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58 她呢(1)

(你們的賬戶應該已經累積出月票,看看吧,有的話投給刁民)
  優柔寡斷,左右搖擺的男人向來很難成就大事,上位者都是那種當斷即斷雷厲風行的行事風格。吳坤顯然是后者,他做事從來都不會去當墻頭草,看起來像是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其實最終無法將利益最大化,他喜歡權衡利弊后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不后悔不遺憾,贏了高興輸了認了,所以這么多年他的生意才會做的越來越大。
  這次,趙出息和徐少卿、周斌之間,吳坤早就確定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支持趙出息,徐少卿、周斌跟他沒什么利益往來,要說實力,他和馬爺這邊完全壓著徐少卿和周斌那邊,根本不怕他們,相反趙出息卻能給他帶來巨大的利益,這個選擇很簡單。
  “什么時候有空,馬爺想見見你,具體你想怎么對付他們,到時候我們可以詳聊”酒桌正酣,趙出息和吳坤杯籌交錯聊得還算不錯,這時候吳坤試探性問道。
  趙出息笑瞇瞇的說道“這個聽你安排,除過西蜀集團那邊的事情,我應該隨時有空,最近可能會跟省里以及市里領導見面,其他事情都推后”
  “那行,先等你忙完這些事情再說,畢竟這些事情更重要,我可是聽說省里對你們西蜀集團十分重視,現在地方經濟很差,需要足夠的投資拉動GDP和就業,你們這次在陜西的投資力度不小,西安國際金融中心和太古匯的項目更是被定為提升西安國際大都市形象的重點項目”吳坤如實說道,他只是跟著趙出息他們喝湯,不過他的意思是打算以新公司入股合作的模式,拉幾個朋友入伙,這樣不僅自己掙了錢,也做了順水人情,算是一舉兩得。
  趙出息并沒有因為這話而欣喜,只是輕聲道“這才剛剛開始,過段時間可能會有更重磅的消息,不過現在還在接觸階段”
  趙出息所說的就是西蜀集團聯合林鎮北以及浙江那位組成的財團收購弘毅資本手中的世紀金花股份,以及長安控股入股長安銀行這兩項重磅炸彈,世紀金花在陜西可謂是人盡皆知,只是他的那位老板陷入麻煩,弘毅資本接手了世紀金花董事局,如果西蜀集團能夠收購世紀金花,那可是比收購長安國際中心更高調的舉動,至于后面的長安控股入股長安銀行就更不用說了。
  吳坤聽后果然眼睛一亮,低聲詢問道“不打算給我透露點消息?”
  “還沒有實際進展,等到確定消息以后,我自然會告訴吳哥”趙出息滿臉推笑的說道。
  吳坤也沒追問,端起酒杯樂呵道“好,來,先祝你一切順利”
  關于徐少卿和周斌現在的具體情況,趙出息并沒有直接問吳坤,黃土和大小王這邊自然會給他一份情報,到時候再跟吳坤以及那位尚未見面的馬爺聊會有更多的思路。
  晚宴進行了近兩個小時,期間程子欣這不作不死的給趙出息打了近十個電話,趙出息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直接關機了。
  晚宴結束以后,吳坤安排了接下來的活動,他包下南門外君樂城堡酒店的樓頂,給趙出息辦了個狂歡派對,找了二十個頗有姿色風格迥異的美女,站在那里可以眺望整個南門城墻內外的夜景,可謂下了大手筆。
  奈何趙出息早已經和程子欣以及蘇蘇約好,去還是不是去頗讓他頭疼,吳坤如此重視,趙出息要是不去的話,那有點不好。所以趙出息只得如實告訴吳坤,自己過去坐會可能就得離開,因為沒來前答應了晚上要見兩位老朋友。吳坤對此理解,也沒有為難趙出息。
  這種派對,宋青瓷作為女人自然不好參加,所以識趣對趙出息笑道“我先回酒店,你別玩的太晚,記得回來”
  最后一句話,可算是對趙出息的警告,別以為在外面就能鬼混,沒有齊思還有我管著你,老老實實早點回來……
  趙出息派人送宋青瓷回酒店,徐林等人跟著自己前往南門君樂城堡酒店,吳坤為接待趙出息可謂花了心思,整個君樂城堡的樓頂被他全部包下,動感激情的音樂,各種美酒、雪茄和美食,更不用說那些全穿著比基尼的美女模特們,還臨時搭建了一個游泳池,可謂極致奢侈。
  “怎么樣,滿意么?”吳坤笑呵呵的說道,他也已經派人把老婆送回去,男人們的夜生活無非就是美酒和美女,還能有其他的?
