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67 還有很多

第八百七十八章好久不見
  (感謝這兩天大家的支持,大家的支持讓我看到希望,至于更新,依舊是每天兩章,時間不定,再次求月票,讓我堅持下去)
  既然回來了,趙出息就沒想著躲在背后玩陰的,所以遲早都得見徐少卿和周斌這兩位對他不薄的故人,現在有這么一個熱鬧的場面,趙出息自然得去湊熱鬧。
  吳坤見趙出息如此感興趣,笑道“既然你想去,那到時候我們聯系你”
  隨后三人又聊了點生意上的事情,趙出息讓吳坤和馬爺配合黃土這邊,開始詳細調查徐少卿和周斌的往來,黃土對于這種事游刃有余,畢竟他們還有兩支小隊成員,并不是只有這么幾個人。
  晚飯就在這不遠處的飯店吃魚,趙出息陪著吳坤和馬爺喝了幾杯,馬爺也若有若無的提起過想跟趙出息合作,趙出息對此欣然答應,但到時候能不能合作,還得看有沒有機會。趙出息跟他們也提了件事,詢問他們對于陜南有沒有興趣,川北跟陜南接壤,他們的勢力范圍其實早已經滲透在這里,不過畢竟不是川渝,有些事情不好辦,現在有吳坤和馬爺這兩位地頭蛇,事情就變的很簡單。吳坤和馬爺討論后決定,可以試一試。
  吃完晚飯,吳坤按例想要安排夜生活,不過這次趙出息委婉的拒絕了,笑著說等改天回請馬爺和他,今天晚上還有些事。
  程子欣那邊打電話說她和蘇蘇下班在家里等著,二胖子一會也過來,問他什么時候過來,趙出息今晚確實有事,雖然想去也只能推脫掉,讓二胖陪著程子欣和蘇蘇瘋吧,想都不用想趙出息說完以后,后果就是被程子欣罵的狗血噴頭,趙出息索性直接掛了電話,這姑奶奶還不依不饒的繼續打過來還想接著罵,趙出息又不傻,自然不接電話。
  此行回西安,趙出息確實有幾個非常重要的故人要見,程子欣和蘇蘇算不上,畢竟他們自己之前在成都已經見過,韓三強排第一位,他是自己的兄弟,趙出息對他有太多虧欠和遺憾,沒有他就沒有自己,今天這份顯赫,有一半屬于韓三強,就像對于十六號,以后的每年趙出息都會來看這位兄弟,跟他聊聊天喝喝酒訴訴離殤。
  不過排在第二位的,是位女人……
  趙出息離開的時候,不管是長安國際中心對面的珠江時代廣場,還是環城南路隧道南門廣場以及環城公園護城河改造還都沒有完成,等到他回來以后,這一切都已經結束,整個南門附近煥然一新。
  南門廣場東側,珠江時代廣場馬路對面,以前這里什么都沒有,環城南路以及護城河改造過后,這里整修出一個生活廣場,有不少酒吧餐廳和咖啡廳在這里,等到晚上的時候這里十分熱鬧,畢竟這里的地理位置和夜景沒的說,緊挨著南門城墻以及護城河,對面就是南bsp;夜晚華燈初上,南門以及城墻環城公園的景觀燈都已經打開,這美景讓人陶醉其中,有些夢回長安的感覺。相比于冬天,夏天的晚上十分悶熱,人們都喜歡出來活動,三五好友相聚喝酒泡吧聊天,特別是那些按耐不住青春躁動的年輕人們。
  南門生活廣場漫咖啡的旁邊,有家水岸餐廳,這里很有意思的是,白天是餐廳晚上是酒吧,和現在很多城市的餐吧是同樣的概念,這會已經是九點多,所以這里成了酒吧,陳中藏將車停到地下停車場,趙出息帶著陳中藏和周易來到餐廳里,餐廳燈光很是幽暗,人不算多也不算少,臺上有駐唱的樂隊,唱著旋律不錯的英文歌,下面的客人們安安靜靜的聊天,每歌結束后會自鼓掌,彼此很默契。
