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857 擦車而過

趙出息給二胖打的那個電話,就那一句話,我剛回家了,讓二胖整個人心境全亂了。家是什么,二胖以前不明白,現在明白了,有奶奶的地方就是家,沒有奶奶的地方再富麗堂皇也算不上家,比如林鎮北那價值數億的四合院。所有人都說林三無終于回到林家了,二胖對于這個說法從來都是不屑一顧,林家?縱然姓林,他也沒覺得回到北京就是算回到家了。
  特別是在西安認識趙出息那段日子,二胖覺得那是人生中最舒服的一段生活,這輩子都不會再有了,有個疼他愛他跟他相依為命的奶奶,有個不像外人那樣把他當傻子的兄弟,每天出門為生活奔波,回家后都有一桌豐盛的晚飯,沒事了給奶奶拉一曲二胡,聽奶奶唱一段京劇,陪奶奶去和平門外聽聽戲散散步,跟趙出息在門口小竹簽烤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不用想太多因為所以,那樣才是生活。
  奶奶不在了,出息逃亡了,二胖的生活早已在那個時候終止,現在的他不過是為其他事在奔波,所謂的林家,所謂的人生,所謂的朋友。如果這些東西能換來曾經的日子,二胖會毫不猶豫的放下,對于他來說,幾乎沒有什么能讓他牽掛的。
  出息出事的時候,他因為奶奶的事情錯過了,讓別人欺負了出息,現在出息回西安報仇了,二胖知道自己必須陪在身邊,不為什么,只為祭奠那無憂無慮的一年。
  所以,放下電話以后,二胖立刻告訴林鎮北他要回西安,林鎮北沒有問什么原因,只是告訴他如果需要什么,可以直接開口。安排好手中的所有事情,二胖果斷買了張回西安的機票,馬不停蹄的趕回來。
  亮寶樓在曲江芙蓉東路大唐芙蓉園北門對面,算是西安頂尖的酒樓,號稱國宴級別。吳坤在這里宴請趙出息,自然很重視趙出息,他不得不重視這位讓他刮目相看的年輕人,一個兩年前在西安被人當做棋子的卑微小人物,兩年后成為在川渝翻云覆雨的大人物,任誰都不敢輕視的,何況西蜀集團在西安的幾項投資,他都參與進去了,兩人的利益往來越來越多,西蜀集團已經成為川渝民營企業的鰲頭,他自然要跟著分一杯羹,畢竟誰都不想跟利益過不去。
  “安排的怎么樣?”坐在貴賓休息室里,看見自己的心腹走進來,吳坤沉聲問道。
  這位心腹不到四十,叫陳登,是吳坤公司的總經理,平時更是幫著吳坤處理很多上不得臺面的事情,西裝革履的陳登回道“都已經安排好,現在就等他們過來,不過馬爺倒是問起過這事,問什么時候讓他見趙爺”
  “這老狐貍倒是迫不及待,不用管他,我們先跟趙爺聊完再說,一會我會問問趙爺的意思,然后再做決定”吳坤揮揮手說道,馬爺那點破心思誰都清楚,西蜀集團這次在西安整出這么大的風頭,誰不想跟著喝碗粥,老馬這些年生意一直沒什么起色,現在公司又缺錢,巴不得跟著自己抱上趙爺這大腿。
  陳登猶豫片刻后小聲問道“老吳,你真打算幫趙出息對付徐少卿和周斌?”
  “你真以為趙出息回來是投資的,西蜀集團在哪不是投資?這個月的財經新聞你看了吧,長安控股在北京的一個高峰論壇,你看看人家請的都是什么級別的大佬?長安控股幕后最大的股東就是西蜀集團,西蜀集團最大的股東是趙出息,趙出息的背.景深不可測。所以啊,他回來不是投資的,是回來報仇的。當年那件事你不已經給我查清楚了么,徐少卿和周斌可真是命背啊,他們也估計沒想到,當年那個對他們來說不過是螞蟻的年輕人,今天會如此的顯赫。他兩算什么東西,先別說和趙出息聯合,就算是我們單獨做這事,你覺得我們會怕他?如果我們幫著趙出息成功報仇,那趙出息就會欠下我們一個大人情,以后很多事情,就很簡單了”吳坤洋洋得意的說道,自從上次成都回來以后,他就一直關注著有關趙出息的所有事情,不管是趙出息在川渝黑吃黑,還是趙出息的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這些遠都不是自己能比的。
  陳登點點頭道,當初吳坤讓他查那件事情的時候他并沒在意,等到吳坤把所有事情告訴他以后,他才驚出一身冷汗。不過他對于趙出息的很多事情都遠不如吳坤知道的那么清楚。
  “我讓你盯著徐少卿和周斌那邊,你給我盯緊了,跟趙出息那邊那個黃土隨時保持聯系,那個黃土別看沉默寡言,他在川渝那邊影響力很強,是趙出息的心腹,聽說大小事情基本由他負責”吳坤生怕手下這些人怠慢了趙出息那邊,不忘叮囑道。
  “嗯,我會吩咐下去的”陳登點頭說道,如果吳坤的事業能再攀登一個高峰,他自然會跟著水漲船高。
  陳登離開以后,吳坤就和旁邊的老婆聊天,老婆對于他這些事情基本不管,之所以帶著老婆來,也是因為知道趙出息的老婆齊思也跟著來了西安,夫人外交向來都是重頭戲。
  約莫十幾分鐘后,陳登告訴吳坤趙出息那邊馬上到了,吳坤這才帶著媳婦下樓接趙出息,這待遇估計很少有人會有,畢竟吳坤在西安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趙出息從高新那邊出時,黃土等人還沒有走,趙出息就讓他們在威斯汀酒店門口等自己,正好順路過去。
