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870 比比如何

(月票呢,月票呢)
  在西安的時候,趙出息曾經最想征服兩個女人,一個是在他面前總是高高在上的女強人蘇西洛,剛到南門國際公寓的那天晚上,趙出息就見到了高貴優雅又冰冷的蘇西洛,那一刻趙出息才知道,女人原來可以這么漂亮,可是蘇西洛對趙出息那種蔑視的眼神讓趙出息充滿反抗心理,在他心里長的再漂亮的女人,最終還不是要相夫教子,再高傲的女神,也會有個徹底征服她的男人。
  那會趙出息就在意淫,自己要是能征服這樣的女人,讓她在床上為自己婉轉承歡,那自己多牛逼哄哄的。
  后來跟蘇西洛的故事越來越多,再后來就跟她朝夕相處,每天看著她在自己面前變換著不同的形象,趙出息那種感覺就愈發的強烈。可趙出息不是牲口,他是有理智和強大自控力的男人,越接觸越明白蘇西洛這種女人,不是他這種**絲能征服的,于是就形成了矛盾的心理。
  第二個女人是蔣清軒,蔣清軒和蘇西洛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氣質,她全身到處都充滿著誘惑著男人的嫵媚,就像是一朵罌粟花,讓男人為她癡迷。對于趙出息來說,她就是一個妖精,趙出息幾次都差點把她征服了,她的成熟和迷人是當時趙出息這種未經人事的處男的毒藥。趙出息感覺,她看向自己的每個眼神都充滿挑逗,勾引著他一步步走向深淵,兩人的關系逐漸充滿曖昧,趙出息對于蔣清軒也十分大膽,不像在蘇西洛面前,只能遠觀而不能亂來,幾次他們擦槍走火,就差水到渠成。不過那個時候,趙出息有太多忌諱,并不敢亂來,知道什么是底線,所以總能點到為止。
  不過現在,再回西安的趙出息已經沒什么忌諱,所以他要征服蔣清軒……
  空氣中彌漫著**的味道,分別兩年的男女此刻宣泄著最原始的**,瞇著眼睛的蔣清軒發絲凌亂欲眼迷離,不知道是欲火還是悶熱,她的額頭和鼻尖滿是汗水,此刻她的紅裙肩帶已經脫落,露出里面黑色的蕾絲內衣以及大半肌膚,趙出息像頭發情的野獸啃食著蔣清軒的每寸肌膚,蔣清軒緊身紅裙的下擺也已經被他捋到腰間,他的雙手游離在蔣清軒的修長美腿上,更是在她的翹臀流連忘返,那是蔣清軒最迷人的地方,以前在西安的時候,趙出息就享受過那里的誘人彈性。
  在這種事情上,向來是男人主動,所以蔣清軒只得任由趙出息擺布,她咬著嘴唇克制著內心的**,可惜還是忍不住呻吟出聲,那聲音如同天籟般動聽,是再好的樂器也彈不出的仙曲。
  趙出息的t恤也早已被蔣清軒脫掉,蔣清軒雙手撫摸著趙出息那充滿男性魅力的肌肉,她一直壓制著自己的**和寂寞,這次終于可以無所畏懼了,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愛上了他。
  此刻蔣清軒的裙子被趙出息全部弄到腰間,上半身只剩下內衣,趙出息熟練的解開她的內衣,失去束縛的酥胸瞬間就跳了出來,趙出息雙手毫不猶豫的握住那對玉兔,肆意的揉捏著,同時將頭深埋在里面,蔣清軒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不由自主的按住趙出息的頭,想要讓他更加的用力享受自
  己的酥胸,而她的下面早已經洪水泛濫。
  沒在酥胸留戀太久,趙出息就把手伸進了那泥濘之地,真是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為君開,趙出息的那只手瞬間就濕漉漉的,他知道蔣清軒已經徹底沒有防線了,所以趙出息不再挑逗他,將她的蕾絲內褲脫下,蔣清軒很配合的抬起腳。
  隨后趙出息脫掉自己的褲子,下面都已經快爆炸,趙出息將蔣清軒抱了起來,蔣清軒嬌呼出聲,睜開眼睛望著趙出息那張堅毅的臉,忍不住再次吻住了趙出息,而她的手已經握住趙出息那里,向著自己的**之地而去。
  下一秒,兩人就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界,強烈的充實感讓她再也克制不住,整個房間充斥著**的味道,蔣清軒雙腿夾著趙出息的腰,趙出息像頭不知疲倦的老牛在那里耕耘,他終于徹底征服了蔣清軒。
  從門口到客廳,最后再到臥室,蔣清軒一次次的被趙出息送到巔峰,而趙出息卻依舊在耕耘著。
  這一晚趙出息上演帽子戲法,蔣清軒被趙出息折騰的到最后只能任由趙出息擺布,直到兩人都徹底釋放了自己壓抑兩年多的感情和**,最后相擁在一起睡著。
  清晨蔣清軒帶著笑意醒來,趙出息還在熟睡當中,昨晚兩人實在是太放縱了,不管是趙出息還是蔣清軒都已經很久沒有這么肆無忌憚了。
  被趙出息滋潤后的蔣清軒更加迷人,那雙眼睛真是能把男人魂都勾走,她摸著趙出息身上的肌肉,這才注意到趙出息身上有不少觸目驚心的傷疤,比起兩年前那次更多,昨晚她沒有注意到,這會才看清楚,明顯是手術開刀的縫合傷疤,蔣清軒不禁紅了眼睛,雖然趙出息總是對他這兩年的經歷輕描淡寫,可蔣清軒知道趙出息肯定吃了很多苦,不然怎么會有這么多傷疤。
  淚水滴在趙出息的胸前,聽到蔣清軒的啜泣聲,趙出息這才睜開眼,迷迷糊糊的問道“怎么哭了?”
