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885 討一個公道

第八百九十六章默認存在……
  徐少卿在猶豫什么?
  他自然得考慮清楚后果,現在的趙出息確實是他不能相提并論的,何況還有吳坤和老馬推波助瀾。他也明白趙出息跟自己這場恩怨,可能最終真得拿命才能解開。可他現在的日子和地位已經站在一定層次,冒險除掉趙出息的后果可能引火上身,何況趙出息背后還有很多他不清楚的能量,到時候他們徐家阻擋的住?阻擋的住還好點,可能會付出些代價,阻擋不住那就有可能拉著整個徐家墊背,而他也有可能踉蹌入獄,最壞的結果就是沒命,為一個趙出息,他不覺得值得自己冒險,何況趙出息未必在西安能要得了自己的命,除非趙出息不按常規出牌。
  所以,徐少卿才會猶豫不決……
  周斌相比于他,根本不猶豫,他跟徐少卿的身份背.景完全不同,趙出息要真想殺他,有很多種辦法,不管是明的還是暗的,如果任由時間拖下去,他怎么都不是趙出息的對手,所以最明智的選擇就是先下手為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得要趙出息的命,不要趙出息的命,那最后等死的就是他。
  “你讓我考慮考慮,這樣太過冒險”徐少卿沒有著急的給出答案,皺眉沉思道。
  周斌有些惱火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打算怎么考慮,大不了這件事最后我自己扛,萬一事情敗露,你只要到時候想辦法保住我的命就行,怎么樣?”
  周斌這話顯然不過是給徐少卿下套,只要這件事情做了,就是兩個人一起背,徐少卿到時候要是救不了自己,那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賣了徐少卿。
  果然,徐少卿聽完周斌的話,有些動搖了,雖然他對周斌的話算是半信半疑,可周斌的想法徐少卿的腦子也能預料到,這就是兩個人智商和策略的較量,不過具體事情生以后,會不會按照雙方的想法進行,有太多未知的因素。
  “你打算怎么做?”徐少卿試探性問道,但并沒想著輕易給出答案。
  對此周斌早已經想好辦法,冷哼道“我會通過第三方中介找兩個職業殺手,他們是國內頂尖的好手,我們只要給他們足夠的錢,他們就會拿錢辦事,不管事成事敗都不會牽扯出我們”
  “靠譜么?”徐少卿對這方面經歷的少,不像周斌就是混這方面的。
  周斌冷笑道“放心吧,他們的成功率很高,在國內做過不少案子,做完以后直接出國,誰都找不到他們”
  徐少卿聽的有些懸乎,繼續問道“大概得多少錢?”
  “這個得他們評估,不過以趙出息現在的地位和身家,估計得千萬左右,最近我們準備好錢,你不是在香港有公司么,將錢對敲洗干凈后存入香港匿名賬戶,到時候告訴他們賬戶和密碼就行”周斌詳細說道,可見他不僅心狠手辣,而且還心思慎密,這樣不管是錢還是最終的事情,都不會牽扯到他們,可謂是天衣無縫。
  徐少卿聽完以后,一咬牙最終還是決定道“那就做,這事交給你了”
  “好,你等我消息,我這就開始聯系”周斌聽到徐少卿終于點頭答應了,心滿意足的說道,他們必須要了趙出息的命。
  其實任何事情都是一場基于雙方所占優勢劣勢的博弈,想要勝就要充分了解對手手里的牌,同時對自己有明確的定位,隨后再想辦法出牌贏對方,牌面不夠大的話,那就想辦法改變出牌順序和策略,這也就是經常所說的不按套路出牌。
  趙出息占有絕對優勢,所以他選擇按套路出牌,因為他怎么樣都能達到目的,沒必要用別的冒險辦法要這兩個人的命。徐少卿和周斌不占優勢,所以如果按常規打法玩下去,輸面比較大,所以只能不按套路出牌將死趙出息,直接翻盤。
  在徐少卿和周斌密謀除掉他的時候,趙出息已經回到威斯汀酒店,明天早上他要見吳坤的叔叔,確定這件事情的走向,同時加快度。
  蔣清軒問他晚上要過去么,她這會在南門的水岸餐廳,趙出息笑著說今天有事明天找她,蔣清軒調戲趙出息幾句后就掛了電話。
  趙出息回到威斯汀酒店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過后,宋青瓷和徐林姜知名等人還在威斯汀酒店的會議室里繼續開會,商量安排后續的事情,畢竟宋青瓷和徐林張明天就得回成都,諾大個西蜀集團還有很多工作要處理。
  于是趙出息直接來到會議室,眾人瞅見大老板進來,紛紛起來打招呼,徐林覺得該說的該安排的都已經差不多,于是就讓大家散了,會議室里只留下宋青瓷姜知名以及他和趙出息四個人。
  趙出息坐下以后問道“姜叔,長安銀行的事情怎么樣?”
