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878 從幕后走到臺前


  為了蘇西洛,徐少卿肯定會幫蜀都集團渡過難關,可蜀都集團的根基在成都,那里是趙出息的大本營,徐少卿想要在成都興風作浪,不免有些小看趙爺的能量,所以這話說的有點過了。
  再者,趙出息的計劃是一連串的,環環相扣步步殺機,要的就是不給蜀都集團任何反抗的余地。自身難保的徐少卿這個時候選擇幫蘇西洛,趙出息不僅不擔心反而會高興,因為蜀都集團本來就身陷泥潭,不管誰幫都會跟著陷進去,徐少卿要是陷進去了,趙出息怎能不高興?
  不管蘇西洛這聲謝謝是真心還是假意,徐少卿心里都很高興,至少蘇西洛對她的態度不再那么冷淡,徐少卿有時候想想,如果自己當初在英國的時候不偷情出軌,或許現在和蘇西洛孩子都已經好幾歲了,這人生真是世事無常,一步錯就是步步錯。
  徐少卿答應幫忙,這讓蘇西洛心里很高興,至少有希望讓蜀都集團渡過難關,這是父親一輩子的心血,她不想看到毀在他們手里,想到蘇秦背著她跟趙出息合作,蘇西洛就有些惱火,她一定要在這次危機中將蘇秦從蜀都集團徹底趕出去以絕后患。
  沒過多久,兩人就到了凱賓斯基酒店,周斌等人親自在門口迎接賓客,包括六叔其他心腹手下,比如當初趙出息并不陌生,跟周斌走的很近,后來兩人又徹底鬧崩的吳上善,比如六叔的那位義子李建業,當初在樓觀臺的時候,趙出息作為周斌的手下,還和李建業的手下切磋過。
  這幾年在徐少卿的幫助下,周斌的勢力一家獨大,加上六叔有意為之,徹底壓住了吳上善和李建業等人,這些人現在對周斌都沒什么好態度,明面上客客氣氣恭恭敬敬,背地里都不鳥周斌,不過不管如何,實力決定一切,有時候他也只能忍著。至于六叔和那些元老,早早就已經坐在凱賓斯基酒店的宴會廳里,等著眾人拜壽。
  凱賓斯基酒店門口停滿了車,今天都是來參加六叔壽宴的,這幾位心腹接待賓客,待遇卻有所不同,很明顯大多數賓客都是沖著周斌去的,先跟周斌打招呼后再對他們隨意敷衍兩句,吳上善和李建業氣不打一處來,他們這邊的賓客寥寥無幾,李建業冷哼道“神氣什么,不就是走了點狗屎運,遲早讓你摔的再也爬不起來”
  以前吳上善和周斌走的近,現在吳上善和李建業走的近,以前跟李建業走的近的方鶴,現在卻跟周斌走的近,果然利益才是永恒的。老謀深算的吳上善笑瞇瞇的說道“忍忍吧,他不找你麻煩就謝天謝地了,想要出這口氣,遲早會有機會”
  “我就看不慣他那副得意的樣子,我說吳哥,你當初也是走了眼,跟這白眼狼合作,瞧瞧他攀上徐少卿那大腿以后是怎么對你的,當初你要是支持我,現在哪還有他什么事”李建業瞇著眼睛盯著不遠處的周斌冷笑道,作為六叔的義子,本來他是最有希望接班的,現在六叔最器重的是周斌,他基本已經成為邊緣人物,所以自然不服氣。
  吳上善瞥眼周斌,又回頭看眼李建業,心里罵罵咧咧道,周斌雖然白眼狼,可至少有些本事,你特么一個草包,有什么底氣說這話,要不是沒有辦法,你以為勞資會和你聯手?可吳上善也是心里發發牢騷,嘴上還得說“是啊,走了眼,這或許是我這輩子最后悔的事情”
  “沒事,吳哥,你說的,只要能忍,總有機會”李建業給吳上善遞給煙,笑呵呵的說道。
  兩人吞云吐霧的時候,李建業突然想到一件事,皺眉道“對了,吳哥,你記不記得以前有個叫趙出息的年輕人,三年前那會是周斌的小弟,在樓觀臺的時候,還跟我手下對過手,有沒有印象?”
  “趙出息?”吳上善皺眉沉思數秒后回道“他我還是記得的,那個年輕人不錯,我跟周斌都很看好,后來不知道什么事得罪了徐少卿,徐少卿和周斌聯手準備做掉他,不過他運氣倒是不錯,僥幸逃脫了,周斌和徐少卿全城找他也沒找到,后來就什么消息了,聽說離開樂西安”
  “哈哈哈,你記得就好,我就不怕你不記得,有件事我要是告訴你,不過估計你聽了肯定不會相信,說實話我聽到以后也特么不相信,要不要說給你聽?”想到這件事,李建業就來了興趣,為這事他昨晚喝了瓶白酒,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話永遠靠譜。
  吳上善抽著煙小聲道“你小子就別賣關子了,趕緊說給我聽聽,什么事?”
