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882 果然是他


  (昨天下午有事,三五朋友小聚,喝的一塌糊涂。今天也有點瑣事,直到下午才能碼字,先更一章,十二點前爭取再更一章)
  趙出息給了蘇西洛最后一次機會,可惜蘇西洛沒有抓住,這個時候的蘇西洛早已經奔潰,哪還有思考的能力,她更不知道趙出息這么做的用意,畢竟趙出息已經不是那個在她面前規規矩矩的趙出息,而是一個城府頗深手腕強勢的梟雄。
  由于自己的原因,韓三強死在徐少卿周斌手里,又由于自己的背叛,他差點也死了,只能狼狽離開西安,自己傷害他這么深,他真會放過自己放過家人放過蜀都集團?也或許,他只不過是想讓自己離開徐少卿,畢竟現在能幫她只有徐少卿,到時候他再對付蜀都集團,不是更容易更簡單么?
  蘇西洛不知道什么,只知道趙出息不會真的放過蜀都集團,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選擇,現在她連這些事都不想去想,只想逃離這里……
  蘇西洛沒有抓住機會,趙出息心情十分矛盾,頭也不回的離開。他矛盾的不是蘇西洛再次選擇徐少卿,而是自己剛才的心軟,就算蘇西洛選擇自己,自己就真的會放過蘇西洛放過蜀都集團?
  趙出息知道,自己的答案顯然是不可能,可看到蘇西洛依偎在徐少卿的懷里,趙出息多少有些嫉妒和惱怒。正如蘇西洛對趙出息的感情,趙出息對蘇西洛的感情也十分復雜,蘇西洛是他在西安時候的第一個貴人,她帶著自己離開南門工地,讓自己成為她的司機和助理,將他從一個層次帶到另一個層次,那段時間他學到很多東西,也對這個社會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所以說蘇西洛對自己有恩。
  可是后來那件事,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如果沒有這些恩,趙出息對蘇西洛根本不會心軟,會毫不猶豫肆無忌憚的報復,這也是趙出息內心矛盾復雜的地方。
  趙出息和吳坤帶著眾人離開,他們要跟著灞橋分局那邊回去走個簡單的程序,這點事自然不會對他們有影響,不過六叔今天的壽宴算是徹底被砸了,可以肯定的是,趙出息現在算是徹底名揚西安城了,前面是因為西蜀集團,后面是因為今天砸場。
  六叔被氣的差點暈過去,這事他現在還不知道如何是好,是報復還是當做什么事都沒有,至于周斌則臉色極其難看,陰狠的盯著趙出息離去的背影,還有今天跟著他耀武揚威的吳坤和馬爺,很顯然他不會善罷甘休,所以這西安城注定要不平靜了。
  徐少卿抱著蘇西洛,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什么時候被人如此羞辱過,幸好蘇西洛沒有離他而去,這是他唯一慶幸的地方,如果蘇西洛今天跟著趙出息走了,他算是顏面盡失。
  抱著依舊痛哭流涕的蘇西洛,徐少卿對著眾人道“我們走”
  走到周斌旁邊時,徐少卿冷哼道“這事回頭再說,我一定會讓他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一場鬧劇就這么散場了,只不過有些事情才算真正開場,不按套路出牌的趙出息沒打算玩陰的,上來砸了場子撕破了臉皮,那接下來的日子,肯定不是前幾天這么風輕云淡了。
  果不其然,當這些賓客們離開凱賓斯基酒店以后,今天凱賓斯基酒店所發生的一切就迅速傳播開來,畢竟不管是普通人還是所謂的上流社會,對于這種八卦談資都比較感興趣,這是最簡單的人性。
  有些人在搜索和趙出息有關的資料,有些人在查趙出息的身份背景,有些人在為趙出息的飛揚跋扈而罵罵咧咧,覺得這位趙爺太過囂張,在成都再牛逼,可在西安耀武揚威明顯不把西安這些大佬放在眼里,一定要還回去,可他們注定只會說說而已,畢竟這些事情跟他們沒有關系,呈口舌之快又不會把他們推到風尖浪頭。
  可這些人都明白,這位趙爺可不簡單啊……
  在趙出息成為西安城的焦點時,趙出息他們從灞橋分局離開以后,正在書院街一家私房陜菜館吃晚飯,這里看起來就像是明清時候的關中民宅,如果不是熟客或者朋友推薦,根本找不到這里。
