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54 一切順理成章


  (這章有八千字,一個完整的情節,代表著我的誠意,所以你們的誠意呢,月票啊)
  他年不辭離別去,今歸故人可安好?
  回來,趙出息最想見的自然是這些故人,如果不是威斯汀酒店距離龍湖曲江盛景這么近,趙出息也不會大清早就過來,除過蘇西洛住在這里,更多原因是想找張茅盾,趙出息一直覺得可笑的是,在西安的時候,總是那些并沒有走進自己心里的朋友反而卻幫了自己,比如韓三強,比如蔣清軒,比如張茅盾。
  趙出息和周易回到威斯汀酒店的時候,徐林和宋青瓷等人已經離開前往西蜀集團西安公司,黃土等人在等著趙出息回來。
  趙出息回到房間齊思還在賴床,趴在床上玩手機,趙出息走過去給她蓋好被子,生怕她著涼了,齊思將頭放在趙出息的腿上,趙出息摸著她的頭發笑道“起床了,懶貓”
  “你怎么起這么早,干什么去了?”齊思伸著懶腰說道,也不在乎自己春光外露。
  趙出息笑著解釋道“早上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啊,兩年沒回來了,這些熟悉的地方都得好好轉轉”
  “那你也不帶上我”齊思撅著嘴有些不滿的說道。
  趙出息好笑道“那你趕緊起床,陪你吃完早餐,我就帶你去我生活過的那些地方”
  聽到趙出息說這話,齊思立刻有了精神,連忙爬起來道“好,你等我,我這就起床”
  一個小時后,趙出息帶著齊思終于出發,陳道藏和周易跟隨。黃土和大小王他們也已經出去,趙出息親自開車,因為在坐的只有他對西安對要去的這些地方最熟悉。
  他們要去的第一站就是離大雁塔并不是多遠,位于西影路上的山水情,西影路之所以叫西影路,是因為西安電影制片廠在這條路上,以前的西影廠很厲害,出品過無數經典電影,隸屬于西部電影集團,被稱為國內六大電影集團,只是市場化經濟以后,這些臃腫的體制企業早已經跟不上時代的步伐而被淘汰。
  只用不到十分鐘,趙出息開車就到了山水情外面,趙出息沒有下車,只是將車停在路邊,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兩年前風光無限的山水情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關門倒閉了,此刻這棟樓破爛不堪,沒了往日的光彩。他并沒有覺得沒了山水情就會少幾個失足女,她們不在這里,還會在別的地方,趙出息只希望她們早點掙夠錢,遠離這火坑,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趙出息不禁有些傷感,指著山水情道“這是我以前上過班的洗浴中心,我也是在這里遇到十六號以及丁哥和三十八號”
  趙出息給齊思講過自己在洗浴中心的那些往事,也仔細講過他和十六號時間的故事,以及沒少幫他的丁哥,還有丁哥深愛的三十八號。
  “十六號是好人”齊思語氣有些憂傷的說道,她跟著趙出息去過十六號的老家平遙,知道趙出息對十六號的感情很深,十六號雖然當過小姐,但齊思從來沒有瞧不起她,能讓趙出息如此動情的女人,怎能那么庸俗?何況趙出息也說過,如果不是生活所逼,十六號也不會去這樣的地方。
  趙出息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苦笑道“是啊,十六號是好人,她要不是好人,這世上就沒好人了,狗.娘養的生活啊”
  后面的周易和陳道藏識趣把自己當做空氣……
  “那丁哥和三十八號呢,你后來再沒有聯系他們?”齊思對于那位敢愛敢恨的丁哥很有好感,所以問道。
  趙出息嘆口氣搖搖頭道“沒有,也許他們想忘記西安發生的一切,不想讓別人打擾他們的生活,不過我知道,此刻他們肯定在某個小城市,過著平淡幸福的日子”
  “嗯,他們一定會的”齊思握緊趙出息的手,堅定道。
  趙出息點點頭道“走吧,去下個地方”
