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77 泰山壓頂


  (如果有縱橫賬號的,請收藏混世刁民,沒有的話可以注冊賬號再收藏,謝謝大家)
  雨過天晴后的西安城萬里無云,今天和昨天是同樣的好天氣,如果站在樓頂可以清楚的看見云霧繚繞的秦嶺,一段段山脈格外的清晰,這樣的天氣如果進山避暑不失為最好的選擇,畢竟天氣又再次悶熱起來。
  昨晚睡的很早,所以早上醒來就很早,趙出息沒有打擾宋青瓷,這兩天她也挺累的,隨后和周易師叔以及陳中藏去酒店健身房跑步鍛煉,昨晚算是睡了個好覺,所以趙出息今天狀態不錯。小說>
  鍛煉整整一個半小時后趙出息才回房間洗澡換衣服,這會宋青瓷也已經起來,正在浴室洗澡,她跟趙出息的作息差不多規律,畢竟每天要早起上班,周末也時常加班。作怪的趙出息脫了衣服就跑進浴室,想要跟宋青瓷來個鴛鴦浴,倒是把里面的宋青瓷嚇了跳,知道不會有人進來,所以宋青瓷也沒有鎖門,看見趙出息以后這才回過神,嗔怒的她沒好氣的訓了趙出息兩句,后果就是被死皮賴臉的趙出息的沒少占便宜,不過卻也沒再繼續亂來。
  洗完澡后,換好衣服趙出息帶著宋青瓷吃早餐,吃完早餐后他們要去送九龍倉集團和太古集團的幾位大佬,今天他們將飛回香港,剩下的事情由下面公司高管負責,姜知名還會再待幾天,徐林和宋青瓷等人明天早上飛機回成都,也就是說西安將只剩下趙出息和周易黃土這些人了。
  忙完這些事情已經差不多十一點,徐林和宋青瓷等人先去長安國際中心,就一些事情再做最后的安排,以后估計他們會常飛西安,ifs國金中心和鐘樓太古匯將是他們在西安的重點項目,何況緊接著還有很多投資項目要跟進。二胖在趙出息吃完早餐以后就來到威斯汀酒店,他一會會跟著趙出息去參加六叔的壽宴。
  十一點整,吳坤和馬爺準時來接趙出息,他們只有三輛車,顯然沒有帶多少人,趙出息這邊也不會帶太多人,只帶著二胖、周易、陳中藏,黃土和大小王已經和吳坤那邊的手下忙著收集周斌的證據。
  趙出息跟吳坤坐同輛車,上車以后趙出息就告訴吳坤道“那件事情已經辦妥,公.安.部夏副部長已經關注有關周斌的案子,過段時間還有可能來西安調研,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去做了”
  這個消息是早上二胖告訴他的,二胖那天答應會想辦法,自然不會食言,趙出息不知道是他親自開口,還是讓林鎮北開口,反正結果是夏登他老頭子已經重視這件事,可以說他們的計劃正式啟動了。
  本來還想跟趙出息寒暄客套開幾句玩笑,倒沒想到趙出息如此直接,聽到趙出息的話,吳坤臉色瞬變,他沒想到趙出息的能耐如此之大,只是短短幾天就辦妥這件事,直接讓副部長級別的大佬施壓,更是過段時間可能來西安調研,這可不是一般的關系,吳坤對趙出息的認識,再次上了一個臺階。
  “看來今晚我就得找叔叔說這件事了,保不準改天還得請你去我們家做客”吳坤很真誠的說道,他想的更多的是,能不能讓叔叔跟夏副部長搭上關系,這對叔叔的仕途也有所幫助。
  趙出息看出吳坤的意思,笑道“既然你把我當朋友,我也不會把你當外人,朋友之間,本就該相互幫助”
  “嗯,你這話說的沒錯”吳坤笑呵呵的回道。
  趙出息轉移話題詢問正事道“凱賓斯基那邊什么情況?”
  六叔今天擺壽宴的地方正是浐灞的凱賓斯基酒店,不管是六叔還是周斌,都很鐘愛凱賓斯基酒店,趙出息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算是那里的業主或者股東。
  “周斌等人早早就已經過去,六叔那個圈子的元老、心腹今天都在那里,擺了整整六十桌,西安城有頭有臉的都被邀請了”吳坤笑著說道,畢竟是六叔六十六歲的大壽,這才大操大辦,他們跟六叔算是同一級別的,自然會被邀請過去捧場。
  趙出息皺眉問道“徐少卿呢?”
