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866 一場大雨兩把傘

第八百七十七章為什么不呢?【求月票】
  (繼續求月票)
  壓壓趙出息這條過江龍的銳氣,試探趙出息這邊的實力,再讓趙出息知道自己的能耐,這就是馬爺的心思,只是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只是稍微提了下,趙出息就主動開口要切磋,這不正和他意。畢竟趙出息如果想要報仇,他覺得自己比吳坤更重要,所以他必須獲得足夠的利益。
  馬爺的心思趙出息明白,知道這老家伙看輕自己,現在已經不是個人意氣用事,而是川渝袍哥和關中土匪的對決,他代表的川渝的臉面,這臉不能丟。
  趙出息讓陳中藏上,陳中藏徑直走向那邊的空地,小王略顯失望只得撇撇嘴,拿了塊西瓜吃的不亦樂乎,只是對陳中藏有些擔心,畢竟不知道馬爺那邊的實力。
  這邊馬爺回頭看向自己的兩位手下道“你們誰去?”
  馬爺這兩位心腹手下叫田豐和高龍,都是三十出頭的年齡,個頭差不多一米八左右,身材勻稱看起來特別有型。拿過省內散打和拳擊比賽冠軍,以前沒少打黑拳的田豐站了出來道“叔,讓我來”
  “那就你去吧”馬爺底氣十足的說道,似乎根本不擔心田豐。
  旁邊的吳坤喝著果汁笑道“要不要我們來點彩頭?比如賭點錢,反正圖個樂呵”
  “我無所謂,聽你的”趙出息對此并沒什么興趣,不過吳坤既然想要點彩頭,那就跟著玩玩,保不準自己還能贏點零花錢。
  吳坤饒有興趣的說道“那就一人一百萬,有可能獨贏,有可能平分,你們覺得如何?”
  “我肯定得壓我的人”趙出息聳聳肩說道,隨后又對著陳中藏半開玩笑的喊道“中藏,贏了歸你,輸了你賠我”
  那邊的陳中藏一臉黑線,就差說聲趙哥你真摳門……
  馬爺也表態道“我壓田豐”
  吳坤有些難為道“你們說我壓誰啊,我壓出息,馬爺說我不支持自己人,我壓田豐,出息又說我們本地人欺負他,所以啊,難辦”
  “一點彩頭而已,你隨意就是了”趙出息隨意笑道,他并不把這當回事。
  吳坤思索會后決定道“那就田豐吧,畢竟我對田豐了解,對你那位手下不了解”
  隨后,吳坤有些興奮的站起來往出走了幾步,對著陳中藏和田豐喊道“兩位,沒有要求,不要傷了彼此,點到為止就行”
  陳中藏和那個田豐相隔五米距離,不茍言笑的盯著田豐,不知道田豐實力的他已經想好剛開始以防守為主,先摸清田豐的套路以后再對癥下藥,不盲目出擊,所以陳中藏雙腿微屈出拳準備道“來吧”
  田豐脫掉了外套,里面穿著緊身修身t恤,渾身的肌肉棱角分明,看起來充滿力量,他見陳中藏沒有主動進攻的意思,于是冷笑道“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說完田豐就殺氣騰騰的沖向陳中藏,陳中藏瞇著眼睛盯緊田豐,預估著他會怎么出招,很快田豐就已經到陳中藏的面前,抬腳向著陳中藏的肩膀踢來,陳中藏在他抬腿的時候就已經猜想到結果,于是彎腰轉身往后退了步,田豐一擊未中被陳中藏躲過,緊跟著提膝撞向陳中藏,陳中藏雙手抱實壓住他的膝蓋往后推,田豐果斷出拳襲向陳中藏的面門,陳中藏就是側身躲過,從頭到尾都是躲避防守,心里卻已經對田豐的實力作出判斷,出拳速度太慢,力量也不夠,不然早就讓自己吃虧了。
  當局者清楚,旁觀者未必明白,馬爺洋洋得意道“出息啊,你這手下看起來也不過如此,只知道防守,卻沒有機會進攻,這樣下去遲早會被田豐打敗”
  馬爺可不是什么行家,但趙出息這邊,他、周易師叔、黃土、大小王可都是練家子出身,自然看得明白,那個田豐每招都能被陳中藏躲過去,也就是說陳中藏的實力完全在田豐之上,他不是不進攻,只是還不想進攻而已,或者是在試探對方,或者是在麻痹對方。
  “馬叔,這才剛剛開始,精彩的在后面”趙出息似笑非笑的說道,隨后拍了拍手,像是在告訴陳中藏沒必要這么玩了,趕緊結局戰斗吧,畢竟趙出息對于這種游戲沒有任何興趣。
  “他不是中藏的對手”黃土沒有掩飾,直接毫不猶豫的說道。
  小王樂呵道“這小子藏得可夠深的,哪天我們真得好好試試他的身手”
  黃土以及大小王都知道陳中藏身手如何,這種路數根本對他造不成威脅,只要他愿意,剛剛田豐那套路里全是破綻,利用其中之一,都能干翻他。
  陳中藏似乎聽見了趙出息拍手的聲音,在田豐一記勾拳甩向自己后,陳中藏從他的胳膊下面的空當鉆了過去,緊跟著一臂打在田豐的后背上,田豐踉踉蹌蹌的往前跑了數步,剛才陳中藏躲他那拳的腳法太過靈活,速度又很快,他根本沒反應過來。
