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81 這又是何必呢

第八百九十二章老子不信……
  (再說一遍,刁民正版同步更新是縱橫中文網,別的什么破比網站跟我沒有關系,別問我)
  二胖子這次不是閑的沒事干跑西安來旅游的,他在北京以及環渤海圈那邊還有不少事情要做,這次來西安剛開始林鎮北根本不放人,可二胖那脾氣除過老太太,誰都壓不住,他本就和林鎮北沒什么感情,給林鎮北打聲招呼,那是把林鎮北當長輩,要是不當長輩估計會一聲不響的直接走人。至于所謂的繼承林家祖業,這些對他來說不過是身外之物,沒有什么放不下的,榮華富貴權勢滔天富可敵國妻妾成群,不過狗屁而已。
  最后林鎮北見二胖非去不可,沒有辦法這才放人,回頭還得給故人打招呼照顧,可憐的在四九城八面玲瓏手眼通天的林爺,沒幾個人不敢不給他三分薄面,卻鎮不住林二胖子。
  不是閑的跑西安故地重游,那二胖子是來干什么的?
  對,他是來給出息出一口惡氣,出息被狼狽追殺的時候他沒趕上,讓這群畜生們僥幸有機會差點要了出息的命,現在出息回來報仇,他不能再錯過了,他知道出息很多時候因為很多事會有所顧忌,可他沒顧忌,大不了就鬧個天翻地覆滿城風雨,最后自然有人給他收拾殘局,所以二胖此刻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趙出息的身份,所謂的趙爺,所謂的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可真正不動如山的其實是此刻這個敢挑戰全場任何人的大胖子,也只有趙出息知道二胖子的能耐有多大,記得趙出息第一次去和平里小區的時候,老太太說過一句話,出息,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今天你踏進林家這道門意味著什么,不是奶奶說大話,只是我們打個賭而已。
  趙出息以前不明白,現在越來越明白老太太這句話的意思了……
  二胖這話霸氣側漏震驚全場,旁邊的吳坤和馬少本以為這個跟著趙出息而來的胖子不過是趙出息的手下而已,畢竟這胖子除過又高又壯,好像沒什么可取之處,何況趙出息也沒介紹,他們所以沒怎么在意。誰知道就在他們等著趙出息唱主角的時候,半路卻殺出來個程咬金瞬間搶了主角的戲,那強大的氣場撲面而來,連他們也都給鎮住,和剛才初見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
  這時候,兩只老狐貍才明白過來,這個胖子估計不簡單啊……
  趙出息側頭看眼二胖,他知道今天不管怎么鬧鬧多大,二胖都會站在自己的身邊,既然如此,那還怕個吊,就讓他們兩兄弟把這里鬧他個肆無忌憚。
  周斌被二胖的話氣的臉色陰晴不定,在他們的地盤說這樣的話,這特么就是**裸的挑釁,還沒等周斌回過神來,就有不知死活的出來挑戰二胖的威嚴,站在周斌旁邊的方鶴率先難大怒道“你特么算什么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份?”
  對于他們來說,趙出息和二胖都不陌生,不過相比于趙出息,這個二胖當年不過是趙出息身邊的跟班,現在他在六叔的壽宴上耀武揚威,方鶴怎么能忍得了這口氣。
  二胖轉身看向氣急敗壞的方鶴,一步一步的往前道“那意思,憑你?”
