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61 怎能少了他


  作為川渝如今最為強勢的趙爺,川渝以外可能也就某些經常來往于川渝的人物知道,可川渝那些站在一定層次的沒有多少人不知道,這也注定給趙出息帶來諸多資源,所以趙出息可以一個電話打到MUSE的幕后老板那里。
  吳坤打電話詢問趙出息要去哪,趙出息思索片刻后說先去君樂城堡酒店那里再說,吳坤沒多問只是點頭說行,隨后趙出息讓二胖去君樂城堡酒店。
  這時候,趙出息才有空詢問二胖道“怎么突然跑到西安,你是閑的蛋疼么?”
  “兩年多了,想回來看看,也替奶奶看看那些老街坊”二胖隨意的解釋道,真正的原因其實他不用說,趙出息都能夠知道為什么。
  趙出息苦笑搖頭道“林叔那邊不忙,就這么放人了?”
  “我已經給他說過,事情也已經安排好,所以不用擔心”二胖目不轉睛的開車說道。
  蘇蘇看起來心情不錯,居然望著窗外還哼起了歌,程子欣也是激動的不行,喊道“二胖,你剛才帥呆了,你現在是我偶像你知道不?”
  “我不帥么?”趙出息轉過頭沒好氣的說道“好歹要不是勞資,你今晚保不準會被怎么著,先不說挨打,指不定還會被那些人先奸后殺”
  “你啊,也帥,不過還是差二胖太遠,沒想到二胖子居然這么厲害,話說你兩誰厲害?”程子欣一臉好奇的問道。
  趙出息懶得理會這女人,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也不說聲謝謝……
  程子欣見沒人回答,就撇撇嘴問道“二胖子,趙出息這狗犢子說你現在在北京,你在北京干什么啊?”
  “生活”二胖依舊是那種語氣,愛理不理的回道。
  趙出息嬉皮笑臉的說道“二胖現在可牛逼了,以后你們去北京,如果有什么事,就說你認識林三爺,保證把他們嚇的屁滾尿流的”
  蘇蘇被趙出息這話逗的捂嘴嬌笑起來,程子欣自然不信,不屑道“有那么厲害么,老娘才不信”
  隨后程子欣想起什么事,趴在趙出息背后問道“對了,趙出息,那男人為什么喊你趙爺?”
  “因為我就是趙爺,你要喜歡的話,你也可以喊”趙出息自然不會解釋,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
  程子欣沒好氣的罵道“喊你大爺”
  “嗯,叫大爺干什么?”趙出息哈哈大笑起來,終于讓這妞也吃了次虧。
  程子欣氣急敗壞的掐著趙出息的胳膊罵道“你滾犢子,老實告訴我,你剛給誰打的電話?”
  “沒誰,不過是MUSE母公司的董事長而已”趙出息洋洋得意說道。
  程子欣才不信,冷哼道“吹,你就繼續吹牛逼吧,就你還能認識人家,你知道人家長什么樣么?”
  “不信拉倒,那你還問個屁”趙出息真是被這丫氣的不行,打開窗戶點燃根煙回道。
  程子欣雖然嘴上說不信,心里卻半信半疑,她只是知道,如今的趙出息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趙出息了,她看不懂,也不想懂,似乎感覺她們已經開始疏遠了。
  “下雨了”一直盯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蘇蘇小聲嘟囔道,抽著煙的趙出息若有所思的回道“是啊,下雨了”
  程子欣想到剛才趙出息和二胖把那幾個男人打的那么慘,不禁擔心道“趙出息,今晚的事情,不會有事吧?”