  陳中藏沒有趁人之危順勢轉身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等著田豐,田豐轉身后覺得被陳中藏戲耍不禁有些惱火,再次毫不猶豫的沖向陳中藏,陳中藏等他靠近以后,突然先發制人,速度奇快的靠近田豐,拉住田豐的胳膊,欺身一肘打在田豐的胸口,他知道田豐肯定會反抗還擊,順勢往后退了步,在田豐出腿的下一秒出腳,可他的速度要比田豐快,左腿后腳跟發力彈地而起,直接踩在田豐的腿上,一記漂亮的回旋踢擊中田豐的頭,田豐被一腳踢趴在地上,沾了滿身的泥土,狼狽不堪,而陳中藏毫發無損的落地。
  誰勝誰敗已經有結果,如果再繼續下去,這個結果依舊不會改變……
  “馬叔,老吳,我贏了,掏錢吧”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好像并不意外自己會贏。
  兩人的對決很精彩,馬爺還沒回過神,沒想到田豐會輸,臉上有些掛不住,吳坤倒是率先鼓掌道“厲害,厲害,沒想到你這位手下身手如此了得”
  “中藏從小習武,今天不過是小試牛刀,上次他面對的可是洛陽安洪兩家的高手,以一敵二,不落下風”趙出息這話稍微有些夸張,不過是給陳中藏臉上貼金而已,畢竟是自己手下,何況那次確實有洪河和安盛,陳中藏完美的處理那次危機,也讓趙出息自認為欠他一次人情。
  “洛陽洪家和安家?”吳坤意味深長的問道。
  趙出息笑著點頭道“嗯,看來你知道,譚鴻儒名義上也算是安家的女婿”
  “畢竟盜墓世家,我倒不知道那位紅爺和安洪兩家還有如此淵源”吳坤默默點頭,隨后道“以一敵二,那說明你這位手下可一點都不簡單,好了,我輸了,一百萬的支票一會我們吃晚飯前,我會讓人拿給你”
  說完吳坤看向馬爺,馬爺這時候也只得垂頭喪氣服輸道“田豐技不如人,出息手下臥虎藏龍,我輸了,支票我也會讓人拿給你”
  這時候陳中藏走回來以后,趙出息笑著說道“中藏,快謝謝馬爺和吳少賞你的兩百萬”
  這兩百萬,趙出息自然不會自己收下,直接賞給陳中藏,畢竟是陳中藏自己贏來的,兩百萬說給就給,也看得出趙出息的魄力,這也讓吳坤和馬爺刮目相看。
  陳中藏并沒有拒絕,坦然接受,隨后微微低頭道“中藏謝過馬爺和吳少厚愛”
  經過這么個插曲,馬爺對趙出息不再像剛才那么輕視,陳中藏在趙出息這幾個手下里站在最末尾,顯然資歷最低。陳中藏已經如此厲害,那其他幾個估計更深不可測,特別是趙出息的那位貼身保鏢,穿白色短袖的中年人,馬爺對趙出息有了新的認識,難怪趙出息敢只帶這么幾個人過來。
  “出息,現在我們可以說說,你想怎么對付徐少卿和周斌?”吳坤低聲詢問道。
  趙出息對此已經有想法,所以回道“徐少卿和周斌是綁在一起的,這兩年應該有不少灰色的交易,我們可以以周斌為突破口,先解決周斌再引出徐少卿”
  “關于徐少卿,其實不用太過忌諱,他那個舅舅前年就已經調到中央部委任閑職,在青海那個姑父牽扯到了西寧那件大案,已經在今年年初內退,現在他們家早已不像以前”吳坤笑著向趙出息解釋道,所以他跟馬爺單獨對上徐少卿和周斌,也并不怕。
  “嗯,這些我都知道,而且對付他,我也知道該怎么做,他既然當初選擇和周斌合作,那我就能讓他引火燒身,我不信他們家積累這么多家財,沒有內幕權錢交易”趙出息冷笑道。
  吳坤笑著點頭道“那你說說,怎么打開周斌這個口子?”
  “周斌是混黑起家的,手里應該有不少命案,你叔叔可是省廳的負責人,你可以利用這些關系找到那些和周斌有關的案底,你先試試能不能從省廳施壓,如果不行,我直接動用關系從公.安.部施壓,到時候周斌肯定會自亂陣腳,我們有的是機會,周斌倒了徐少卿就不遠了”趙出息眼神冰冷的說道,其實他完全可以找機會直接殺了周斌和徐少卿,不過那樣風險太大,況且他要的是徐少卿和周斌失去所有,家破人亡。
  吳坤聽后有些驚訝道“我這邊沒有問題,可以試試,只是你從公.安.部那邊?”
  “這些不用你擔心,我既然能說出來,那肯定就能做到,這點能耐還是有的”趙出息淡淡說道,他可以試試夏家,也可以走那位陳副部長,不過夏家估計更順利,畢竟跟林家交好。
  一直不說話的馬爺對于趙出息再次刷新認識,看來這位趙爺的能量比自己所想的要大,居然在公.安.部都有關系。
  “不過在這之前,我得找機會會會徐少卿和周斌,回來了,我就沒打算躲著他們”趙出息直言不諱的說道。
  這時候,馬爺若有所思道“過幾天,老六大壽,在不遠處的凱賓斯基擺壽宴,也邀請了我和坤子,徐少卿和周斌肯定都在,你要愿意,可以跟我們一起去湊這個熱鬧”
  “為什么不呢?”趙出息玩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