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859 她呢(2)

第八百七十章能鬧多大?
  酒精這玩意,喝得少了還好,只會加速血液流動和增強身體某些機能,要是喝多了,就容易喪失大腦部分功能。比如揩油這種事情,如果是平常,除非那種本身就是流氓的男人,正常男人向來不會亂來。可在夜店,灰暗的燈光和擁擠的人潮本就是最佳的環境,看見這么多美女,男人的荷爾蒙會大量分泌,再加上酒精麻痹大腦的推波助瀾,有些男人就會鋌而走險。
  程子欣遇到的就是這種情況,只論顏值和身材,程子欣本就是吸引男人的獵物,再加上今晚穿著短褲緊身V領t恤,更會讓人有犯罪的沖動。
  她去洗手間的時候,就已經引起旁邊那桌某個男人的注意,等她再回來的時候,這位已經喝的半醉的男人就忍不住摸了把她的翹臀,如果是別的女人可能就忍忍算了,頂多是罵兩句自認倒霉。可咱們程姑奶奶可不是這脾氣,連我們趙爺都被她罵來罵去,何況是敢吃她豆腐的這鱉孫子,立刻拉住丫先是破口大罵一頓,然后再讓丫立刻道歉。
  這種事情肯定沒人看見,是誰都估計不會承認,那穿的花里花哨的男人自然死不承認,更是惡言相向,罵程姑奶奶穿的這么風騷是出來勾引男人的,程姑奶奶一氣之下,啪的一巴掌就煽上去了,什么時候還輪到別人欺負她。
  可咱程姑奶奶似乎忘了,這里全是人家朋友,四五個男人圍著她,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居然還敢打那男的,難道不怕吃虧?就算出事以后你可以靠家里踩死對方,到時候你想怎么樣怎么樣,可現在你注定要吃虧。
  難怪趙出息總是罵她胸大無腦,得多吃核桃補補……
  那年輕男人在諸多朋友以及美女面前被程子欣煽了一耳光,臉面瞬間全無,他想都沒想抬手準備還回去,同時嘴里大罵道“你個賤貨敢打我,臥槽尼瑪逼的”
  等到這男人伸手打向自己的時候,程子欣這才慌了神,知道自己沖動了,這一巴掌看來估計是躲不了了,已經認命的閉上了眼睛。可惜的是及時趕到的趙出息并沒有讓她吃虧,男人的胳膊在半路上已經被趙出息攔腰截住,趙出息死死的抓住男人的手腕,冷笑道“朋友,打女人可不是純爺們干的事情”
  不管是被打的男人,還是他那幾個朋友,都一臉驚愕的看向趙出息,他們都沒注意到趙出息什么時候過來的,程子欣以為自己會挨這一耳光,等了好久都沒感覺到痛感,心里琢磨怎么回事,就差說聲臥槽尼瑪,你到底打不打啊,你不打老娘就走了,別嚇唬老娘。
  睜開眼睛后,程子欣這才現趙出息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她的前面,男人那想打自己的胳膊被他緊緊的抓住,程子欣下意識抱住趙出息驚喜道“趙出息,我愛死你了”
  “怎么,你是這賤貨的朋友?”那穿的花哨的男人張嘴就罵道,男人不僅穿的華麗花哨,身上還有紋身,頭梳成小鞭綁在一起,胸前掛著一條金鏈子,就差說聲勞資是流氓。
  聽到賤貨兩個字,趙出息瞇起了眼睛,陰森森的說道“有時候要管好自己的嘴,病從口入禍從口出”
  “你特么罵誰呢?”被人再次罵賤貨,程子欣忍不住再次爆道,也不想自己這邊勢單力薄并不占優。
  那男人指著趙出息惱火道“我數三下,你給老子松手,不然老子廢了你”
  旁邊他的朋友們推搡著趙出息,同時七嘴八舌的喊道“你特么松手,是不是想找事?”
  趙出息根本沒理會這幾個廢物,而是轉身看向程子欣道“怎么回事?”
