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80 一場盛宴

(恭喜成都的讀者小龍哥今天領證,哈哈哈,沒想到他媳婦也是刁民讀者,那就祝你們早生貴子、百年好合,從黑發相伴到白發。小龍哥,別成為耙耳朵啊)
  不管是徐少卿還是周斌,真沒想到趙出息還特么真敢來,周斌那句玩笑話卻一語成讖,此刻兩人的臉色十分難看,周斌扶著六叔準備下臺的動作戛然而止,那邊主桌上的徐少卿也愣在那里,他們只是死死的盯著緩緩走進來的趙出息。
  在他們的地盤,趙出息這舉動,無非是打臉,赤裸裸的打臉……
  吳上善沒想到還沒等自己手下調查清楚,事實就已經站在他的面前,緊跟著起身的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清楚這位趙爺到底是不是那個趙出息,最后的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那個趙出息真是這個趙爺。
  吳上善忍不住感慨道“走眼了啊”
  李建業最興奮,當他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他就清楚趙出息肯定會找徐少卿和周斌報仇,那等于他的機會來了,到時候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周斌的好日子算是倒頭了。只是他沒想到趙出息會選擇今天這個場面出現,真是膽子夠大也夠高調,這可是他們的主場,不過看見趙出息旁邊的吳坤和馬爺的時候,李建業就明白了為什么趙出息如此有底氣,原來馬爺和吳坤已經站在趙出息那邊了,有意思,有意思。
  趙出息和吳少、馬爺在眾人的眼神中一步步走向周斌和六叔,他后面跟著周易、二胖以及陳中藏,馬爺和吳少的后面也跟著兩位心腹手下,如此陣勢自然成為全場的焦點。
  雙手顫抖內心掙扎的蘇西洛根本不想看向趙出息的方向,她和趙出息現在的關系復雜到極點,她沒有忘記趙出息,當年也確實背叛了趙出息,趙出息現在也在針對蜀都集團,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去面對現在的趙出息,何況他的旁邊還有徐少卿。
  畢竟有吳坤和馬爺在,所以沒人敢攔著趙出息等人,任由他們往前走,趙出息面帶笑意底氣十足,時隔兩年以后,終于可以見見在場的這些故人,似乎一個個都是老樣子,沒什么變化。
  當趙出息等人走到離六叔、周斌兩米遠的時候,幾個人停下腳步,馬爺率先出來打頭陣道“老六啊,有點事耽擱來遲了,六十六歲大壽,你這排場不小啊”
  六叔和趙出息只有幾面之緣,何況趙出息這兩年變化有些大,所以他一時半會沒認出趙出息,吳坤和老馬他自然認識,只是有些疑惑剛才誰喊的趙爺到是什么意思,難道是自己老了耳朵開始作怪了。
  沒仔細想那些事,六叔看向馬爺以及吳坤,老馬向來跟他不對路,以前兩人鬧的時候,有幾次他是差點死在老馬的手里,所以能聽出老馬這話里嘲諷的意思,不過現在不怎么管事的他不想跟老馬較勁,笑道“都是下面這些孩子們想折騰,我也就讓他們隨意折騰,沒想到最后弄的這么大,都是他們的一片心意,我也沒辦法拒絕”
  “嗯,這話有理,斌子這幾年發展的不錯啊,西安城里沒人不認識斌哥,他自然有這實力給你大操大辦”馬爺一臉玩味的看向周斌說道。
  此刻周斌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趙出息的身上,他死死的盯著趙出息,眼神很是詭異,趙出息絲毫不避諱他的眼神,直視著周斌,雙手卻已經握成拳,三強就是死在這狗日的手里。要說誰欠誰,只有他周斌欠自己的份,沒有自己欠他周斌的份。
