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862 不怕麻煩不怕得罪人


  該活著享受大好人生的死了,該死了別禍害社會的卻還活著。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一切歸于零了。
  說完這句話以后,趙出息蹲下來從袋子里拿出一瓶普普通通的六年西鳳酒,這是當年他們除過啤酒最愛喝的白酒,對于那會的趙出息和韓三強等人來說,一百四十來塊錢的六年西鳳已經是好酒了,打開瓶蓋趙出息往地上倒出大半,笑道“三強,這杯哥敬你,下輩子如果有機會,我希望還能遇見你,我們再繼續當兄弟,一起喝酒,一起吃肉,一起泡妞”
  說完趙出息仰頭給自己狠狠的灌了一口,西鳳的辛辣味在口腔和喉嚨爆炸,讓趙出息十分酣暢。趙出息又從包里掏出盒煙,給韓三強點了根放在墓碑前雨水達不到的下面,又給自己點燃根,這時候旁邊的二胖沉聲道“給我一根”
  二胖一直站在趙出息旁邊,很少有人能走進他的心里,他跟韓三強認識的時間要比趙出息早很多,那會韓三強在工地上算是刺頭,更沒少欺負他,對于這樣的角色,二胖自然不會把他放在心上。直到趙出息的出現改變了很多事情,跟韓三強也走的越來越近,他是看著這個年輕人浪子回頭,跟著趙出息一點點的改變,最終成為一個重義氣有擔當的男人。
  縱然是這些,韓三強依舊沒走進二胖心里,直到知道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后,二胖才真正認可這個男人,他拼命救了出息,本就讓他刮目相看。是有些可笑,有些事情發生以后你才會認可這個人,不過如果那天晚上韓三強能夠僥幸活下來,那二胖也依舊會認可他,在以后的路上,會竭盡全力的幫他。
  可惜,沒有如果……
  天空電閃雷鳴,傾盆的大雨瓢潑而下,烏云密布壓在城市上空,在這空蕩蕩陰森森沒有一個人影鬼影的霸陵公園里,故人相見總是難訴離殤,趙出息和二胖打著傘抽著煙,陪著韓三強聊天,二胖抽了幾口煙以后,又接過那瓶六年西鳳給自己也來了口,趙出息蹲在地上燒著那些紙錢,邊燒邊說道“三強,讓你等了兩年多了,慶幸的是你沒有看錯人,所以說啊,你小子比很多人眼光都要好。這兩年多我經歷了很多,也不知道該怎么給你說這兩年以來的事情,我一直沒有回來,不是不想回來看你,只是我還沒有攢足報仇的資本。離開西安的時候,我就發過誓,不管是十年、二十年,我遲早有一年會回西安報仇。這句話,我一直記在自己心里,不能忘也不敢忘。如果那天晚上沒有你,也許今天就不會有我,你犧牲自己救了我,這輩子我都會記得。現在,我有報仇的資本了,以前我們窮的每個月只能湊錢吃烤肉,抽煙、喝酒大多時候我都是跟著你混的,現在我有錢了,有錢到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可再也找不回當初那種感覺了。不管是成熟還是成長亦或者成功,總是要付出些代價,或許這就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唯一可惜的是,你沒能在我身邊。如果你活著,那多該好啊,你可以過自己享受的生活,娶個漂亮媳婦,買個大別墅,買幾輛好車,沒事干吃吃喝喝泡泡妞,你說這就是你最喜歡的生活”
  一根煙已經快燃完,趙出息又給韓三強點了根繼續道“有人說,每一次告別,擁抱最好用力一點,多說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以前覺得這樣的話真操蛋,人生哪有多意外,現在經歷了這么多以后,覺得意外每天都會降臨,我有一次也差點一命嗚呼了。是啊,我遺憾的就是,那次離別成了永別,想多看一眼已經沒有機會,想多說一句,也只能在這里跟你說,你也未必能聽見。不管你能不能聽見,你就當我發發牢騷吧”
  又喝了口酒,這六年西鳳的味道還是那么純正,價錢也依舊是兩年前那樣,趙出息覺得這酒比那些茅臺五糧液要好喝太多,紙錢燃燒的很快,趙出息買了不少,還都是那種大額的票子,似乎怕韓三強在下面缺錢花,趙出息苦笑道“忘了告訴你,我已經結婚了,我媳婦是大美女,你要是見了肯定會罵我,趙哥你祖墳是不是冒青煙了,哈哈哈哈,我都能想到你小子那表情。她對我很好,現在我們已經有孩子了,這次本來想帶她來見你,不過已經七個月身孕了,就沒折騰她。等到下次,我們一家三口都來看你”
  想說的還有很多,可該說的也差不多了,趙出息等到紙錢燒完了,將瓶子里所有酒都倒在地上,起身笑道“好了,兄弟,我該給你報仇去了,等到報完仇我再來看你,如果缺什么,你就給我托夢,在夢里我們再好好聊聊”
  說完趙出息帶著二胖打著傘離開,沒過多久大雨就把這里沖刷干凈,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
  霸陵公園門口,兩輛車停在那里,黃土等人見趙出息和二胖出來,迅速拉開車門,趙出息上車以后說道“去長安國際中心”