  “長安銀行幾大股東各執一詞,有些對我們的入股持歡迎態度,有些現在模棱兩可,有些直接表示擔憂所以拒絕,所以這件事情只能從上面推動,我和老徐今天見了余副省長,將我們的想法和戰略說清楚,我們希望將長安銀行展為全國性的商業銀行,以我們的資源優勢擴展其他業務,余副省長的意思也是想改革長安銀行,打算將他作為一個試點,所以這事基本能成”姜知名將最新的進展告訴趙出息道。
  徐林若有所思道“如果長安銀行要改革,或許并不會只讓我們一家入股,這對我們其實也是契機,以后我們可以繞過其他人,拿到這些股份,逐步達到我們控股的目標。最后我們以長安銀行為核心開展一系列的戰略”
  “銀行保險證券基金資管信托等等,長安控股以后逐漸占領每一個高地,最后再聯合起來,到時候我們的金融大戰略目標基本算是實現了”姜知名笑呵呵的說道,不過這條路并不好走,也不是三五年能走完的。
  趙出息對徐林和姜知名充滿信心,現在的他可以說,每天都是一個新的高度,所以堅定道“期待你們完成理想的那一天”
  跟徐林姜知名又聊了會,聽他們說一些工作上的安排,徐林笑著說道,讓趙出息沒事干可以去長安國際中心視察工作,那里以后會給他準備特別的辦公室,趙出息說他才沒那閑工夫。
  和宋青瓷回到套房里,宋青瓷繼續在那加班,趙出息接到黃土電話,說著這幾天的進展,已經掌握到不少具體資料,趙出息給黃土的命令是,不管是用錢還是用關系還是玩狠的,都得將事情一件件的挖出來。周斌在西安城混了這么多年,本來手里就沾著不少人命,普通人搬不動他,可他們絕對能撬動,這就是權勢帶來的優勢。
  趙出息打完電話,宋青瓷也忙完了工作,走過來坐在趙出息旁邊道“明天我就回成都了,我不在你自己照顧好自己,不管如何安全第一,任何事情也不要冒險,交給下面那些人做就行了”
  趙出息將宋青瓷摟進懷里笑呵呵的說道“放心吧,我肯定會小心的,我要是出了事,你以后不就得守寡么?”
  “能不能不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你要這樣,那我就不回去了,陪在你身邊,每天二十四小時跟著你”靠在趙出息胸前的宋青瓷抬頭瞪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趕緊回話道“行行行,我知道錯了”
  “你在西安是不是還有不少紅顏知己?”宋青瓷突然看似隨意的問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趙出息微愣,隨后嬉笑道“那肯定,好歹我也在西安待過一年,自然有不少紅顏知己,怎么吃醋了?”
  宋青瓷也不知道趙出息說的是真是假,不過那天見到的程子欣以及蘇蘇,還是第二天來威斯汀酒店的蔣清軒,宋青瓷都看得出來她們和趙出息的關系應該很曖昧,女人的直覺向來很準,而她的直覺更是比普通女人還要準。
  “得,反正你在西安,誰也管不住你,有本事你把她們帶回成都試試,就算我不說什么,齊思那里你能過的去么,她回成都前可特意叮囑過我,讓我管好你”宋青瓷沒好氣的說道。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你們倆現在倒是關系越來越好了”
  “出息,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其實齊思早已經知道我們的關系,她那么聰明,怎能不知道我的存在”宋青瓷本來沒打算說這事,可話到嘴邊覺得,這事也該讓趙出息知道。
  果然,趙出息臉色瞬變,不管如何齊思都是他真正意義的妻子,而宋青瓷和他卻沒有名分,一時間趙出息不知道說什么。
  “算了,告訴你吧,她已經默認我們的關系,她和我認真聊過這件事,知道這種事為難的其實是你,不管是她還是我,都離不開你,而你也離不開我們,所以她不想讓你做痛苦的選擇,這才默認我的存在,私下里我們是姐妹,表面上該是什么還是什么”宋青瓷看見趙出息如此臉色,笑著說道,這些事情趙出息并不知道,都是齊思主動跟她聊的,而且齊思懷孕以后,大多時候她跟趙出息很少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也或許是因為這件事,齊思才打算跟她攤牌,最終默認她的存在。
  趙出息有些感慨,她沒想到宋青瓷和齊思早已經把他一直擔心的事情解決了,只能苦笑道“遇到你們,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多少輩子才修來這樣的福氣”
  “那你以后可得對我們加倍的好,特別是對齊思,不是每個女人都像她那么大度,等以后你可以選擇一個好的時機跟她說說這事,或許她心里會更舒服點”宋青瓷輕聲建議道,她一直把齊思放在主要位置,自己放在其次。
  “謝謝你們”趙出息抱緊宋青瓷沉聲道。
  宋青瓷勾著趙出息的脖子欲眼迷離道“出息,要不,我也給你生個孩子吧,這樣以后你不在的時候,也有人陪我”
  “真要?不怕懷孕耽誤工作,不怕生孩子痛苦,不怕帶孩子麻煩?”趙出息一連串的問道。
  宋青瓷瞇著眼睛毫不猶豫的搖頭道“不怕”
  趙出息轉身直接將宋青瓷壓在自己身下喊道“那還等什么,就現在吧”
  宋青瓷被嚇的嬌呼出聲,沒多久房間里就春色滿園關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