  “馬爺,我再發展的好,在您面前也不值一提,本來還以為您今天不會來,既然您能來捧場,我代表六叔謝謝您,現在壽宴已經開始,我讓人帶您入席”不管有什么事,周斌也不想在六叔的壽宴上鬧事,所以客氣的說道。
  馬爺這時候不說話,吳坤饒有興趣的說道“不著急,六叔,我想先給您介紹位朋友,估計您應該認識,就算您忘了,我想斌子肯定認識”
  “這位是,川渝趙爺”吳坤指著旁邊的趙出息氣勢如虹的介紹道,這聲音保證在場的其他人也能聽見,川陜自古關系就密切,不管是袍哥還是商人,經常有所合作,在場其他人肯定聽說過川渝大袍哥趙爺的威名。
  果然,吳坤介紹完趙出息的身份以后,下面就突然熱鬧起來,大家交頭接耳在議論著什么,剛才那句趙爺到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想這個趙爺會是誰,如此大的排場,貌似陜西沒有叫趙爺的大人物。有些人已經猜出可能是成都那邊這兩年風頭無二的那位趙爺,除此之外似乎沒有第二個趙爺,現在吳坤的話自然確定了他們的猜測,眾人怎能不意外?不知道的這時候也連忙詢問身邊知道的,聽完介紹后一臉吃驚,不過大家都以為六叔大壽,居然連川渝的大佬都過來拜壽,六叔這面子不小啊。
  吳坤說過,他和馬爺今天就是來給趙出息當配角的,這場大戲該怎么唱,還得趙出息親自登臺,所以趙出息也沒有退縮,看向六叔恭恭敬敬道“六叔六十六歲大壽,怎么不通知成都的朋友,簡姨和六叔的交情不淺,雖然簡姨出了事這幾年我們沒什么來往,不過簡姨是六叔的老朋友,作為簡姨的后輩,我也得替簡姨來給您拜壽”
  “你就是簡影的接班人趙爺?”關于川渝的事情,走到這個層面的六叔自然知道,趙爺那么大的威名他要是不知道,那就太孤陋寡聞了,畢竟他跟簡影有些交情,也關注著簡影的事情,后來簡影出事以后雙方才沒什么來往,他只是聽說簡影指定一個無名小輩接了班,本以為這位無名小輩鎮不住簡影的殘局,先不說那幫元老,光是川渝其他大袍哥就虎視眈眈,倒沒想到后來這位無名小輩出乎所有人意外,清理了元老,拿下了唐家兄弟,前段時間又逼死了川渝真正的大佬紅爺和五爺,六叔對這么位傳奇人物自然感興趣,只是沒有機會見到而已,沒想到今天他會出現在自己的壽宴上,可六叔是老江湖啊,他總覺得這年輕人來者不善。
  趙出息點頭笑呵呵的說道“趙爺這兩個字在六叔面前,我實在不敢當,六叔才是真正的前輩。我的名字叫趙出息,六叔如果記性不差的話,應該能記起我,如果六叔記不起,可以問問身邊的斌哥,他比誰都清楚我”
  說到最后,趙出息已經不懷好意的看向周斌,周斌有些惱火,不過這會卻厚著臉皮裝作不認識道“對不起,趙爺,我們好像沒有交集”
  “裝不認識?斌哥實在是讓我寒心啊”趙出息聽到周斌的話,不禁冷哼,還真是讓人寒心啊,畢竟當初跟著你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縱然最后你出賣了我,害死了三強,又讓我狼狽滾出西安,可今天你卻連認都不敢認,趙出息風輕云淡的語氣瞬間變的十分凌厲道“周斌,你讓我很失望,不過不要緊”
  緊接著趙出息轉身指著不遠處主桌上的徐少卿,冷笑道“你不認識,他應該認識”
  被趙出息如此指著鼻子,徐少卿的臉色十分難看,像暴風雨來臨前烏云密布的天空,不過他沒有說話,他在醞釀著等待著時機。
  緊接著趙出息又指著已然眼圈微紅的蘇西洛說道“他不認識,那她總該認識吧”
