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69 我是個俗人

第八百八十章久別訴離殤……
  (感謝心疼十六號的打賞,快被第二追上了,大家月票支持啊)
  兩年未見,此刻待了不到半小時卻又要分別,蔣清軒對趙出息的感情不是半小時能夠宣泄的,那位服務員不是告訴趙出息,老板娘說她在等一個人,這個人顯然就是趙出息……
  白天下雨,晚上有風,這樣的天氣對于悶熱的夏天來說是奢侈的,趙出息還是喜歡北方的夏天,至少不會濕熱,南方那種只要出門身上就是黏黏的感覺讓人很蛋疼,北方人去南方很難適應,趙出息當初去成都,很長時間才適應。
  風中的蔣清軒長飛舞,那身紅裙在夜晚如此的顯眼,她雙手抱緊趙出息的腰,將頭放在趙出息的肩膀上,有些哀怨的說道“你消失了兩年,回來就只是看我一眼么?”
  趙出息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蔣清軒的內心此刻很脆弱,需要自己陪著她,只是有些事情她還不清楚,趙出息怕她陷進去,最終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處理。
  趙出息可以在和別人的勾心斗角中殺伐果斷,卻在處理女人關系中總是猶豫不決,這輩子真是命犯桃花,當初在鳳凰村還想著估摸著娶個媳婦都難,現在卻和幾個女人糾纏不清。
  思前想后,趙出息也沒想出辦法,既然這樣那就管他娘的吧,下定決心的趙出息雙手也抱住了蔣清軒,撫摸著蔣清軒的后背,她的要狠柔軟,沒有一絲贅肉,在臀部那里有個明顯的弧度,經常鍛煉的女人總能保持最好的身材,所以說沒有丑女人只有懶女人,這個不僅僅是說化妝。
  “好,我不走了”趙出息沉聲說道。
  蔣清軒臉上瞬間燦爛如花,那眼神滿是喜悅,松開趙出息蔣清軒再次送給趙出息一個香吻,不過這次是留在臉上,趙出息的臉上立刻出現一個烈焰紅唇。蔣清軒望著自己的杰作,很滿意的笑著,緊挽著趙出息的胳膊,酥胸都已經被趙出息胳膊壓的變形。
  “那我們去哪?”趙出息若有所思的問道,接下來的時間,算是全部交給蔣清軒了。
  蔣清軒這才打量著趙出息的座駕,顯然趙出息沒有吹牛,還真是邁巴赫s6oo,蔣清軒回頭望著趙出息道“看來真得讓你給我買法拉利了,哼,希望你說話算話”
  “買,明天就買,說話算話”趙出息沒有半點遲疑答應道,不過卻也知道蔣清軒這是在開玩笑。
  蔣清軒咬著嘴唇壞笑道“不過呢,今天你得坐我的車,我去哪你就跟著我去哪”
  趙出息對此沒有意見欣然答應,于是蔣清軒讓趙出息在這里等著,她這就去地下停車場開車出來。
  陳中藏和周易已經知道趙出息的決定,估摸著今天晚上他們只能在車里將就一晚了,想要回酒店是沒門了,周易已經熟悉這樣的節奏,陳中藏倒是頭一回。
  幾分鐘后,蔣清軒開著輛香檳色的奧迪a5停到趙出息旁邊道“出息,上車”
  趙出息坐進奧迪a5,蔣清軒一腳油門奧迪a5就沖出去了,周易開著邁巴赫只得緊跟著,奧迪a5里的蔣清軒從后視鏡里看見邁巴赫跟著,皺眉道“你朋友不會一直跟著我們吧?”
  “他們是我朋友,也是我的司機和保鏢,肯定得跟著”趙出息隨口解釋道,就算是自己讓周易師叔和陳中藏回去,他們也不會同意,現在是在西安,時刻得小心著,謹慎不是壞事。
  “真不知道這兩年你經歷了些什么,今晚你講給我聽”蔣清軒沒敢看趙出息,小聲說道。
  趙出息有些自嘲的說道“可能會很長,會很狗血,你不嫌我啰嗦?”