  奔馳邁巴赫緩緩離開了這個趙出息的傷心之地,向著下個地方而去,十多分鐘后他們就來到了南門,趙出息再次將車停在路邊,望著周圍的環境,感慨道“這里比我離開的時候繁華了很多”
  他走的時候,這里很多建筑還沒有建好,比如眼前這個珠江時代廣場,華倫天奴和杜嘉班納的巨大招牌很是顯目,他離開的時候環城南路地下隧道正在修建,南門廣場也沒建好,這會都已經投入運營,趙出息指著早已建成的南門國際公寓道“那就是我和二胖以及三強以前待過的建筑工地,我也是在那里認識二胖和三強的,那些故事我也給你講過,如果有下輩子,我會好好珍惜和他們在一起的日子,希望下輩子我們還能繼續當兄弟”
  韓三強為救趙出息死了,齊思知道這件事,很多人也都知道,所以她沒有說話,知道趙出息想起韓三強了。
  說完趙出息又指著不遠處的長安國際中心道“這個就是長安國際中心廣場,算是西安有名的地標建筑,西蜀集團這次收購的就是它,我那會沒少站在南門國際公寓的樓頂望著他發呆,我在想這建筑群真大氣,他的老板得多有錢啊,也意淫過哪天我要是有錢的話就把他買下來,所以說,收購長安國際中心我是有私心的”
  齊思看向這棟就算是在北上廣這些一線城市,也注定是地標性建筑的建筑群,數棟高低排列有序的高樓,純玻璃幕墻充滿現代氣息,王府井百貨、東亞銀行、匯豐銀行以及諸多如gucci、阿瑪尼等等奢侈品店,她以前就聽朋友說過這里,那會飛西安的時候還在這里逛過幾次。只是齊思并不知道西蜀集團要收購這里,不禁有些意外道“你說西蜀集團要收購這里?這應該不便宜吧”
  便宜兩個詞用在這里,顯然是不合適,可齊思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趙出息呵呵笑著解釋道“長安國際中心有abcd四座,b座和c座又是雙子塔,所以應該說有六棟建筑,這里地處西安最繁華的南門外,寸金寸土,自然不會便宜,西蜀集團斥資二十億才拿下這里”
  二十億?
  齊思不禁有些震驚,別說齊思,連后面的周易和陳道藏都有些意外,不得不說現在的西蜀集團真是財大氣粗。
  “等以后我們的孩子出生長大,我就把這里當做十八歲的生日禮物送給她”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齊思撇嘴瞪著趙出息道“你這樣會把她慣壞的”
  “我是她爸,我不慣著他誰慣著他,我吃了這么多苦才從鳳凰村走到今天,我不能讓她吃苦”趙出息堅定不移的說道“好了,走吧,去和平門了”
  和平門就在前面不遠處,趙出息以前和二胖都是在城墻下面跑完步才過來上工,奔馳邁巴赫沒走幾步趙出息就指著巍峨雄壯的西安城墻道“周易師叔,這里就是西安古城墻,等哪天我們有空,我陪你上去走走”
  “一座城市的靈魂,是得上去走走”周易望著車窗外綿延不絕的城墻沉聲道,西安城墻在國內都很有名氣,是少有的保持完整的古城墻,雖然這城墻是明城墻,不是漢唐時代保留下來的,就這樣已經難得了,不得不說當年在那個特殊的時代,西安當時的執政者真有魄力保留下了他,給子孫后代留下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真是功德無量。
  等到和平門后,趙出息指著同樣改造過的環城公園笑道“我和二胖早上會在這環城公園鍛煉跑步,奶奶經常在這里唱戲擺攤,等到下午以后,這里會有很多老人唱秦腔,很有感覺。那時候我們的生活真的很平靜,只是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是啊,這一切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趙出息很懷念那樣的生活……
  將車開進和平門里面以后,趙出息就停在路邊,看著對面的小區道“那里就是我和二胖以及奶奶住的小區,我們住在最里面那棟六樓,開窗就能看見城墻,晚上我們會在外面的小竹簽烤肉喝酒擼串”
  趙出息找來找去也沒發現門口那家小竹簽烤肉,那里已經被一家24小時便利店覆蓋,趙出息苦笑道“看來,連那家小竹簽烤肉也關門了”
