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65 你們攔不住


  (感謝昨天打賞和投月票的各位讀者,你們讓我看到了希望,現在已經是第二,繼續往上沖吧,特別感謝悍卒、處女座李旭亮、地圖阿喀琉斯.酒哥、放逐6677、女神李青衣等人打賞,還有很多朋友的打賞,這次就不多說了,等這個月完了,我會開單張感謝你們)
  浐灞國家濕地公園算是西安有名的生態區,其實最好的應該是終南山下,畢竟天下第一福地,這里隱居著不知多少世外高人。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王維的山居秋暝說的便是終南山的美景。
  浐灞濕地公園在西安東郊,所處的地方就是浐河和灞河分流處,旁邊就是世園會,加上這里蓄了幾個諾大的截流湖,所以風景和空氣都很適合宜居,這里也是歐亞經濟論壇的永久會址,周斌就喜歡住在不遠處的凱賓斯基。
  馬爺和吳坤此刻在那灞河一處湖心島上釣魚,中午的時候雨已經停了,所以這會天氣涼爽出來釣魚倒不失為好的選擇,也難得這兩位有如此雅興。
  馬爺穿著白色的唐裝和老北京布鞋,身材枯瘦滿頭銀發,臉上的肌肉已經萎縮,和大多數六十來歲的老人差不多,不過這身子骨可硬朗著,每天都堅持鍛煉。
  “坤子,你現在算是抱上大腿了,跟這位趙爺打好關系,以后你的生意可以做到川渝去了,我只有羨慕的份”馬爺盯著自己的魚竿喝著茶安安靜靜的等著魚兒上鉤,這里普通人是不讓上島的,可他是誰啊,他是馬爺,自然有這點能耐。
  馬爺這話什么意思,智商超過一百三的吳坤自然知道,他跟馬爺一直類似于合伙人的關系,彼此之間有不少合作以及生意上往來,可是吳坤有自己的公司,馬爺也有他的公司,這些明面上的很多東西他們都不會往來。吳坤說白了,在某些事情上還是會跟馬爺保持距離。這次關于趙出息的事情,他是直到趙出息快要回西安前才告訴馬爺的,他跟趙出息都聯系了這么久,現在才告訴馬爺,馬爺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
  “叔,你這話說的,我現在不是也讓趙爺見見您老么,有什么生意你想和趙爺合作,到時候可以具體聊聊,我知道你心里有氣,覺得我應該早早把這件事告訴你,不過有些事情我也告訴你了,趙爺和徐少卿、周斌有矛盾,他不希望自己回西安前有太多人知道他的消息,所以我這才沒給你說”吳坤早已準備好說辭,所以笑著回道,很快他的魚鉤有了動靜,吳坤抓住魚竿收線,很快一條大魚就被他上鉤了。
  馬爺聽后也只能笑著搖頭,吳坤這小子的話他不能全信,只得感慨道“真沒想到啊,兩年時間能讓一個年輕人站到如此高的地位,如果再過幾年,那就更不得了了”
  “我可托成都的朋友打聽過,現在成都要說大家最想結交的,除過趙爺別無分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搭上線。你看咱們也就在關中地區有些勢力,去陜南陜北不過是別人買咱們面子,可趙爺不一樣,他不管是在成都還是川南川北,都是可以說一不二的角色,別說跟市委領導把酒言歡,更是省里領導的座上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人家的西蜀集團這兩年的發展,可是有目共睹的,現在是川渝排名前五的民營企業”吳坤提起趙出息,自然要先夸一陣,畢竟他現在和趙出息是熟人,這次的事情要做好了,以后這關系自然是源遠流長。
  自己的魚兒還沒上鉤,馬爺倒也不著急,笑道“簡影你我都聽說過,以前和老六有些交情,聽說趙出息接的簡影的班,起點不知道比別人要高多少,能有今天也難怪”