  李建業本以為吳上善知道,倒沒想到吳上善根本不知道這事,也是,估計這事知道的人不多,同時知道兩個故事的人更少,估摸著也就當年經歷那件事情的幾個人知道,他倒是好奇心作祟,機緣巧合下查到了這些東西,沒想到事情的真相讓他目瞪口呆。
  這時候,李建業將吳上善拉到旁邊,讓手下接待那些賓客,不遠處的周斌倒是注意到兩人交頭接耳的樣子,不過也沒在意,對于這兩位手下敗將,他已經不用太擔心。
  “趕緊說,別誤了正事”吳上善知道李建業這小子不務正業,總是搗鼓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所以不耐煩的說道,畢竟他們今天有正事,六叔的大壽不能耽擱。
  吳上善不再賣關子,直接說道“你知不知道,就在前幾天,那個趙出息回來了”
  “你說趙出息回來了,徐少卿和周斌知不知道?他不怕徐少卿和周斌找他麻煩,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吳上善直覺覺得這事估計沒那么簡單,所以一連串的發問道。
  李建業笑呵呵的說道“我怎么知道的?現在很多人都知道趙出息,只是他們不知道以前的趙出息而已,至于周斌和徐少卿,我想他們肯定比我早知道。前幾天在muse酒吧,周斌的侄子周恒那小子被人直接揍進了醫院,揍那小子的你知道是誰么,就是這位趙出息,事后muse什么事都沒當發生過,直接放人走了,如果是別人估計先別說muse那邊,估計周恒那小子就得先想辦法報復,可這小子這次只能認栽,我聽周斌的人說,周斌警告過周恒,再不服也得忍著”
  “為什么,難道這趙出息現在很厲害?”吳上善有些不解道,周恒那小子他知道,就跟前些年的李建業差不多,沒少欺男霸女,總是周斌幫著擦屁股,這次卻能咽下這口氣,不簡單。
  李建業笑瞇瞇的說道“你不是問我趙出息難道不怕徐少卿和周斌找他麻煩?呵呵,怕,我想現在怕的是徐少卿和周斌吧,趙出息這次回來可不簡單哦,徐少卿和周斌有麻煩了”
  “建業,你小子就逗我玩吧,徐少卿和周斌怕趙出息,徐少卿和周斌什么背景什么身份?趙出息當時不過是周斌的手下,沒給周斌當手下前,在南門的工地當農民工,后來給人開車,這些我可知道”吳上善不以為然道,那些事情他可比李建業知道的多,畢竟他跟趙出息打過交道,那會倒是挺看好這年輕人的。
  李建業洋洋得意,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情,終歸是有些優越感的,李建業繼續道“那是以前的趙出息,現在的趙出息可不得了,如果我說一個名字,你可能就明白了,川渝趙爺”
  吳上善哈哈大笑道“建業,你特么別告訴我,川渝大名鼎鼎的趙爺就是趙出息吧,你小子沒喝多吧”
  “當我知道的時候,我也不相信,可這就是事實,我對比過兩張照片,絕對是一個人,就在昨天,他作為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在威斯汀酒店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宣布西蜀集團將在接下來幾年里,在陜西投資上百億,已確定的項目有小寨ifs國際金融中心,鐘樓太古匯廣場,還有前幾天他們已經用二十億整體收購了南門外的長安國際中心,最近西安沸沸揚揚滿城皆知的這些事情,吳哥你應該知道吧”李建業繼續解釋道。
  這下吳上善坐不住了,臉上的笑容消失,震驚道“西蜀集團我知道,這些事情我也知道,你說趙出息就是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還是趙爺?”
  “雖然我不信,顯然你也不信,可特么這就是現實,其他事情,你問老天爺吧”李建業一臉激動的說道。
  這時候,徐少卿帶著蘇西洛也出現在了酒店大堂,后面跟著管樂祁漢等人,優雅迷人的蘇西洛緊挽著徐少卿的胳膊。
  吳上善看向正在和徐少卿打招呼的周斌等人,對著旁邊的吳上善玩味道“吳哥,或許我們的機會來了”
  吳上善眉頭緊皺愣在原地,他還沒從李建業說的這件事里回過神,對他來說,這完全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個當年在西安雖然有點身手有點城府和手腕,可終歸普普通通沒有任何背景又被徐少卿和周斌玩弄于鼓掌的年輕人,怎么可能兩年時間站的這么高,這完全是兩個世界,隔著幾輩子。
  要知道西蜀集團以前的幕后老板是那位手眼通天的簡姨,突然,吳上善好像想到了什么,整張臉有些扭曲,眼睛瞪得很大,一臉不可思議,因為兩年前簡姨來西安的時候,負責陪著簡姨的就是趙出息。回過神后,吳上善再搜尋著關于趙爺的事情,好像那位趙爺就是在趙出息離開西安幾個月后,突然在成都上位了。
  幾件事聯系到一起,吳上善驚出一身冷汗,顫抖道“不可能,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