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89 做還是不做

第九百章再看看……
  是啊,有恩報恩,這樣心里也會舒服點,而不是像某個傻逼,沒有機會讓他報恩,這個傻逼自然是韓三強。
  趙出息昨天去拜祭過韓三強的父親,老人和亡妻葬在老家臨潼那邊,只不過讓趙出息很是意外的是,韓三強父親的葬禮是某個女人一手操辦的,所有花銷也都是她出的,趙出息知道這個消息后,也愈發的矛盾和復雜,有些事情越來越讓他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拍著張茅盾的肩膀,趙出息讓陳中藏給張茅盾攔了輛車,他要去接蔣清軒所以就不送張茅盾了,張茅盾擦了眼淚說道“趙哥,讓你看笑話”
  “回去吧,回去好好睡一覺,從明天開始你的新生活吧,你還有大半輩子要走,現在只不過才剛剛開始而已”趙出息笑著安慰道。
  韓三強笑著點頭,隨后上車離開……
  周易將車開過來,趙出息和陳中藏上車離開這里,后面還跟著一輛車,也是防止被人跟蹤,現在趙出息小心謹慎的多。
  去水岸餐廳的路上,陳中藏低聲告訴趙出息道“趙哥,黃哥讓我告訴你,你讓他找的那個女人已經找到,問你打算什么時候見她?”
  “找到她了?”趙出息有些意外道,她是趙。出息離開西安前還放心不下的一個女人,只是后來跟趙出息沒什么聯系,回西安后趙出息便讓黃土找她,現在找到了,趙出息卻不知道該見還是不該見。
  “她現在怎么樣?”趙出息有些自嘲的問道,他一直希望她過的好,不希望她像十六號那樣被生活所禍害,正因為這樣,他那會才會想盡辦法借錢給她爸爸看病,就是不希望她走十六號那條路,那條路是條不歸路,在他眼里,她更像是妹妹。
  陳中藏不知道趙出息和那個女人的關系,如實說道“她已經結婚,年初生了一個兒子”
  結婚生子了?
  趙出息有些意外,卻也有些欣慰,至少知道她現在過得很好,所以回過神后,趙出息笑道“先不見了,以后再說吧”
  陳中藏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這是趙出息的事,他不會越俎代庖,回頭只需告訴黃土趙出息的決定就是了。
  來到水岸餐廳后,蔣清軒在后面安排事情,趙出息也沒打擾她,就在下面聽駐唱樂隊唱歌,依舊是那天晚上那支樂隊,也是那個漂亮的女主唱,見到趙出息后,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她笑著揮手跟趙出息打招呼,小酒窩加馬尾確實挺好看,趙出息也笑著回應,過會女孩唱完歌休息的時候坐在趙出息這里笑道“來找我們老板娘?”
  “你倒挺聰明”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女孩好笑道“這還用猜么?我們餐廳不少老顧客聽說老板娘已經被別人抱得美人歸,所以再也不來我們餐廳里,你看餐廳最近生意沒以前差,你可得賠我們餐廳錢”
  “這應該是你老板娘的事情吧”趙出息不以為然的笑道。
  女孩也沒跟趙出息繼續多說什么,只是問道“想聽什么歌,可以讓你免費點歌”
  “唱首你拿手的吧,好聽的我都喜歡聽”趙出息隨口說道。
  女孩點點頭隨后走上臺指著趙出息笑道“一首蔡健雅的《若你碰到他》送給我們老板娘的男朋友,也希望他們以后幸福”
  眾人所有眼神瞬間集中在趙出息身上,趙出息瞬間成為眾矢之至,在場男人對趙出息皆是羨慕嫉妒恨,趙出息再看向臺上的女孩,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女孩也適時給趙出息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說我在幫你哦,這樣大家就知道老板娘名花有主了,以后就不會再打老板娘注意,你要謝謝我。
  趙出息聳聳肩,反正臉皮厚無所謂,就安安靜靜的聽歌,這時候女孩也開始唱了起來,趙出息沒想到她不僅唱王菲的歌很好聽,唱蔡健雅的歌也很拿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專業學音樂的。
  沒過多久蔣清軒就從后面出來了,應該是店里服務員告訴她趙出息來了,蔣清軒坐下后就拉著趙出息的胳膊嬌嗔道“怎么來了也不叫我”
  蔣清軒這種表情,明顯屬于戀愛中的女人固有的樣子,其他時候根本看不到,趙出息輕笑道“他們說你在忙,就沒打擾你”
  “現在忙完了,我們走吧”蔣清軒拉著趙出息就要離開。
  趙出息淡淡搖頭道“聽完這首歌再走”
  蔣清軒也沒拒絕,就陪著趙出息安安靜靜的聽完這首若你碰到他,等到女孩唱完以后,趙出息鼓完掌這才帶著蔣清軒離開,順勢對女孩揮了揮手,女孩對他淡淡一笑。
  陪蔣清軒回中海御湖公館的路上,蔣清軒隨口說道“周末,我帶店里員工去秦嶺牛脊背避暑,你有時間么?”