  趙出息其實不喜歡這些東西,可還得說道“玩還是吳哥會玩……”
  趙出息沒打算在這里待多久,陪著吳坤等人玩了半小時就撤退了,將這里留給老徐、黃土、大小王等人,也算是對他們跟著自己來西安的補償,何況大小王兄弟最喜歡這種場面。
  離開君樂城堡酒店后,趙出息這才開機給程子欣打電話,電話剛剛接通就傳來程子欣的大罵聲道“趙出息,你特么敢掛老娘電話,信不信老娘把你閹了,你知不知道你讓我們等了多久,我和蘇蘇都快睡著了”
  “信信信,說你們在哪,我這就過來”趙出息理虧也不敢反駁,知道反駁的后果就是更嚴重,所以直接認慫道,反正到好男不跟女斗。
  程子欣等著見面再收拾趙出息,冷哼道“MUSE,給你十分鐘,過不來就拉黑”
  “你就不能換個地方,又是夜店……”趙出息還沒說完,程子欣已經掛掉電話,趙出息只想仰天長嘆,老天爺啊,我怎么就認識這么一個女魔頭了,上輩子欠她錢么?
  再無奈再無語,趙出息也得過去,他自然不信程子欣的話。南門離西大街也就三分鐘路程,趙出息讓陳中藏開車趕向那里西大街MUSE,那也是趙出息曾經待過的地方,周斌那會讓他負責那幾家店的安保,其實就是個閑職,每天晚上在那里閑轉鎮鎮場子,基本沒什么大事。趙出息記得山水情的黃毛被自己安排在那里當酒保,也不知道他后來有沒有因為自己的原因離開,會不會現在還在那里待著。還有MUSE的那位安保主管許名山跟自己當初還算有些交情,不知道還在不,在的話是否會認出自己,趙出息也并不怕認出自己,他回來就沒想逃避任何人任何事。
  幾分鐘后,奔馳邁巴赫就已經停在MUSE的門口,因為今天不是周末,所以門口的車位也沒有停滿。
  趙出息讓陳中藏和周易師叔都在車里等著,也知道他們跟自己一樣,并不喜歡這種吵鬧的氛圍,陳中藏擔憂道“趙哥,沒事?”
  “放心,沒事,有事我會喊你們”趙出息搖搖頭讓他不用擔心,下車后獨自走進MUSE,從這樣的豪車下來,自然引起門口的路人注視,這是最普遍的現象。
  不管是哪座城市,夜店的氛圍都是相同的,勁爆的音樂和DJ,舞臺上穿著裸露表演的美女,吵鬧的喝酒叫囂聲,空氣中彌漫著荷爾蒙、酒精、香水等等混雜的味道,趙出息真不知道程子欣為什么這么喜歡逛夜店。
  縱然不是周末,里面依舊熱鬧異常,趙出息穿過人群幾番尋找后,終于看見程子欣和蘇蘇的身影,除過她們還有兩位美女,趙出息似乎有些印象,她們應該是程子欣的朋友。
  還未等趙出息走過來,眼尖的蘇蘇就已經看見趙出息,起身對著趙出息連忙揮手,程子欣等人同時看向趙出息,趙出息微笑著走過去,還沒等趙出息坐下,程子欣就開始訓斥道“趙出息,你架子越來越大了是不是,你知道你讓我們等了多久?枉費姑奶奶一片苦心,為你帶來兩位美女”
  趙出息無奈解釋道“我已經給你說過晚上有事,這不是忙完以后就過來了”
  “我哪管你那么多廢話,這里有我專門為你調好的四杯雞尾酒,你把他喝了,我就算是原諒你了”程子欣指著桌上的四杯雞尾酒,玩味的說道。
  趙出息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喝,勞資怕你下毒”
  “你丫是不是男人啊,這么慫”程子欣立刻諷刺道。
  趙出息哪還理會她,這女人就是你越把她當回事,她就越得寸進尺,所以趙出息直接坐在蘇蘇旁邊不悅道“讓你遠離程子欣,你就是不聽,她老帶你來這種地方,沒出事還好,要是出事了怎么辦?”