  “操尼瑪的”方鶴的心性比起周斌等人差遠了,當初李建業徹底失勢以后,他就識時務轉而支持周斌,現在的地位并不低,所以他壓不住自己的火氣,直接沖向二胖。
  不過,在他還沒有啟動的時候,二胖比他先動手了,沒走兩步后的二胖突然加,毫不猶豫的伸手抓住方鶴的肩膀,不理會回過神的方鶴拳頭打在他的胸口,閃電般的出手,相比方鶴的花拳繡腿,二胖的拳頭像是重磅炸彈擊中方鶴的腹部,巨大的沖擊力讓方鶴直接痛的彎腰喪失還手之力,緊跟著二胖雙手抓起方鶴的肩膀,突然力扔了出去,在全場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方鶴像是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最后重重的砸在了徐少卿所坐的那主桌的餐桌中心,一瞬間盤子酒杯等等東西向著四面八方飛濺出去,賓客們連忙四散躲開,尖叫聲咒罵聲此起彼伏,更多的是全場的嘩然聲,眼疾手快的徐少卿早已拉著蘇西洛躲開。
  “顯然,你不行”將方鶴直接扔出去以后,二胖無比淡定的說道。
  周斌這時候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趙出息,你夠了”
  馬爺和吳坤面面相覷,沒想到這胖子比趙出息還飛揚跋扈,而且這身手實在太厲害,就這么當著眾人的面,將方鶴扔了出去……
  “這就夠了?不不不,你也太小看我了,這一點都不夠,你欠我那么多,我得讓你慢慢還,不著急,這才剛剛開始,接下來我有足夠的時間跟你玩,周斌,你沒想到吧,我會有今天?”趙出息直視著周斌,一字一句的說道。
  六叔這時候已經氣的在顫抖,今天這壽宴算是被眼前這年輕人徹底搞砸了,他這次算是丟人丟大了,六叔也跟著喊道“趙出息,你這是來給我拜壽,還是來砸我的場子?”
  “六叔,今天我不是沖您來的,您老德高望重,我沒理由跟您過不去,我剛說了,今天得罪您的地方,改天我給您賠禮道歉”趙出息依舊客客氣氣的說道,他很清楚自己的敵人是誰,他可不想和整個西安道上為敵。
  這時候,周斌的手下們已經將趙出息等人徹底包圍住,蔣譚等人站在周斌身邊保護著周斌,故人相見蔣譚冷哼道“趙出息,韓三強是我殺的,你要報仇,那就沖著我來,我蔣譚等著你”
  當初趙出息第一次見蔣譚的時候,覺得這哥們很酷啊,帶著大墨鏡十分有港片黑幫老大的氣質,后來跟蔣譚認識后,趙出息也覺得這位大哥很不錯,對他也很照顧,覺得兩人可以成為朋友,只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件事情以后破碎了。那天晚上,可是蔣譚親自動手要他的命,韓三強也是死在蔣譚手里的,那一刀又一刀砍在韓三強身上,也割在趙出息的心里,那種絕望和無助,是沒人能體會的。
  “蔣譚,周斌的天字號狗腿子,我怎么可能忘記你,放心,一個都跑不了”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只不過你的份量太輕,就憑你也能讓我沖你來,真把自己當人物了”
  蔣譚本就不善言談,現在被趙出息陰陽怪氣的話堵的只剩下怒目瞪著趙出息,要說吵架趙出息那可是絕對高手,在鳳凰村的時候,他就天天和村里那些婦女們吵來吵去,早已經出師了。
  “趙出息,信不信我讓你今天離不開這里?”周斌終于火了,直接威脅趙出息道,被趙出息今天如此羞辱,他要是再不反擊,以后還怎么混,管他以后趙出息會怎么來,他必須拿下現在這一局,滅了趙出息的威風。
  趙出息好像聽到天大的笑話,看向周斌回道“斌哥就是斌哥,這話說的霸氣,不過讓我離不開這里,似乎你很難辦到吧,送你四個字,老子不信”
  今天趙出息沒想著玩什么陰謀詭計,他能來這里,就做好了硬碰硬的準備,所以他巴不得周斌惱羞成怒。
  “給我上”周斌毫不猶豫不計后果的喊道,圍著趙出息的諸多手下在聽到這聲命令以后,憋足了勁沖向趙出息等人。
  周斌卻護著六叔往后退,蔣譚等人攔在趙出息的面前,蔣譚早已壓不住自己的火氣,毫不猶豫的沖向了趙出息,可惜沒等到他近身,二胖已經攔住了蔣譚的去路,他知道那天晚上韓三強是死在蔣譚手里的,現在蔣譚還想欺負出息,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整個場面徹底亂了,全場嘩然,不少賓客這時候已經連忙往宴會廳外面跑,都生怕牽扯到自己,更多的是四散遠離事中心駐足遠觀,誰都沒想到六叔的六十六歲壽宴居然生這種事,今天這事情可算是徹底鬧大了。
  吳上善和李建業相視一眼,似乎彼此在詢問對方我們要不要上,李建業冷哼著搖頭,吳上善顯然也是同樣的意思,所以他們直接示意自己的手下們退下,沒有趟這趟渾水。
  徐少卿護著蘇西洛往后退到安全區域,管樂以及祁漢馬護在他們面前,管樂詢問徐少卿道“我們該怎么辦,要不要上去幫忙?”
