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63 完了要出事

(開始吧十一月,這個月靠你們了)
  簽約儀式很順利,基本上沒什么意思,雙方老板代表各自公司在合同上簽字,起身交換握手合影,西蜀集團以前所有類似場面都由徐林主導,趙出息雖然沒有經歷過,卻也見過不少次了,對此談不上緊張也談不上激動,好像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件事。
  接下來是回答媒體記者幾個簡單的問題,比如西蜀集團為什么要將陜西作為發展重點,趙出息按照徐林早已給出的答案,什么西安是新絲路的起點,是西部大開發的重鎮,以及一帶一路帶來的機會等等,最后趙出息不忘說西安是他最喜歡的城市之一。
  回答完這些問題,趙出息就直接離開,將現場交給徐林,宋青瓷緊跟著他離開,或許是因為早上去看三強,趙出息的心情還沒有緩過來,他待在后面的休息室里面抽著煙,二胖已經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趙出息知道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怎么了?”宋青瓷關心道,以為趙出息不喜歡這樣的場面,她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也代表集團或者下面子公司簽署過無數次合同,不然外界也不會把她稱為商界女強人,同時也被稱為四川商界第一美女高管,有顏值有學歷有能力,這本是就是難得的。
  趙出息吞云吐霧后搖搖頭道“早上去看了位老朋友,可能還沒緩過來”
  “怎么,你這位老朋友過的不好還是?”宋青瓷有些不解的問道,關于趙出息在西安的事情,他相比之下知道的比較少,所以并不清楚。
  趙出息自嘲一笑道“他要是活著,過的好與不好,我現在都能讓他過的好,可惜兩年前他已經去世了”
  “對不起”站在趙出息面前的宋青瓷沒想到會是這樣,有些傷感的說道,她其實很不喜歡煙味,向來討厭男人抽煙,可唯獨不討厭的就是趙出息,所以說啊,這女人如果深愛一個男人,很多東西都會放寬。
  宋青瓷彎腰握著趙出息的手,趙出息抬頭回道“你不用說對不起,如果要說對不起,也是我該說,他是救我而死,你可能也知道,這次我回西安,除過西蜀集團的事情,更多是為了報仇,為我報仇,為他報仇”
  “不管你做什么決定,不管你干什么事,我都會支持你,我也許不能像齊思每天陪著你,但我也會和她一樣,陪你一直走下去”宋青瓷眼神溫柔的說道,她不喜歡趙出息悲傷的時候,每次看到趙出息這種眼神,她都會心碎。
  趙出息捻滅煙頭,深呼吸口氣道“傻妞”
  “對了,老徐讓我告訴你,關于蜀都集團的事情,他已經開始動手了”宋青瓷想到老徐中午交代的事情,于是告訴趙出息。
  這休息室里沒有別人,只有他們兩個以及幾位禮賓小姐,趙出息沉聲道“嗯,該有結果了”
  “其實我有些不明白,你從接手西蜀集團以后就對這個蜀都集團很關注,我查過關于蜀都集團的資料,他們主要以房地產和物流商貿為主業,那會我還以為你和蜀都集團有過節,后來你又讓老徐和蜀都集團合作,可是現在你又突然讓老徐從那幾個項目退出,同時還讓銀行收回貸款,你這到底在做什么?”宋青瓷很是不解的說道。
  趙出息笑道“如同你所說的,我和蜀都集團有過節,如果不是他們,我也就不會離開西安了,不過我也挺感謝他們,不是他們,我就不會有今天”
  “因為那個蘇西洛?”宋青瓷這次沒有忌諱,直言不諱的問道。
  宋青瓷那么聰明,趙出息不意外她知道,何況她還見過自己跟蘇西洛那次在成都見面,所以輕聲道“嗯,我那個朋友的死,都是她一手造成的,而且我也差點因她而死”
  “我明白了”聽到這句話,宋青瓷眼神也有些冰冷,既然這樣,那么這個蜀都集團倒下,也就沒什么可惜的了。
  趙出息想到一會的事,于是起身道“好了,剩下的事情交給你們了,告訴老徐我還有事先走了,晚上應該會回來,要是太晚了我會告訴你,你早點睡”
  趙出息起身抱了抱宋青瓷,隨后離開長安國際中心,外面周易和陳中藏已經在等著他,坐上車以后,趙出息前往西安北郊鳳城五路某小區。
  如果說西安以前是向南發展,那么西安現在是向北邊發展的,隨著西咸新區、市委市政府北遷、西安城北高鐵站等等因素,北郊現在越來越繁華,他不像西安南郊還有不少城中村,北郊的發展是整體城市化進度。
  半個多小時以后,陳中藏就將車開進某棟小區樓下,這種收費小區,任何車輛都能進入,所以并沒有什么擔憂的,停好車以后趙出息詢問道“是這棟?”
  陳中藏默默點頭道“19棟,902室,這是黃哥給的確切地址”
  “那就上去”趙出息沉聲回道,隨后幾個人走向這棟樓門口,剛過去就有人從里面出來,這樣正好不需要門禁,隨后上電梯直達9樓。
  他們尚未走出電梯,趙出息就聽見外面打砸吵鬧的聲音,夾雜著女人的哭聲,等到電梯門開了以后,趙出息發現有兩個男人站在電梯口抽煙,他們都穿著黑色的t恤和短褲,皮膚黝黑粗糙,身上還有不少皺紋,看起來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正對著電梯門的那戶人家大門敞開,里面是一片狼藉,各種東西扔在地上,有個穿著睡衣的女人坐在地上哭,還有兩個男人正把一個男人壓在沙發上,那位被壓在沙發上的男人臉上全是鼻血,左右鄰居事不關己嚇的都不敢出來。
  趙出息抬頭看眼門牌號,確定這戶就是902室后皺眉問道“這是張茅盾家?”
