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48 還真是躲不過

每個人都有基于自己思想的三觀,這些三觀影響你在不同事情上跟別人不同的選擇,不管是交友工作,還是為人處世。趙出息縱然和二胖是兄弟,但兩人的性格本就迥異,趙出息覺得李博這樣的人有趣,可以當朋友,二胖未必會這么認為。
  這路上再沒聊什么,趙出息詢問趙出息明后有什么安排,趙出息告訴他明天可能跟陳野聚聚,后天會參加西蜀集團的公開活動,大后天可能就得跟著徐林回成都,來北京已經好幾天了。
  將趙出息等人送到華爾道夫酒店以后,二胖沒打算上去,直接開車離開,他那邊還有局,離開太久不好,所以這會得趕回去。趙出息覺得二胖已經越來越能融入這個社會了,不再像以前那么的特立獨行,在林鎮北的培養下,二胖遲早有一天會像林鎮北那樣,名揚北京城。
  蘇桐朋友早已等著她,蘇桐再三謝過趙出息后,跟林靜打過招呼便跟著朋友離開,趙出息帶著林靜上樓回房間。
  周易并不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趙出息房間剛有動靜,周易就知道趙出息回來了,直接來到趙出息房間,今天下午閑的沒事,他就在周圍閑逛,去了天.安.門和長安街那邊。
  趙出息這狼狽樣,周易又沒瞎,自然看見,疑惑道“怎么弄成這樣?”
  “遇到點小事”趙出息沒讓周易師叔擔心,笑著解釋道。
  周易知道肯定發生了什么,何況還看到林靜楚楚可憐的樣子,臉上還有淚痕,既然趙出息沒打算說,說明事情并不嚴重,所以周易就沒有追根究底,林靜在這里,周易也就不好待下去,點頭道“那我先回房間,有事你喊我”
  周易離開以后,林靜就連忙說道“你快脫掉衣服,讓我看看后面”
  雖然趙出息一直說沒事,可林靜怎么都不放心,除過自己親眼看見沒事才行,趙出息也沒辦法,只得脫掉上衣。后背除過有片紫青和紅色確實沒什么大事,再過兩天自動就消失不見了,但讓林靜震撼的是趙出息的身體,除過那完美的肌肉線條,趙出息不管是前胸還是后背,身上有無數疤痕,特別是上次在六號別墅中了三槍,開刀手術后留下的疤痕,更是觸目驚心,嚇的林靜捂著嘴驚呼出聲。
  “讓你別看你還看,自討苦吃”趙出息隨便從行李箱里找到一件短袖穿上。
  林靜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你身上怎么這么多傷疤?”
  “正常啊,刀口舔血的,小時候是在山里跟畜牲搏斗,長大后就跟人搏斗,誰知道沒被畜牲吃了,倒是被人差點干掉,所以說啊,再厲害的畜牲都不如人”趙出息看似隨意的說道,那些過往的經歷當時看起來驚心動魄,現如今也不過是回憶的調味品。
  林靜這種從小在富裕家庭長大的孩子哪經歷過趙出息經歷的那些,哪知道趙出息這些傷疤的背后,大多時候都是與死神擦肩而過,她扭個腳用刀貼到手都疼的死去活來,可想而知趙出息呢?
  “你是不是吃過很多苦?”林靜紅著眼睛咬著嘴唇問道。
  趙出息倒沒想到她會動情,走過去擦掉林靜的眼淚笑道“傻妞,沒什么苦不苦的,你選擇一條路,注定就得付出很多代價。就像你選擇走進娛樂圈,就要承受娛樂圈那些規則和骯臟。由于我出身卑微,所以我選擇的這條路更難走,要是連這點苦都吃不了,我待在祁連山里做吃等死就行了,好了,別哭了,你先坐會,我去沖個澡”
  說完趙出息沒有再理會林靜,徑直走進浴室,其實還有句話他沒說,這些傷痕算什么苦,最苦的是說不出來看不見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林靜說的是,趙出息的生活注定是自己不能理解的,她認識趙出息的時候,趙出息已經是名揚川渝的趙爺,可之前趙出息經歷過什么發生過什么吃過什么苦受過什么罪,她根本不知道,她跟大多數人差不多,只看到了趙出息光鮮亮麗的一面,而沒有看到他不為人知的那面,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一些事。
  林靜坐下床上發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女人的心思海底針,誰也弄不明白,這已經屬于哲學領域了。
  沒過多久趙出息沖完澡換身衣服出來,趙出息見林靜有些困,就說道“好了,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回去了,今晚留在這里陪你”林靜眼神堅定的說道,說完也沒等趙出息同意,直接跑進浴室洗澡,留下哭笑不得的趙出息。
  趙出息躺在床上跟徐林打電話,詢問他在北京這幾天公事私事辦的怎么樣,商量幾號回成都,趙出息的意思是后天下午回成都,徐林猶豫片刻說可以,這幾天他的事情已經忙的差不多,明天會參加長安控股集團在北京金融街洲際酒店舉行的一個戰略發布會,邀請了不少政府高官和商界大佬出席,同時還有國內外知名金融機構的高層,趙出息雖然在北京,但不愿意去湊這個熱鬧,這些事由徐林主導比較好。
  很快林靜就洗完澡出來,她沒有換洗的衣服,也沒有睡衣,所以只能穿著浴袍,沒有吹干的頭發讓她看起來像出水芙蓉,比白天更多了些魅力,光著腳就直接上床鉆進被子里,倒把趙出息嚇了跳。
  “我還是再開間房吧,這樣對你不好”趙出息有些頭疼道。
  林靜躺進趙出息的懷里道“你為我做了那么多事,在我心里,我早已經把自己當做你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愿意的”
  “孤男寡女躺在一張床上,干柴烈火的我怕我淡定不了”趙出息實話實說道,林靜不是普通女人,她是漂亮又性感的大明星,趙出息怕自己抵擋不住她的魅力。
  林靜眼神迷離道“為什么要淡定呢?”
