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83 不可能不可能

第八百九十四章兩手準備……
  二胖的人生和趙出息是不同的軌跡,他出身于傳承數百年的豪門望族,有著趙出息無可比擬的家族底蘊,他的爺爺是一位淡泊名利卻交友廣泛的經世之人,他的奶奶是上海灘財閥世家的千金小姐,他的父親是博學多才的政治新星,他的媽媽是一位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他還有位將中庸之道演繹到淋漓盡致的紅頂商人叔叔。
  可以說,二胖一出生就注定這輩子站在別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遠不是趙出息能比的,他跟著奶奶走南闖北看大山大河嘗人生百態,他跟著左傳師父學萬夫莫敵之勇,他跟著那位活了兩甲子的老神仙參人生自然真理,而這些也奠定了他人生最終的高度。
  所以,他有底氣說這樣的話……
  對于老謀深算的馬爺,城府頗深的吳坤,二胖說實話一點都不放心,圍繞在趙出息身邊的這些人,他沒有幾個是放心的,畢竟大多數人都是貪圖如今趙出息身上的利益,可當別人能給出的利益超出趙出息的利益后,什么都能發生,最可能的就是背叛,所以二胖必須警告這些人勿要做自尋死路的事。
  本來熱熱鬧鬧的場面,瞬間就因為二胖這番話弄的破顯尷尬,二胖卻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他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在場這幾個人的表情和眼神,他們如果已經動了歪心思,二胖保證自己能夠察覺到破綻,這樣到時候也能防患于未然,他不希望將出息放在危險的環境里,任何能威脅到出息的存在,他只要有能力,都要幫出息扼殺在搖籃里。
  西安城太小了,有錢人錢太少,當官的官太小,二胖這話就像他今天在凱賓斯基酒店宴會廳質問周斌徐少卿等人所說的,憑你,憑你還是憑你?
  兩個字,霸氣,四個字,飛揚跋扈……
  不管是馬爺還是吳坤,都是在西安城有頭有臉的人物,被一個年輕后輩用這樣的話威脅,他們的臉面都有些掛不住,不過畢竟是人精,喜怒不形于色,他們沒急著表態,因為他們聽的出這番話的背后那層深意,在清楚他們背.景的前提下,還能說出這番話,那說明這年輕人一點都不簡單,四九城臥虎藏龍,誰知道這又是哪尊大神,就算要生氣,也得查清楚這個林家小三爺到底是什么來頭再說。
  他們可不會認為這個被趙出息稱作兄弟的年輕人,是沒有頭腦的莽夫……
  有人唱黑臉,自然就有人唱紅臉,二胖明顯在為趙出息敲打馬爺和吳坤,他唱完黑臉,那就該自己唱紅臉了,這是彼此間的默契。
  所以趙出息嘻嘻哈哈的笑道“馬叔、老吳,別理那貨,他就這樣,有時說話比較直接,不過倒是老好人一個,你們以后要是去北京,需要幫忙倒是可以找他,畢竟你們是我的朋友,也就是他的朋友”
  “哈哈哈哈,理解理解,兄弟,你放心,你說的那些事絕對不可能發生,我吳坤對朋友說不上兩肋插刀,但出賣背叛朋友這種事我不會做,我不是周斌,也不可能成為周斌”吳坤作為同齡的年輕人,所以最先回過神笑道,旁邊的馬爺倒是有些生氣,可并沒有發作。
  二胖也不說話,他該說的已經說了,不該說的廢話,他就不多說……
  趙出息端起酒杯笑道“來來來,喝酒,不管怎么樣,今天得謝謝大家”
  于是眾人端起酒杯,干了杯中的三十年西鳳陳釀……
  馬爺這時候說道“今天你砸了六叔的場子,那邊肯定不會咽下這口氣,接下來的日子你就得小心了,最好不要單獨行動,看看他們是什么動靜再說”
  吳坤也附和道“馬叔說的是,這里畢竟是西安,他們比你更要熟悉,你沒事也別外出,外出最好帶著你的手下,時刻小心警惕著。我和馬叔今天也算是把六叔周斌徐少卿等人得罪死了,估計他們也會針對我們有些動作”
  “放心,這些我明白”趙出息默默點頭道,他比誰都珍惜自己的命。
  眾人繼續吃飯,吃完以后就在書院街分開,趙出息則回了威斯汀酒店……
  凱賓斯基酒店這邊,六叔的壽宴因為被趙出息大鬧攪局,于是草草收場,六叔被氣的哮喘病復發送回家中休息,周斌、吳上善、李建業、方鶴以及那些元老跟著前往六叔家中商量對策,這時候就算各懷鬼胎也不敢明著表現出來,畢竟還有六叔在。
  六叔獨門獨院的別墅客廳里,周斌和六叔家人在臥室陪著六叔,其他人則坐在客廳里喝茶聊天,每個人臉色都不好看,唯有李建業笑的沒心沒肺,周斌神氣了這么長時間,今天可算是被狠狠的打臉了,那個趙出息還真是囂張啊,當年怎么就沒發現這年輕人還是塊金子,真是人不可貌相。