  趙出息等人包下的一個靠窗大包廂,樓下的院子里還有些露天的座位,都是木頭石頭做的桌椅,院子那個復建的巨大牌坊下面有位穿著旗袍的美女彈古箏,趙出息他們則在樓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這感覺似乎不錯。
  這是吳坤帶他們來的地方,說這家的葫蘆雞比較有名,趙出息坐在馬爺和吳坤的中間,周易師叔和二胖坐在旁邊,對面是陳中藏以及馬爺和吳坤的心腹,其中就有趙出息當初并不陌生的韓少軍,那天晚上他們就是去殺韓少軍才出的事。
  韓少軍對趙出息也不陌生,當他知道趙出息如今的顯赫時,嚇的差點沒了魂,要不是馬爺親口告訴他,他打死都不會相信這是真的,畢竟這人生反差太特么荒誕了。同時今天他算是見識到了這個年輕人的飛揚跋扈,六叔和周斌等人被踩的顏面無存。
  “警察來的太早了,要是再來晚點,這場面就更熱鬧了,回頭我得說說劉局,配合不夠默契啊”喝著這里自釀的桂花酒,吳坤笑瞇瞇的說道,桂花酒偏甜沒有什么酒味,他每次都喜歡喝上一壺,除過桂花酒,桌上還有珍藏的西鳳酒三十年,是讓他人送過來的。
  趙出息喝了兩杯桂花酒后,就不再碰那玩意,還是喝三十年的西鳳陳釀來的酣暢,今天他算是發泄了憋在心里兩年多的那股怨氣和怒氣,真的得浮一大白,端起酒杯自飲自酌一杯,西鳳的辛辣讓趙出息忍不住皺眉道“差不多就行了,我們今天只是去湊熱鬧,要是真在那里弄出人命,對我們也不好,該陽謀的時候陽謀,該陰謀的時候陰謀”
  “嗯,我也就說說而已,不過從現在開始,你算是徹底在西安城出名了,估計就現在,有不少人正在談論你”吳坤哈哈大笑的開玩笑道。
  這些趙出息也明白,苦笑道“算是成為全西安的公敵了,也就僅此一次而已”
  “那倒是,畢竟你以后在西安有不少投資,影響太壞也不好”吳坤笑著點頭回道,不然可能到時候會被別人穿小鞋。
  一直很淡定的馬爺這時候開口道“你這幾個手下身手不錯,今天要不是有他能會吃虧”
  馬爺的關注點跟別人不一樣,他對于這些東西比較感興趣,看得出來趙出息這幾個手下不是花拳繡腿,而是真正的練家子。特別是今天力壓全場的那個胖子,所有人可能注意著別的地方,只有他注意著蔣譚和這個胖子的交手,胖子的路數都很霸道,可以說有些蠻橫不講理,出手皆是殺招,蔣譚明顯不是他的對手,要不是最后警察趕到,今天蔣譚極有可能被他廢了。
  對于自己身邊這幾個人,趙出息自然有底氣,周易師叔和二胖都是師從老祖宗的變態,在川渝周易師叔現在論身手絕對頭把交椅,至于二胖身手雖然還差周易師叔一點火候,可這貨現在才二十出頭,以后的成就絕對不低于周易師叔,還有陳中藏,趙出息對于這個男人很有好感,雖然沉默寡言可做起事來絕對的老練,也不知道他的身手師從哪位高人,明顯看得出來有所隱藏,有機會得問問他。
  “他們都師從高人,若不是有緣,我也不會認識他們”趙出息沒打算在這個話題上深入,笑著說道。
  “不知道你這位朋友怎么稱呼,前兩天好像沒見過他”馬爺看向正在狼吞虎咽的二胖問道,二胖倒是聽見馬爺在說他,可是在他眼里此刻只有填飽肚子才是關鍵,其他都是浮云。
  瞅見二胖那風卷殘云的氣勢,趙出息哭笑不得道“他是我的兄弟二胖,你們應該知道,我在西安的時候,他一直在我身邊,從南門國際公寓的工地到給周斌賣命,周斌和徐少卿也是趁著他不在的時候對我下手,如果他在,他們未必能有機會”
  “來,二胖兄弟,你今天真夠霸氣,這杯酒我敬你”八面玲瓏的吳坤端起酒杯笑著說道,果然跟他猜的沒錯,這年輕人不簡單,能讓趙出息說成兄弟而不是朋友,那說明兩人關系真不一般。
  馬爺和韓少軍等人也跟著端起酒杯,二胖放下手中的雞腿,他一整天沒吃飯已經餓壞了,擦了擦油膩的手,二胖端起自己的酒杯,對著眾人一臉嚴肅道“我叫林三無,北京人,我知道你們幫出息是出于利益目的,這無所厚非人之常情,我不說什么,你們既然愿意幫出息,我替出息謝謝你們,以后到北京可以找我,如果你們在北京有朋友,這朋友又混的不錯,應該會知道林家小三爺的故事。可你們如果敢玩出息,背后捅刀子等等,我保證絕不會放過你們,我知道你們身份背景都不簡單,在這西安城有頭有臉,算大人物。可對我來說,這西安城太小了,有錢人錢太少,當官的官太小”
  馬爺和吳坤等人本來面帶笑意的臉全部變色,誰都沒聽到這個二胖會說出如此狂妄之極的話,這可是**裸的威脅,一幫人面面相覷。
  不過對于二胖來說,這不是威脅,只是警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