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9 逐個擊破


  第八十五章旁門三千,左道一萬,總歸有路……
  中午十二點剛過,徐林和程子欣的錢便前先后打到趙出息新辦的銀行卡里,趙出息辦卡的時候同時將自己攢的兩萬塊錢打給李青衣,剩下的零頭自己留著備用,這兩萬塊錢能讓李青衣撐多久,趙出息不知道,總之,希望接下來的路能好走點。
  拿到錢后,趙出息和二胖直奔省人民醫院,二胖帶著上次望聞問切后抓的中藥,伊伊的父親必須動手術,至于能不能痊愈則是個未知之謎,畢竟誰都不能打包票,或許這幾十萬下去如同打水漂,連任何聲響都沒有。可要不動手術,那幾乎是必死無疑,二胖將前后利弊都給趙出息說了遍,趙出息點點頭,站在伊伊的角度,為人子女,不管任何情況,都會拼一拼,大多數人都會如此選擇。
  醫院走廊里人來人往,趙出息依舊不喜歡醫院里的氣氛,里面充斥著一種死氣和悲哀,祁連縣醫院的一幕幕總是不經意間讓他回想起,或許這也是趙出息選擇幫伊伊的另一個原因。伊伊站在趙出息的對面,低著頭,不敢與趙出息直視,心虛和自卑。她依舊是那么的漂亮,只是有些憔悴,眼神中的堅強讓人有些心疼。
  趙出息捏著伊伊的下巴,讓她抬起頭,將銀行卡塞給伊伊道“五十萬,四十萬手術費,十萬醫療費。從此你就是我的人,沒有我的允許,就連你自己都不準作賤自己,直到有一天給我還完錢”
  伊伊淚眼朦朧的點著頭,她知道她欠趙出息的,這輩子注定還不完……
  趙出息在醫院沒待多久便離開,二胖將中藥遞給伊伊,叮囑怎么熬怎么喝。趙出息走后,伊伊回到病房,病房里爸爸已經悄然睡著,媽媽正在認真的給他擦手,眼神中充滿柔情,看到這一幕,伊伊覺得,自己再苦再累再受委屈也值得。
  “媽,爸爸手術的費用我湊齊了”伊伊艱難開口道。
  伊伊的媽媽微微一愣,五十萬啊,她得受多大的委屈。放下毛巾,這位辛辛苦苦大半輩子的中年婦女緩緩走到女兒的面前,緊緊的抱著女兒,有些壓抑的哭泣著。
  這生活,有時候總是讓窮人們,苦到說不出苦字……
  從醫院出來,趙出息該忙的事情已經差不多忙完,只等著晚上。回和平里小區,老太太雷打不動的忙活著自己的針線活,二胖似乎已經很久沒拉過二胡,坐在窗前吱吱呀呀的拉著一曲趙出息沒聽過的曲子,有些悲涼。趙出息沒事干,便從書架上拿了本書坐在老太太的旁邊,這是一本野史,講的是春秋戰國時期諸侯百家那些名留青史的大人物,老太太點評道,春秋戰國時期人才濟濟,風云人物層出不窮,是中國歷史上最燦爛的時期,諸子百家,諸侯爭霸,合縱連橫,勾心斗角爾虞我詐,讀懂這個時期每一個有名的大人物,會讓你受益匪淺。
  趙出息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心靜如水過,不知不覺兩個小時便過去,不過才剛剛讀到楚莊王。眼看著要到晚飯時候,趙出息不知是心血來潮還是怎么的,打算晚飯自己掌廚,老太太頭也沒抬的說道“隨你折騰”
  趙出息便拉著二胖跑到最近的菜市場去買菜,琢磨著三人吃四五個菜差不多,二胖喜歡吃肉,那就弄個紅燒肉和宮保雞丁。老太太喜歡吃素,那便弄兩個素菜,紅燒茄子和干煸豆角,最后再加一個簡單的三鮮湯。
  菜買回來后,二胖淘菜洗菜給趙出息打下手,老太太信不過期間跑廚房溜達了圈,瞅見趙出息還算有模有樣,算是放心。折騰近一個小時,趙出息的四菜一湯終于出鍋,二胖早已經餓的不行,沒等老太太上桌,便嘗起來,趙出息自己嘗過還算能吃,可能不能吃還得別人說了算,緊張的瞅著二胖問道“怎么樣,能吃么?”
