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94 再看看


  (第二章,感冒了,狀態不好,有點晚)
  趙出息自己受傷狼狽不堪,康巴失血過多而亡,此行秦嶺牛背梁他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此刻還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情況,更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趙出息惱怒的同時不免有些擔心,畢竟這深山老林處處是危機,何況還不知道洛羽的下落。
  在趙出息生死搏殺的時候,周易那邊和陳中藏那邊同時也在進行廝殺,不過相比于他這邊如此激烈的局面,周易和陳中藏那邊就要稍顯輕松。
  生活在蜀南竹海多年的周易,對于這樣的環境同樣輕車熟路,他讓小隊成員吸引注意力,自己反跑成前后夾擊之勢,**無法兩邊同時掌控,他的開槍速度再快也肯定是跟不上周易的步伐。
  所以沒用多久,周易就已經跑到了他的身后,和那位小隊成員成夾擊之勢,從而將劣勢轉變成優勢,周易同時顧忌著周邊的環境,確定再沒有其他人后,開始向著**靠近,那個小隊成員也很默契,兩人一前一后的挪動。
  **身上沒有帶太多子彈,如果這么耗下去他知道自己子彈完了以后,很有可能吃虧,所以并沒有著急著開槍,除非確定看見目標后再開槍。
  只是周易沒給他再開槍的機會,在兩人靠近**只剩五米短距離的時候,周易縱身一躍從手中甩出一根銀針,在趙出息身邊這么長時間,他幾乎沒用過這招,今天倒沒想到會在這里用到,周易故意暴露出自己的目標,**抬槍就射,他的槍法自然很準,可周易的身手更勝一籌,橫著飄出去的同時甩出手里的銀針,他是確定這個方位中間沒有障礙物才如此冒險的,不然也不會這么做。
  周易順勢倒下,**的子彈幾乎是擦著他的衣服而過,可惜卻沒有擊中周易,再次被目標躲過,**有些惱火,可沒等他回過神,只感覺手心突然劇痛,手里的槍也沒有拿住直接跌落在地上。
  周易對自己的身手十分信任,所以在落地以后就毫不猶豫的沖向了**,他不會給**第二次拿槍的機會,周易的速度極快,五米距離對他來說就是眨眼間的時間,**這時候也已經注意到突然殺過來的周易,他連忙趕緊彎腰去撿強,周易再次甩出一根銀針直擊**的頭部,剛剛的那幕還沒忘記,**知道可能又是所謂的暗器,他對這些比較傳統的東西接觸太少,可還是硬著頭皮去撿槍,沒有槍的他可以說實力大減,那邊的小隊成員也看到變故,毫不猶豫也沖了過來。
  就在他回過神彎腰快要拿到槍的時候,周易這時候已經到了他的面前,飛身一腳就踢中他的下巴,根本沒給他反應的時間,**整個人騰空而起,在空中幾乎轉了圈才撞在樹上,周易沒有去拿槍,而是緊跟著殺了過去,在**倒地準備起來時又是一腳,這次踢中了**的腹部,**已經徹底被打懵,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沒想到會遇到如此厲害的對手,他艱難的爬了起來,卻發現那個男人再次到了他的面前,他抬起胳膊甩拳反抗,胳膊卻被死死的抓住,只見男人的整個身體靠向了他,緊接著下一秒就被靠飛出去,感覺全身碎了不知多少骨頭。
  這時候那位小隊成員也已經過來,從地上撿起了槍,交給站在不遠處的周易,同時說道“周師父,周圍沒有發現其他敵人,不過剛才趙哥那邊有動靜,我們繼續往前還是去找趙哥匯合”
  周易皺眉沉思后決定道“先去跟出息匯合,你過去廢了他的雙臂再打暈,我們這就過去”
  **已經失去任何行動能力,只能任由別人擺布,沒過多久樹林里就飄蕩著他痛苦的撕裂聲,他本來實力就沒汪峰強,要是碰上趙出息也許可能會有勝算,可是偏偏碰到了當中最變態的周易,只能說運氣不好。
  周易這邊結束戰斗的時候,陳中藏那邊也已經結束戰斗,相比于周易,陳中藏可要狠得多,汪凱全身現在基本是體無完膚,陳中藏隨身帶匕首,這是他到成都以后的生存習慣。他跟那位小隊成員成功包圍了汪凱,一步步的靠近,汪凱的槍法差**太多,沒用多久陳中藏就已經接近他,隨后用匕首直接劃開他的手腕,緊跟著就是肉搏戰,他單挑陳中藏都不是對手,何況是面對夾擊,沒多久就落敗,陳中藏用匕首在他身上不知道開了多少口子,血流不止。
  搞定汪凱以后,陳中藏和小隊成也去和趙出息匯合……
  趙出息和二胖守著康巴的尸體在原地等待,讓那位小隊成員去尋找周易和陳中藏那組,很快周易和陳中藏就先后回來,周易和陳中藏看到康巴的尸體以后十分震驚,他們沒想到這邊會出如此大事,看見趙出息也極其狼狽,連忙詢問趙出息有沒有事,趙出息皺眉道“我沒事”
  “那看來這幫人是沖我們來的,而且他們手里都有槍,身手也都不簡單,說明有人想要趙哥你的命”陳中藏迅速分析后說道。
  趙出息眉頭緊鎖沉聲回道“我已經知道,有人出一千五百萬買我的命”
  “誰?”陳中藏臉色微變道。
  趙出息搖搖頭冷笑道“我得罪那么多人,現在也不確定,巴頓集團以前不是出五百萬美元要我命么,保不準有可能是他們,但在西安出事,最有可能還是周斌和徐少卿,我倒沒想到他們舍得掏錢啊,只是勞資的命只值一千五百萬么?”
