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53 大發雷霆

清晨,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趙出息就已經悄悄起床,齊思還在熟睡中,懷孕以后的齊思每天很嗜睡,所以趙出息并沒有打擾她。
  周易已經在外面等著趙出息,兩人從威斯汀酒店出來,外面的世界還很安靜,路上并沒有多少行人,對面的大慈恩寺顯的很莊嚴肅穆,趙出息和周易繞著曲江新區慢跑,晚上的西安和白天的西安是兩座不同的城市,此刻更能感受到這座已經有數千年歷史的城市的厚重,這是周易第一次來西安,但他對這座城市并不陌生,現在的西安城基本是建立在隋大興城和唐長安城的基礎上,漢長安城早已在多年的戰亂中毀掉,師父當年就講過漢唐長安城的風水結構。
  出門左拐上慈恩西路,一直往南到雁南三路向東,到曲江西路往北,再經北池頭一路直到曲江東路,然后右拐順著慈恩路返回威斯汀酒店,這就是趙出息的路線,基本將半個曲江新區繞了一圈,除過成都,西安算是趙出息最熟悉的城市。
  這一圈跑下來,讓趙出息覺得似乎自己從未離開這座城市,這些已成的仿古建筑依舊是那樣,只是他明白,物是人已非。
  兩人在路上找了家肉丸胡辣湯店解決早點,趙出息運氣不錯,這家的味道很正宗,干餅就著肉丸胡辣湯,這個早餐吃的趙出息大呼過癮。
  回到酒店已經快八點多,趙出息上樓洗澡換衣服,齊思依舊沒有醒來,趙出息和周易再次離開酒店,外面已經給他們備好輛奔馳邁巴赫S600,趙出息讓周易在不遠處已經開門的商店買了四五條好煙,有軟中華有黃鶴樓1916有鉆石芙蓉王,距離某個地方這么近,趙出息覺得自己應該去看看故人。
  今天趙出息打算自己開車,所以周易就樂得輕松,兩人出門右轉往南,四分鐘以后就已經到了目的地,不是別的地方,正是離他們最近的龍湖曲江盛景。
  對于這個地方,趙出息實在是太熟悉了,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在這里接送蘇西洛上下班,這里周圍的環境連一丁點變化都沒有,將車停在馬路對面,望著龍湖曲江盛景的大門口,趙出息感慨萬千,點燃根煙說道“這是我第一份體面的工作,給她當私人助理兼司機,每天我都會接送她上下班,除過工資不菲,還能學到很多東西,也能接觸到不同層次的人,我知道她是真心想培養我,所以有時候想想,我挺感激的。她在我面前高高在上,我也喜歡看她高冷的樣子,誰不喜歡看漂亮的女人,只可惜我的存在威脅到了徐少卿,加上周斌給我開出我無法拒絕的價碼,所以我離開了她。我承認錢那個時候對我很重要,我每天省吃儉用,將所有積蓄都留給鳳凰村的孩子們。不過,我感覺似乎離開以后我和她才算是真正的朋友,才可以直面她。她一度是我在西安最信任的幾個人之一,于是老天爺給我上了一課,別輕易相信別人,我就這樣被她出賣了,代價就是那會我并不是怎么信任的三強為了救我死了,而我也差點沒了命,狼狽的離開了西安”
  周易是位稱職的聽眾,趙出息說任何事的時候,他都不會發表言論,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
  “被信任的人出賣,被不信任的人救了,老天爺真是喜歡開玩笑。周易師叔,兩年過去了,我依舊忘不了那天晚上三強是怎么死的,只是我刻意不去想。他死死的抱著蔣譚的腿,蔣譚的刀一刀一刀的砍在他身上,鮮血染紅了他的身上和臉上,他紅著眼睛怒吼著讓我跑,我不跑,我說要死一起死,他就大聲罵著讓我走,那是我人生最絕望的一刻,看著自己兄弟為了救自己被人砍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趙出息繼續說道,他臉色平靜不悲不喜,好像只是在講一個跟自己無關的故事而已。
  有些人一輩子只經歷一次生死,有些人一輩子經歷過無數次生死,不同的路有不同的故事和風景,沒有相同的兩片樹葉,沒有相同的兩斷人生。
  “人終究是善于遺忘,不管是對于這座城市還是這里的人們,兩年時間足以忘記很多事,可我沒有忘記,所以我回來了”趙出息瞇著眼睛盯著龍湖曲江盛景的正門口喃喃自語的說道。
  這時候,從里面開出來一輛白色的賓利歐陸跑車,雖然不是那輛熟悉的奧迪A8L,但趙出息一眼就已經認出來開車的女人,這個對他來說太熟悉的女人化成灰估計他都認得,那就是蘇西洛,她記得蘇西洛當初說過,等南門國際公寓項目結束,就會給自己買輛最喜歡的賓利歐陸跑車。
  賓利歐陸從奔馳邁巴赫身邊擦車而過,趙出息一直盯著蘇西洛,直到她遠去再也看不見,蘇西洛卻沒有注意到趙出息,車上的蘇西洛依舊是那么的出眾,漂亮又有氣質,只是比起兩年前成熟不少。
  “是她”趙出息冷笑道。
  過會,趙出息將車將才開向龍湖曲江盛景的門口,將車停在路邊,趙出息下車走向正門,不出意外被門口值班的保安攔住,有個胖子保安見這位男人開著奔馳邁巴赫,想來不簡單,主動上前客氣的問道“您找誰?”