  除過陳道藏周易師叔,趙出息見吳坤還帶著徐林宋青瓷以及黃土大小王,這些都是自己的心腹,在川渝現在也算是大人物。
  齊思回了成都,趙出息身邊這個位置自然留給了宋青瓷,今晚宋青瓷穿著比較正式的黑色長裙,這種裙子看起來有些像禮服,雍容華貴更彰顯氣質。
  “見過朋友了?”宋青瓷和徐林忙西蜀集團的正事,所以也沒時間陪趙出息,不過趙出息既然在西安待過,想來會有不少朋友,回西安肯定會見見自己的老朋友們,畢竟算是衣錦還鄉。
  趙出息握著宋青瓷的手道“見了幾個,不過還沒跟他們好好聚聚”
  “西蜀集團那邊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會和老徐幫你負責,既然回來了,先跟朋友好好聚聚,畢竟好幾年沒見了”宋青瓷笑著說道,齊思回成都,這多少讓宋青瓷有些高興,沒有別的想法,只是她跟趙出息獨處的時間會更多點。
  趙出息點頭道“有你和老徐,我放心”
  很快,兩輛車就已經到亮寶樓門口,趙出息剛下車就看見早已等候多時的吳坤,趙出息帶著宋青瓷緩緩走向吳坤,本想跟吳坤只是握手致意,卻沒想到吳坤上來就給趙出息一個擁抱,這多少讓趙出息有些意外,可也只能配合著,吳坤像是見到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拍著趙出息的肩膀道“回來了”
  “嗯,回來了”趙出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句話,只得如此說道。
  這幾個月,吳坤跟趙出息這邊很多人接觸過,在場的基本都認識,西蜀集團總裁和那位四川省十大商業女強人的宋青瓷,這邊趙出息的貼身保鏢周易,心腹黃土大小王,唯一不認識的就是陳道藏。
  吳坤跟大家笑著打招呼,隨后對趙出息道“什么也別說了,先上去我們再慢慢聊”
  將趙出息等人帶到貴賓包廂,從透明的落地窗可以直接鳥瞰整個大唐芙蓉園的夜景,主賓依次坐下以后,吳坤開始讓服務員上菜,有些意外道“齊思不是也回西安了,怎么沒帶來?”
  “她有些不舒服,下午已經回成都了”趙出息笑著解釋道,倒是沒想到吳坤如此重視他。
  旁邊吳坤的老婆關心道“沒什么事吧?”
  趙出息笑著回道“謝謝嫂子關心,沒什么大事,畢竟已經快七個月身孕了”
  “那要多注意,我懷孕的時候也是這樣,經常出點小狀況”吳坤的老婆回想起自己當初懷孕的事情,給趙出息寬心道。
  在場的所有人,基本都在聽著吳坤和趙出息聊天,畢竟這兩位才是正主,吳坤笑著說道“你們西蜀集團這兩個月在西安可謂是大出風頭,我也算是跟著沾光了,你不知道有多少老板跑來問我,有沒有機會跟你們合作”
  IFs國際金融中心西蜀太古匯,收購長安國際中心,出手就是三個大項目,找遍整個陜西也沒有一家民營企業有這個能耐?
  趙出息順水推舟道“我們是合作伙伴,吳哥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如果吳哥覺得合適,我也不介意認識更多的朋友,畢竟西蜀集團人生地不熟,也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
  “這話你說錯了,我們不僅僅是合作伙伴,而且是朋友,你說是不?”吳坤搖頭說道,顯然他想跟趙出息走的更近。
  趙出息呵呵笑道“我們自然是朋友”
  “既然是朋友,所以啊,出息,有些事情我也就不明說了,畢竟我們先前都已經在做,所以這次你在西安想要做的事情,我都會全力以赴幫忙,你有什么需要盡管向我開口,你若不向我開口,那就是不把我當朋友”吳坤鄭重其事的說道,這次是他唯一跟趙出息走進的機會,他必須把握住,所以才會如此說道。
  很多事情,趙出息確實需要吳坤幫忙,可是畢竟不是自己人,趙出息不知道吳坤到底什么想法,再怎么說他根基都在西安,如果跟著自己對付徐少卿和周斌那邊,想來會得罪很多人,他未必會真心幫自己,可能會把更多的重心放在西蜀集團的合作上。不過現在聽吳坤這么說,趙出息倒有些意外,若有所思道“吳哥,你不怕麻煩,不怕得罪人?”
  “如果能和你成為真正的朋友,那這些比起來,真的不值一提”吳坤向來膽大心細,他知道這是一次投資,回報和自己的付出絕對成正比,既然已經在幫趙出息,何況外界都知道他跟西蜀集團合作的消息,那肯定就已經得罪人了,既然這樣,那就索性做到底,決不能瞻前顧后猶豫不決。
  趙出息瞇著眼睛笑道“吳哥已經這么說了,那我再說別的就見外了,對于朋友,我趙出息向來不會虧待”
  “我知道”吳坤笑著點頭回應道,隨后端起酒杯起身道“來,讓我們舉杯,歡迎出息回西安”
  眾人端起酒杯,這杯酒喝下去,就代表著西安的水面不再平靜了,先前趙出息和吳坤只是就此說說而已,吳坤也沒明確表示站在趙出息這邊,但此刻,吳坤儼然已經表明自己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