  “周末?”趙出息算了算時間,似乎周末沒什么重要的事情,他現在只等著事情的進程,周斌那邊要是被開始撬動的話,那會才會忙起來。
  蔣清軒見趙出息皺眉沉思的樣子就笑道“沒事,如果你有事的話那就算了,我們待兩天,住在山里一家朋友開的酒店,周日傍晚回來”
  “周末應該沒什么事,不過到時候我可能會帶幾個朋友”趙出息不想掃興,于是欣然答應道,不過他肯定要帶著周易、陳中藏以及小隊成員,黃土、大小王那邊有他們要做的事情,肯定沒時間去,反正他也一直想進山看看。
  見趙出息答應,蔣清軒十分高興,摟緊趙出息的胳膊,將頭靠在趙出息胸口,趙出息回來以后,她的心情每天都十分愉悅,好像灰色的世界成了彩色的世界。
  周四趙出息陪著吳坤以及馬爺來終南山下的秦嶺國際高爾夫球場打球,大清早的這里十分安靜,抬頭就是連綿不絕的秦嶺終南山脈,不遠處是佛教圣地草堂寺,趙出息打算下午到那里去燒香拜佛,畢竟草堂寺是三論宗的祖庭。
  被宋青瓷當初請名師手把手教過的趙出息球技不差,就算是比起吳坤和馬爺這打了很多年的行家也不落下風,吳坤半開玩笑道“老趙啊,你砸了六叔的壽宴,六叔到沒把你怎么樣,我們卻幫你背了鍋,這鍋背的真冤啊,六叔那邊前幾天跟吃了槍藥似的,處處找我們麻煩,這兩天才消停了,回頭到成都,你可得好好招待我們,川渝出美女,你懂的”
  趙出息揮了一桿,感覺今天狀態不錯,回道“你要愿意,下次去成都你好好待上幾天,我讓人給你找幾個好點的,讓你天天不重樣,夜夜當新郎。至于這幾天你們那邊的損失,都算我的,回頭我讓黃土配合你們”
  “瞧你,這話就認真了,我就跟你開個玩笑,這點錢我們還是賠的起的,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所以我們也沒少報復他們”吳坤笑呵呵的說道。
  縱然是早上,這會太陽也已經出來,稍微有點悶熱,不過畢竟是在山下,相比于市區要好太多。
  “坤子,周斌那邊的事情怎么樣了?”馬爺只負責面對六叔和周斌背地里搞鬼,至于推動這件事,還得趙出息和吳坤的人脈。
  吳坤洋洋得意道“周斌最近應該很難受,省廳和市局重新調查跟他有關的所有案子,還有處理這些案子的負責人,徐少卿和周斌都通過關系想要壓住這件事,奈何實力不夠啊,公.安.部從上面發了文件下來督查,余副省長親自向省廳過問這件事,我叔叔說廳里現在把這當頭號大事處理,由他親自掛帥”
  “周斌娘家那邊不是在政法系統很有勢力么?”馬爺對周斌倒是了解的清楚,所以問道。
  吳坤不以為然道“他娘家那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他那大舅子早就在政協掛職退居二線,老丈人當過政法委副書記,可惜的是這都n年前的事情了,普通事情別人可能會幫忙,可這種事情沒人愿意跟著牽扯進去,現在只要拿到足夠的證據,周斌就算徹底完蛋了,不判個死刑也得判個無期“
  “不不不,這樣太便宜他們了,他們的結局必須是死”吳坤說完以后,趙出息毫不猶豫的說道,他必須親手殺了周斌,方能解他心頭之恨。
  吳坤和馬爺臉色微變,吳坤皺眉問道“你想怎么做,我們可以配合你”
  “等著事情慢慢醞釀,當他成為必死之人時,誰殺他都是殺”趙出息陰狠道,在吳上善沒有找他前,他心里是一種想法,在吳上善找他以后,他已經有另外一個決定。
  既然趙出息有自己的辦法,那吳坤便不追問什么……
  六叔在北郊的獨院別墅里,吳上善剛被六叔召喚過來,這兩天他沒閑著,已經聯手李建業搜集周斌當年做過的所有事情的證據,相比于其他人,作為跟周斌曾經合作過的盟友,吳上善比誰都清楚周斌以前那些事情的內幕,所以他的收獲自然不少。
  周斌這幾天的日子怎么樣,吳上善自然看在眼里,趙出息的能量果真不小,省廳市局重新調查和周斌有關的案子,跟周斌交好的那些大佬都被規避,吳上善知道周斌娘家在政法系統勢力不小,何況還有徐少卿幫忙,可惜結果卻不盡人意,他們似乎沒法扭轉這事,到現在吳上善才知道趙出息的能耐。
  “周斌的事情怎么樣了?”躺在床上的六叔隨口問道,前兩天周斌來找過他,說完針對馬爺和吳坤的事情后,周斌請他向幾個老領導開口,意思很明顯,想要讓他幫忙壓住自己的案子。六叔當時答應了,電話倒也打了,但并沒有求情開口,只是詢問這件事怎么回事,昨天有人給他回了電話,告訴他這次事情不小,周斌可能要出事,讓他自己看著辦,公.安.部領導親自過問,同時下發文件督辦,省里幾位領導關注,省廳二把手親自負責,你說這事有多大。
  六叔不禁擔心起來,誰都知道這事,顯然是趙出息做的,這個趙出息的能量可真不小,過江龍穩穩壓住地頭蛇,幸虧他當時明智,沒有選擇直接報復趙出息。
  “有點不妙,這幾天他找了不少人,依舊沒有成效,大多時候他跟徐少卿在一起,我們也沒見幾面”吳上善如實回道。
  六叔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這次他真要出事了”
  “叔,我們該怎么辦,周斌要是出事了,到時候很有可能牽扯到我們,我們還是最好早作打算”吳上善小心翼翼的說道,畢竟他還猜不透六叔的想法,只知道六叔的謹慎而已。
  周斌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他看著周斌一步步走到現在,讓他徹底放棄周斌,一時半會他還很難下定決心,所以只能嘆氣道“再看看,再看看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