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79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新的一周,求月票,求收藏)
  吳上善知道自己從普通人到今天這地位用了多少年的努力,期間付出了多少代價,吃了多少苦,可趙出息卻只用兩年時間就從那個普通年輕人成為李建業口中所說的趙爺和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吳上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生軌跡,也沒遇到過這樣的人,所以他自然不信,可種種跡象表明,不信歸不信,事實可能就是如此,李建業總不可能閑的沒事和自己開這樣的玩笑。
  回過神后,吳上善立刻打電話讓手下盡快去查這件事……
  那邊的周斌正樂呵的招待著徐少卿和蘇西洛等人,見到蘇西洛以后,周斌笑瞇瞇的說道“西洛,越來越漂亮了,估計今天你又要艷壓全場了”
  因為徐少卿的關系,周斌和蘇西洛接觸的次數不少,對于這位有顏值有能力的大美女,周斌從來都是客客氣氣,雖然能感覺到蘇西洛對他沒什么好態度,可周斌倒是樂于稱贊她,只是讓他有些不解的是,這種女人當初怎么就能看上趙出息那草包。
  對于周斌的夸贊,蘇西洛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回應,因為當初那件事,蘇西洛并不待見周斌。
  徐少卿拍著周斌的肩膀道“六叔今;一;本;讀,小說www.booksrc.net天這排場不小啊,外面都能辦豪車展覽會了,今天可夠你們忙的”
  “六十六歲大壽,難得的好日子,忙點就忙點,走,我先帶你們進去”周斌笑呵呵的說道,隨后對不遠處的方鶴打招呼,讓他接待剩下的賓客,這會時間已經差不多,該來的差不多都來了,十二點整壽宴準時開始,還有十分鐘。
  徐少卿這時候有意跟周斌走在最前面,對于趙出息回來這件事,兩人已經打過電話也見過面了,所以周斌小聲嘀咕道“他現在和吳坤以及馬爺走的很近,我們得小心謹慎點,雖然還沒什么動靜,但該來的遲早會來,你有沒有什么對策?”
  “要么先下手為強,要么以不變應萬變,西安終歸是我們的地方,就算吳坤和馬爺幫他,他也不敢亂來,我們比他更有優勢”徐少卿小聲回道,生怕后面的蘇西洛聽見,縱然趙出息現在已經開始針對蜀都集團,也讓蘇西洛對他的態度發生變化,可忘記一個人沒那么簡單,他得提防著。
  周斌眼神陰狠的說道“要不就先下手為強?”
  “不要輕舉妄動,我也就說說而已,先下手為強就算了,不過他既然回來了,我們也都知道了,如果我們不做點什么事,會讓他覺得我們慫了,所以可以針對他折騰點事,但不要太過,你知道他最近可是省市政府的貴客,今天早上的報紙不知道你看了沒有,春風得意啊”徐少卿冷哼道,對于自己這位情敵和仇敵,說實話徐少卿的優勢越來越少,面對以前那個趙出息,他就是獅子搏兔君臨天下,趙出息就是一只螞蟻,任由自己碾壓。可現在不同了,他是川渝的趙爺,是西蜀集團的董事局主席,自己在成都吃了虧也得咽在肚子里,回到西安自己卻不能還回去,這讓他很憋屈,可以說趙出息越來越厲害,他就越來越惱怒。
  周斌冷哼道“別說報紙,昨天我還派人去了現場,那排場可不是一般的大啊,你說我現在要是匿名對外面說,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趙出息以前只不過是西安一個游手好閑的混混,手里還有人命,外面會怎么想?”
  “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估計你這東西發出來沒多久,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已經到這個位置,這點能量還是有的”徐少卿呵呵笑道。
  周斌哈哈大笑道“開個玩笑而已,你還真當真了,你以為我有那么蠢?”
  徐少卿眉頭緊鎖十分嚴肅的說道“老周,反正這次我們得小心點,他回來擺明是要報仇的,我們可不能陰溝里翻船啊”
  “你說的,我都明白,趙出息是什么人,我想我比你清楚,這小子看著規規矩矩,可心比誰都恨,我們當年那么對他,他如今如此顯赫,要是不報仇,我也不信。只是有件事我比較擔心,西蜀集團在陜西要投資上百億,他已經成為省市領導的座上賓,我們要是針對他,會不會自惹麻煩?”周斌十分擔心的說道,這件事也讓他很困擾,如果是其他人,他早就動手了,可趙出息他現在是真不敢亂來,得罪省里和市里那些大佬,他就算是再有背.景,也會被毫不猶豫的拿下,在那些人眼里,他不過是螞蟻而已。
  周斌所擔心的,也是徐少卿所擔心的,所以說趙出息很聰明,這招等于給他上了層保險,徐少卿冷哼道“希望他不要把我們逼的太緊,不然就別怪我們不擇手段”
  周斌和徐少卿相視兩眼,彼此已經明白對方的意思,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真的亂來的。
  “吳坤和馬爺今天也會到場,不過這會還沒來,你說那小子會不會跟著來湊熱鬧?”周斌饒有興趣的問道。
  徐少卿有些不屑道“他還沒那個膽量吧”
  從趙出息回西安到現在,他都沒有出現在他們面前,何況是今天這么大的場面,西安有頭有臉的都來了,這里是六叔周斌的地盤,全都是六叔周斌的人,趙出息那慫包只會暗地里搞動作,怎么敢來?