  今天,西蜀集團將在長安國際中心簽署最終的收購合同,已經邀請西安二十多家新聞網絡雜志媒體,趙出息將親自出席,從幕后走到臺前。同時徐林等人也在抓緊準備著緊接著西蜀集團過兩天的新聞發布會,到時候包括九龍倉集團、太古集團以及數家川渝民企和數家陜西本土民企合作者將同時出席。
  西安臨潼悅椿溫泉酒店,昨晚得知趙出息回西安消息后的周斌臉色很難看,幾個月前徐少卿就已經告訴他關于趙出息的消息,周斌那個時候才知道,這位被自己趕出西安的年輕人如今是如此的地位,更沒想到他就是自己沒少聽說的那位把川渝攪的天翻地覆的趙爺,同時還是資產數百億的西蜀集團的董事局主席,西蜀集團在西安這幾個月的動靜,他都很清楚。
  現在他終于回來了……
  “告訴周恒,讓他以后給我少惹點事,這事讓他就此打住,吃了虧就要長記性,不是誰他都能得罪的起,以后遲早毀了自己”聽完蔣譚給自己說的昨晚發生在muse的沖突,周斌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對于這位侄子,他真是沒辦法說了,誰讓他是自己堂哥的兒子,那堂哥以前自己落魄的時候沒少幫他。
  蔣譚皺眉說道“周恒說,正因為他說了他是你的侄子,他們才肆無忌憚的打他,這事我查過,這次他沒說話,趙出息這擺明是打你的臉”
  “打臉?這還用你教我,他這次回來十有八.九是來報仇的”周斌冷哼道,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氣,當年那個沒什么背.景,只能在建筑工地搬磚的**絲,怎么搖身一變成了趙爺,這老天爺還真是敢跟他開玩笑。
  “我們該怎么辦,要不要我找人先試探試探”蔣譚瞇著眼睛說道,當初就不該讓趙出息逃走,現在果真是后患無窮。
  周斌搖搖頭惱火道“試探,怎么試探?西蜀集團現在是省里和市里的座上賓,他們的投資項目是已經成為省內重點項目,他要是出事了,我們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難道就等著他報仇?”蔣譚有些不服氣道。
  周斌皺眉沉思數秒后說道“先不著急,等我找徐少卿商量商量以后再說,他應該比我們還要頭疼”
  縱然如今趙出息早已超出他的想象,可周斌并不后悔當初那個決定,他不是算命的,不可能未卜先知,如果他知道趙出息會有出人頭地翻云覆雨的這么一天,他打死都不會選擇出賣趙出息,可那個時候的現實時,趙出息只不過是一個只有點身手卻沒有任何背.景的窮**絲,他的所有都是自己給的,而徐少卿能給自己的是自己希望得到的人脈關系,兩者相比權衡利弊,周斌自然會毫不猶豫的出賣趙出息。
  俗話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不是誰都那么有眼光,能發現尚未發光的金子……
  長安國際中心廣場,西蜀集團斥資二十億整體收購長安國際中心綜合體的簽約儀式如期舉行,西蜀集團眾多高管和長安中心廣場第三方控股公司高管皆到齊,徐林主持整個簽約儀式,趙出息此刻正坐在臺下,宋青瓷坐在他的旁邊,西安本地媒體們正在將閃光燈對準這位尚未超過三十歲卻已經身價上億的年輕人,沒人知道這位年輕人的詳細背.景,只知道他兩年前接班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位置,至于西蜀集團以前那些往事,今天到訪的媒體都已經被公關公司打過招呼,不會問這樣的問題,特備是關于簡姨的問題,更多的是會問西蜀集團接下來在西安的布局,到時候趙出息只需賣個關子,邀請眾多媒體參加過兩天在威斯汀酒店舉行的西蜀集團新聞發布會。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怎么辦?”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今天的他神采風揚,這身正裝從發型到皮鞋,所有搭配都是宋青瓷精挑細選的,她喜歡趙出息那種自信的魅力。
  同樣盛裝出席的宋青瓷略顯疑惑的看向趙出息,趙出息笑著解釋道“在西安的大半年,我每天都能看到這棟建筑,那會我只是意淫過哪天有錢買下他,卻沒想到真會有這么天”
  “你沒想到的事情多著,以后還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宋青瓷笑的很是職業,畢竟這里有媒體在,她向來注意自己的形象。
  趙出息笑著點頭道“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越來越好”
  這時候臺上的徐林已經看向趙出息笑道“下面,讓我們歡迎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趙出息先生……”
  徐林說完以后,所有的鏡頭閃關燈都聚集在趙出息和那位第三方公司老板身上,趙出息起身扣住西裝的紐扣,笑著看向那位那位老板,兩人同時上臺。
  對于趙出息來說,以后,這樣的場面,還有很多……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