  “他摸老娘屁股還不承認”程子欣大聲喊道,顯然也是想讓周圍其他人聽見怎么回事。
  趙出息一聽原來是這么回事,耍流氓不承認還嘴賤,真以為沒人能管的了你?所以趙出息得為程子欣出這口氣,呵呵道“既然這樣,那我只能說句,打的太輕”
  趙出息這句話可謂是徹底將這幾個男人惹火,那戴金鏈子的男人直接喊道“草泥馬的”
  說完另只手出拳就打向趙出息,趙出息一把將程子欣往后推出,程子欣踉踉蹌蹌退了好幾步,沒等她回過神,趙出息已經躲過那男人的拳頭,反正一記勾拳打在男人的下巴,趙出息根本沒打算客氣,所以這拳力氣足夠大,直接將那男人打的倒飛出去,隨后砸在那酒桌上,上面的酒瓶酒杯果盤全部都被砸翻,幾個美女嚇的尖叫起來。
  旁邊三個男人見趙出息敢還手,二話不說直接動手,同時攻向趙出息,趙出息彎腰躲過最先攻向自己那男人的腿,轉身繞過去右肘狠狠的砸在他的后背,男人轟的趴在地上,可見趙出息的力量多大,踩著這男人的后背,趙出息閃過緊接著那位男人的拳頭,拉住他的頭撞向自己的膝蓋,趙出息那膝蓋可比普通人要硬太多,男人的臉撞上趙出息膝蓋的后果是什么,那就是鮮血噴涌而出,等到趙出息松手后,他直接倒在地上起不來,暈了過去。至于最后那位,趙出息就更簡單了,趙出息一記過肩摔就把他摔在地上,狠狠的跟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那男人躺在地上疼的打滾。
  只是短短數秒中,一打四的趙出息就解決了戰斗,一個人干翻四個男人,讓周圍圍觀的那幫人目瞪口呆,尖叫聲更是不斷。如果這幾個男人沒喝酒的話,趙出息可能還得多費點功夫,可是他們已經喝的半醉,趙出息對上他們,那不就是切菜么,不管是反應還是動作,他們慢的可不止半拍。
  程子欣這貨直接在旁邊加油助威吶喊道“趙出息揍他,往死里揍,給姑奶奶出氣,踹他的**啊,讓他斷子絕孫”
  趙出息聽的是一臉黑線,真想說勞資不認識你……
  今晚來muse泡吧的男女們可算是大飽眼福了,貌似這muse已經好久沒有鬧過事了,更多是在門外而不是在這里面,今天終于有膽大不要命的了。
  那位被趙出息勾拳打翻的男人艱難的起身,嘴角全是血,兩顆牙都被趙出息打掉,就這樣還想再沖過來,趙出息根本不把他當回事,這時候muse的保安們已經沖過來了,直接把趙出息以及那位調戲程子欣的男人控制住,帶頭的一位穿著黑色短袖的中年男人喊道“住手,你們特么的知道這是什么地方,敢在這里鬧事?”
  中年男人此刻臉色明顯不悅,雖然舞臺上的表演以及音樂還在繼續,可這么大的動靜已經讓整個muse所有人關注著這里,他只得讓保安圍在四周,隨后再處理這里的事情。
  “許名山,給勞資把他弄死”調戲程子欣的男人見到保安和中年男人過來后,不僅沒有擔心而且更是氣焰囂張的往趙出息面前撲著喊道。
  中年男人出場的時候,趙出息也已經認出來他,那就是許名山,沒想到兩年了他還窩在這里,看起來和當初并沒什么變化。
  許名山瞇著眼睛回道“周恒,怎么處理不用你教我,出了muse的門,你們想要殺人放火怎么都行,但在muse里面所有事聽我的,別特么給我廢話”
  “許名山,你牛逼”顯然許名山并不待見這個叫周恒的男人,所以周恒聽完以后,指著許名山捂著嘴罵道。
  這時候許名山才有空看向趙出息和程子欣,程子欣他并不陌生,經常來muse玩,何況以前就認識,可許名山看向趙出息的時候,突然給愣住,顯然他覺得趙出息有些眼熟,這兩年趙出息的變化也有些大,經歷很多事情以后讓他看起來頗有些滄桑,加上留起了胡子,所以一時半會許名山也不敢認,何況趙出息是被周斌和徐少卿追殺出西安的,他怎么趕過來。
  許名山不敢認,但趙出息敢認啊,趙出息笑意盎然的說道“許哥,好久不見”
  “你是趙出息?”許名山一臉驚愕半信半疑的問道。
  旁邊的程子欣聽完以后好笑道“老許,你連這貨都認不出來?這傻逼不是趙出息,還能是別人?”
  “真是你,兩年多了,沒想到你會回來”確定是趙出息以后,許名山不禁有些意外道,全然已經忘了現在他要處理這里的糾紛。
  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該回來的時候,自然就回來了”
  故人相見都要感慨一番,可旁邊的周恒見許名山和這個叫趙出息的男人認識,不禁惱火道“許名山,草泥馬的,我算是看出來,你丫是打算幫他了,行啊,許名山,信不信勞資讓你卷鋪蓋滾蛋”
  這話也讓許名山回了神,才想起現在什么情況,許名山有些頭疼的回道“誰對誰錯,我會弄明白,現在你們說說,這怎么回事?”
  他作為muse的安保負責人,自然得先解決這件事,不然對muse影響不好,總經理那里也不好交代。
  “他摸老娘的屁股,死不承認,還想打我,出息這才幫我教訓他們”程子欣率先開口道,畢竟她占著理,所以根本不怕。
  周恒依舊不承認,繼續罵道“你個賤貨,就你長得那樣子,勞資會摸你屁股?”
  趙出息臉色再次冰冷,看來這貨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所以趙出息準備再次上去教訓狗東西,不過還沒等他上前,許名山一把拉住了趙出息道“出息,他是斌哥的侄子,我看這是還是好好商量,你別鬧大了……”
  許名山也算是為趙出息考慮,他并不知道趙出息和斌哥以及徐少卿的事情有沒有了斷,了斷了還好,要是沒了斷,被斌哥知道他回來,那肯定最終吃虧的還是趙出息,保不準又得離開西安。
  聽到許名山的話,趙出息不禁冷笑,沒想到還真是緣分,這剛回來就碰到周斌的侄子,既然這樣,自己就更得好好玩玩了。
  只是還沒等趙出息表態,有個大胖子這時候推開保安擠了進來,對著眾人悶哼道“鬧大?能鬧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