  “要不要進去看看?”齊思小聲詢問道,其實是她想進去看看。
  齊思想進去,趙出息其實也想進去,點頭直接將車開進小區,在門口被傳達室的大爺攔住,大爺沒問他找誰,只給他開了張票.據,一會出來繳費就是了。以前趙出息經常晚歸,大爺沒少給他開門,趙出息也時常買些水果孝敬大爺,顯然他也沒認出是趙出息,是啊老人們的記性很差,何況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小區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坑坑洼洼的路面,斑駁的墻壁爬滿爬山虎,家家戶戶安著防盜窗,上面滿是鐵銹,陽臺上全是雜物,灰塵看起來已經不知道堆積了多少年,倒是有不少花草樹木,這些在趙出息眼里都是無比的親切,這小區現在住的都是些孤寡老人,年輕人們早已搬離這里,所以經常能看到大爺大媽在樹下乘涼聊天。
  趙出息停好車以后,帶著齊思等人走向自己那棟樓,果不其然看見三四個大爺大媽在那里扇著扇子昏昏沉沉的聊著天,這些大爺大媽依舊是當年那些人,只是看起來又有些蒼老了,他們已經活了一輩子了,兩年對他們來說其實很短暫。
  趙出息和齊思等人的穿著打扮自然吸引了大爺大媽,大爺大媽都不說話了,而是目不轉睛的盯著趙出息等人,終于有位大爺忍不住問道“你們找誰吶?”
  趙出息自然認識他,樂呵道“羅大爺,您還認識我么,還有您,劉奶奶,還有胡大媽,蔡叔,你們還認識我么,我是趙出息啊,小趙,就是六樓林老太太家的小趙”
  大約沉默兩秒后,年齡最小的胡大媽認出了趙出息,她可是小區里有名的八卦王,小區誰家發生任何雞毛蒜皮的事情,她都能知道,所以她指著趙出息道“哎呀,我就說這是誰啊,看著這么眼熟啊,你們認出來沒有,他是小趙啊,咱們六樓的小趙,不得了啊不得了,這孩子現在看起來出息了”
  經過胡大媽這么一說,其他幾位老太太老大爺也都認出趙出息了,七嘴八舌的說著關于趙出息的事情,旁邊的齊思聽的是忍俊不禁,頭發已經脫光的蔡叔感慨道“兩年前老太太去世后,你和三無就相繼離開這里了,你們兩都是好孩子啊,咱們小區誰家有什么體力活,都是你們主動幫忙干,你們走了以后啊,誰還會幫我們這些老頭老太太啊,沒想到你這一走就是兩年啊”
  “小趙啊,你現在在哪呢,以后沒事多回來看看我們,我們這些老家伙,有今日沒明天的”羅大爺也感慨道。
  胡大媽看著旁邊挺著大肚子的漂亮美女,高興道“這應該是你媳婦吧,真漂亮啊,孩子多大了啊”
  “嗯,胡大媽,她是我媳婦齊思,孩子差不多七個月了”趙出息笑呵呵的介紹道,這些大爺大媽當初對他都挺好。
  齊思禮貌的笑著打招呼道“羅大爺,劉奶奶,胡大媽,蔡叔,你們好,謝謝你們以前照顧出息”
  “這孩子真懂事,有什么照顧不照顧的,鄰里鄰居的都是互相照顧,你現在有身孕了,也要照顧好自己啊,多注意身體,回頭孩子滿月要擺酒的話,可得通知我們這些老鄰居啊”胡大媽笑呵呵的說道,對于他們來說,生活每天都是千篇一律,難得今天有驚喜。
  趙出息沒繼續逗留,跟大爺大媽們聊過幾句后說道“那胡大媽,你們繼續乘涼,我上去轉轉……”
  “小趙啊,等等,你們那間房子有鑰匙在鄰居老宋那里,老宋今天在家,你要想進去,找老宋拿鑰匙”胡大媽這才想起一件事,連忙叮囑道。
  趙出息再三感謝,這才帶著齊思和周易以及陳道藏上樓,六樓對于如今的齊思有些挑戰,這老小區哪有電梯,所以趙出息直接攔腰抱起齊思,不然這么上去得折騰不少時間。
  當年離開的時候比較匆忙,鑰匙什么都沒帶,如果胡大媽不提醒,趙出息也確實進不去,他倒是知道后來二胖還回來過,不過這兩年想來沒有再回來。
  六樓只有兩戶人家,趙出息望眼熟悉的左邊,笑道“這就是我們住的地方”
  隨后他敲響了右邊的大門,過了幾秒后里面傳來誰啊的聲音,隨后鐵門從里面打開,只是外面還有層防盜門,開門的正是趙出息熟悉的宋叔,宋叔戴著老花眼鏡,穿著有些年頭的白色背心,上面還有幾個洞,一臉疑惑的盯著趙出息幾個道“你們找誰?”