  再一次相遇,卻是在這樣的場面下,前兩次是香港和成都,這次回到了西安,可惜時境過遷物是人非啊。蘇西洛捂著自己的嘴,她不敢看趙出息,也不敢哭出來,她知道很多人現在都在看她,她的情緒逐漸在崩潰,徐少卿感覺到蘇西洛的異樣,趕緊蘇西洛摟緊懷里,不管如何蘇西洛都是他的未婚妻,他不會任由趙出息欺負蘇西洛,像是在告訴趙出息,趙出息你有本事沖我來啊。
  說到最后再看到這樣的情景,趙出息壓抑兩年的怨氣突然爆發,毫無征兆的喊道“我就不信今天在場這么多人就沒人認識我趙出息,不過沒關系,既然你們不認識,今天我就讓你們認識我”
  整個宴會廳一片嘩然,趙出息那強大的氣場撲面而來,他這話徹底點燃了整個宴會廳的氣氛,更像是挑釁所有人。
  “趙出息,這里是西安,不是你們成都”作為今天的主人,周斌不會讓趙出息如此肆無忌憚,要是任由趙出息放肆下去,他們這個圈子以后還怎么混下去,那將會成為整個西安的笑話。不過,周斌這話說的卻很巧妙,有意提醒大家趙出息是成都那邊的,他這不僅僅是打他們這個圈子的臉,而是打整個西安人的臉。
  趙出息聽見周斌憤怒的聲音,嘲笑道“斌哥,你不是不認識我么?”
  一直在看熱鬧的李建業這時候忍不出出場了,他可懶得管什么成都什么西安,只要有機會打壓周斌,他絕對不會放過,所以李建業站起來喊道“呦,斌子,你說你不認識趙出息,你怎能不認識他呢,三年前他在西安的時候,可是跟著你混的啊,誰不認識,你都不可能不認識啊”
  “李建業,你……”臉色難看的周斌指著李建業吼道,他沒想到李建業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刁難自己,這狗東西。
  在場的賓客再次嘩然,川渝這位翻云覆雨的趙爺,三年前居然在西安跟著周斌混,這消息可夠震驚的,估計誰都不敢相信,不過大家都不傻,已經看得出來,兩人之間應該有過節,今天這趙出息回來,明顯是找場子的。
  “我終于記起你了,你就是斌子當年那個手下”吳上善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六叔的旁邊,在六叔耳邊低聲細語幾句后,六叔立刻想起來了,于是對著趙出息說道。對于這樣的機會,吳上善也不會錯過。
  趙出息笑瞇瞇的說道“謝謝六叔還記得我”
  “我沒想到你就是趙爺,年輕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不過我想問問,今天你這是唱的哪出?”六叔看似客氣,卻不冷不淡的質問道,再怎么說今天都是他的壽宴,趙出息這明顯是要砸場子的氣勢,他可不會任由趙出息在這里撒野。
  趙出息收回那身飛揚跋扈,笑著回道“六叔,今天出息如果有得罪之處,還望您見諒,改天我登門給您老人家謝罪,至于今天,今天我就是想討一個公道”
  “趙出息,你我之間的恩怨,過了今天,你想怎么樣都行,我周斌候著你,可今天是六叔的大壽,你要想在這里逞威風,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周斌再也克制不住,對著趙出息大吼道,坐在下面的蔣譚、方鶴等人這時候已經起身走向這里。
  趙出息冷笑不止,他還害怕今天鬧不起來,既然周斌這么配合,那就飛揚跋扈一次又如何?
  不過,沒等趙出息發飆,站在趙出息背后冷眼旁觀在場所有人丑惡嘴臉的二胖卻站了出來,他那魁梧而又彪悍的身體走到趙出息旁邊,像尊怒目的金剛,轉身指著摟著蘇西洛的徐少卿,又指著眉頭緊皺的六叔,最后再指著周斌,氣勢如虹的說道“不客氣?憑你,憑你,還是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