  說完便主動吻住趙出息,趙出息哪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扔掉手機反身將林靜這位大明星壓在自己身下,肆無忌憚的吻著她那紅唇。嬌呼出聲的林靜抱緊趙出息,主動迎合著他,不管趙出息想要做什么,她都會允許。
  這個吻直吻的林靜全身酥軟,嬌.喘不止,趙出息脫掉了林靜的浴袍,林靜只穿著內衣躺在趙出息旁邊,她的身材堪稱標準的魔鬼身材,酥胸嬌挺、翹臀渾圓,還有修長的美腿和白嫩的肌膚,趙出息雙手游離在林靜的身上,愛不釋手卻最終忍住,沒有更進一步,他知道只要自己愿意,今晚林靜就是自己的。
  分開以后,趙出息眼神溫柔的盯著臉色緋紅的林靜道“妖精,休息吧,今天太困了,等以后再吃掉你”
  說完趙出息關掉燈,脫掉衣服將林靜抱入懷里,林靜其實又期待又害怕,這應該是每個女人都會有的矛盾心理,趙出息已經這么說,林靜知道他有自己的考慮,所以并沒有說什么,只是鉆進趙出息的懷里,將臉貼在他的胸口。
  “你不難受么?”林靜有些玩火,用舌頭在趙出息的胸口游離,她能感受到趙出息下面的雄偉,讓她不禁心跳加快,也知道自己那里已經泥濘。
  趙出息感覺胸口癢癢的,卻讓他很舒服,他的雙手放在林靜的后背和美腿上,低聲道“你談過戀愛么?”
  “你怎么問這些,是不是吃醋了,或者你想問我,你是我第幾個男人?”林靜也不知道趙出息想問什么胡亂的回答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我想你不會是那種女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如果我已經不是處女,你是不是就會嫌棄我?”林靜抬起頭問道,他知道有些男人會有這種情節,畢竟如果是處女的話,那肯定沒有別的男人,如果不是的話,誰知道這個女人已經跟多少男人上過床。
  趙出息從來沒考慮過這樣的問題,因為不管是齊思也好,還是宋青瓷和裴卿,都是完璧之身,畢竟以前他對女人根本不了解,對愛情這東西更是朦朧未知。
  “這倒不會”趙出息隨口說道,卻有些酸味,畢竟想到自己懷里的女人如果在別人床上婉轉迎合,是哪個男人心里都會不舒服。
  林靜被趙出息逗樂,嬌笑道“還說不會,我都聽出來了,你肯定會,不過你放心,雖然我的初吻給了初戀,但第一次我會留給你”
  趙出息知道自己被林靜耍了,用力捏了捏林靜的翹臀,惹的林靜嬌呼咬住自己胸口某處敏感位置。
  “別鬧了,睡吧”趙出息拍拍林靜的后背說道。
  這次,林靜倒是很聽話的沒有再折騰,這一晚上也就沒有發生什么事,縱然懷里抱著大明星,但趙出息想睡覺的時候什么也攔不住,放空大腦不用了幾分鐘就會睡著,倒是林靜好久才睡著。
  隔天早上趙出息陪林靜吃完早餐出去買衣服,六哥陳野打來電話,昨晚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他跟趙出息約好今天中午碰頭,問趙出息事情忙完沒有,趙出息告訴他已經忙完,于是陳野告訴趙出息中午吃飯的地方,閑聊兩句后就掛掉。
  逛完街以后,林靜想要游泳,就在酒店的室內游泳池游泳,趙出息和周易師叔則在健身房里鍛煉身體,這是他們的日常生活,在成都的時候除非有事,他們每天都會在地下室的健身房鍛煉一個小時,以保持身體時刻處于最好的狀態。
  陳野在望京那邊有家私人會所,他平常接待朋友都在那里,不管如何至少隱秘,所以今天吃飯就在望京。
  見到林靜一副小女人樣子緊挽著趙出息胳膊出現的時候,陳野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趙出息和林靜之間有不得不說的故事,所以才會力捧林靜上位,完全是給趙出息面子,畢竟他跟趙出息之間隨著雙方生意合作越來越多,關系也就越來越近了。
  “林靜啊,我可從來沒見你在我面前這個樣子”陳野故意有些吃醋的說道,他沒有帶別人,單獨宴請趙出息。
