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86 老子不信

清晨趙出息起床的時候有些腰酸,昨晚又是梅開二度,最后被宋青瓷掌握了主動,趙出息第一次見宋青瓷如此放縱,看來青瓷還需要自己繼續努力開發。男人最喜歡女人在自己面前露出最真實的一面,那才會有真正的成就感,趙出息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起床吃過早飯后,趙出息親自送徐林和宋青瓷等人去機場,在機場貴賓通道前,宋青瓷沒有忌諱還有其他人在場,抱著趙出息依依不舍,眾人對此選擇性無視,不約而同的轉身避諱,趙出息告訴宋青瓷自己忙完就迅速回成都,同時囑咐她照顧好齊思,既然她們已經以姐妹相稱,趙出息也就不需要再擔心什么。
  飛機起飛以后趙出息這才回市區,接下來的日子就正兒八經的和周斌徐少卿打招呼了,早上起床后趙出息就接到吳坤的電話,昨晚六叔那邊迅速展開了報復,他們損失慘重,幾個手下受傷,還有一個失血過多而死,趙出息倒沒想到六叔那邊報復來的如此之快,不過現在還沒有針對他的動作,趙出息并沒有掉以輕心,知道接下來的日子真得小心翼翼,這里不是成都,而是別人的主場,自己無法掌控的事情太多。
  跟吳坤約定見面的地方在大唐西市一家咖啡廳,這6℉6℉,x.是吳坤小姨子開的,相對來說比較放心,吳坤和叔叔早已經在那里等著,趙出息從機場直接趕到這里,吳坤的心腹陳登一直在外面等著,隨后直接帶趙出息過去。
  吳坤的這位叔叔吳昌昊是省廳二把手,已經五十有五的年齡,正廳級的待遇對他來說并不是終點,所以他還想繼續再往前走一步。
  吳昌昊穿著便服,戴著墨鏡坐在角落里,吳坤坐在他對面,兩人喝著咖啡低聲交談,趙出息走過來后直接小聲打招呼道“吳廳長”
  “叔叔,這就是出息”吳坤起身連忙介紹道,在叔叔面前,吳坤還是挺規矩的。
  國字臉布滿皺紋的吳昌昊笑呵呵的起身道“真人要比照片帥氣,出息,坐吧”
  趙出息順勢坐在吳坤的旁邊,這才仔細打量這位履歷不凡的省廳大佬,鷹鉤鼻加那雙犀利的眼睛,不愧是多年的老警察,趙出息不好意思的說道“剛才送公司同時去機場,回來路上有點堵車,讓吳廳長久等了”
  “出息,你既然是吳坤的朋友,那就別喊我吳廳長,讓別人聽見也不好,你跟吳坤年輕差不多,喊我聲吳叔叔不為過,不然我還得叫趙董,你說是不?”吳昌昊知道今天見面是以什么身份聊天,所以率先定調道。
  趙出息笑呵呵的點頭道“那我聽吳叔叔的安排”
  “出息年輕有為啊,不過而立就已經是資產數百億的大集團老總,你們西蜀集團最近在西安動作頻頻,我聽不少朋友說起過你們”吳昌昊不動聲色的說道,這倒是實話,西蜀集團這么大的動靜,他作為省廳的二把手自然聽說過,何況吳坤的公司就跟西蜀集團有一系列的合作。
  趙出息沒有故作姿態,而是謙虛道“吳叔叔說的我不好意思,這些由集團高管負責,我就是個甩手掌柜”
  “你這過謙了”吳昌昊笑呵呵的說道,緊跟著轉移話題道“出息和夏部長很熟?”
  趙出息微愣,沒想到吳昌昊客氣完后直入正題,果然是干練之人,于是回道“在夏叔叔面前,我只是一個晚輩,每次到北京都得拜訪,不過我們這些晚輩倒是經常廝混在一起”
  趙出息雖然說的模棱兩可,不過誰都能聽出來他和夏部長關系不簡單,趙出息緊接著繼續道“前段時間我還去了北京,不過湊巧夏叔叔外出調研倒沒有見到,只能去拜訪陳部長”
  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著,以夏部長引出陳部長,其實也是在增加自己的份量。
  果不其然,趙出息說完以后吳昌昊的眼神略微有些變化,不過掩飾的很好,畢竟職業是警察,他沒想到趙出息不僅認識夏部長,還認識陳部長,以趙出息的意思,顯然不僅僅是認識而已,畢竟要說認識,部里那些領導他都認識。
  旁邊的吳坤聽的也有些愣,越跟趙出息熟悉,才越知道趙出息背后的能量,也越堅定自己支持趙出息的決定,這趟買賣以后帶來的利益絕對是無法想象的。
  “沒想到出息還認識陳部長,以前在部委的時候,跟陳部長和夏部長都有交集,不過后來到了地方,這聯系就少了,只有偶爾去部里開會才能見到”吳昌昊盡量用很淡定的語氣說道,不讓趙出息覺得自己有些驚訝。
  趙出息呵呵笑道“吳叔叔現在也是封疆大吏啊”
  “比起陳部長和夏部長來說,我一個正廳級的副廳長,真不算什么,況且年齡也不小了”吳昌昊有些感慨道。
  趙出息順勢拍馬屁道“我覺得吳叔叔看起來很年輕,不知道的還以為只有四十來歲”
  吳昌昊指著趙出息樂呵道“還是出息會說話,不知道出息和周斌的事情怎么回事?”