  “走走走,不說這些了,先帶你去見六叔”周斌笑著打住話題,這時候他們已經到宴會廳。
  宴會廳今天被裝飾的金碧輝煌,到處都是鮮花和彩帶,穿著紅色唐裝的六叔精神抖擻紅光滿面,此刻正坐在前臺中央那紅色舞臺下,旁邊是他的家人以及陪著他多年的元老們,他笑呵呵的接受著到場賓客的祝福,六叔在西安耕耘這么多年,積下不知道多少人脈。六十六桌賓客基本都已經到場,大家吃著水果喝著紅酒正嬉笑聊天,這場面足夠熱鬧,也看得出六叔的地位。
  周斌帶著徐少卿和蘇西洛來到六叔面前,徐少卿笑呵呵的說道“六叔啊,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您今天看起來起色不錯啊。在這里,我和西洛也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說完徐少卿讓管樂把準備好的壽禮送上去,蘇西洛只是對著六叔笑著點頭,壽禮是徐少卿找人求的一副字畫,上面是松鶴延年,是陜西有名的一位畫家的作品,算不上貴重,但重在心意。
  “周斌啊,你帶少卿入席吧,替我招呼好他”六叔對著旁邊的周斌說道,畢竟后面還有很多賓客,他也就不多說什么了。
  這六十六桌的座位都有講究,什么關系什么級別坐什么桌,誰和誰有過節有糾紛都會差開,這些事情有專業人士打理,所以不用擔心什么。以徐少卿地位自然是坐在主桌上,這上面都是些貴客,有已經退休的領導,也有身價億萬的富豪,還有些跟徐少卿差不多的紈绔子弟,不過有些真正的大佬忌諱這種場面并沒有出現,只是派人過來拜壽而已。
  將徐少卿安排好以后,周斌重新回到六叔身邊,這時候吳上善、李建業、方鶴等人也都回來了,該來的賓客基本都已經到齊了,這會馬上就要十二點了,所以也就不用再等其他人了。
  周斌走到六叔耳邊低聲說道“叔,差不多了,我覺得可以開始了”
  “你看著辦吧”六叔對現在的周斌很器重,所以大小事情都讓周斌自己安排,揮揮說道。
  周斌這時候又走到吳上善和李建業等人身邊道“還有誰沒有來?”
  “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也不會來,不過先前答應肯定會來的吳坤和馬爺這會還沒來,估計是不會來了”吳上善笑呵呵的說道,雖然跟周斌已經不是一路人,不過今天六叔的壽宴,他倒不會跟周斌鬧矛盾。
  周斌想到馬爺和吳坤現在跟趙出息已經狼狽為奸,以后肯定站在他的對立面,估計今天是不會參加六叔的壽宴,畢竟到時候雙方見面有些尷尬。
  “嗯,那就開始吧”周斌點點頭沉聲說道。
  周斌的手下立刻示意負責今天壽宴的禮儀公司,壽宴準備開始……
  這時候,趙出息和吳坤、馬爺的車隊也終于到了凱賓斯基酒店,眾人下車以后,看到外面停滿了各種豪車,趙出息不禁說道“看來今天這場面不小啊”
  “六叔在西安城混了大半輩子,什么人不認識,什么人不給點面子,這點排場不算什么吧”吳坤笑著說道,大樹底下好乘涼,誰都愿意抱大腿,可樹倒猢猻散也不是白說的,這些終歸不過是假象而已。
  馬爺這時候也走過來了,趙出息樂呵道“馬叔,什么時候您也過壽,到時候我肯定來給您賀壽”
  “出息啊,你就別埋汰我了,我也就是這幾年才好點,以前差老六太遠了,都不如孫犢子,況且我這人不喜歡高調,過生日和朋友家人吃個團圓飯就行了,整這么大的場面浪費錢,沒意思”馬爺顯然對六叔過壽弄出這么大的動靜有些不屑,隨口說道。
  趙出息對此也是這么認為,笑道“馬叔說得對,那我們就進去,看看今天這排場到底多大”
  凱賓斯基酒店宴會廳里,此刻六叔剛剛說完話,也都是些客套恭維的話,無非是謝謝大家能來參加他的壽宴,希望大家今天能吃好玩好,一切隨意等等。
  周斌接過了話筒,看向場下的眾位賓客,聲音洪亮的說道“剩下的時間,我就交給大家了,希望大家今天能盡興,不醉不歸”
  周斌說完話這句話以后,就扶著六叔準備入席,下面他會和吳上善、李建業等人代替六叔向今天到場的賓客敬酒,舞臺上也會有安排好的助興表演。
  就在這時候,凱賓斯基酒店宴會廳那緊閉的朱紅色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趙出息悍然走進宴會廳,后面緊跟著吳坤和馬爺,陳中藏氣沉丹田憋足了力氣喊道“趙爺到”
  不得不說陳中藏這聲音不是一般的大,瞬間壓住了在場所有的喧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宴會廳門口。
  已經坐在主桌開始和周圍朋友觥籌交錯的徐少卿在聽到這聲趙爺到后,猛的站了起來看向門口方向,同時看向門口方向的還有扶著六叔準備入席的周斌。
  兩人臉色瞬變,他們沒想到趙出息真會來,而蘇西洛手中的紅酒杯已經應聲跌落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