  徐少卿皺眉猶豫,同時看眼懷里嚇的花容失色的蘇西洛,估計她這是第一次見到趙出息飛揚跋扈的一面,這哪還是當初那個低調隱忍的趙出息。
  就在徐少卿還在猶豫的時候,凱賓斯基酒店的所有保安都沖進了宴會廳,這里可是涉外五星級酒店,每年的歐亞論壇指定酒店,他們可不允許任何人在這里鬧事,保安們迅將剛剛開打的眾人團團圍住,帶頭的酒店總經理大喊道“都給我住手”
  這一聲算是徹底鎮住所有人,幸好這才剛剛交手,要是打的難解難分的時候,估計連他們也鎮不住場面。
  “不管你們是誰,你們是什么背.景,我決不允許你們在這里鬧事。我已經報警,灞橋分局幾分鐘后就趕到,現在你們都給我安分點,誰也別想走”這位酒店總經理是凱賓斯基酒店管理集團的人,不是酒店業主方的人,所以根本不管在場是誰,他是德籍華人,凱賓斯基酒店是德資管理酒店,為了凱賓斯基酒店的名譽,他也不允許任何人在這里鬧事。
  事情本就在趙出息和吳坤的掌控當中,今天他們只是來湊熱鬧,并沒有打算真在這里報仇,所以早已經給市局打過招呼,只要這邊打起來,灞橋分局那邊就會趕過來,就算凱賓斯基酒店這邊不報警,也會有人報警的。
  雙方聽到警察快要趕到,所以都識趣分開,其實根本就還沒打起來,陳中藏和周易逗沒熱身,他們護在趙出息和吳坤馬爺身邊,是誰也靠近不了,周斌這些手下對付普通人可以,對付他們那就是自找苦吃。
  要說最精彩的無非是二胖和蔣譚的交手,憋著口氣的二胖不留余地的對付蔣譚,蔣譚也不是普通角色,誓要拿下二胖,可惜終歸實力有差距,此刻蔣譚的嘴角和鼻子都流著血,二胖卻根本沒什么事。
  周斌的所有手下都退到周斌和六叔身后,趙出息這邊則聚集在一起,凱賓斯基酒店這邊肯定不會讓他們走,所以趙出息對著旁邊的吳坤笑道“抽根煙再走”
  趙出息的淡定實在是讓吳坤哭笑不得,吳坤只得從兜里掏出煙遞給趙出息,隨后又親自給趙出息點燃道“舒服了?”
  “還不夠舒服”趙出息抽著煙淡淡搖頭道。
  吳坤沒說話,今天雙方算是徹底撕破臉皮了,他和馬爺也算是把六叔周斌得罪死了,估摸著他們肯定會報復,所以回頭還得安排好一些事。
  一根煙抽煙以后,趙出息這才想到差點忘了徐少卿,起身打量整個已經狼狽不堪的宴會廳后,趙出息終于找到徐少卿和蘇西洛的身影,于是欣然起身走向徐少卿和蘇西洛,那位凱賓斯基酒店總經理質問道“你想干什么?”