  “今天這事你們怎么看?”說話的是圈內的元老齊叔,當年的時候也是這個圈子里實力排在前面的大佬,這幾年日子跟李建業他們差不多,都被周斌穩穩打壓著,現在大多時候保持中立,日子倒過的怡然自得。
  六叔下面,僅剩的元老里,除過齊叔還有如今幾乎已經隱退的老黃,趙出息跟老黃有些交集,當初老黃挺看好趙出息,覺得趙出息可能是這個圈子的新星,所以讓兒子跟趙出息交好,以后也能照顧他們黃家,更是請趙出息去他們家吃過飯。
  “我看,還是先找斌子問清楚當年發生了什么?畢竟我們對這些事一如所知”老黃不輕不重的說道,當年趙出息出事,周斌對外宣布說趙出息吃里扒外勾結馬叔那邊,正好他們跟馬叔那會鬧的不可開交,加上趙出息是周斌的手下,大多數基本都信了,老黃雖然半信半疑,可沒什么說話的份量,也就沒當回事。
  方鶴顯然是站在周斌身邊的,今天被二胖單挑秒殺,方鶴算是丟人丟大了,這會還在氣頭上,所以惱火道“有什么要說的,今天他們砸了六叔的壽宴,這是**裸的挑釁,如果我們不回擊,西安城這些人怎么看我們,我們以后怎么混,我看我們直接回家抱孩子得了”
  “方鶴,你知道他誰么,你說回擊就回擊啊,行啊,要回擊你先回擊去,我告訴你,現在的趙出息不是當年的趙出息,人家比我們人多,比我們有錢,比我們有權勢,你回擊一個試試,再說了,還有吳坤和老馬幫他,你告訴我怎么回擊,我看黃叔說的沒錯,我們沒必要得罪這種敵人,先弄清楚當年的事情再說,他總不該無緣無故的砸六叔的壽宴吧”李建業擺明是要繼續攪局,繼續給周斌找麻煩,他明白趙出息的目標只是周斌,而不是這個圈子,只要利用的好,他這次就有自己會上位。
  方鶴聽完李建業的話,氣的上去就要揍李建業,同時罵道“李建業,你特么個慫包,你到底是西安人還是成都人”
  李建業自然不會慫,也跟著沖了上來吼道“特么的周斌惹的事,讓我們擦屁股,我們特么沒那么閑,要上你自己去上”
  吳上善等人連忙示意手下們將兩人攔住,惱火道“夠了,鬧夠了沒有,這事你們說了都沒用,等六叔做決定吧”
  兩人這才善罷甘休,老齊和老黃相視兩眼,吳上善倒是說的明白,這事最終還是得六叔做決定,他們也明白趙出息的目標是周斌而不是整個圈子,可這個圈子現在是周斌說了算,六叔也基本聽從周斌的話,所以說有些懸。
  六叔的臥室里,周斌坐在床邊陪著六叔,六叔不再像以前那么精神抖擻,越來越衰老了,年輕時遺留下來的哮喘病讓他每年冬天都要受罪,特別是這兩年,六叔示意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周斌在房間里,六叔盯著周斌說道“你是不是早已經知道那個趙出息現在的身份?”
  周斌沉默片刻后才點頭道“不久前,徐少卿告訴我的,我也沒想到他離開西安后會有這么一天”
  “趙爺啊,這年輕人不簡單,四川的朋友們給我說過,趙爺如今在四川道上算是只手遮天,四川道上的老袍哥基本都被他鏟除了,沒有人不給他面子,這些事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所以這次我們算是遇到勁敵了”六叔咳嗽了兩聲以后眉頭緊皺道。
  周斌冷哼道“這里是陜西,不是四川”
  六叔平靜道“可你別忘了,還有吳坤和老馬支持他,我不知道當年你和他發生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他既然這么鬧,顯然就沒想著和解,而是要個你死我活,這點我還是能明白的,所以這次你得小心了”
  “老馬和吳坤過的太安逸了,以為攀上趙出息就能吃了我們,我會讓他們明白,什么是代價”周斌沉聲說道,已經開始謀劃反擊了。
  六叔皺眉道“還有徐少卿是怎么回事?”
  “當年就是徐少卿要我殺趙出息,所以趙出息的目標不僅是我,還有徐少卿,這次徐少卿會堅定的跟我站在一起,我就不信玩不死他”周斌眼神陰狠的說道。
  六叔顯的有些累,點點頭道“你出去吧,接下來不會太平了,讓人去終南山把虛空叫回來,他也該出關了”
  “嗯,我知道了”周斌點點頭,隨后這才離開。
  來到大廳的時候,周斌只是看眼在座的眾人,知道他們更多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所以懶得理會他們,喊上方鶴直接離開別墅,他要趕去徐少卿那里,具體商量對策。
  周斌離開以后,就有手下走進六叔房間,告訴六叔周斌已經走了,這是六叔讓他盯著的,六叔這時候開口道“去喊吳上善進來”
  六叔是老狐貍,面對如此強敵,老謀深算的他要做兩手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