  “宋叔,你不認識我了?我是隔壁的小趙,趙出息,你仔細看看”趙出息客氣的笑道。
  老宋難得聽到這么熟悉的名字,盯著趙出息看了好久,這才認出來,驚喜道“原來是你小子啊,你小子這幾年去哪了,走的時候怎么連招呼都不打”
  “宋叔,你又老了啊”老宋趕緊開門將趙出息迎進去,臉上難掩驚喜的表情,趙出息知道這位鄰居心腸很好,沒少照顧老太太和二胖。
  宋叔扶了扶眼鏡回道“你宋叔都多大年齡了”
  老宋的房子跟趙出息他們那間是同樣的結構同樣的老舊,房間里飄著炒菜的飯香,看來老宋在做午飯,他自己單獨住著,兒子女兒都已經結婚在外面,有時候挺可憐的,所以說啊,不管在哪里,沒事都要常回家看看,少和狐朋狗友們鬼混,你不知道你在喝酒吹牛逼的時候,你的父母可能孤零零的守著一臺電視,如果是單親父母,那種場景,你可以幻想到自己老了的時候,一個人是什么樣,所以啊,做兒女的要將心比心,這個心是孝心。
  趙出息幾個人跟著老宋進房間,跟別人一樣,老宋也詢問趙出息這兩年去哪了過的怎么樣,旁邊這挺著大肚子的是你媳婦么等等問題,趙出息也都如實回答,最后趙出息才問道“宋叔,我聽胡大媽說,三無有把鑰匙放在你這?”
  “對對對,他離開的時候是給我留把鑰匙,希望隔段時間找人打掃衛生,還給我留了一萬塊錢”說完老宋回房間找鑰匙,同時還拿出來一萬塊錢道“鑰匙給你,錢也給你,我自己不是閑著么,就沒事給你們打掃,不管是老太太還是你和三無,都沒少幫我,所以啊,這錢我不能要”
  鑰匙趙出息接過了,但錢趙出息沒要,趙出息沉聲道“宋叔,你別這么客氣,這錢你拿著給自己買點吃的,就當我們孝敬您的,您要是不拿著,我們心里真不安”
  “我有退休金,兒子女兒也經常給錢,我又不花錢,你現在要樣老婆孩子花錢的地方多了,這錢你拿著”老宋很堅決的說道。
  趙出息眼睛微紅,心里很感動,這種淳樸的感情是他在外面很少能遇到的,但是趙出息堅決道“宋叔,這錢你要拿著,我以后回西安就來看你,你要不拿著,我就不來看你”
  趙出息這么一說,老宋這才無奈的把錢收起來,趙出息呵呵的笑起來,于是讓宋叔繼續做飯,他帶著齊思等人進去。
  趙出息拿著鑰匙開門,推門的那一刻他有些恍惚,眼前的這些東西太熟悉了,陽光透過陽臺照在客廳里,空氣中是塵土和腐舊味,他似乎看到老太太在廚房做飯,聽到二胖坐在那里拉二胡。
  “這就是我第一個家”回過神的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是啊,這里真是他第一個家,有老太太,有二胖。
  房間被宋叔打掃的干干凈凈,家具家電以及大多數東西都還在,只是書架上的書以及墻上的那些字畫已經被拿走,想來應該是二胖拿走的,趙出息推開那兩個房間的門,里面擺設還是以前的樣子,被褥什么都被收起,只有光禿禿的床板,趙出息笑道“以前我和二胖,要么他睡床我打地鋪,要么我打地鋪他睡床,我們兩經常換著,只是二胖經常說睡不慣床,我知道他是讓著我”
  “這輩子能遇到二胖,也不知道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旁邊的齊思不否認的說道,她有時候在想,或許連自己都比不上二胖在趙出息心里的地位。
  趙出息走到廚房,鍋碗瓢盆都還在,他繼續道“我和二胖每次下工回來,老太太都會做好飯等我們,我的廚藝就是跟著老太太一點點學的,老太太什么都會做,那會我算是大飽口福了”