  “好吃”二胖嬉皮笑臉道。
  老太太坐下后,趙出息忙遞上筷子,他很在意老太太的評價,以后要靠這門手藝娶個漂亮媳婦,老太太將每個菜都嘗了遍,給了個中規中矩的評價“還算湊合”
  還算湊合四個字已經讓初次下廚的趙出息心滿意足,以前他在鳳凰村是做過菜,可做的都比較糙,菜的話便是大雜燴,肉基本是烤著吃。哪像今天這么一本正經的。有趙出息和二胖這兩個主力軍,沒過一會整桌菜便橫掃一空,就差把盤子都添了,老太太和往常一樣,一小碗米飯便飽,趙出息收拾完殘局時間已經差不多,于是起身給老太太說道“奶奶,我和二胖出去了”
  老太太依舊沒抬頭,揮揮手示意自己知道。
  等聽見關門的聲音后,老太太才喃喃自語道“旁門三千,左道一萬,總歸有路”
  和平里小區大門口,韓三強正和小竹簽烤肉店的老板扯淡,平常他們經常來這里喝酒吃烤肉,早已和這老板熟悉,老板知道韓三強是趙出息和二胖的朋友,顯的也比較客氣,一根煙的功夫,二胖和趙出息終于出來,韓三強連忙跑上前去,沉聲道“趙哥,用我跟著去么?”
  趙出息拍拍韓三強的肩膀笑道“放心,我和二胖能應付,他沒有拒絕的理由,這次不是上次”
  “電視塔天佑盛典,那是他看的場子,時間已經約好,聽說他晚上還要會個硬茬,你最好提前去,別遲到”韓三強叮囑道,他不意外趙出息走上這條道,樹挪死人挪活,以趙出息的腦子和身手,外加二胖這個大妖孽,韓三強不擔心趙出息混不出頭,這僅僅是時間問題,他等著趙出息牛逼的那天,無路可走被逼狗急跳墻,指不定那墻后面便是山花爛漫。
  趙出息點點頭,表明自己知道,攔了輛出租車,報了目的地后便閉上眼睛,思索著一會如何和這位強勢的大佬過招,結果似乎沒有意外,送上門的一塊肥肉,趙出息不信他不接著。
  電視塔天佑盛典,在西安這些夜場里算是有名的,之前這里是皇家國會的地盤,不知道什么原因,沒多久皇家國會便關門歇業了,不知道是得罪什么人還是投資方撤資了,沒過多久,天佑盛典便在皇家國會的舊址上重新開業,據傳投資上億,是真是假普通人看的不過是熱鬧,這些坊間的八卦緋聞都是茶余飯后的尿點。
  趙出息沒來過這種地方,可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就像他第一次坐上百萬的車,第一次進五星級大酒店,第一次喝上千塊的好酒,第一次去山水情那樣的地方,現實便是用滴水石穿的方法打碎你的世界,然后告訴你,這叫世面。
  趙出息本以為天佑盛典這樣的地方其實和山水情差不多,可到了之后才發現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這差距和檔次跟山水情那是天壤之別,如果說天佑盛典是高帥富,那山水情肯定是矮矬窮。
  光是這門口的保安便要比山水情專業,身材魁梧,眼神犀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特警,哪是山水情那些土包子偽軍能夠相提并論的。趙出息和二胖的出現并沒有引起他們太多的注意,每天有形形色色的人來這里,沒點錢的也消費不起,真要來鬧事的,自己還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可他們不理會趙出息,趙出息卻死皮賴臉的蹭上去,嬉笑道“哥,我找斌哥”
  天佑盛典的場子是斌哥看著,在這里混的沒有誰不知道斌哥的大名。拿著警棍帶著鋼盔穿著一身特殊制服的大漢瞅了眼落魄寒酸的趙出息,不屑道“斌哥也是你叫的?”
