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68 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

(為少婦姐姐蔣清軒求月票,希望大家支持,同時感謝今天打賞的諸位,特別是三農昌昊)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我會帶著笑臉揮手寒喧,和你坐著聊聊天……”
  舞臺中央的趙出息淺唱著這首好久不見,說實話趙出息的聲音普通,算不上難聽也算不上好聽,可貴在那股滄桑又有憂郁的氣質,加上那渾厚的煙嗓,這首歌被他唱出了自己的味道,剛開始他的眼神看著那個女人,到后來就瞇上眼睛,進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不被外部的環境所打擾。
  這首歌不僅是為那個女人唱的,也是為很多人唱的,更是為這座城市唱的,西安,好久不見。
  或許是因為趙出息把這首歌唱出自己的味道,在場的觀眾們都停止了聊天和嬉笑,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趙出息,認真的聽著這首歌。一首歌如果想要打動別人,必須是注入感情的,這樣聽的人才會感同身受。
  “我多么想和你見一面,看看你最近改變,不再去說從前只是寒喧,對你說一句,只是一句,好久不見……”
  舞臺上的趙出息在唱這一句,下面的女人也在心里唱著這一句,真是被好久不見了,卻依舊沒忘記你的樣子和笑容,兩年時間不短也不長,但對于心懷牽掛的男人和女人來說,或許是度日如年。
  趙出息在唱,她在看,在笑……
  不管是在場經常來水岸餐廳的客人,還是水岸餐廳的員工們,都很少見到老板娘笑的如此燦爛,開心。
  很快,趙出息這首好久不見就唱完了,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不是敷衍而是發自內心,那位女主唱走到趙出息面前笑道“你唱唱的很有味道”
  小女生總是容易被全身都是故事的男人所吸引,趙出息那股氣質是她很少能遇到的,成熟、滄桑、憂郁、自信,所以趙出息沒有主動搭訕,她就已經被趙出息吸引了。
  不過趙出息并沒有說話,只是抬頭看向不遠處那位女人,那女人依舊在笑,趙出息拿起麥克風輕聲道“蔣清軒,好久不見”
  是的,這位笑的燦爛而又優雅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跟趙出息有過不少故事的少婦蔣清軒,關于那件事,救過他的有三位關鍵人物,蔣清軒、韓三強、張茅盾,那晚要不是蔣清軒打電話給他,告訴他周斌安排蔣譚要殺他,不然趙出息估計早已經命喪黃泉,而且最后也是蔣清軒安排他坐火車逃離西安,這些趙出息都記得很清楚。
  現在他回來了,自然要見蔣清軒,報答這個天大的人情……
  趙出息這句話,讓眾人再次把眼神聚集在蔣清軒的身上,畢竟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水岸餐廳的老板娘叫蔣清軒,就算不知道的,也順著趙出息的眼神看見蔣清軒。
  蔣清軒的笑容更盛,她踩著優雅的步伐,在眾人的眼神中,一步一步的走向趙出息,留下身后一陣香味,趙出息站在原地等著她。
  很快,蔣清軒就已經走到趙出息的面前,女主唱沒想到趙出息居然認識老板娘,顯然他所說的兩年未見的老朋友就是老板娘,這首歌也自然是唱給她的。
  “回來了?”蔣清軒輕啟檀口問道,這三個字夾雜著多少感情,只有她知道。
  趙出息重重點頭道“嗯”
  蔣清軒沒有再說什么,說什么都無法表達她此刻的心情,她伸出雙手緩緩摟住趙出息的脖子,毫不猶豫用她那誘人的紅唇吻住了趙出息。
  全場嘩然……
  誰都知道水岸餐廳的老板娘水火不侵,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她的注意,都被拒絕最終知難而退,有些癡情種還在苦等,可惜這位迷人的老板娘卻對任何男人都沒有興趣,他們私下里還說這老板娘可能是拉拉。