  “你們找誰?”那兩個看起來像是混混的男人沒好氣的問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我找張茅盾”
  那男人瞥眼趙出息就直接說道“今天他不在,回去吧”
  趙出息已經注意到可能那位被壓著的男人看著像張茅盾,聯想到王大錘說張茅盾欠了一屁股債,趙出息感覺這幫人估摸著是來要債的,于是趙出息指著里面沙發上的男人笑道“那不就是張茅盾么?”
  “我說他不在就不在,你們特么是不是想找事,滾”那男人見趙出息居然不走,毫不猶豫的開口罵道。
  跟這種不講道理的小人物,趙出息自然懶得廢話,理都沒理的就往里面走,那兩個男人被趙出息如此無視,上前準備攔住趙出息,伸手就要推趙出息,可惜他們的手剛伸出來,站在趙出息后面的陳中藏和周易已經直接出手,瞬間就將兩人制服,兩人被陳中藏和周易控制住疼的吱哩哇啦的,趙出息繼續往里面走,同時揮揮手示意周易和陳中藏放了他們,那兩個男人并沒有善罷甘休,從腰背后掏出兩把被報紙包著的砍刀。
  陳中藏轉身死死的盯著他們道“不要找死”
  那眼神異常凌厲,直接將兩個男人鎮住,嚇的不敢再輕舉妄動,只得跟著進來,同時不忘關上門。
  趙出息走到客廳先是扶起躺在地上的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女人看起來年齡不大,臉上還有些稚嫩,不過很漂亮,趙出息笑道“你是張茅盾媳婦?”
  “嗯”女人已經被先前這幫要高利貸的嚇傻,這會以為又是來要債的,又是搖頭又是點頭。
  趙出息安靜的笑著道“別怕,我不是來要債的”
  聽到這句話,女人這才長舒一口氣,趙出息隨后問道“張茅盾呢?”
  女人指向沙發上被他們按住掙扎的男人,趙出息于是對著那兩位壓著張茅盾的男人道“來要債的?”
  男人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臉上還有道疤,趙出息知道這些男人可能是幫別人要債的打手,畢竟很多高利貸公司都養著這些游手好閑的混混。
  “不是來要債,你特么看這像是來走親戚的?”男人從桌上拿起自己的砍刀,對著趙出息喊道。
  這話讓趙出息哭笑不得,沒想到這混混還有些幽默細胞,趙出息依舊客氣道“沒事別打打殺殺的,現在都什么年代了,把刀放下吧”
  “你特么讓我放,我就放,我是你孫子還是你是我大爺?”那位極具幽默細胞的混混繼續說道,難道他不知道我是你孫子還是你是我大爺其實是一個意思。
  趙出息還沒說話,只感覺有道影子從身邊閃過,男人也反應過來,當他舉起刀的時候,周易已經掐住他的脖子,卡主他的手腕,男人只感覺自己呼吸瞬間不暢,手腕像是被什么夾住了,根本拿不到刀,砍刀瞬間落在地上。
  趙出息對著周易師叔點點頭,周易師叔就松開男人回到他身邊,其他幾個男人已經被嚇傻,趙出息繼續道“把他放了吧,他欠你們多少錢,我給……”
  “他欠我們可不是小數目,不要打腫臉充胖子”男人已經被嚇住,可出于出門給別人要賬的職業道德,還是鼓足勇氣說道。
  “多少?”趙出息淡淡問道。
  男人伸出手指冷哼道“五十萬”
  “哦,五十萬啊。中藏,給他留個電話,一會你聯系,讓人下午把錢打過去”趙出息直接對著旁邊的陳中藏吩咐道。
  五十萬張口就給,那男人半信半疑道“你別騙我,你要敢騙我,我打不過你們,但張茅盾他們家就遭殃了”
  “放心,不過是五十萬,我還不至于騙你”趙出息搖搖頭說道。
  幾個男人打量著趙出息等人的穿著以及氣質,感覺應該像是有錢人,這才半信半疑的松開壓在沙發上的張茅盾,起身道“算你小子運氣好,我們走……”
  男人松開張茅盾以后,張茅盾立刻就從沙發上做了起來,剛剛的經過他只能聽到卻看不到。剛開始他也以為是其他的要債的,可后來聽到這男人不僅不是要債的,居然還主動給自己還錢,現在所有人都躲著自己,誰還會給自己還錢,何況五十萬不是小數目,自己也不認識這種可以不眨眼掏五十萬的。
  等到他起身看向這個男人后,瞬間就給愣住,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激動的指著男人手足無措,顯然他沒有想到,是啊,誰都不會想到消失了很久的朋友,會在你最危難的時候突然站在你的面前,這有點像做夢。
  “張茅盾,看來你沒忘記我”趙出息一臉平靜的看著張茅盾,淡淡說道。
  張茅盾語無倫次道“趙哥,你是趙哥?”
  “不是我,還能是鬼么,看來王大錘確實替我保密了,并沒有告訴你我回來的消息”趙出息默默說道。
  剛才還經歷被人威脅要債,現在卻突然見到故人,張茅盾喜極而泣道“趙哥,我沒想到是你,我還以為這輩子不會再見到你。趙哥,可那五十萬……”
  趙出息知道張茅盾的性格,也知道他想說什么,所以趙出息直接揮手打住道“矛盾,有時候,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