  趙出息喜歡聽女人唱歌,當年在時光酒吧,他最享受的就是,沒有客人的時候,他靠在門口安安靜靜的聽安琪唱歌,可惜的是她后來離開成都北漂了,所有人都沒有他的聯系方式,趙出息就再也沒見到她,也不知道現在的她過的怎么樣。不過很幸運的是,不管是齊思還是宋青瓷或者是裴卿和林靜,她們唱歌都不錯,趙出息總覺得女人唱歌比男人好聽,唱歌難聽的女人很少見,或許這就是天生的優勢。
  走運的是,這支樂隊的主唱也是位女孩,看起來年齡都不大,有可能還是大學生,女孩唱著王菲的傳奇,趙出息覺得很有味道,三人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趙出息喊來服務員,點了瓶紅酒和水果小吃,周易師叔現在不碰酒,等到服務員拿來酒醒好后,趙出息只得對著陳中藏笑道“陪我喝兩杯”
  畢竟獨飲有些無趣,他只能拉著陳中藏,陳中藏要開車,趙出息知道他的忌諱,所以笑道“今晚周易師叔開”
  聽到這話,陳中藏這才放心道“那我就陪趙哥喝兩杯”
  趙出息為什么要來這家餐廳?因為這家餐廳是那個女人開的,趙出息回西安后就讓黃土去查這個女人,幸運的是很快就找到,黃土說兩年前她跟周斌就已經斷絕關系,基本再也沒有往來,最開始周斌隔三岔五還來找她,不過女人總是避而不見,后來周斌結婚后,兩人算是徹底沒了往來,去年這南門這邊整修完了后,女人就找朋友租下這里,開了這么家餐廳,剛開始生意不好,女人賠了不少錢,今年夏天生意才慢慢有了起色。
  駐唱樂隊這位主唱女孩聲音很空靈,倒是真有幾份王菲的味道,趙出息多少有些喜歡,于是就讓陳中藏出門買了束花,馬路邊上就有那些推著三輪車賣花的商販,酒吧附近總是不缺這樣的小販。
  一歌完了以后,眾人鼓掌,趙出息拿著花上臺,將鮮花遞給女孩笑著道“唱的很不錯”
  “謝謝”或者是早已習慣這樣的客人,長飄飄的女孩只是淡淡一笑的回道,或者以為趙出息對她有想法,就算女孩沒有這么想,下面那些客人們也會這么想,所以他們吹著口哨在起哄,女孩不禁紅了臉,加上那小酒窩可愛至極。
  趙出息不是來泡妞的,他只是來等人的,所以識趣離開回到自己座位,繼續聽女孩唱歌,女孩的下歌是英文歌,一位美國鄉村名謠歌手的成名曲,趙出息對英文歌不感興趣,就揮手喊來服務員,不遠處的服務員笑著走過來,趙出息笑道“你們老板娘今晚會來么?”
  黃土告訴趙出息的消息是,那位女人每天晚上九點以后才過來,這會已經快九點半,趙出息等了這么久還沒見她,所以只能向服務員打聽。
  服務員笑的很有意思,眼前這位客人穿著氣質看起來有些身份,不過他早已見慣了,畢竟因為老板娘慕名而來餐廳的男人不少,很多每次在餐廳都是大筆消費,送花的送禮物的更不少,記得有位老板堅持兩個月每天晚上九點過來,每天都帶著一束花,每天在這里都消費上萬,可見身價不菲,為了追老板娘下了血本。這位老板三十多歲還沒有成家,在高新有家軟件公司,年少多金又風趣幽默,他們都覺得比較般配,可惜老板娘卻沒什么意思,最終這位老板知難而退,就再也沒有來過餐廳。
  還有一晚上來好幾個,幾個男人同時爭風吃醋,又是點歌又是消費嗎,記得那晚他們餐廳消費破了二十萬,基本都是這幾位爭風吃醋的男人消費的。
  剛開始,他們對于為追求老板娘才來餐廳的客人很不友好,后來老板娘告訴他們來者皆客,不管他們出于什么目的,反正他們都會消費,這種錢不賺白不賺,至于剩下的事情,那是她的,跟餐廳沒有關系。
  那次以后,他們這才想開,所以對這些慕名而來的客人才變的客氣起來。
  “這個我們不知道,如果沒事老板娘每天晚上都會過來待會,如果有事的話,就不一定”那服務員很客氣的說道。
  旁邊的陳中藏皺眉道“趙哥,那我們還等么?”
