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51 僅有的兩次

回西安,這是趙出息想過不知道多少次,也說過不知道多少次的一件事,如果沒有西安那些往事,也許自己也不會成為今天這樣的自己,人生總是福禍相依,卻也不會有如果,只會有現在和以后。
  “是該回西安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去?”蔣開山知道趙出息肯定要回西安,所以轉身看著趙出息的側臉問道。
  趙出息捻滅煙頭,回道“最近把所有事情安排好,這個月底吧”
  抽完這根煙,兩人沒再外面繼續吹風,轉身回客廳陪著媳婦聊天,蔣開山和蕭湘待到晚上十點多才開車回去。
  周一趙出息上班工作,齊思現在基本不用再去公司了,大多時候都待在家里,倒是胡雨嘉以及齊思的父母經常過來陪她,加上她那幫閨蜜,她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的無聊。讓趙出息哭笑不得的是,現在蕭湘也懷孕了,再過幾個月他們那公司就得交給手下那幫人負責,也不知道會折騰成什么樣,只能等她們產后再用心經營。
  作為趙出息的特別助理,吳欣對于這位神龍見尾不見首的老板突然消失突然出現已經見怪不怪了,她現在有些后悔當初答應宋青瓷做趙出息的特別助理,趙出息經常不在公司,很多事情就得她多操十二分的心,哪像以前那樣輕松,可以說是操著賣白粉的心,幸虧不是拿著賣白菜的錢,她的工資已經漲了好幾次,今年更是拿到價值不菲的期權,這多少安慰了她脆弱的心。
  “老板,這是最近需要你簽署的文件”見到趙出息回來,吳欣立刻將趙出息堵在辦公室里,將積壓的那些文件交給趙出息簽署,以前她還會冷嘲熱諷幾句,現在早已經習慣了。
  這些文件大部分由徐林簽字執行,但按照程序需要趙出息簽字,所以也就補那么道程序,如果所有事情都得趙出息簽字后才能執行,估計下面那幫人已經哭了,這特么得等到猴年馬月。
  “青瓷呢?”趙出息笑著跟吳欣打過招呼后詢問道,她正打算減輕宋青瓷的工作壓力,將董事局秘書和董事局主席辦公室負責人這兩項工作交給吳欣,至于特別助理其實干的也差不多是這樣的工作,他相信吳欣的能力。而將宋青瓷調整為董事總經理,跟范離搭檔分工統籌集團事務。這樣,以后西蜀集團的總體框架是,徐林任總裁兼董事局副主席,下面有三位副總裁,張超任常務副總裁,除過張超徐林還挖來兩位職業經理人,以協助他分管公司事務,下面則是宋青瓷和范離兩位董事總經理,下面各有位副總經理負責協助他們。
  吳欣給趙出息泡咖啡,回道“宋董在開會”
  “嗯,等她開完會讓她過來找我”趙出息接過咖啡隨口吩咐道
  吳欣點點頭,她對趙出息和宋青瓷關系已經很清楚,以前倒是害怕趙出息將魔爪伸向自己,后來才發現趙出息對她根本沒什么興趣,而且趙出息也不是那樣的人,這才放下心。
  “吳欣啊,聽說你在和徐盛談戀愛?”這事也是趙出息在北京那天晚上和徐盛喝酒的時候聽徐盛提起的。
  吳欣有些緊張,這種大公司向來禁止內部員工戀愛,如果戀愛的話,有一方最終得離開公司避嫌,雖然她在西蜀集團,徐盛在長安控股,可是也屬于一個體系,趙出息突然問這事,也不怪吳欣亂想,畢竟兩人都是公司高管,吳欣小心翼翼的點頭道“嗯,我們才確定關系,我知道公司有規定,老板,我這就辭職……”
  趙出息聽完吳欣的話哭笑不得道“你亂想什么呢,我說不準你們戀愛了么?戀愛是人類自由,我又不是獨裁者,我只是想說,徐盛年輕有為前途無量,而你的能力我也是認可的,漂亮又自信,所以希望你們能好好的走下去”
  “老板,我沒聽錯吧?”吳欣就差喜極而泣了,興奮道。
  趙出息瞪著她道“沒聽錯,這事是徐盛給我說的,而且我打算給你升職,從今天起,你將接班青瓷成為董事局秘書兼我這辦公室負責人,怎么樣,有沒有信心?”