  “你打算怎么辦?”周易低聲詢問道。
  趙出息看向四周的環境謹慎道“還有沒有發現其他敵人?”
  “目前這片范圍里應該沒有,不過我們也不確定,現在是往里繼續尋找,還是往回撤,等警察趕到以后再說?”陳中藏一臉嚴肅的問道。
  趙出息思考會后,又看向周易和二胖,不管是死是活他都得找到,所以直接道“派個小隊成員出去接應警察,同時尋找信號聯系西安那邊,讓他們迅速派人趕過來,我們繼續往里面搜索,半個小時后如果再找不到,就撤出去”
  趙出息已經這么決定,其他人也能聽從命令,于是陳中藏安排一位小隊成員拿槍出去接應蔣清軒和警察,同時找到信號后給西安打電話。
  而趙出息帶著周易、二胖以及陳中藏帶著其他人繼續往里深入,其實趙出息的狀態很不好,身上也有幾處刀傷,只是進行簡單的處理。但他沒有辦法,只能盡自己努力救洛羽,他不想看到一個女孩就這么香消玉損,而距離洛羽失蹤已經過去快一個小時,現在連他也不敢保證洛羽是死是活,只能看老天爺是否眷顧洛羽了。
  幾個人這次沒有分頭行動,而是走在一起,只是散開一點點的距離,陳中藏手里拿著槍走在最前面,周易和二胖成三角在其他兩個方位,受傷的趙出息走在中間位置,其他人分散在四周,他們走的很慢,很是小心謹慎,因為不確定是否黑暗中還有敵人。
  那位出去接應警察以及聯系黃土的小隊成員幾乎是用盡力氣奔跑出去的,終于在樹林外面找到信號,隨后趕緊給黃土打電話。正在西安調查周斌的黃土接到電話,得知趙出息在秦嶺深山里遇到暗殺受了傷,而且還死了一位小隊成員,驚出一身冷汗。
  黃土一邊帶著大小王以及其余小隊成員向著牛背梁趕來,一邊聯系吳坤和馬爺,將這個消息告訴他們,兩人得知消息后也是震驚不已,立刻組織人馬前往牛背梁,同時給柞水縣這邊打了無數電話,他們沒想到今晚會出這么大的事情,趙出息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就真鬧大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向著秦嶺牛背梁而來,小隊成員這個電話剛打完,蔣清軒就已經帶著當地派出所警察以及酒店保安幾十人趕到這里,她這一路上根本就給趙出息打不通電話,誰讓這深山里沒有半點信號,所以十分著急和擔心。
  看到這位小隊成員后,蔣清軒連忙詢問里面什么情況,派出所的所長也在旁邊,小隊成員沒有掩飾,直接告訴他們在里面的經過,對方的目標不是洛羽而是趙哥,里面埋伏著殺手,他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趙哥受了傷,他們有個同伴中槍而亡,現在趙哥等人繼續在深入尋找洛羽,他們已經支付三個持槍的殺手。
  蔣清軒聽完這些話以后,已經差點暈了過去,那位派出所所長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連忙向縣局請求增援,柞水縣公安局那邊這時也已經接到來自西安的數個電話,正準備要聯系他,聽到他的匯報以后,也嚇了一跳,立刻動員縣局所有警力,同時請求武警增援,爭分奪秒的殺向這里,要知道他們接到的可是省廳的電話。
  此時,已經繼續深入十幾分鐘的趙出息等人還不知道外面這么熱鬧,他們也沒心情去關心別的,陳中藏這時候不免有些擔心道“趙哥,我們還是撤出去吧,再深入太危險了”
  趙出息沒打算放棄,咬牙道“再等等,或許會找到”
  又走了幾分鐘,周易突然停下腳步喊道“等等,你們聽,有什么聲音”
  幾個人同時停下腳步,趙出息聽見好像確實有什么聲音,在他們的東邊方向,只是聽不清楚不確定而已,眾人決定過去看看,于是轉向東邊方向。
  幾分鐘后,趙出息等人終于找到洛羽,不知什么時候,被汪峰等人緊綁著的洛羽已經醒來,當她發現自己所處的環境以及目前的狀況時,嚇的驚慌失措更是痛哭流涕,試想一個普普通通沒有經歷過任何大事的女孩在解決生理問題時被人襲擊,醒來后發現自己全身被綁著,嘴里還塞著東西,更是身處荒無人煙的森林里,那會是什么心情,她痛苦的掙扎著想要求救,卻沒有任何辦法,而她的精神更是越來越糟糕。
  在她已經快要絕望的時候,突然看見有人過來,她不知道是誰,也許是救自己的,也許是襲擊自己的,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她再次掙扎起來。
  趙出息確定是洛羽以后,連忙跑了過來,拿掉她嘴里的東西,抱緊她喊道“洛羽,是我,是我”
  洛羽再也忍不住了,肆無忌憚的大聲哭了起來,今晚的經歷,注定會讓她終身難忘,或許也會留下心理陰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