  趙出息已經習慣被人輕視,絲毫不生氣,客氣道“我已經約好斌哥,麻煩幫我通知下,就說趙出息來了”
  “你約斌哥?”旁邊一哥們聽到這話,毫不掩飾的笑起來,就差給眾人說,這貨說他約斌哥,你能越斌哥,我還能約省長。
  軟的不行?
  那便來硬的,趙出息往后退一步,二胖上前一把抓住身材不遜于他的大漢,直接扔了出去,一干人等愣在原地,這身手,兩個字,牛逼。
  趙出息冷笑道“現在呢?”
  “我馬上通知”插話的另一位大漢連忙說道,狗眼看人底,時間長了,總歸被打眼。
  趙出息和微露身手的二胖站在門前等著,并沒有著急著進去。沒過一會,趙出息之前便見過的墨鏡男便站在趙出息的面前,墨鏡男依舊沉默寡言,冰冷道“你終于來了”
  “大晚上戴個墨鏡,不怕走路掉坑里”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墨鏡男轉身盯著趙出息,趙出息絲毫不膽怯道“開不起玩笑?想跟我單挑,傻子才和你單挑,要來就群毆,放心,我兩個對你七個八個沒問題”
  墨鏡男抬頭瞅瞅身后呵呵笑著的二胖,最終還是放棄這個想法,這胖子的身手怎么樣,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墨鏡男在前面帶路,趙出息和二胖跟在后面,有多次去五星級大酒店的經歷,趙出息對這種富麗堂皇的地方已經不怎么太驚訝,反正知道,沒少花錢,都是用真金白銀砸起來的,唯一讓他感興趣的便是,來來往往的美女比較多,質量可不是山水情能比擬的,山水情除過十六號和三十八號,其余人在這里跟鄉下土妞沒什么差別。
  很快,墨鏡男便帶著趙出息來到某間休息室,休息室相比于外面的吵鬧很安靜,依舊毛寸的斌哥抽著雪茄摟著那位在趙出息眼里可以娶回家當媳婦的美女坐在窗前,望著對面的電視塔,夜色中的電視塔有些鶴立雞群。
  休息室里除過斌哥和他的女人,還有其余兩個不算是善類的心腹,外加一個墨鏡男。墨鏡男人快步向前站在斌哥的旁邊,其余兩位心腹則抽著雪茄喝著紅酒悠哉悠哉,一臉玩味的盯著趙出息。
  “趙出息,我說過,你終歸會來找我”斌哥拍拍自己女人的屁股,女人便很識趣的上前給趙出息和二胖倒酒拿煙。
  斌哥沒說坐,趙出息自然不敢坐,嬉笑道“我也沒想到自己會走到這一步”
  “這世界上你想不到的事情很多,你唯一能做的便是讓自己擁有應付各種想不到的實力”斌哥輕笑揮手道“坐”
  趙出息選了個最邊緣的座位,二胖沒坐,呵呵笑著站在趙出息的旁邊,這氣勢絲毫不弱于墨鏡男,坐在趙出息不遠處的兩位心腹微微有些不舒服。
  “斌哥說的是”趙出息笑著附和道。
  “聽說你想跟著我混?”斌哥依舊這么直接,不喜歡藏著捏著。
  趙出息接過大美女的紅酒,點頭道“想清楚自己該怎么走了”
  “是么?你能為我做什么?”斌哥大口抽著雪茄,滿是期待道。
  趙出息不假思索的說道“我能做你的一條狗,你讓我咬誰,我便咬誰”
  “你想要什么?”狗?斌哥不缺,缺的是忠心的狗,忠心不忠心不是別人說了算,他自己會知道。
  “錢,地位”前者更甚,這便是趙出息想要的。
  “用錢養狗?有意思”斌哥饒有興趣的說道“那得先讓我看看你有沒有當狗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