  林靜有些不好意思道“六哥,你又拿我開玩笑”
  “難道不是么,果然還得出息出馬啊”陳野繼續笑著說道,同時看向趙出息道。
  既然已經接受林靜,趙出息也就不加掩飾道“六哥,以后林靜在娛樂圈,你這娛樂圈大佬可得多幫我照顧照顧她”
  “我照顧的還少么?你小子至少得請我十頓飯才行”六哥笑罵道,他知道跟趙出息這種人不能客氣,越隨意越好。
  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那行,別說十頓,一百頓我也請,那就從今天開始”
  “今天不行,今天你是客人,我是主人,以后再算”陳野哈哈笑道,畢竟自己地盤,玩笑歸玩笑,可不會真讓趙出息亂來。
  四個人坐下以后,陳野讓服務員先上菜,然后再倒上已經醒好的紅酒,笑道“聽說明天長安控股在金融街的洲際酒店有場份量不小的盛宴,邀請了發改委副主任,央行副行長,商務部副部長等等高官出席,還有國內外金融機構的高管,高盛、大摩、花旗都給面子,至于國內中信、中金等等也來了,這場面不小啊”
  “哦,你是說長安控股集團的戰略發布會?這個我知道,長安控股目標是金融領域,現在自然要開始推銷自己,他們除過要在金融全牌照領域布局,還會成立私募股權基金,國際對沖基金以及天使投資基金,他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國內,而是放眼世界”趙出息笑著解釋道,知道徐林姜知名等人的野心不僅局限于此。
  陳野有些汗顏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相比于你,我現在就是小打小鬧,以后你還得多幫幫你老哥”
  “六哥這話客氣了,我們是朋友,朋友就得互相幫忙”趙出息端著酒杯敬陳野道。
  陳野笑哈哈的說道“說得對,來,喝酒”
  周五,本來長安控股的盛宴趙出息沒打算去,最終還是被徐林和姜知名等人忽悠過去,因為趙出息昨天才明白一件事,今天這么大的場面,作為長安控股幕后大股東的總裁,作為長安控股集團投資決策委員會副主席,作為今天的主角,老徐定然會名揚四九城,所以他必須捧場。
  不過趙出息沒有上臺,只是隱藏在下面的人群當中,坐在他旁邊的就是李博,他們公司作為長安控股的股東,李博自然會參與這樣的會議。
  “如果我現在吼聲,長安控股集團大股東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趙出息在這里,你說會不會引起騷亂,我想明天你肯定會拿下不少雜志報紙的頭條新聞”李博玩著手機笑呵呵的說道,兩人今天都是西裝革履,和那天巧遇是不同的氛圍,倒有些商業大佬的氣勢。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算我求饒,晚上我請你喝酒,怎么樣?”
  “晚上你有時間?我真是挺同情徐總的,他在臺前累死累活忙前顧后,你在后面享受勝利果實,這老板當成你這樣,別人不羨慕都不行”李博如實說道,他畢業回國后就直接進了家里公司,現在已經是副總經理,老爺子一直想讓他接班,可他總是推脫自己還沒有玩夠,再過幾年再說,不過李博可不是花架子,他負責公司對外投資部分,現如今已經投出數個上億美元規模的互聯網和高科技企業。
  趙出息不禁苦笑道“如果我像你從小就在國外留學,國際名牌大學畢業,我想我也會站在臺前,可惜有些距離我注定短時間是攆不上的”
  李博若有所思,他不懂趙出息這話是什么意思……
  “放心吧,晚上你騰出時間,晚宴我們就不參加了,晚宴結束以后,我會拉著老徐和姜叔他們吃宵夜,到時候你可以跟他們好好聊聊”趙出息沒有解釋,笑著說道。
  隨后兩人就不再閑聊什么,安安靜靜的聽在場的大佬們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