  “沒事,放心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是了”趙出息笑著搖頭說到,這妞嘴上再硬,其實心里還是很軟,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沒過多久,幾輛車就已經到君樂城堡酒店,趙出息帶著程子欣和蘇蘇下車,緩緩走到吳坤身邊道“今晚那邊是周斌的侄子周恒,你幫我盯著這小子,我倒是不怕他報復,就是擔心她們幾個”
  吳坤沒想到趙出息還真遇到的是周斌的人,沉聲道“嗯,我一會就安排,這件事一出,我們基本不用猜測周斌是否知道你回來的消息”
  “明天忙完收購長安國際中心的簽約儀式后,你確定時間,到時候我見見馬爺”趙出息清楚這事情不能拖太久,兩邊的事情可以同時進行,畢竟他在西安也不能一直待下去。
  “行,等會我回去會跟馬爺說”吳坤拍著趙出息的肩膀笑道。
  雖然吳坤他們最后才趕到,但趙出息還是笑道“今晚,謝了”
  “什么忙都沒幫,謝我干什么”吳坤呵呵笑道,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趕過去,趙出息也不會有事,趙出息這些手下哪個不是練家子,遠不是自己能夠相提并論的。
  趙出息看眼時間說道“時候不走了,就不再折騰你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我跟朋友坐坐”
  “好,有事隨時打電話”吳坤知道趙出息還有這些朋友在,也就不繼續留下,直接帶著自己的人離開。
  趙出息等到無愧離開以后,對著黃土回道“你們先回酒店,我等會忙完再回去”
  黃土沒多說什么,那件事情過后,他跟趙出息之間的交流越來越少,趙出息也把他的權利分開了,本以為這次來西安趙出息不會帶他,卻也沒想到趙出息會帶著他來。
  那邊,程子欣和崔雪、韓丹聊了幾句后,崔雪和韓丹就笑著跟趙出息打了招呼,隨后打車離開君樂城堡酒店,很快這里就只剩下趙出息等人,趙出息讓他們把那輛只有四座的奔馳邁巴赫S600開走,留下一輛五座的奔馳S320L。
  “我們去哪?”趙出息看向程子欣和蘇蘇詢問道。
  程子欣琢磨了會道“今天你們兩都回來了,我們找個地方喝酒吃肉去,怎么樣?”
  二胖自然沒有意見,趙出息說干什么那就干什么,于是趙出息同意道“這里離和平門不遠,我帶你們去以前我和二胖沒少去的那家,也不知道那里現在還開門不”
  “走走走,先過去看看再說,沒開門的話,我們再找別的地方,西安什么沒有,這擼串的還不是滿大街都是”程子欣拉著蘇蘇上車說道。
  于是周易開車,二胖坐副駕駛,趙出息跟蘇蘇和程子欣擠在后面,趙出息告訴周易師叔該怎么走,上車以后趙出息就發現,蘇蘇這丫頭偷偷握住了自己的手,然后也不敢看自己,對這丫頭,趙出息也是哭笑不得。
  趙出息所說的地方在和平門外面,雁塔北路華潤萬家門口,那里有個燒烤大排檔,外面就是停車場也好停車。兩年前他們經常去那里,這地方還是韓三強帶他們去的,最外面那家蜀南竹海小竹簽烤肉味道很贊,趙出息特別喜歡他們家的涮菜。
  等到那里后,趙出息運氣很好,那里和兩年前基本沒什么變化,依舊是人潮涌動,于是趙出息讓周易師叔停好車,帶著眾人喝酒擼串。
  此時,在西安其他兩個地方,兩個曾經將趙出息攆出西安的男人卻坐立不安了……
  曲江公館和園,這里算是西安有名的別墅區,獨門獨戶的獨棟別墅價值數千萬,一年前徐少卿在這里買了棟別墅,算是為結婚準備的婚房,可惜的是這婚卻一直都沒有結,徐少卿索性就自己住著,何況這里離蘇西洛的曲江龍湖盛景也不是多遠。
  在趙出息去雁塔路的時候,徐少卿的左膀右臂管樂就已經來到這里,找到剛剛洗完澡正在地下室健身的徐少卿,徐少卿的身材保持的很不錯,有錢有背.景的男人未必有魅力,徐少卿算是什么都有的男人,所以他身邊的美女實在是太多,這也是蘇西洛反感的一個原因。
  “他回來了”管樂都在徐少卿身邊,直接開口道。
  正在舉杠鈴的徐少卿將杠鈴舉到一半愣住,幾秒后徐少卿放下杠鈴皺眉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具體時間不清楚,可能是最近兩天內”管樂還是那么老謀深算,就像吳坤身邊的陳登,這些年他為徐少卿可謂是盡心盡力,不過徐少卿也沒虧待他,管樂現在該有的都已經有了。
  當知道趙出息在成都的地位時,徐少卿就已經意識到遲早會有這么一天,不然自己在成都的時候,趙出息會那么對自己,想到上次在成都的事情,徐少卿就有些惱火,什么時候被人那么欺負過。
  拿毛巾擦了下汗,徐少卿很淡定的說道“我知道了”
  “我們該怎么辦?”管樂直接問道,現在的趙出息可不是以前那個被他們追殺的連西安都待不下去,現在他可是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
  徐少卿揮揮手道“你先回去吧,等我吩咐”
  管樂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直接離開。
  徐少卿等到管樂離開后,回樓上沖了個澡點了根煙,隨后撥通了蘇西洛的電話,沒過多久電話就已經接通,那邊正在龍湖曲江盛景家中加班的蘇西洛皺眉道“這么晚了,有事么?”
