不一定真有事”
  “有沒有事,已經不是他說了算了,你忘了我們手里的東西了?今天我就把這些東西交給趙出息,有這些東西我不信趙出息還拿不下周斌”吳上善已經下定決心了,趙出息的能量他已經看到,所以是時候了。
  李建業聽后點頭道“好,我聽你的安排”
  于是兩人這才前往六叔的別墅,周斌被抓的消息六叔也已經知道,這會正在為此事頭疼,虛空和尚陪著他喝茶靜心。
  “你們來了”看見吳上善和李建業進來,六叔一點都不意外,圈子里的這些勾心斗角,他自然看得清楚,只是大多時候都是放任自由,自己掌握住火候就行。
  吳上善小心翼翼道“六叔,斌子被帶走的消息,您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么,張瓊已經給我打過電話鬧過了”六叔嘆口氣說道。
  李建業直截了當道“義父,你打算怎么辦?這顯然是趙出息那邊做的,能讓斌子被抓,可想趙出息的本事有多大”
  “這還用你告訴我,我沒長眼睛?”六叔本就心煩,也知道吳上善和李建業過來是逼宮的,很是不悅的說道。
  李建業撇撇嘴,識趣不說話,知道相比于自己的話,義父更愿意聽吳上善的話。
  六叔放下茶杯起身對著吳上善說道“你跟我進書房,我有些話要問你”
  李建業對于和吳上善天壤之別的待遇很是不滿,卻也只能規規矩矩的待在樓下,目送著六叔和吳上善進了書房。
  六叔進了書房以后直截了當的問道“這事你現在知道多少?”
  “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不知道的我也知道”吳上善如此回答,他也明白六叔為什么把他叫道這里,畢竟那件事只有他和六叔知道。
  六叔是誰啊,那可是西安城真正的大佬,有些事情他比吳上善等人要明白的多,也知道周斌這次真可能在劫難逃,他已經通過自己的關系問過不少人,答案都很明確,趙出息的能量不小,省里有大佬明確支持,而調查周斌的案子,是公.安.部領導的批示,試問誰能保得住周斌。
  吳上善這時候繼續加把火道“叔,有件事情你肯定不知道,昨晚趙出息差點死在牛背梁,有殺手持槍.刺殺趙出息,省里上下震怒,現在成立專案組限期破案”
  如同李建業聽到這個消息后一樣的表情,六叔無比震驚,目瞪口呆道“你的意思是,這是周斌干的?”
  “我不確定,但很明顯他的嫌疑最大,省廳也肯定是這么覺得的,不然為什么偏偏在趙出息出事以后,省廳才抓他?”吳上善瞇著眼睛說道,同時悄然打量著沉思的六叔。
  六叔大怒道“他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個時候做這種事,他真以為自己在西安無法無天了?”
  “叔,這個時候不是生氣的時候,我知道我說這些話可能不太好,但我也是為了您以及我們大家的自身利益考慮,是時候要放棄斌子了。您其實比誰都清楚,面對趙出息,斌子沒有反抗的余地,他出事是遲早的事,但斌子知道我們太多事,他到時候要是破罐子破摔,把我們都牽扯進去,后果怎么樣,可想而知”吳上善苦口婆心的說道,將該說的各個方面都已經全部說出來。
  六叔不說話了,轉身走到椅子那里坐下,皺眉開始權衡利弊,吳上善所說的也是他最擔心的,放棄周斌是冒著風險的。吳上善不著急,等著六叔的答案,不知過了多久,六叔還是沒下定決心,猶豫不決道“你再讓我考慮兩天”
  吳上善略顯失望,卻也表示理解,這個時候他已經知道六叔的最終答案是什么,他只要再做最后這一件事,那幾本周斌的結局已經注定。
  沒有打擾六叔,吳上善悄然離開書房,回到樓下的時候,李建業迫不及待的問道“怎么樣,六叔怎么說的?”
  “還在猶豫,不過只是時間問題”吳上善不以為然的說道。
  李建業罵罵咧咧道“也不知道這周斌給老頭子灌的什么迷魂藥,讓他這么信任”
  “有些事情,建業,你不懂,放棄周斌我們也冒著很大風險,除非我們能想辦法讓周斌死,不然他在里面有可能讓你我也跟著進去”吳上善隨口提醒道,他知道李建業肯定想不到這點。
  果然李建業沉默片刻,立刻驚醒道“臥槽,我差點忘了這事,那我們該怎么辦?”
  “先不著急,走一步看一步”吳上善心里謀劃著怎么應對這個棘手的問題,良久他才說道“等我見完趙出息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