  “眼線那里已經通知我,徐少卿這會已經在去凱賓斯基的路上,估計馬上就該到了,同行的還有他的未婚妻蘇西洛,你對蘇西洛蘇總應該不陌生吧,我可知道你給她當過司機和助理”吳坤饒有興趣的說道,他查過兩年前趙出息在西安的事情,知道趙出息和這位蘇總關系曖昧不清,這才有了和徐少卿的恩怨以及后面的事情。
  趙出息沒有否認,冷笑道“我自然不陌生,如果沒有她和徐少卿,我也不會被逼出西安,看來今天所有故人都到場了,也行,省的一個個見面,今天就都會一會”
  “市局那邊已經打好招呼,今天你想怎么鬧都行,不會出任何事情,你要是想發泄,砸了六叔的壽宴都行”吳坤飛揚跋扈的說道,徐家已經式微,又牽扯進不少事情,面對周斌他更沒有什么要擔心的,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鬧倒不一定鬧,就是想會會他們,如果他們想鬧,我倒樂意奉陪”趙出息不以為然的說道,他不是沒有腦子的莽夫,這次不管是玩陰謀還是陽謀,他都有十足的把握和底氣。
  吳坤一臉無所謂道“行,看你心情吧,我就給你當當配角,然后再擦擦屁股收拾殘局”
  接下來吳坤就不說這些事,問的都是和生意有關的事情,畢竟他是位商人,昨天的西蜀集團發布會他也跟著參加了,最后晚宴的時候還和趙出息喝了不少酒。
  東三環路上,徐少卿的賓利慕尚正駛向凱賓斯酒店,再過十幾分鐘就能到那里,開車的是他的司機,一位蘭州退役的特種兵,跟著他已經有三年了,管樂等人在后面那輛車上,今天他們也跟著給六叔賀壽。
  后排,徐少卿正在接電話,旁邊坐的正是蘇西洛,她眉頭緊皺臉色很難看,一直望著窗外,這兩天她一直在忙成都的事情,事情遠比她想象的要麻煩嚴重,就在今天成都本地媒體網絡都爆出了,蜀都集團資金鏈斷裂可能破產的消息,這正在讓蜀都集團加速崩潰,銀行那邊依舊沒有消息,她已經打了很多電話,托了很多關系,問了很多朋友,可依舊什么具體的結果,只有一家銀行答應往后拖延,但如果蜀都集團的事情惡化,他們也無能為力,畢竟到時候要搶占有利的資產,銀行現在的不良資產太大,這個底線每家銀行都有嚴格要求,誰出事那誰就負責。
  合作方以及承包商供貨商那邊還能再頂住一段時間,但需要繼續籌措資金,她已經在考慮變賣西安項目反補蜀都集團總部。
  旁邊的徐少卿打完電話以后,握住了蘇西洛的手,蘇西洛想要把手抽回來,卻被徐少卿死死按住,她只能放棄,任由徐少卿握住,徐少卿輕聲問道“臉色怎么這么難看?”
  “沒事,只是兩天沒有休息好”蘇西洛搖搖頭回道,她穿著淺綠色的裙子,微卷的長發垂在胸前,依舊是那么的氣質出眾。
  徐少卿冷哼道“怎么,作為我的未婚妻,你不愿意跟著我來?”
  “既然已經答應和你結婚,我知道自己的責任和義務,這些事情我還有分寸,你要不滿意,那就別和我結婚,反正你不缺女人”心情不悅的蘇西洛不耐煩的說道。
  徐少卿立刻回話,厚著臉皮笑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看你這臉色,有些擔心你而已”
  “公司總部出了點事,我在想那些事情該怎么辦?有件事情也想讓你幫忙,我想賣掉西安的幾個項目,你幫我問問有沒有公司愿意接手”蘇西洛轉身看著徐少卿問道,畢竟在西安,徐少卿的人脈要比自己廣,也更有辦法。
  賣掉西安的項目,聽到這話,徐少卿不禁緊張起來,難道蜀都集團想從西安撤資回成都,或者說蘇西洛要反悔了,他不得不防著這點,所以試探性問道“你先說說怎么回事,我看看有沒有辦法?”
  蘇西洛嘆了口氣,本不想說這些事,現在也只能說出來道“成都的項目出了問題,合作方已經撤資,幾家銀行同時抽貸,我們的資金鏈馬上就要斷裂,如果不賣掉西安項目補那邊的窟窿,蜀都集團就得破產重組”
  “怎么這么嚴重?”徐少卿本以為是普通的事情,沒想到會這么嚴重。
  蘇西洛沒有掩飾的說道“有人在針對蜀都集團”
  “誰?”徐少卿皺眉道。
  蘇西洛苦笑道“趙出息”
  “果然是他”徐少卿廝混于商界多年,很多事情比誰都明白,蜀都集團突然爆發這么大的事情,明顯有人在針對他們,能在成都有這么大的能量,又對蜀都集團充滿惡意,那顯然只有趙出息,趙爺了。
  不過徐少卿心里同樣有些竊喜,他知道趙出息在報復蘇西洛,趙出息越報復蘇西洛,蘇西洛對趙出息的感情就會淡薄,從而變成仇恨,這時候自己再幫他,蘇西洛最終會明白,誰才是真正對他好的人。所以,徐少卿感謝趙出息將蘇西洛徹底推向自己,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
  “你先別著急,我幫你想想辦法,具體的事情回頭你再告訴我,我也讓成都的朋友打聽打聽,至于資金鏈這邊,倒不用擔心,我可以從西安的銀行向你們貸款,我公司這邊也可以暫借給你們,如果實在不行,我們再賣西安的項目。你放心,既然他要針對你們蜀都集團,作為你的未婚夫,我也不會任由他欺負你”徐少卿底氣十足的說道。
  聽到這話,蘇西洛的心情才有所緩解,想到這些年徐少卿為自己做的事,蘇西洛覺得自己有時候對他太過了,雖然那件事讓他們之間有了隔閡,可徐少卿那么做,也是因為太愛他。
  至少此刻,她覺得自己應該說聲謝謝,所以淺笑道“謝謝你”
  “這是我應該做的”徐少卿只是因為蘇西洛的一個笑容,一聲謝謝,就心滿意足的樂開了花。
  如果趙出息在場的話,真想問句,徐少卿,你拿什么幫蘇西洛,幫蜀都集團,因為你已經自身難保了……
  (推薦本書,《極品小刁民》,寫的還不錯,大家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