  “叔,話不能這么說,估計你沒仔細了解過趙爺接班后的事情,趙爺接班的時候,可以說簡姨留下來的是爛攤子,不管是西蜀集團還是他們那圈子,元老們擁兵自重,外面又有唐家兄弟和紅爺,紅爺那可是連我們都忌憚三分的人物,現在什么情況,元老們被除掉了,不管是唐家兄弟還是紅爺,以及那位老袍哥五爺,都已經死了,而他卻徹底一家獨大,連那位司徒南凡事都會跟他商量,兩人鐵桿盟友。再看看西蜀集團,西蜀集團從兩年前的爛攤子大力改革和發展,今天資產數百億,還成立了以西蜀集團為首的長安控股集團,里面的股東各個背.景實力雄厚”吳坤繼續說道,他知道馬爺自然會看輕趙出息,或者還以為趙出息是那位簡姨的傀儡,但這些事情他清楚。
  馬爺有些半信半疑道“西蜀集團我是知道,那位趙爺在川渝的力度,我也聽朋友說過,只是從來沒見過,多少覺得他們可能夸張了。總覺得,不過才兩年時間,兩年前那個周斌的手下,如今能有多厲害”
  “有些事情是用時間解釋不了的”吳坤還了新的魚餌,繼續守大魚道,這些老家伙們有時候確實保守,所以說未來還是年輕人的。
  幾分鐘后,馬爺的手下告訴馬爺道“叔,趙爺到了”
  聽到這句話,吳坤和馬爺相視一眼,隨后兩人扔下魚竿,向著碼頭那邊而去,趙出息他們會坐船從岸邊過來。
  這個湖心島并不大,今天已經被馬爺包下,他們站在碼頭已經看見對岸的趙出息上了船,黃土和大小王早早就在那里等著趙出息,這會跟著趙出息一起過來。
  “他那幾個手下身手可不簡單,在川渝的地位很高”吳坤不輕不重的說道,也算是提醒馬爺不要慢待這幾個人。
  馬爺不以為然,回頭看眼自己兩位身手不凡的心腹,笑道“有田豐和高龍厲害?這兩個的身手你見過”
  “呵呵,這我就不清楚了,我就說說而已,要不一會讓他們比比,就當助興,如何?”吳坤不動聲色的說道,其實他也想弄清楚,趙出息只帶這么幾個人來西安,不怕周斌玩陰的?陰溝里翻船可不是什么好事。
  馬爺不禁冷笑道“既然這樣,那我一會就讓他們試試”
  馬爺不像吳坤識時務懂低調,六十多歲的他在不到三十歲的趙出息面前自然心高氣傲,何況趙出息當年不過是西安一個不知名的小角色而已,今日發跡再回西安有些耀武揚威的味道,這多少讓馬爺有些不舒服,西安再怎么說都是他們的地盤,趙出息在川渝再厲害,在這里也不過是外來戶,他作為地主,總不能讓客人掌握主動權。
  吳坤知道馬爺有些看輕趙出息,一來趙出息出身卑微,二來可能是心理作祟,畢竟不服氣也嫉妒,想走近又不想放下姿態。吳坤向來不會以出身看人,他看中的只是實力,趙出息出身卑微是沒錯,可人家現在有實力啊,這是你根本不能無視的東西,也是最真實的東西,那些所謂的出身,不過是過眼煙云罷了,何況自己又特么不是跟趙出息結婚,只是合作當朋友,管出身干毛線。
  很快趙出息他們的船就已經到岸,陳中藏和大小王率先跳下船,趙出息帶著周易和黃土緊隨其后下來,趙出息走向馬爺和吳坤笑呵呵道“臨時去見了個朋友,可能有點晚了”
  “都是自己人,別那么客氣,我們也才來沒多久”吳坤上前直接摟著趙出息的肩膀笑道,這讓外人看起來兩人像是多年好友似的。
  “馬爺”趙出息自然已經看到吳坤旁邊這位穿著唐裝的老人,當年在西安的時候就聽說過馬爺的威名,直到今日才有緣相見,這老頭精神抖擻,眼睛有神,不愧是大佬,所以趙出息作揖笑道。
  馬爺似笑非笑的伸手還禮道“趙爺”
  趙出息作為晚輩,喊這聲馬爺不見外,畢竟第一次見面,可馬爺對趙出息這聲趙爺,卻讓人覺得有些突兀,不過趙出息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畢竟他見慣了比自己年齡大數個級別的大佬們喊自己趙爺。
  旁邊的吳坤樂呵道“行了,馬叔,出息,你們這么見外干什么,什么馬爺趙爺的,今天這里只有朋友,以叔侄相稱就行了,不然我也得跟著你們喊馬爺趙爺,累得慌”
  趙出息順勢說道“哈哈哈,老吳說得對,那我就叫聲馬叔”
  “稱呼而已,無所謂,那就照坤子說的這樣”馬爺也稍微放下姿態,笑著回道。
  吳坤這才拉著趙出息和馬叔向著湖邊早已準備好的涼亭下而去,那里已經擺好水果、酒水等等,坐在那里吹著涼風喝著美酒賞著湖景再聊天談事,十分愜意。
  主客坐下以后,吳坤帶來的美女就給他們倒好美酒切好水果,吳坤笑著問道“長安國際中心拿下來?”