  “沒事,覺得見到你有些不真實,以為自己還在做夢”蔣清軒沒有問這是怎么回事,而是連忙解釋道。
  趙出息露出玩味的笑容,手不禁握住蔣清軒的酥胸輕輕揉捏,笑道“現在真實了吧”
  蔣清軒被趙出息調戲的紅了臉,拍掉趙出息作惡的手嬌嗔道“昨晚還沒吃夠,不怕傷身啊”
  “不夠,還想再多吃幾次,怕以后吃不到了”趙出息抱緊蔣清軒,感受和她身體接觸帶來的舒服。
  蔣清軒摸著趙出息的胸口道“怎么吃不到,只要你愿意,以后姐姐都是你的,就算你已經結婚了,我也不會在乎,只要你每次回西安能陪陪我,這就足夠了”
  對于蔣清軒來說,她在昨晚就已經想通了很多事情,她知道不可能和趙出息有具體的結果,她也不奢求趙出息能給她太多東西,相比于只能思念卻見不到,現在這些已經是老天爺對她的賞賜了。
  “你不覺得委屈自己?”趙出息有些心疼道。
  蔣清軒搖搖頭道“怎么會是委屈,只要你心疼姐姐就行了,姐姐比你大好幾歲,我們本就不適合,可誰讓姐姐愛你啊,就只能便宜你這臭小子了”
  “好,從今天開始,你被本大爺包
  養了”趙出息拍了把蔣清軒的翹臀壞笑道。
  蔣清軒媚眼如絲道“要死啊”
  趙出息翻身將蔣清軒壓在身下淫蕩道“那就再讓你死一次”
  最終兩人沒有再折騰,昨晚折騰一夜已經夠累了,趙出息還有很多正事要辦,哪能如此的放縱身體,何況他也得心疼蔣清軒。
  趙出息抱著蔣清軒洗完澡出來,這才發現已經快十點了,今天下午有正事,他要帶著徐林、宋青瓷等人前往丈八東路的陜西賓館會見省政府和市政府的幾位領導,這關系到接下來西蜀集團在陜西的各項投資能否順利進行,必須得到省政府和市政府的支持,特別是陜西幾家銀行在項目上的貸款,畢竟西蜀集團沒那么多的資金燒進來。
  趙出息穿好衣服以后開始打電話,不管是成都還是西安這邊,都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處理做決定,蔣清軒見趙出息如此忙碌,就沒有打擾趙出息,乖乖的去廚房做點吃的。
  趙出息忙完已經是半小時以后,跟徐林商量了幾點匯合,今天的一些具體議題等等,西蜀集團那邊吳欣也有幾件事需要他拍板作出決定。
  “忙完了?”只穿著睡衣的蔣清軒笑著問道。
  趙出息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忍不住再次吻住,兩人又是一陣纏綿,隨后趙出息才放下蔣清軒,望著桌上的早餐笑道“沒想到我們家清軒手這么巧啊”
  “這算什么,你忘了我開了兩家餐廳,平時就跟主廚學著做菜,有機會的話,我可以給你露兩手”蔣清軒勾了勾趙出息的鼻子笑道。
  趙出息半信半疑道“那好,改天就讓大爺嘗嘗你的手藝,到時候我們可以pkpk”
  “我才不信你會做飯,你知道糖和鹽的區別么?”蔣清軒好笑道。
  趙出息呵呵一笑不解釋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呢,我們趕緊吃完早飯,然后去給你買法拉利”
  “噗,我就開個玩笑,你還真要給我買啊,算了,別亂花錢,我不是有車么”蔣清軒昨天確實在開玩笑,所以趙出息如此認真的說道,她自然要拒絕,她可不想讓趙出息為她亂花錢。
  趙出息板著臉道“大丈夫說話算話,說給你買就給你買,咱不差錢,大爺就喜歡你開法拉利的樣子,再說現在都包養你了,總得給你花點錢吧,不然真便宜我了”
  “既然你錢那么多,那我就不為你省錢了,等你以后不需要我了,就當你對我的補償吧”蔣清軒在趙出息額頭一吻說道。
  于是,吃完午飯以后,趙出息詢問吳坤有沒有朋友認識法拉利在陜西的經銷商,吳坤倒還真認識,隨后告訴趙出息具體地址,然后過會又打來電話,說他們會在那里等著你,絕對是最低的折扣。
  至于其他,吳坤識趣都沒有問,這些跟他沒有關系……
  就在趙出息陪蔣清軒去城西灃惠南路的法拉利4s店的時候,正在成都城南麓山國際社區家中的蘇秦卻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就在幾個項目火熱進行的時候,西蜀集團卻提出撤資,這件事情被披露以后,成都數家銀行同時向他們蜀都集團抽貸,整個蜀都集團瞬間大廈將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