  “嫌棄誰,姐姐我也不會嫌棄你”蔣清軒側頭給趙出息一個誘惑的媚眼調戲道。
  蔣清軒帶趙出息去的地方很遠,從這里開車得一個小時,而且還得走山路,因為她要帶著趙出息去秦嶺,不過趙出息對此并不知道。
  出市區以后,蔣清軒便開始加,這條路晚上基本沒什么車,所以可以肆無忌憚,不管她開的多快,周易開著邁巴赫都緊跟在后面。
  穿過長安區以后,奧迪a5就到了秦嶺的山腳下,下過雨的秦嶺縱然是晚上也能看出云霧繚繞,畢竟中華父親山南北分水嶺。
  一路上,趙出息也沒蔣清軒想要去哪,蔣清軒認認真真的開車,偶爾會問趙出息幾個問題,趙出息也盡量不打擾她,這車要是出事的話,兩人就都得玩完了。
  又多了二十分鐘,他們繞著環山公路終于爬到秦嶺三分之一處,將車停在路邊的空地上,蔣清軒帶著趙出息下車來到一個景觀臺,順著這個方向向北望去,可以看見整個西安城的夜景,城市夜晚的熱鬧和秦嶺深山里的幽靜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覺。
  山上不比山下,這里晚上風很大也很冷,蔣清軒沒有拿外套,只穿著緊身長裙的她在風中有瑟瑟抖,趙出息等到邁巴赫停穩以后,才過去從后面把自己的外套拿過來給蔣清軒披上,同時摟著她的肩膀,這樣也會暖和點。
  “以前我有個小小的心愿,聽起來有些可笑也很幼稚,就是希望有天哪個男人能陪我來這里看看西安的夜景,雖然沒什么好看的”蔣清軒裹緊趙出息的外套,將頭靠在趙出息的胸前望著眼前的夜景淺笑著說道。
  站在這里看西安城的夜景有些壯觀,夜空被那些燈光所照亮,燈光勾勒出西安城的輪廓,被一條條的道路分割成不同的板塊,除此之外卻也看不到什么,如果今天天氣晴朗,這會倒還能看見滿天繁星和一輪明月。
  “今天,我終于如愿以償了”蔣清軒抬起頭看著趙出息笑著說道。
  趙出息淡淡說道“如果你愿意,只要我在,你想什么時候看,我就什么時候陪你看”
  “出息,這次回來,還會走么?”蔣清軒很直接的問道,這也是她最想問的問題。
  趙出息不想騙她,但知道答案會讓她失望,猶豫后最終還是說道“雖然我想說不會走,可我不想欺騙你”
  “所以你的答案就是還會走了?”蔣清軒苦笑道,趙出息想說的已經不言而喻。
  趙出息點點頭不知道說什么,蔣清軒并沒有太過失望,或許她早就想到了,所以繼續問道“什么時候走?下次回來又會是什么時候”
  “事情忙完以后就會走,不過以后可能會經常回來,現在我有很多生意在西安”趙出息只得如此安慰道“每次回來,我們都能見面”
  “你老實告訴我,你這兩年在哪,現在又在干什么?總覺得你變了很多,沒有以前那么可愛了”蔣清軒唉聲嘆氣的說道,有些人喜歡現在的趙出息,有些人喜歡以前的趙出息,蔣清軒是后者。
  可愛也是蔣清軒對趙出息的標簽,以前他總是調戲趙出息說,你這小弟弟倒挺可愛的。
  趙出息想著如何回答這個問題,過會才說道“這兩年我基本在成都,至于現在,可以說是位商人,很多事情也許眼見才為實,過兩天我們公司會在大雁塔威斯汀酒店有個新聞布會,如果你沒有什么事,到時候可以來看看,或許那個時候你就信了”
  蔣清軒若有所思道“好,那我到時候就去看看,看看你現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緊接著蔣清軒一臉狐疑的問道“你真的結婚了?”
  “真的”趙出息眼神堅定的說道,這個答案蔣清軒遲早會知道,所以沒必要隱瞞。
  蔣清軒繼續問道“什么時候結的?”
  “今年二月”趙出息輕聲回道。
  剛開始蔣清軒不信,才兩年不見趙出息就結婚了,現在蔣清軒大概已經相信了,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卻也能理解,自己和趙出息終歸是不可能的,所以苦笑道“有我好看么?”
  女人總喜歡問這樣的問題,男人卻總是不知道如何回答,特別是誠實的男人,所以趙出息只是抱緊了蔣清軒,什么也沒說。
  蔣清軒這時候低聲道“回去吧,這里太冷了”
  于是趙出息抱著蔣清軒上車,回去是趙出息開車,蔣清軒靠在座位上望著窗外呆,車內的氣氛有些太過安靜。蔣清軒知道趙出息現在過的很好,他已經不是以前的趙出息,所以蔣清軒知道該和趙出息保持什么樣的距離,只是心里很難受而已,等了兩年等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以前的房子,蔣清軒都已經賣了,離開周斌后,她就打算和以前的自己說再見,所以在曲江路上的中海御湖公館重新買了套房子,他們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將車停在小區樓下,蔣清軒挽著趙出息胳膊上樓,不管現在的趙出息是什么樣子,不管以后的趙出息是什么樣子,今晚這些都和她無關。
  出電梯,開門進屋,蔣清軒剛把門關上,趙出息突然一把抱住她,將她按在墻上,瘋狂的吻著她,兩人之間的欲.火已經克制了三年,現在終于可以無所顧忌了,蔣清軒只是失神片刻,就開始強烈的回應。
  今晚注定是,久別訴離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