  可是誰都沒想到,就在今天晚上,這位老板娘居然主動吻一位陌生的男人,眾人羨慕嫉妒恨,不知有多少男人心碎,同時他們心里也都明白,看來這位老板娘已經心有所屬,終于被征服了,以后倒是少了許多樂子了。站在蔣清軒和趙出息旁邊的那位女主唱目瞪口呆,已經忘記自己要干什么了。
  蔣清軒主動吻住趙出息,卻也并沒有做更過激的動作,畢竟大庭廣眾之下,還有這么多員工,她有些顧忌。
  松開趙出息,蔣清軒拉著趙出息的手笑道“跟我來”
  趙出息跟著蔣清軒向著餐廳里面而去,周易和陳中藏連忙跟上,水岸餐廳的后面有樓梯可以直接到樓上天臺,那里是露天的,白天對外開放,客人們可以在上面吃飯,晚上就不允許上去了,所以這會已經沒有外人,蔣清軒這才拉著趙出息上樓。
  周易和陳中藏跟在后面,不過在樓梯口就識趣停下……
  樓上,趙出息和蔣清軒靠著護欄,望著對面南門外的夜景發呆,蔣清軒將盤著的頭發松開,任由那長發隨風飄舞,趙出息點燃根煙,轉身看著她的側臉,如果順上而下的打量,那貼身的紅色長裙將她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充滿誘惑,她依舊那么的充滿魅力。
  “如果不是那個女孩告訴我你還活著,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最終還是蔣清軒主動開口說道,兩年前將趙出息從火車站送走的時候,她忘記叮囑趙出息安頓好以后給自己打電話,不過想來趙出息到了以后肯定會聯系自己,卻沒想到那一別卻最終成了離別,連個擁抱都沒有。她等著趙出息回電話,等了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卻依舊沒有電話,她打趙出息原來的號碼,剛開始是停機,最后也成了空號。好像突然一個活生生的人,從此就徹底人間蒸發了,于是她開始過自己的生活,雖然還抱有希望,卻也知道希望渺小,或許趙出息已經被周斌和徐少卿找到殺了,畢竟他們的能耐很大。
  直到有一天,有個女孩找到她,然后告訴她趙出息還活著,那一刻她喜極而泣,哭著說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因為那一絲的希望最終成了光明,沒有變成黑暗。女孩告訴她,趙出息現在過的很好,只是現在還不能回來見她,不過遲早有一天會回來,她沒有多問那個女孩任何事,既然趙出息沒打算回來,說明有他的難言之隱,那她就等他回來,這又是這么久,直到今天她終于等到了。
  趙出息抽著煙苦笑道“有些人想死可以死,我卻不能死,我死了,誰幫我報仇”
  “當年的事情,你還沒有放下?”蔣清軒轉過頭仔細打量著趙出息,她發現趙出息變了很多,不再是當年那個愣頭青,他成熟了也滄桑了,這兩年他應該經歷了很多。
  趙出息搖頭苦笑道“怎么放下?放不下的,我能有今天,都是他們所賜,三強為救我死了,我也差點沒了命,要不是你,我可能連西安都出不了,只有報仇,我才能徹底放下”
  “出息,你怎么報仇?聽我的勸,放下吧,現在的徐少卿和周斌不是你能對付的”聽到趙出息要報仇,蔣清軒拉住趙出息的胳膊,緊張的說道,他不想看到趙出息再次離開西安。
  趙出息拍拍她的胳膊笑道“姐,放心吧,現在的他們對于我來說,不算什么。如果沒有報仇的實力,我也不會回西安”
  “不算什么?”蔣清軒有些震驚道,徐少卿和周斌是什么角色,蔣清軒比誰都清楚,趙出息想要在西安對付他們,那不比登天難。
  趙出息捻滅煙頭,背靠著護欄,看著蔣清軒那緊張而又擔心的表情,忍不住摸著她那張精致的臉,將那隨風飄揚的碎發捋順,笑道“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該怎么給你說,能告訴你的就是,這兩年我經歷了很多事情,如果說出來,你會覺得那是天方夜譚,未必會相信”
  “你不說出來,又怎么知道我信不信?”蔣清軒被趙出息弄的有些疑惑,不過趙出息的手,卻讓她臉色微紅,雖然早已經不是少女,那顆心卻緊張起來。
  趙出息放下手,指著不遠處的長安國際中心笑道“如果我說,今天中午,我花了二十億買下了長安國際中心,你信么?”
  蔣清軒隨著趙出息的眼神看著長安國際中心,聽到趙出息的話,愣了片刻,隨后噗嗤笑出聲道“你拿二十億買下長安國際中心?出息,你就跟我開玩笑吧,不能好好說話?”