  “欣欣姐挺好的,我們都好久沒有來過了”蘇蘇撅著嘴道,看得出來趙出息是真生氣,其實她也不喜歡這種地方,只是偶爾陪欣欣姐出來散心。
  那邊的程子欣對趙出息已經虎視眈眈,幸好她聽不見趙出息和蘇蘇的話,不然估計會殺了趙出息。
  “趙出息,你喝不喝?”程子欣還在糾結這個事情,這四杯可都是高濃度酒精的雞尾酒,作為對趙出息的懲罰,一會再喝點其他的酒,保不準趙出息今晚就得跪了。
  趙出息見這女魔頭是不死不休的模式,只得問道“你確定沒下毒?”
  “騙你我是你孫子”程子欣冷哼道。
  趙出息故意看向程子欣的下面道“沒看出來,你還去過泰國”
  程子欣儼然要發火了,趙出息連忙道“我喝,我喝,不就是喝酒么”
  于是在幾位美女的期待眼神中,趙出息將四杯雞尾酒全干掉,入口的時候他就知道這酒不簡單,不過這點酒勁還不會讓他喝醉。
  “給你介紹,這是崔雪,你以前見過,這位是韓丹,我閨蜜。至于你這個**絲逆襲的暴發戶,我已經給她們說過,好了,別廢話了,現在陪姐姐們喝酒,姐姐今晚要一醉方休”看得出來程子欣確實很高興,也或許是因為趙出息回來了,大有今晚喝醉的沖動。
  趙出息笑著和崔雪韓丹打招呼,已經身為人妻的崔雪打量著趙出息笑道“還記得我么?兩次見你,都是在這里,比起以前,你看起來成熟了不少,更有男人味了”
  “崔雪,你又春心泛濫了?我可告訴你,別人隨便勾引,趙出息不行,他已經結婚了”程子欣等著崔雪道,這女人已經墮落了,她可不會讓趙出息趟這趟渾水。
  崔雪并沒有信程子欣的話,舔著嘴唇戲虐道“我知道,這是你的菜,我是不會搶的”
  “你說什么呢,趕緊喝酒,別啰嗦了”程子欣有些莫名的不好意思道,端起酒杯就跟趙出息幾個打鬧在一起。
  趙出息沒來的時候,程子欣和崔雪韓丹她們就沒少喝,這會已經有些微醉,趙出息陪著她喝還沒喝幾杯,她就忍不住起身要去衛生間。
  趙出息問要陪著么,程子欣嘟囔了幾句說不用,趙出息也懶得管,就陪著崔雪以及韓丹玩游戲,特別是這酥胸嬌挺的崔雪,沒少挑逗他,可惜趙出息對這種女人沒什么興趣,更多時候是跟蘇蘇小聲聊天,蘇蘇穿著熱褲和灰色緊身t恤,不同以往的清純,就是胸部有點小,不然殺傷力十足。
  時間過去數分鐘后,趙出息還沒看見程子欣回來,心想著這姑奶奶不會喝多了吧,所以準備去看看什么情況,可是趙出息剛起身,就看見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位置,程子欣被幾個男人圍在中間,程子欣臉色不悅好像在發火。
  趙出息不禁皺眉,生怕程子欣吃虧連忙往過走,就在他快要到的時候,只見氣急敗壞的程子欣甩手就是一耳光狠狠的煽在對面男人的臉上,趙出息知道,完了,要出事。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