  “那些交接程序在之前就已經完成,今天只不過是簽個最終的合同,就算是走走過場”趙出息隨口說道,這些事情他作為老板,自然不用操心。
  “你們西蜀集團財大氣粗啊,二十億買那么個玩意干什么,老章這次算是賺大發了”吳坤有些羨慕道,口中的老章便是長安國際中心的幕后老板,以前跟某位大明星還有過緋聞。
  資本運作如果這么運作,再有錢也禁不住燒,趙出息笑道“這種物業項目,轉手就會抵押出去,西蜀集團在幾大行有上百億的授信額度,不用白不用”
  “也就你們西蜀集團這種大企業現在還能從銀行拿到錢,像中小型企業,現在的貸款收的很緊,日子不好過啊”吳坤感慨道,這些都是實話,雖然國家一直在降息降準等等,可銀行這邊終歸是難過的坎,沒有比較好的項目以及強硬的關系,很難拿到錢,畢竟壞賬太多了。
  “我們西蜀集團也缺錢,不過今年一直在降息降準,最便宜的錢還得是銀行,外面那些錢代價太大,利潤都得被吃死,西蜀集團的杠桿很高,得小心翼翼”對于企業管理資本運作趙出息早已經不是當年那什么都不懂的毛頭小伙,等到這些瑣事結束以后,趙出息打算規規矩矩的去川大和西財讀書,學點真本事,后面再去那種什么商學院鍍鍍金。
  趙出息和吳坤聊這些企業運轉,旁邊的馬爺被晾著,不管瞧得起瞧不起趙出息,他都想跟趙出息走近,畢竟利益不是敵人,所以笑道“出息,聽坤子說,你當年和周斌、徐少卿有過節?”
  “怎么說呢,馬叔”既然馬爺主動提這茬,趙出息就笑道“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我的今天,沒有他們我就不會離開西安,也就不會經歷后來那些事,所以差一點,我當初就死在西安”
  “坤子也說了,你這次回西安是準備報仇的,你打算怎么報仇?”馬爺繼續問道,他也想知道趙出息想怎么對付周斌和徐少卿,然后再決定自己是否全力幫趙出息,他不像吳坤那樣果斷,而是瞻前顧后,這是國人最典型的性格。
  趙出息笑著回應道“說到報仇,這次可能會麻煩馬叔你和老吳”
  “麻煩我們倒無所謂,我們也得知道你怎么想的,你這次帶了多少人過來?”馬爺看似無意的問道,其實已經在琢磨著些事情。
  趙出息從馬爺的話里面已經聽出些意思,不動聲色道“沒帶多少人,古語有云,兵不在多而在精”
  “話是這么說的,不過周斌那邊可有不少好手,到時候我怕你這些人吃虧”馬爺呵呵笑著說道。
  黃土等人臉色不悅的盯著馬爺……
  趙出息也不知道馬爺為什么要這么說,但意思已經明白了,既然這樣,索性直接道“馬叔,我看您這幾個手下,應該身手也不錯吧,這樣吧,我們各選一個比比如何?”
  馬爺一聽,沒想到趙出息主動提這茬,正合他意,于是道“既然你這么說,那就讓他們試試,來”
  吳坤倒是無所謂,不管誰贏都跟他沒關系……
  趙出息回頭看眼自己身手的這幾位,周易師叔肯定不會出場,對付他們那些角色,太大材小用了,這就比如原.子.彈打螞蟻,所以趙出息笑著問道“你們誰上?”
  “讓我來吧”黃土、大王、以及陳中藏的脾氣從來不會出頭,除非趙出息安排,小王倒是喜歡這種事情。
  趙出息猶豫片刻道“還是中藏上吧”
  論在圈子地位,中藏自然是此行最低的,不過論實力,中藏的實力在前面,具體他什么實力,連趙出息等人都不清楚,所以出于各種考慮,中藏最合適也最保險。
  陳中藏沒有說什么,只是轉身走向不遠處的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