  剛才還擔驚受怕,現在又聽到這樣的喜訊,吳欣已經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情,重重點頭道“謝謝老板栽培,我會努力工作”
  “什么時候對我這么百依百順了,是不是徐盛教你的,我還是喜歡以前那個對我愛理不理的吳欣,你說我這賤的”趙出息摸著額頭自黑道,還有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辦公室這幫人開始喊自己老板,不過趙出息倒挺習慣這個稱呼。
  吳欣噗嗤一聲笑出聲,在趙出息身邊待久了,越覺得趙出息有種人格魅力,以前對趙出息那些不好的印象現在早已經消失,趙出息除過經常不見人,將工作壓力交給她,似乎沒什么不好的。
  “好了,快去工作吧,我一會會和青瓷說這件事”趙出息揮揮手,示意吳欣忙自己的去,而他也開始認真工作起來。
  趙出息前段時間看到一篇文章,講那些小有成就卻不知努力只是安于享受的年輕人和六七十歲卻依舊努力工作的老牌億萬富翁的區別,這篇文章對趙出息觸動很大,很多時候養成良好的習慣可以讓人形成潛意識,你越安于享受就只會越來越墮落,你越努力勤奮就會越形成一種規律,趙出息覺得自己應該像后者學習,既然以后的最終退路是長安控股,那么他就要在這段時間里積攢足夠的實力,總不能在那個時候還讓老徐替自己站臺,如果有一天老徐不在了離開了,那自己該怎么辦?
  居安必然得思危……
  約莫半小時后,宋青瓷開完會來到趙出息這里,舉手投足間愈發有女人味的宋青瓷越來越有魅力,想來宋青瓷的變化公司那幫人肯定看在眼里,保不準背后里在議論什么,趙出息也懶得去管這些瑣事,如果人活著總是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和評價,那估計寸步難行。
  “吳欣告訴我,你讓她接替我的位置,那你打算讓我干什么?”吳欣是聰明的女人,對于一些辦公室政治很清楚,所以率先向宋青瓷匯報趙出息的安排,這樣有利于她跟宋青瓷相處,這都是些規矩。
  趙出息放下手中的文件盯著宋青瓷笑道“你啊?你以后什么都不干了,從今天起,你被大爺包養了”
  宋青瓷眉頭微皺瞪著趙出息道“那我這就告訴齊思,說你老公打算包養我了,怎么樣?”
  “姑奶奶,你就不會配合配合我?”趙出息哭笑不得道“你工作壓力太大了,事情那么多,既要負責董事會和我這里,還要負責公司那些具體事務,吳欣這一年多已經熟悉這些東西,你可以放手交給她去做,你跟范離一樣,以后就是董事總經理,負責統籌集團事務”
  “我沒有覺得壓力大,已經習慣了”宋青瓷給自己倒杯水站在趙出息對面隨口說道。
  趙出息起身扶著宋青瓷的肩膀道“我知道你生氣我沒和你商量,我也知道你習慣了,可我心疼啊,所以這件事就聽我的安排吧,好不好?”