  “趙出息回西安了”徐少卿沒有啰嗦,很直接的說道。
  蘇西洛聽到這個消息,拿著手機的那只手不禁有些顫抖,什么也沒說,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是不是已經知道?”徐少卿知道蘇西洛還是忘不了趙出息,很是不悅的問道。
  蘇西洛搖頭冷笑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最好,希望在我們結婚前,你最好不要見他”徐少卿加重了聲音,儼然這是在警告蘇西洛。
  蘇西洛卻直接掛了電話,望著床頭某個相框上的男人陷入深思當中……
  西安臨潼華清池悅椿溫泉酒店,周斌這段時間身體不好,正在這里靜養,他已經和當初那個家庭背.景不小的女人結婚了,那女人去年給他生了個女兒,對此周斌很不滿意,他向來很不喜歡,覺得只有兒子才能接自己的班,為此兩人沒少吵架,周斌跑到臨潼這邊也是為了躲那個女人。
  幾分鐘前蔣譚先后接到周恒和許名山的電話,發生在MUSE的事情他已經知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才敲響了周斌的門。
  套房里,周斌正在和某個女人親熱,有些不耐煩的喊道“誰啊”
  “斌哥,是我,蔣譚”站在門口的蔣譚沉聲喊道,兩年過去了,蔣譚如今的地位已經今非昔比,周斌已經讓他從幕后走到臺前,現在在他們這個圈子里,蔣譚可以說排在前五名,至于六叔那幫元老,早已在這兩年被周斌收拾的差不多。
  剛剛準備提槍上馬的周斌不耐煩的喊道“有什么事明天說,我忙著呢”
  “趙出息回來了”蔣譚知道如果啰嗦下去,里面正在興頭的周斌肯定不會見自己,所以只得如此喊道。
  聽到這句話,周斌愣了愣,瞬間沒了興致,臉色極其難看,猛的將身上的女人掀開,披上衣服徑直走了出來,兩年不見,他已經發福不少,那將軍肚實在是慘不忍睹。
  雁塔路華潤萬家門口的大排檔,趙出息等人喝酒聊天十分開心,蘇蘇和程子欣都喝的暈乎乎,趙出息和二胖卻絲毫沒事,等到他們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外面電閃雷鳴不斷,終于下起漂泊大雨。
  他們本想等雨小點以后再走,誰知道這雨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他們只得冒雨離開,趙出息沒有送程子欣和蘇蘇回家,直接讓黃土在威斯汀酒店再開了兩間房,這個時間點回去,他也不好打擾已經熟睡的宋青瓷。
  趙出息和二胖睡間房,程子欣則和蘇蘇一起,這兩人回到房間就呼呼睡著了,趙出息和二胖卻怎么都睡不著,聽著窗外唰唰的雨聲各有心思,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沉聲道“二胖,明早陪我去看三強”
  二胖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夢哼點頭嗯了一聲。
  第二天,天微微亮,趙出息和二胖早早起床,黃土帶著其他人已經早早在外面等著,眾人在酒店吃過早餐以后,帶上早已準好的東西出發。
  四十分鐘后,他們抵達目的地,西安東郊霸陵公墓,韓三強就沉睡在這里,下車以后趙出息沒有讓其他人跟著,黃土已經告訴他具體位置,所以趙出息和二胖提著東西獨自走進公墓。
  一場大雨,兩把傘……
  雨依舊那么大,能見度很低,沒過多久趙出息和二胖就已經消失在雨幕當中,也不知道是天氣原因,還是因為所處的地方,周圍的氣氛很壓抑很詭異,更有些陰森森。
  十幾分鐘后,趙出息和二胖終于找到那個默默無聞的墓地,跟這里所有墓地沒有任何區別,沒有人關心他的一生,也沒有人關心二十多歲就早逝的他是怎么死的,是的,沒有任何人關心。準備回西安前趙出息才知道,他的父親一年前就已經因為心臟病去世,所以趙出息更不知道這兩年多,有幾個人來看過他。
  愛子韓三強之墓……
  站在墓碑前,看著熟悉的名字,心情復雜的趙出息無言以對,兩年前那一幕再次浮現在腦海當中,趙哥,走啊,你特么走啊,走。
  如果是自己,趙出息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像他舍命救自己一樣救他,是啊,不知道。
  良久,趙出息才悻悻傻笑道“兩年多了,三強,哥回來給你報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