  趙出息搖搖頭笑道“別緊張,我和朋友聊聊天”
  吳坤沒有跟著過去,二胖和周易陳中藏緊跟著趙出息,現在這里這么亂,他們得保護好趙出息。
  看著緩緩走向他們的趙出息,徐少卿瞇著眼睛冷靜異常,蘇西洛嚇的抱緊徐少卿,她無法面對這樣的趙出息,對她來說,趙出息已經是她的噩夢。
  管樂等人連忙護在徐少卿前面,徐少卿冷哼道“讓開”
  管樂和祁漢馬面面相覷,卻也只能讓開。
  距離徐少卿蘇西洛僅隔一米之后,趙出息停下腳步道“剛才太忙,差點忘了跟徐少打招呼,徐少別來無恙啊”
  “趙出息,今天你夠威風的啊”徐少卿直面著趙出息,并沒有退縮,冷笑道。
  趙出息苦笑搖頭道“西安可是徐少的地盤,我再怎么威風,也沒徐少您威風,您說是不?”
  “趙出息,這里是西安,不是成都,別以為我不知道上次我在成都,是你搗的鬼”徐少卿冷哼道,這件事他一直記在心里。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沒錯,就是我搗的鬼,可你能拿我怎么辦,你還不是灰溜溜的回了西安,現在我來西安了,來你的地盤了,徐少打算怎么找回場子,希望徐少別讓我失望,不過就算徐少不找我麻煩,我想我也不會讓徐少閑著,希望徐少能好好陪我玩玩,畢竟我們的恩怨,也該了解了”
  “既然你這么說,那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徐少卿雙拳緊握,咬牙切齒的回道。
  趙出息不再理會徐少卿,轉而看向低聲啜泣讓人心疼的蘇西洛道“蘇總,我們又見面了,不知道你近來過的可好”
  “夠了,趙出息,你別再折磨我了,那件事是我對不起你,你想怎么樣沖我來,我求你別傷害我的家人”早已奔潰的蘇西洛哭著喊道,面對趙出息她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光鮮亮麗的蘇西洛,而只不過是一個無助的可憐女人。
  “西洛”徐少卿抱緊蘇西洛喊道,他不想看到蘇西洛在趙出息面前如此模樣,更不能求趙出息,趙出息現在是牛.逼,可他徐少卿也不是普通角色。
  趙出息有些傷感,如果沒有那件事,也許現在兩人也不會這樣,可是想到三強的死,自己的遭遇,趙出息只得狠心道“我承認,蜀都集團的事情是我指使的,而且這不過才是開始,既然你當初選擇了徐少卿,那就該想到你會有這么一天。忘了,你肯定沒想到,因為對于你在意的蜀都集團來說,我不過是可有可無小人物而已,所以你會毫不猶豫的出賣我,而徐少卿卻能幫你幫你們蜀都集團,所以你才會選擇他”
  “夠了,你別說了,你別說了,我不想聽”蘇西洛抱著頭痛苦抓狂的喊道,還沒有離開宴會廳的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情況。
  這時候,灞橋分局的警察終于姍姍來遲,十多個警察沖進了宴會廳,吳坤這時候也走過來喊道“出息,我們該走了”
  可是看到蘇西洛如此模樣,趙出息卻不知道自己心里為什么沒有一點快感,反而有些難受,他實在不想看蘇西洛這個樣子,趙出息咬牙喊道“蘇西洛,如果你現在跟我走,我會考慮放過你們蜀都集團”
  徐少卿因為這句話瞬間緊張起來,他知道這是蘇西洛的死穴,所以喊道“趙出息,你卑鄙無恥”
  蘇西洛腦子現在已經徹底亂了,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也不知道說什么,她只是不停的在哭,如果不是徐少卿扶著,她估計早已經癱坐在地上。
  “蘇西洛”趙出息根本不理會徐少卿,只是對著蘇西洛再次喊道。
  蘇西洛依舊沒有回答。
  于是,趙出息決然而然的轉身離開,不再心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