  “我有幸嘗過一次林老太太的手藝,廚藝毋庸置疑”旁邊的周易平靜道,陳道藏沒想到自己有幸跟著趙出息來這里,這里可是林三無和林老佛爺住過的地方,這讓他也有些觸景生情,沒有林老佛爺,就沒有林家的今天。
  轉了幾圈,看了又看,待了足有二十分鐘,趙出息這才帶著齊思等人離開,走的時候鑰匙交給了宋叔,笑著說他以后會常來,宋叔目送他們下樓,下樓的時候趙出息又跟胡大媽他們打了招呼,笑著說會經常回來。
  上車以后趙出息沒著急著驅車離開,而是給二胖撥通電話,等到電話撥通后,趙出息心情很是復雜的說道“二胖,我剛回家了”
  電話兩頭,一個西安,一個北京,霎時無言……
  趙出息只是說完這句話后,就掛了電話,他知道二胖會懂自己的意思……
  打完這個電話,趙出息這才驅車離開小區,出門自然要給那大爺繳費,沒有按原路返還,而是走東大街轉南大街這條路上,趙出息淡淡說道“這三個地方,就是我在西安的時候,待的時間最長也最熟悉的地方”
  齊思看著趙出息的已經略顯滄桑的臉龐,也不知道說些什么……
  走到鐘樓的時候,趙出息恢復了心情,笑道“這就是鐘樓,也是西安的正中心,據說鐘樓以前不在這里,后來被人有意挪過來,鐘樓南北這條線是西安的龍脈,也算是全中國最大的龍脈,出昆侖經秦嶺進關中,直到龍首原,那里以前是大唐皇宮大明宮所在地,這個我想周易師叔比我懂的多”
  “尋龍斷脈,堪輿點穴,三年尋龍,十年點穴,這里面頭頭道道太多,就算是老祖宗也只是說自己才窺見一線天機”周易隨口說道,這些東西確實他們要比趙出息懂太多,畢竟是行家,可不是誰都能讓他們出手,老祖宗這么多年出手,一直隨緣而遇。
  奔馳邁巴赫繞過鐘樓駛向南大街沒多久,趙出息瞅見那座西安最有名氣的奢侈品購物廣場,中大國際,突然想到那年冬天和十六號路過這里時的一次沖動之舉,穿著破破爛爛的他鼓起勇氣拉著喜歡卻買不起,更沒有底氣走進這里的十六號跑進了普拉達的西北旗艦店,他們在里面逛了很久,不管是包還是衣服,喜歡就試。剛開始那些服務員還算客氣,可是到最后對他們只看不買充滿鄙視和不屑,不過他們并不在乎,依舊自娛自樂,唯獨那位少婦經理對他們很客氣,還走到他們身邊笑著說道“不用理會別人怎么看你,你們能有這個勇氣走進普拉達,已經讓我很佩服,普通人可沒這個膽量,這不正是普拉達的精神么?”
  那個時候趙出息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底氣,對她笑道“姐,您放心,總有一天我還會再來您這里,下次來我肯定能買得起,你信么?”
  趙出息也不知道那位少婦經理是真信還是假信,反正她回道“我信”
  想到這里,趙出息打定主意,將車開到輔道然后笑道“媳婦,陪你買點東西吧”
  齊思看像趙出息有些不解,不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這時候趙出息已經將車開到中大國際的門口,停車的位置正對著普拉達旗艦店的大門,幾個人下車,趙出息拉著齊思的手走向普拉達,同時對身后的周易和陳道藏說道“你們在門口等我就行了”
  當趙出息和齊思還未走進普拉達旗艦店的時候,穿著黑白套裝的美女服務員已經準備好迎接,當他們到門口以后,美女服務員立刻他們拉開玻璃門,低頭笑著打招呼道“先生,小姐,下午好”
  相比于當年,這次她們的態度是天壤之別,畢竟她們看見這兩位貴客坐的是奔馳邁巴赫,絕對是非富即貴的有錢人,更何況這穿著打扮,齊思愈發的不理解,好笑道“你今天怎么突然要給我買東西?”
