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6 獨狼和黑瞎子


  第八十二章窩囊?
  深夜,龍湖曲江盛景別墅大門口,帶著狗腿子們值夜班的張茅盾正在炸金花,手氣太背,已經輸了上百塊錢,一塊錢的底,上不封頂,張茅盾是有名的摳門,打牌很穩也有自己的套路,真真假假咋咋呼呼,其余保安們想贏他的錢那是癡人說夢話。誰曾想到今晚這么倒霉,咋呼的牌遇見真貨,牛逼的牌遇見更牛逼的,還好他穩重,到一定程度便收手,不會沖動上頭拼的你死我活。
  “去你媽的,太背了,不玩了不玩了”張茅盾將牌往桌上一扔,罵罵咧咧道。
  一個保安半開玩笑道“張隊,這才輸這么點,就不玩了,好不容易贏你次錢,多不容易”
  “贏我錢,想得倒美,勞資今天是不是踩狗屎了,怎么這么臭,再玩下去明天喝西北風啊。你,趕緊帶人巡邏去,唉,還有你,贏那么多,出去給兄弟們買宵夜去,記得給我買份烤韭菜,大補”輸了錢就像是死了爹娘的張茅盾沒好氣的開始命令,一幫保安恨的牙癢癢,卻沒辦法,誰讓張茅盾是老大,只好照吩咐去做。
  吩咐完這幫底下的小嘍嘍,張茅盾拿出龍湖曲江盛景的業主們平時孝敬的好煙點上一根,吧唧吧唧的抽著,孝敬是他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一兩條煙不過是里面那些有錢人施舍給他的,回報便是平時對他們多上點心,有些事情畢竟還得靠他們這幫保安。張茅盾抽著軟中華,琢磨著一會吃完宵夜美美的睡上一覺,這夜班差不多就算熬過去了,明天白天又能出去鬼混,反正執勤巡邏都有底下這幫小嘍嘍。
  張茅盾想的正出神的時候,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嚇了他一跳,張茅盾怒道“草泥馬,急著去投胎啊”
  張茅盾罵罵咧咧的從保安室出來,刺眼的燈光照的他瞅不清眼前的車,張茅盾怒道“能不能把你的燈關了,有門禁卡沒有”
  似乎張茅盾的話很管用,車上的人立刻關掉大燈,等著張茅盾放行。等到大燈關掉,張茅盾才看清這誰的車,熟悉的奧迪A8L,張茅盾臉色速變,屁顛屁顛拿著煙跑過來道“趙哥,你怎么來了,我還以為誰呢?”
  熟悉的奧迪A8L上自然是趙出息,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趙出息很少會在這個點出現在龍湖曲江盛景,更不會將車開到大門口,大多時候放下蘇西洛便迅速離開,偶爾和張茅盾他們打屁幾句。
  “放行,讓我進去”趙出息沒有看張茅盾,聲音低沉道,車上只有他一個人。
  張茅盾一愣,今晚的趙出息顯然和以往跟他們聊天打屁的趙出息不一樣,瞅見趙出息抓著方向盤的雙手纏著繃帶,張茅盾疑惑道“趙哥,你這是怎么了?”
  “放行,有事找蘇總”趙出息重復道。
  按照規定,這么晚如果沒有業主的同意,張茅盾是不可能給趙出息放行,不過他還是揮揮手示意放行,趙出息等到橫桿揚起后便驅車直入,奧迪A8L進去后,張茅盾的嘍嘍問道“張隊,這行么?”
  張茅盾后怕道“今晚你要敢不放行,估計我們都得躺著。再說我相信趙哥有急事,出了事,我自己兜著”
  張茅盾已經如此說,小嘍嘍便不再多話,反正張茅盾是老大,出事自然他負責人,輪不到他。
  奧迪A8L停在蘇西洛的別墅樓下后,趙出息一直沒下車,抽著煙思索著如何向蘇西洛開口,思索著自己這次做的決定是否正確,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李青衣警告過他不要走邪門歪道,其實他一直不清楚李青衣所說的邪門歪道是什么?
  趙出息喃喃道“會不會讓你失望?”
  車里待的有些悶,下車,趙出息掏出手機撥通電話,相比于這個選擇,祁連山的孩子們才是他最擔心的,四十萬,他不知道自己得還多長時間,如果按照既定的計劃前行,這錢不知猴年馬月才能還完,這期間祁連的山的孩子們怎么辦,李青衣如果離開鳳凰村怎么辦?趙出息掂量的事情很多,他沒有選擇,只能做最壞的打算,最終選擇這條路。
  別墅拐角處,蘇西洛晚上由于睡的太早,一覺醒來才發現不到十一點,再想睡卻怎么都睡不著,只好出來散散步透透氣,等她回來的時候,卻發現奧迪A8L停在別墅門口,一個男人站在奧迪旁邊,這個男人的背影她很熟悉,除過趙出息,沒有別人,蘇西洛并沒有沖動走上前去,她很疑惑趙出息為什么三更半夜來找她?
