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49 走不了了


  (還是求票,月票啊啊,更新這么給力,月票不給力啊)
  長安控股集團雖然成立時間不長,可被趙出息徐林等人寄予厚望,這次北京的戰略發布會算是長安控股集團正式在資本市場出手,所以才會如此的高調,邀請發改委、商務部、一行三會、政府智囊,以及國內外大型金融機構高管參加,加上邀請了數十家媒體雜志,這場盛會自然能讓外界了解長安控股集團。
  趙出息看著西裝革履的徐林在臺上與這些大佬們指點江山,心里很是欣慰,希望西蜀集團的強大,和長安控股的崛起,能讓老徐重返自己人生巔峰,讓那些以前以為老徐會銷聲匿跡的對手們傻眼,狠狠的回敬他們一大嘴巴子。
  趙出息認認真真的聽著在場大佬們的發言以及互動,反正對于他來說都是學習,活動進行了兩個半小時,等到快要結束的時候趙出息才和李博離開。
  晚飯趙出息和二胖隨意將就,林靜已經在趙出息的催促下中午回了上海準備新戲,畢竟趙出息明天也要回成都了,趙出息沒有再聯系李青衣,李青衣也沒有再聯系趙出息,兩人彼此心里都藏著事。
  夜宵自然得選在簋街,還是上次的老地方吃麻辣小龍蝦,趙≯≯,$x.出息和二胖帶著周易師叔先到,徐林和姜知名以及徐盛隨后趕到,三人在晚宴上沒少喝酒,渾身全是酒味。
  剛見面徐盛就沒好氣的罵道“我說老板,你那么能喝,以后這種場面你必須參加,至少能鎮住場子,不丟我們長安控股的面子”
  “這次已經過去,下次我肯定參加”趙出息呵呵笑著應付,隨即道“今天的會議我參加了,挺不錯的,這下所有人都知道我們長安控股了”
  “這才剛剛開始,沒有成績,誰都不會認可你”徐林坐下以后要了幾瓶冰水,皺眉說道,他很理智,不會被這些虛榮所滿足。
  姜知名點頭附和道“現在經濟下行,投資環境很差,我們雖然手握大把現金,但這些錢是我們未來騰飛的基礎,所以這前期必須穩打穩賺,不能急功近利”
  趙出息聽著他們聊天,始終是插不上什么嘴,這時候李博趕過來打電話問在哪個包廂,趙出息讓他在下面大廳等著,這就過去接他。來的時候趙出息已經給二胖說過,晚上跟老徐蔣叔徐盛吃宵夜的時候會喊上李博,二胖對此沒有意見,他跟李博只是保持著距離,又不是說兩人有過節。
  沒過多久趙出息就接李博上來,李博見到林三無的時候并不意外,他聽老頭子說過,趙出息跟林三無關系莫逆。
  “徐總,姜總,還有小徐總,我們又見面了,今天幾位的發言讓我受益匪淺,希望今后跟幾位多學習些交流”李博不待見那些紈绔子弟,但對于這些商界前輩他很尊重,他們都是靠著自己的實力打拼出今天的地位,所以很客氣的打招呼道。
  徐林沒想到趙出息要接的朋友會是李博,意外道“你是出息的朋友,就別跟我們客氣了,再說這里除過二胖,我們都是給出息這老板打工的”
  李博坐在趙出息的旁邊,跟林三無緊挨著,坐下以后李博才對林三無笑著說道“有些日子沒見你了,聽說你前段時間都在山東那邊?”
  “嗯,基本在環渤海灣,昨晚紫玉山莊的事情,謝謝你替出息解圍”能讓二胖輕易對別人說謝謝,不得不說趙出息的面子夠大的,既然李博來了,他自然不會跟李博顯的太生分。
  李博并沒有接受,回道“他已經謝過了,你這邊就不用再謝了,再說只是一點小事,我如果不幫他,回頭沒法見林爺”
  這兩人彼此客氣的讓趙出息覺得有些無奈,只得喊道“什么話也別說了,來來來,邊喝酒邊聊天”
  “行,雖然開著車,但今天能見到徐總、姜總,我舍命陪君子,正好有些事情還想討教,希望徐總、姜總你們不吝賜教”李博說的這些都是實話,他確實有些事情需要請教這幾位,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于是幾個人邊吃邊喝邊聊,徐林、姜知名和徐盛晚宴就沒少喝,所以這會吃的多喝的少,倒是趙出息陪著李博和二胖沒少喝,一直到快十二點的時候,眾人才散了。
  趙出息和周易回華爾道夫酒店,李博和二胖分別打車離開,徐林和姜知名他們讓司機過來接,由于這幾天都在忙白天那個會議,所以他們一直住在洲際酒店,徐林明天跟趙出息回成都,姜知名和徐盛還得在北京待兩天再回上海。
  周末早上趙出息起床接到第一個電話,就是司徒南打來的,司徒南告訴趙出息,屈家二爺屈文德昨晚在回德陽的高速路上出車禍死了,被一輛sv撞翻,車上還有他兒子和司機,加上sv司機全部身亡。這個消息讓趙出息大吃一驚,司徒南的意思像是在詢問趙出息,是不是你們這邊動手干的,他記得趙出息以前說過,屈老爺子和屈二爺都得死,這樣整個川北屈家勢力才會徹底瓦解。
  趙出息聽出司徒南的意思,直接否認道“應該不是我們,至少這事我不知道”
  “嗯,那看來真是意外,屈家這下算是土崩瓦解了,命數盡了”喝著茶的司徒南平靜說道,至少這樣也不用他們動手。
  掛掉電話以后,趙出息疑惑的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居然沒有人告訴自己,而是讓司徒南打電話告訴他,這真是可笑,什么原因?