  “你看,我說的是事實,你卻不信”趙出息搖搖頭回頭看著她笑道,是啊,又有幾個人會信,三年前剛到西安,身上只有幾百塊錢的一個土包子,三年后身價上百億,隨便出手就是二十億,這應該沒有幾個人會信。
  蔣清軒自然不會當真,所以瞪著趙出息嬌嗔道“你要說你買了輛跑車,我可能還會信”
  “跑車?雖然沒有買跑車,但是我的車倒也不少,奔馳G65、賓利慕尚、奔馳S600L,下面還停著回西安坐的奔馳邁巴赫S600”趙出息隨口說道,這些東西對現在的他來說,都是很隨意的東西。
  “又開玩笑”蔣清軒沒好氣的說道,只是那表情卻有些風情萬種,她撇撇嘴說道“好啊,你那么有錢,明天給我買輛法拉利,我現在可是窮人,你以后包養我怎么樣?”
  “我記得你不是有輛法拉利FF么?”趙出息皺眉問道,蔣清軒那輛紅色的法拉利FF可是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所以趙出息很是不解。
  蔣清軒有些傷感和失落道“那是以前,離開周斌以后,我就把他送我的那些東西還給他了,這些年我也有些存款,用這些存款開了兩家餐廳,可惜我不擅長經營,就一直在賠錢,這家餐廳這半年來才好點,不然我就得流落街頭了”
  “姐,這兩年讓你吃苦了”趙出息聽到這話,有些感傷道。
  蔣清軒搖搖頭好笑道“能吃什么苦,就是賠點錢而已,省著花點還是有的”
  “嗯,那好,明天我們去買法拉利”趙出息毫不猶豫的決定道,他喜歡那個開法拉利的蔣清軒。
  趙出息那堅決的表情讓蔣清軒忍不住嬌笑起來,不管趙出息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讓她都很開心。
  趙出息知道蔣清軒還是不信,所以也就不解釋,說道“周斌結婚了”
  “這事我知道,不過我跟他已經沒什么關系,他有他的所謂的世界,我過我普通的生活”蔣清軒風輕云淡的說道。
  趙出息半信半疑道“如果我要殺他呢?”
  “你這是試探我啊”蔣清軒有些生氣,瞪著趙出息道“你要能殺了他,那就殺唄。他手里那么多條人命,這些都是他應得的報應,你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那你以后什么打算?”趙出息嘆了口氣問道。
  蔣清軒搖搖頭苦笑道“我能有什么打算,人老珠黃的,也沒人要,孤獨終老吧”
  說完蔣清軒用她以前對付趙出息最熟悉的眼神嫵媚道“要不要,便宜你了,你把姐姐包養了吧”
  趙出息已經結婚了,不可能給蔣清軒未來和幸福,他已經欠她很多了,所以趙出息如實道“姐,我已經結婚了”
  蔣清軒心里一顫,莫名的有些心疼,可她沒有表現出來,不知道趙出息說的是真是假,畢竟才只有兩年時間,所以嬌笑道“不想要我還用這種理由拒絕我,哼,姐姐人見人愛,想追我的男人多著呢”
  趙出息也不想多做解釋,畢竟蔣清軒對自己現在的生活一點也不了解,他有他的生活,她也有她的生活。對于蔣清軒,趙出息的感情是復雜的,當年在西安的時候,他對這個舉手投足皆是誘惑的女人充滿最原始的**,兩人之間的感情也很曖昧,更有過一次沖動。只是那已經是以前了,現在的他終歸不是那個毛頭小伙。
  “姐,下去吧,風有點大,別感冒了”趙出息隨口說道。
  蔣清軒淡淡點頭,于是跟著趙出息下樓,周易和陳中藏站在樓梯口,對于這兩個異類的男人,蔣清軒有些好奇,趙出息解釋道“他們是我的朋友”
  該見的人已經見過了,趙出息也該回去了,于是對蔣清軒低聲道“姐,我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那我送你”蔣清軒沒有阻攔,輕聲說道。
  趙出息讓陳中藏去結賬,蔣清軒笑著罵他能不能不要矯情,她是老板還需要掏錢么?趙出息悻悻一笑,就讓陳中藏回來先去停車場把車開到路邊,陳中藏離開后,趙出息又對著那位主唱女孩打了招呼,這才往出走。
  往路邊走的路上,趙出息和蔣清軒緊挨著卻沒有說話,趙出息能聞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水味,蔣清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低頭這只顧著走路。
  沒多久三人就到了路邊,陳中藏已經將車停在那里,同時也已經給趙出息拉開車門,趙出息轉身準備和蔣清軒說告別。
  這時候,蔣清軒終于鼓起勇氣,突然一把抱住趙出息,低聲道“能陪陪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