  “讓我同意可以啊,不過你先答應我個條件”宋青瓷嘴角上揚,露出只有在公司談判的時候才會有那種狡猾的狐貍表情。
  趙出息知道估計不妙,可還得硬著頭皮道“你說,只要是我能力以內的,不是很夸張的,我都可以答應”
  “沒你想的那么復雜”宋青瓷瞪著趙出息笑道“我的條件很簡單,今天下班以后的時間都歸我,包括晚上”
  趙出息猶豫片刻便回道“成交”
  宋青瓷送給趙出息一個香吻,將趙出息的嘴唇染紅,心滿意足的離開,剩下的事情就不用趙出息操心,她會和老徐他們商量,然后將工作移交給吳欣。
  午飯趙出息在公司餐廳吃的工作餐,當趙出息和徐林并肩走進公司中高層餐廳的時候,整個公司餐廳鴉雀無聲,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盯著這兩位大佬,特別是神秘的董事局主席趙出息,徐林倒是偶爾還會在公司餐廳吃飯,趙出息可是破天荒的頭一次,這比中大獎的概率還小。
  “看來你以后得多親民了,你看大家看你的眼神”徐林笑呵呵的說道,兩人打好飯,隨意找個了位置坐下。
  趙出息默認徐林說的話,既然以后的重心在西蜀集團,那就該多接觸西蜀集團的中高層以及低層,慢慢從幕后走到臺前,讓大家認識他這位大老板,所以趙出息笑道“嗯,以后我會多參加公司的集體活動”
  “要不就今天下午,我陪你視察視察公司各部門?”徐林建議道,打鐵得趁熱,不然誰知道趙出息過段時間又是什么想法。
  趙出息思索幾秒后點頭道“我覺得可以,似乎我還沒有視察過公司各部門,連有多少二級部門都不知道”
  “那就這么定了,我一會安排”徐林拍板決定道,然后低頭開始吃飯。
  這時候趙出息若有所思道“有件事得跟你商量”
  “什么事?”徐林疑惑道。
  趙出息邊吃飯邊說道“九龍倉和太古集團那邊得加快速度,最好在本月就達成協議,西安市政府那里也得跟緊,那兩塊地我們必須得拿到”
  “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下周香港那邊會來成都簽署合同,張超最近都在西安,跟西安市政府那邊接觸,不出意外已經有結果,收購西安南門長安國際中心項目也已經進入尾聲”徐林知道趙出息對和西安有關的事情很重視,所以他緊抓著這些事。
  趙出息想了想說道“還有件事,也差不多可以做了”
  “還有件事?”徐林有些意外,看向趙出息問道。
  趙出息冷笑道“蜀都集團的事情”
  “看來你打算要回西安了”徐林終于明白趙出息的意思,他們對蜀都集團已經布局很久,蜀都集團現在資金鏈拉的很長,特別是跟西蜀集團合作的項目投資很大,只要西蜀集團撤資或者在中間做些手腳,蜀都集團基本可以確定會以資金鏈斷裂而破產,而且他們的管理漏洞很大,徐林很早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在這個缺錢以及房地產不景氣的大環境下,蜀都集團必死無疑。
  趙出息沒有否認,沉聲道“等你這些事情準備好之時,就是我回西安之日”
  “我知道了,等我消息”
  下午,趙出息在徐林和宋青瓷的陪同下,視察了集團總部的一級二級部門,跟公司中高層以及底層員工暢聊,同時讓他們直接表達對公司的看法以及建議,這些趙出息都讓隨性的吳欣記錄。
  晚上趙出息的時間自然交給了宋青瓷,宋青瓷罕見沒有加班,下班以后就帶著趙出息去超市買菜,趙出息推著購物車,宋青瓷負責買買買,回到保利中心公寓以后,兩人親自下廚做飯,宋青瓷洗菜切菜,趙出息掌勺,一頓飯吃的溫暖和幸福,至于吃完飯以后呢,自然是做點愛做的事情。
  幾天后,趙出息和司徒南帶著眾人前往德陽參加了屈二爺的葬禮,川北圈子在紅爺、五爺以及屈二爺相繼出事以后,徹底崩塌,樹倒猢猻散,下面那些人相繼投靠趙出息和司徒南這邊,趙出息本以為很難啃下德綿兩市這塊骨頭,卻沒想到比想象中要輕松,看來在利益面前,誰都是墻頭草。
  只是不少人對他已經頗有微詞……
  接下來的大半月時間里,徐林按照趙出息的要求,將趙出息交代的那幾件事當做重中之重,先后跟九龍倉集團和太古集團就雙方在西安投資建設西安國際金融中心、西蜀太古匯項目達成具體協議,緊接著是西蜀集團收購西安南門長安國際中心廣場,所有程序已經走完,只剩下最后簽署合同。
  至于蜀都集團那邊,徐林已經安排好所有事情,只等趙出息的命令……
  趙出息這半個月時間過的很平靜,每天基本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和天府廣場兩線來回,偶爾會陪陪干媽胡雨嘉和老爺子,也會帶著齊思回蜀都花園。
  八月下旬,天氣依舊那么悶熱,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熱,在一個雨過天晴的下午,夕陽西下染紅天邊,落日的余暉灑滿蓉城。
  此時,成都雙流國際機場,一架灣流g550悄然起飛,帶著趙出息向著已經離開兩年多的古都西安而去……
  (出息終于要回西安了,你們不投月票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