  趙出息先是對美女服務員笑道“你們不用跟著,我們先自己逛,有問題再問你們”
  兩位美女服務員離開以后,趙出息又對齊思笑道“媳婦,今天別給我省錢,喜歡就買,越貴越好”
  齊思的疑惑是越來越多……
  齊思打量著店里的包包、鞋子等等,趙出息卻在搜索那位少婦經理的身影,他并沒有抱什么希望,或許那位少婦早已經離開這里了。
  不過老天爺并沒有讓趙出息失望,沒多久他就看見那位少婦的倩影,她剛剛帶著兩位貴婦客人有說有笑的從樓上下來,趙出息緩緩走向她,徑直站在少婦經理的面前道“姐,不知道你是否記得我?”
  少婦盤著頭發穿著灰色的套裝,精致的淡妝讓她很有氣質,只是比起兩年前臉上多了些皺紋,她微微皺眉盯著趙出息看了幾眼后,若有所思道“很少有客人能讓我記住,你是其中之一”
  “我沒想到姐還能記得我,有些意外”趙出息很是驚喜道“三年前的那個冬天,我帶著朋友來過這里,那會我很窮,我們買不起這里的奢侈品,只看只試就是不買,店里的員工對我們很不友善,唯獨姐你從始至終對我們很客氣,更是告訴我們,你是這里的經理,喜歡什么就試什么,當時我很感動,我說過,總有一天我還會來這里,下次來我一定買得起,所以我來了”
  “你的話我記得,這也是第一次有人給我說這樣的話,不過當年你們雖然買不起,可有勇氣走進這里,已經讓我很欽佩,走進這里,就是我的客人,所以我必須禮貌對待”少婦面帶笑意淡淡說道,顯然她有些意外,今天會遇到三年前給她留下深刻印象的顧客。
  這時候挺著大肚子的齊思緩緩走了過來,順手挽住趙出息的胳膊,對著少婦經理笑著點頭,少婦經理臉色微變,眼神也有些微妙的變化,看向趙出息不輕不重的問道“她呢?”
  她呢?
  少婦經理這兩個字趙出息瞬間愣在原地,大腦一片空白,臉色極其難看,連少婦經理和齊思都有些意外,趙出息為什么這么大的反應。
  良久,趙出息回過了神,沒有人之他剛才心里的情緒波動,趙出息嘿嘿的傻笑道“她?兩年多以前,她就已經去世了”
  “對不起”顯然這個答案是少婦經理沒有想到的,因為這對顧客她記得很清楚,三年前她們雖然買不起,卻很有勇氣,女孩很漂亮也很清純,這個男人有野心又自信。今天再見到這個男人,少婦經理已經悄然打量過他全身,閱人無數的她算是火眼金睛,從很多細節都知道這個男人今時不同往日,而且是天壤之別,只是陪在他身邊的女人卻不是當年那個鼓足勇氣跟他走進這里的女人,所以少婦經理多少有些失望,因此才這樣沒有顧忌的問他。
  趙出息苦笑道搖頭道“沒事,姐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給我張名片”
  “好,這是我的名片”少婦點點頭,從兜里拿出名片遞給趙出息。
  趙出息雙手接過名片,只看了兩眼然后裝進上衣口袋,對著少婦經理笑道“那我陪媳婦看看”
  少婦經理示意趙出息隨意……
  隨后,趙出息讓齊思挑選了兩個包以及一條皮帶,價格都不便宜,加起來近十萬,結賬的時候少婦給他們打了八折,趙出息和齊思再三謝過,然后親自將他們送出門。
  當走出普拉達旗艦店后,望著周圍的高樓大廈和旁邊的車水馬龍,趙出息從昨天一直壓抑的情緒在這一刻因為少婦經理那兩個字徹底爆發,一瞬間,趙出息淚流滿面。
  她呢?
  還有他呢,他們呢?
  (看完這章,再聽樸樹的那些花兒,會更應景,我想十六號了,十六號,你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