  趙出息抬起手腕看眼時間皺眉道“再等半個小時,如果她不來,我們就回酒店”
  陳中藏默默點頭,聽從趙出息的安排。
  “這位客人有些眼生,應該是第一次來我們餐廳吧”那服務員倒是感興趣的問道。
  趙出息沒想到他會問自己,回道“你眼光不錯,我是第一次來,兩年前離開了西安,前幾天才回來”
  “如果我沒猜錯,您想追我們老板娘吧?”反正客人也不是很多,服務員就繼續閑聊道。
  趙出息啞然失笑,哈哈哈的說道“那看來來你們餐廳,追你們老板娘的男人應該不少?”
  “說實話不少,什么人物都有,可惜的是沒有誰能打動我們老板娘的芳心,所以我才想勸您,如果想追我們老板娘,還是算了吧”那服務員呵呵笑道,不是看不起趙出息,只是老板娘的事情他們多少知道些。
  “你怎么知道我追不上?”趙出息端著酒杯意味深長的問道。
  那服務員有些不以為然的笑道“我只是說說而已,怕到時候傷了您面子,您怎么做,那是您的自由,對吧”
  “呵呵呵,你倒是挺有意思,是不是每個追你們老板娘的客人,你都會說這些?”趙出息笑著問道。
  那服務員就回道“怎么可能,說實話,我們還得靠你們掙錢呢,你們來這里消費,可都是一擲千金,我們巴不得多點這樣的客人。只是我覺得跟您投緣,這才說這些話,這樣吧,我再偷偷告訴你一件事,那些男人都不知道”那服務員小聲嘀咕道。
  趙出息樂呵道“什么事,你說”
  “我們老板娘說,他在等一個男人。至于什么意思,想來您應該明白,好了,我還得去忙了,您有事喊我”服務員樂呵著離開,趙出息本來還想給他點消費,畢竟他告訴自己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誰知道他倒是跑的快。
  這么斷小插曲結束以后,趙出息就繼續聽歌喝酒,也沒有被外界打擾,十點過后他們準時離開,不再多留一會。
  就在快要到十點的時候,趙出息聽到客人們有些騷動,順著他們的眼神,終于看到那熟悉的靚影,那個女人終于來了,她盤著頭踩著高跟穿著紅色的長裙,一臉淺笑緩緩走進餐廳,不少男人的眼神都被吸引過去,女人脖子上的愛馬仕絲巾和那紅唇最吸引人。
  這時候,駐唱樂隊一曲正好結束,大家也不知道是為樂隊鼓掌,還是為那女人鼓掌。趙出息猶豫片刻,緩緩起身走向駐唱樂隊,在那主唱女孩耳朵低聲細語幾句,女孩微皺眉頭沉思幾秒后,最終還是點頭答應,隨后拿著話筒笑道“下面,這位趙先生想要唱《好久不見》,送給他兩年未見的朋友,大家掌聲歡迎”
  這種情況很常見,所以大家識趣鼓掌,陳中藏的掌聲最大最賣力,就差把手拍爛了。
  那位女人正在和餐廳的經理說話,聽到主唱的話,倒是沒想到今晚會有客人上臺唱歌,饒有興趣的轉身看向舞臺,這時候趙出息也已經緩緩開口,眼神正對著女人的方向。
  于是,下一秒,時間停止了,女人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愣在原地死死的盯著舞臺上燈光下的男人,她沒有流淚沒有尖叫,相反剛剛消失的笑容又回來,只是比起剛才,那笑容愈的燦爛,讓盯著她的男人們差點流口水。
  趙出息,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