  “我找張茅盾,他也是你們這里的保安”這幾個保安趙出息并不認識,顯然不是兩年前那批人,對此趙出息也理解,保安又不是長久的職業,很多人干不了多久就會離開。
  那胖子保安想了想,又問了問旁邊的保安,然后回道“對不起,我們這里沒有叫張茅盾的保安,您可能記錯人名了”
  趙出息沒有追問,顯然張茅盾可能早就不在這里干了,趙出息挺喜歡那二貨,對自己口味,聰明又機靈,當初沒少幫自己,最關鍵的是,如果不是他打的那個電話,自己也許就被徐少卿抓住了,根本不知道被蘇西洛出賣了,對于趙出息來說,在西安的時候,誰對他有恩有仇,他都記得很清楚。
  “那王大錘在不在?”趙出息又說出來一個人名,那是張茅盾的副手,也跟他比較熟。
  這時候保安回過神道“您是說王隊?”
  “王隊,這小子倒是混的不錯啊,你去把他喊來,就說有個朋友想見他”趙出息沉聲道。
  保安連忙答應道“您先等著,王隊這會估計在宿舍補覺,昨晚夜班,我這就去給您叫他”
  保安們又不傻,開著奔馳邁巴赫的身份自然顯貴,旁邊的保安客客氣氣的把趙出息和周易請進休息室,趙出息讓周易把車上的煙拿下來,給在場的兄弟每人扔了盒,笑著說道讓他們拿著抽,這下這幫保安更是把趙出息當大爺了,可惜的是沒有一個是趙出息認識的。
  十幾分鐘后,外面傳來一陣罵聲,有個男人說道“王哥,這就是那男人的車,這車我認識啊,奔馳邁巴赫S600,好幾百萬呢”
  “我說你小子別忽悠我,勞資哪認識這樣的朋友,我要有這樣的朋友,還會在這里干?”旁邊的男人罵罵咧咧的說道。
  話音剛落,兩人就走進休息室,趙出息這時候盯著被胖子保安帶來的穿著短袖的男人道“王大錘,還認識我么?”
  “你是?”比起以前來胖了不少的王大錘盯著趙出息愣了幾秒后,突然指著趙出息震驚道“臥槽特么的,趙哥,你是趙哥”
  趙出息上前錘了王大錘一拳,罵道“還好你小子沒忘記我,不然我就得揍你丫的,看起來油水不錯啊,肥了兩圈了”
  “趙哥,你真的是趙哥啊,兄弟們以為你死了,你還活著啊,太特么意外了,我真沒想到會是你”王大錘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道,隨后給了趙出息一個大大擁抱,趙出息也不嫌棄這貨一身汗臭味。
  趙出息給他扔根煙笑道“坐下,有什么話咱慢慢說”
  王大錘也注意到桌上有四五條好煙,猜想可能是趙出息帶來的,點燃煙王大錘樂呵道“趙哥,外面那輛奔馳邁巴赫是你的啊,看來趙哥現在混的很好,當年我們就說過,趙哥以后肯定會牛逼,果然沒錯”
  “嗯,那車是我的,混的還算人模人樣,不過你小子拍馬屁的功夫見漲了”趙出息笑罵道。
  王大錘抽著煙樂呵道“這哪是拍馬屁,我說的都是實話,對了趙哥,你這兩年去哪了,什么時候回的西安?”
  趙出息如實說道“這兩年一直在成都,昨晚剛回西安,最近可能會待段日子,這不剛回來就來找你們這些兄弟,怎么都是些生面孔,張茅盾那小子呢?”
  “保安這工作,誰能干一輩子,那批人走的差不多了,我就懶的再找工作,在這里繼續混吃等死,老張那小子兩年前你消失沒多久他就離開這里了,現在跟人做點小生意,不過日子不好過,剛開始還行,現在聽說了欠了一屁股債,老婆都要鬧離婚了”王大錘隨口說道,畢竟在這里混了幾年,也算有幾個真朋友,張茅盾算是其中之一,只是生活有時候更多的不是順風順水,而是各種不如意。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這貨居然都結婚了,沒想到啊,你有沒有他電話,把他電話給我”
  “有啊,我這就給你找找”王大錘掏出手機開始找張茅盾的電話,找出來以后把手機遞給趙出息,趙出息拿手機存下張茅盾的電話。
  王大錘高興道“趙哥,你這剛回來,今晚我把老張幾個喊出來,兄弟們給你接風洗塵怎么樣?”
  “大錘,你心意我領了,不著急,這不剛回來了,有些正事還得忙,等過兩天我忙完給你打電話,到時候咱們出來聚聚,你把我電話留著”趙出息笑著說道。
  “也行,剛回來肯定有很多事,那就等你忙完”王大錘也不生氣,樂呵的說道,然后存下趙出息的手機號。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大錘啊,有件事你還得幫我保密,也沒啥事,就是我回來這事,你先別告訴別人,任何人都不要提,包括矛盾,怎么樣?”
  王大錘雖然有些不明白為什么,可還是點頭答應道“放心趙哥,這事兄弟替你保密”
  張茅盾不在,趙出息也就沒必要在這里繼續待下去,徑直起身,指著桌上的煙道“這幾條煙,你和兄弟們抽,我先走了,回頭聯系”
  “那行,我送趙哥出去”王大錘沒有挽留,不管是從穿著還是談吐以及氣質,趙出息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趙出息了,他這點還是很明白的。
  王大錘將趙出息和周易送出去,目送著趙出息開著奔馳邁巴赫離開,身邊一幫保安們羨慕不已,王大錘洋洋得意道“羨慕有個屁用,有本事好好努力,知道趙哥以前干什么的,趙哥以前只是個司機,可雖然是個司機,那會我們就知道,趙哥遲早有天會發達,怎么樣,勞資眼光不錯吧”
  其他保安對此只是撇撇嘴,該干嘛干嘛去了,懶得理會經常吹牛的王大錘……
  (大家可以關注我的新浪微博,關中-老人,歡迎留言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