  遙遠的祁連山鳳凰村學校破落的宿舍里,穿的樸素的李青衣正在臺燈下埋頭批改作業,相比于西安城的溫暖,五月的祁連山依舊寒冷如冬,直到六月初,祁連山才會迎來真正意義的夏天,一年四季,冬天最長。
  李青衣扎著馬尾,頭發不及腰卻已垂背,她不喜歡頭發太長,因為冬天在鳳凰村洗澡洗頭發是件奢侈的事情。當電話鈴聲響起的時候,李青衣有些意外,微微皺眉。深夜,這電話鈴聲顯的有些刺耳,飄蕩在祁連山里,還好李青衣的膽子很大,要是普通人,說不定被嚇個半死,要是看過午夜兇鈴這種鬼片的人估摸著會把電話線拔了。
  沒過多久,李青衣便拿起電話,能這個點給她打電話出的,除過北京城,那便只剩下趙出息。
  “喂,你睡了沒?”趙出息面帶微笑道。
  “還沒睡,在給孩子們批作業,明天的課還沒備”似乎是心有靈犀,李青衣能聽到對面的趙出息和以往的不同。
  “多注意身體,鳳凰村就你這么一個老師,你要累垮了,孩子們怎么辦”趙出息關心道。
  李青衣回道“這些我都知道”
  “我可能會讓你失望”趙出息突然開口說道。
  果不其然,李青衣冷哼道“你沒做,怎么知道我會失望”
  “如果我不這么選擇,我怕我良心不安。我需要錢,很多錢,救命的錢。我還不知道我接下來的路是什么情況,可能這段時間很難給你打錢,我這還剩下兩萬,明天打給你,你別問我怎么來的錢,反正不是偷蒙拐騙的。學校和孩子們的花銷你得計劃好,不過要是缺錢,你便給我打電話,我會想辦法”趙出息一口氣將想說的都說了。
  “你需要多少錢?”李青衣開口問道。
  “四十多萬,可能還會更多”趙出息顫抖道。
  “是挺多的”李青衣平靜道。
  趙出息苦笑道“你會因此離開鳳凰村么?”
  “你覺得我是這樣的人?”李青衣反問道,其實已經給了答案。
  “那就好,我最怕的是這個,你知道,沒有人愿意去鳳凰村那樣的地方,你要走了,鳳凰村的孩子們就真沒有出頭的機會了”趙出息誠心說道,除過那個男人和李青衣,這些年鳳凰村再沒來過山外的人。
  李青衣沉聲道“這件事上,我幫不了你,我只能做好我的本份工作,路和命都是你自己的,你掂量好,我只是答應你這段時間不會離開鳳凰村,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永遠留在鳳凰村,這些孩子的前途怎么辦,你該明白”
  “我知道”趙出息回道。
  “不早了,我要繼續批作業,你還有要說的沒有?沒有的話,我掛了”李青衣感受到獨自一人來到大城市的趙出息在此刻的無助,有些辛酸的說道。
  “沒了,早點睡,讓那群兔崽子們好好學習,都出息點,以后別像我這么窩囊”趙出息傻不啦磯的笑道。
  等他剛說完,李青衣便掛掉電話。望著漆黑一片的祁連山和近在咫尺的鳳凰村,李青衣自言自語道“窩囊么?你是個孤兒,這鳳凰村和這些孩子對你來說本可以沒有任何關系,你可以孑然一身,可你還是將他們的命運背在自己身上,趙出息,這窩囊么?不窩囊。我知道小平安的死對你觸動很大,你能在大雪夜里給他們跪一天一夜,這點挫折,我相信你肯定能渡過”
  說完這些,李青衣一直望著窗外發呆,回過神后再次拿起電話,撥通一個還算熟悉的手機號,這個手機號是她在北京的某個死黨閨蜜,很快幾乎是剛撥電話便接通,對面正在某個胡同四合院里腐敗的女人激動道“我的姑奶奶,這可是你第一次給我打電話”
  “我的電話肯定是你給老爺子的,我不怪你。我也知道你肯定暗地里偷偷摸摸的在關注趙出息,這我也不怪你,現在我想讓你幫我辦點事,幫我查查趙出息發生什么事,你只需查清楚,其余的不準插手,他就算是死,你也只能冷眼看著”李青衣無比冷漠的說道,趙出息的路終歸是自己要走,她不希望自己影響他,更多的是,她對這個男人的自信。
  “姑奶奶,我沒辦法吧,我不說老太爺不讓我出李家的大門……”女人還想解釋解釋,才發現電話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掛掉,知道李青衣不會怪自己,女人心情不錯,連忙安排。
  龍湖曲江盛景蘇西洛別墅門前,趙出息打完電話,最終狠狠的吸口氣,下定決心,這才大步走向蘇西洛的別墅。躲在拐角處的蘇西洛感慨萬分,趙出息所說的話,她一字不落的都聽到,心情復雜,不知道說些什么,她只是知道,她根本不了解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