  吳昌昊聊天很有趣,總是隨意就轉移了話題,然后直奔主題。
  雖然從吳坤那里已經了解具體事情,不過吳昌昊還是要問問趙出息,畢竟趙出息是當事人,趙出息嘆了口氣道“周斌在西安作惡多年,幾年前我在西安的時候,就差點死在他的手里,他設計陷害我,我兄弟韓三強拼了命才讓我逃脫,我倒是沒事,不過他卻死在周斌手里,這次回來我就想討一個公道”
  “原來是這么回事,這個周斌現在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眼里沒有一點王法,我手里還有不少他的案子,這次一定得讓他付出代價”吳昌昊十分氣憤的說道,也不知道是做做樣子還是真的氣氛。
  趙出息連忙說道“這次麻煩吳叔了”
  “不過這個周斌能耐不小,以我一己之力恐怕很難推動這件事”吳昌昊說到自己的擔憂,有部里支持他倒是敢做,只是周斌什么人,他比誰都清楚,他在省里有些關系,吳昌昊怕自己很難推動這件事。
  趙出息早已想到,所以淡淡說道“省里余副省長也會為我做主,所以吳叔可以找余副省長聊聊,如果還很難推動,我到時候會去北京,我想他周斌還不至于手眼通天”
  “出息,有你這話,我知道該怎么辦了,最近我已經讓下面重新調出案卷,徹查和周斌有關的所有案子,到時候我會親手把他送進監獄”吳昌昊信誓旦旦的說道,也確實他已經這么做了,畢竟部里已經下了文件督查此事,他按照程序也得照做,現在算是雙管齊下,周斌落馬只是遲早的事情,要怪只能怪他得罪了趙出息這樣的人物。
  趙出息認真嚴肅的說道“不管結果如何,我都得謝謝吳叔叔這次幫忙”
  “都是自己人,別客氣”吳昌昊搖頭笑道,心里卻覺得自己應該感謝趙出息。
  沒有多聊什么,確定這件事情以后,趙出息和吳坤將吳昌昊送出咖啡廳,兩人站在門口吞云吐霧,吳坤笑道“周斌的好日子算是倒頭了”
  “不僅有他,還有徐少卿,過兩天應該就會出新聞了,徐少卿那位舅舅的仕途已經結束”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
  吳坤聽到這句話后,直接愣住目瞪口呆,手里那根煙緊跟著掉在地上,他以前覺得自己面對任何場合都會鎮定自如,可今天他才算是明白了,自己還嫩著呢,畢竟吳坤的叔叔,那可是副部級的高官啊,趙出息居然有如此通天的能耐。
  回過神再看趙出息的時候,吳坤突然覺得趙出息有些可怕,他慶幸趙出息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敵人,得罪這樣的敵人,那真是倒八輩子霉了。
  周斌,徐少卿,你們節哀吧……
  他倒是想多了,這事其實和趙出息沒有半點關系,只不過湊巧而已,至少趙出息這么覺得。
  和吳坤分開以后,趙出息跑到程子欣家里,二胖最近都住在這里,關于徐少卿那位叔叔的事情,也是二胖告訴他的,依舊是來自于李青衣的消息,同時二胖還讓林鎮北打聽過,這消息基本已經確定,就在昨天下午,徐少卿的舅舅下飛機以后直接被中紀委當場帶走,估計徐少卿應該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今天是周末,所以程子欣并不用上班,蘇蘇已經結束實習,這兩天就纏著二胖陪她到處玩,誰讓趙出息忙的沒有時間,可憐的二胖只能成為趙出息的備胎。
  讓趙出息意外的是,他見到這三人的時候,這三人正坐在沙發上抱著零食看動畫片貓和老鼠,二胖手里抱著一個大西瓜,挖著西瓜看的津津有味,程子欣和蘇蘇被逗的嬌笑不止,開門的還是鐘點工劉阿姨。
  趙出息雖然有些意外,卻也不覺得驚訝,畢竟這一幕曾經經常出現在這里,不過只是相隔兩年多了。
  程子欣陰陽怪氣的說道“呦,這不是趙出息么,趙出息居然還認識我們啊,榮幸榮幸”
  蘇蘇趕緊拉著程子欣說道“欣欣姐”
  “怎么,生我氣呢?”趙出息知道程子欣心里有氣,所以笑道。
  程子欣故意大聲呵呵道“我怎么敢啊,您可是身價百億的鉆石王老五,我們這小市民哪敢生您氣呢?”
  趙出息知道跟程子欣不能講理,你越把這件事當回事,她越胡攪蠻纏,所以趙出息直接無視她,對著蘇蘇道“蘇蘇,我今天心情不錯,打算親自下廚,走陪我去買菜去”
  “真的?”蘇蘇驚喜道,隨后飛奔過來給趙出息一個大大的擁抱,趙出息能感受到這丫頭的某個地方好像發育了不少,蘇蘇要是知道趙出息的花花腸子,估計以后再也不敢抱趙出息了。
  趙出息親自下廚,二胖自然要跟著出去買菜,于是只剩下程子欣一個,程子欣氣的破口大罵蘇蘇和二胖沒有義氣,最終還是換了衣服死皮賴臉的跟著出來,不過依舊對趙出息沒什么好臉色。
  吃過午飯以后,趙出息先回威斯汀酒店拿東西,下午要陪著程子欣和蘇蘇去秦嶺那邊的水上樂園,他剛走進威斯汀酒店,酒店的大堂經理就緩緩走到趙出息身邊禮貌的笑道“趙先生,您有位朋友在那里等您”
  “朋友?”趙出息微微皺眉道,他身后跟著周易和陳中藏,兩人也謹慎起來。
  于是酒店大堂經理帶著趙出息前往旁邊的大堂吧某個隱秘的位置,趙出息看到有個男人背對著自己,不過這背影倒有些熟悉。
  當看見男人那張臉以后,趙出息皺眉道“是你”
  男人不是外人,正是六叔吩咐來見趙出息的吳上善,他已經在這里等了兩個小時,趙出息不禁在想,吳上善找自己,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