  本來趙出息還想打電話給黃土或者芙蓉詢問這件事,最后趙出息有些生氣,他倒到底會不會有人給他打電話?
  下午四點多,徐林來到華爾道夫酒店跟趙出息匯合,二胖親自送他們去機場,中午已經給孫老師打過電話,說他下午就回成都,孫自清讓他以后多來北京,如果是別人,趙出息估摸著還邀請他去成都,可孫老師趙出息沒敢說出這話,估計孫老師要是到成都,自己鐵定別想見到。
  李青衣依舊沒給他打電話,趙出息也依舊沒給李青衣打,這已經是第三天了,兩人彼此像是在賭氣,在川航頭等艙貴賓室休息會后,趙出息想來想去,最終還是給李青衣發了條微信,告訴她自己回成都了,讓她照顧好自己。
  可惜的是這條微信像是石沉大海,直到登機前趙出息都沒有等到李青衣回的消息,趙出息多少有些郁悶,或許她已經打算接受吳浩然了,打算跟自己徹底疏遠,也是,自己再怎么努力終究跟他們都有差距,而她跟吳浩然那樣風度翩翩的大少,才是所有人都認可的門當戶對的郎才女貌的一對。
  自己還是回自己那小地方,過自己小打小鬧的生活吧……
  在北京這幾天的奔波讓趙出息多少有些累,所以上飛機直接就睡著,直到飛機快要降落時,旁邊的徐林才叫醒他,趙出息已經看到成都的夜景,還是那熟悉的火鍋味,每次離開段時間再回成都,趙出息都倍感親切。
  西蜀集團派了兩輛車接趙出息和徐林,趙出息并沒有通知黃土等人自己回成都,而是讓西蜀集團這邊派車接他們回去。
  在機場直接分開,趙出息回六號別墅,徐林回家休息,奔馳s600l停在六號別墅門前,正在巡視的李漢還以為是誰來了,等到趙出息和周易下車,李漢驚訝道“趙哥,怎么回來也不提前打招呼?”
  趙出息沒說什么,而是問道“知道芙蓉姐和黃土在哪么?”
  “這個我不知道”李漢搖頭一臉疑惑的說道。
  趙出息臉色不悅道“打電話,讓他們不管現在在哪,在干什么,立刻回來見我”
  “是,我這就去辦”李漢不知道趙出息為何如此生氣,只得照辦。
  六號別墅空蕩蕩的,除過傭人和保鏢誰都不在,趙出息真是奇了怪了,這什么情況?
  詢問薛嬸知道齊思下午出去到現在還沒回來,趙出息多少有些生氣,這都懷孕了還亂跑什么,這么晚了還不早點回家。
  趙出息洗完澡換身衣服以后,直接給齊思打電話道“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回家?”
  “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家啊?”齊思并不知道趙出息正在氣頭上,好笑道,今天齊思讓蕭湘陪著自己去看電影,看完電影就跟著蕭湘來到觀南上域他們家,這會正在聊天。
  趙出息深呼吸口氣,讓自己壓著火,不想影響到齊思,沉聲道“我現在就在家里,你說我怎么不知道?”
  “你從北京回來了?”齊思驚喜道,看得出來很高興。
  趙出息生怕她動了胎氣,回道“別激動,剛回來”
  “怎么不提前給我說聲,我在蕭湘他們家呢,這就回來”齊思抿嘴笑道。
  趙出息讓她路上注意安全,隨后就掛了電話,那邊蔣開山知道趙出息回來,就帶著蕭湘一起過來,正好問問趙出息北京那件事怎么回事。
  回成都就得進入工作狀態,趙出息回書房開始辦公,打電話給青瓷,聊過幾句后,讓她把一些積壓的文件和郵件發給自己。
  十幾分鐘后,蔣開山還沒送齊思回來,芙蓉和黃土倒是率先回來了,兩人直接到書房找趙出息,敲門后趙出息讓他們進來,臉色不悅的盯著他們。
  “回成都怎么沒提前通知?”芙蓉皺眉問道,疑惑誰去機場接的趙出息,往日趙出息都會提前通知,然后六號別墅這邊派車去機場,可今天沒聽六號別墅里面其他人提起。
  趙出息語氣冰冷道“北京的事情已經辦完,所以就回來了,有問題么?”
  黃土和芙蓉這時候已經聽出來趙出息語氣有些不善,兩人面面相覷,似乎若有所思,趙出息繼續道“你們沒有事情打算告訴我?”
  黃土這時候已經猜到怎么回事,往前兩步說道“你是說屈文德的事情?”
  “不錯,正是屈文德事情,成都出這么大的事情,你們居然沒人通知我,你們是不是當我不存在”趙出息猛拍把桌子,勃然大怒道,他罕見生這么大的氣。
  芙蓉臉色微變,連忙解釋道“這不是你在北京有正事,我們怕影響你”
  “怕影響我?我看這事情有貓膩吧,我就問你們一件事,屈文德出車禍這事,是不是你們做的?”趙出息起身走到兩人面前,擲地有聲的問道。
  黃土咬牙猶豫片刻后,最終毫不猶豫的承認道“沒錯,這事是我做的,跟任何都沒有關系”
  趙出息聽到這句話后,眼神陰霍,臉色極其難看,強忍著動手的沖動,站在黃土面前一字一句的問道“為什么不跟我商量?”
  黃土直面趙出息沒有說話,也沒有回答趙出息的問題,趙出息終于徹底爆發,抬腿一腳踢在黃土的腹部,將黃土直接踢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