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46 遷墳

最開始趙出息希望順利帶走林靜,這樣就不會被這幾位有過節的紈绔現自己,畢竟這里是北京,是他們的地盤,強龍還難壓地頭蛇呢,何況這些紈绔在這里人脈關系遠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
  可惜事與愿違,最終還是不得已出手,引起這幾位的注意,這下趙出息知道事情沒這么簡單結束了,就算是自己想息事寧人,這幾個也不會讓自己輕易離開。
  此刻,站在門口沒打算進來的李博沒想到事情會展成這樣,他本打算避開熟人,等這位乘客找到朋友以后,然后帶著他們離開,誰曾想到這哥們居然跟里面的紈绔們打起來了,這下熱鬧了,這些紈绔都是些什么角色,這位乘客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李博有些頭疼自己該怎么辦,是不管他們直接離開,還是繼續留在這里等,還是過去混個熟臉讓他們賣自己個面子?
  “各位,好久不見,別來無恙”趙出息望著開口嘲諷自己的曹誠,笑呵呵的說道。
  開口的正是曹誠,除此之外他旁邊還站著老搭檔馬天佑和胡峰,倒是上次那位董建沒有出現,三人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趙出息,那次在三亞吃了悶虧,他們心里可一直憋著這口氣,所以托關系在成都給趙出息弄點小麻煩,沒想到卻并沒有讓趙出息怎么地,這次難得在北京城再見到趙出息,他們可得把場子找回來。
  穿的花哨的曹誠往前走了兩步,玩世不恭的馬天佑和不言不語卻做事陰險的胡峰緊隨其后,眼神玩味的盯著趙出息,馬天佑樂呵道“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趙爺,您老過的還好?”
  韓少有些意外,意外曹誠等人認識這鬧事的男人,疑惑的是他們的口氣,顯然跟這男人不對路,所以韓少皺眉問道“曹誠,這是你們的朋友?”
  “朋友?我們怎么敢和趙爺當朋友,人家可不把我們放在眼里,所以啊,韓哥,這事你該怎么辦就怎么辦,他砸你場子就是打你臉,別讓他覺得我們老北京好欺負”曹誠添油加火的說道。
  馬天佑也走出來對著趙出息肆無忌憚道“趙爺,上次你身邊有我表嫂、蔣開山以及林三無給你撐腰,這次你身邊誰都沒有,我想知道你該怎么辦?”
  這生日聚會里,除過這幾位,倒是還有人認識趙出息,那就是曾經和趙出息一起給蔣開山當伴郎的某個男人,陳光偉,能給蔣開山當伴郎,說明關系很近,何況當初是他接的趙出息,這會他也已經認出趙出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趙出息,陳光偉倒是很機靈,沒著急著出頭,而是退到旁邊悄悄給蔣開山打電話,沒多久電話就接通,蔣開山笑罵道“你個龜孫子,怎么舍得給我打電話?”
  “老蔣,沒工夫跟你開玩笑,得給你說件急事”陳光偉把自己女伴打到旁邊,小聲說道。
  蔣開山帶著蕭湘在父母那邊吃完晚飯正在聊天,所以并沒當回事,笑道“你能有什么急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臥槽,你丫能認真點么,正是急事,我今晚參加韓少的生日派對,你猜我在這里遇到誰了?”陳光偉急急忙忙道。
  蔣開山嬉笑道“難道是你哪位前任女友或者情敵?”
  “遇到個屁,要是這事我能給你打電話?我遇到你那位叫趙出息的朋友了,他現在好像有點麻煩?”陳光偉長話短說道。
  “什么,你遇到出息了,怎么回事?”聽到陳光偉遇到出息,還有麻煩,蔣開山立刻坐不住了,直接起身喊道。
  陳光偉回頭瞅眼那聚集著不少人的事地,連忙解釋道“我今晚來紫玉山莊參加韓青山的生日派對,也不知道趙出息怎么會來,他好像因為朋友大鬧韓青山的生日派對,還打了幾個人,現在被所有人圍在里面。你不是說你在三亞跟曹誠那幫人有沖突么?不巧的是,這幫人今晚也來了,現在正在給韓青山煽風點火,顯然是想找趙出息麻煩,你趕緊想辦法吧”
  蔣開山知道事情不簡單,思索片刻后已經有了對策,開口說道“光偉,我們是兄弟不?”
  “你說的屁話,咱們從小長大,肯定是兄弟”陳光偉沒好氣的罵道。
  蔣開山繼續道“我跟出息也是兄弟,我不管怎么回事,但你現在得幫我保住出息,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我現在就聯系其他人”
  “臥槽,老蔣,你這不是讓我得罪人么?”陳光偉有些頭疼道,早知道是這樣,自己還不如不打電話,這現在也把自己牽扯進去了。
  蔣開山冰冷道“就問你幫不幫?”
  “我幫,我幫還不成”陳光偉難得見蔣開山這么認真,只得如此回道。
  掛掉電話以后,陳光偉硬著頭皮往人群中而去,而蔣開山那邊也沒閑著,他知道趙出息去了北京,在北京能全力幫趙出息的只有兩個人,那就是李青衣和林三無,蔣開山只得聯系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在沒在現場,不然出息肯定吃虧。
  人群當中的趙出息此刻有些麻煩,他要帶林靜和蘇桐走,可這些人并不想讓自己走,完全不講道理嘛。
  “幾位,我知道以前我們有些誤會,讓你們對我有些誤解,我趙出息幾斤幾兩自己清楚,怎么敢在北京城惹事生分。這次我只是來接朋友回去,打擾了韓少的生日派對是我不對,我已經道過謙,至于跟那幾位朋友的事,我想我們都有錯,那我先退一步,再給你們道個歉,你們也拿酒瓶砸了我,咱們算兩清。我該做的已經做到了,如果韓少還不讓我走,那我真不知道我該怎么做,才能讓大家滿意”趙出息真心不想惹事生分,能退一步就退一步,畢竟這不是自己地盤,自己身邊也沒幫手,還有林靜蘇桐,不管如何最終都是自己吃虧,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打了人,道個歉就想離開?那我現在把你打頓,然后我說個對不起,你覺得如何?”馬天佑故意刁難著趙出息道。
  今晚的主角韓青山這時候有些進退兩難了,本以為這男人普普通通,可聽剛才曹誠幾個的意思,這男人不普通,原來他就是外面傳的那位和李青衣不清不楚的男人趙出息,加上他認識蔣開山,他對蔣開山不陌生,兩人還算是朋友,還有那位他沒少聽說卻沒見過的林三無,這下事情難辦了。
  趙出息臉色不悅,自己已經足夠低調,如果他們還打算這么為難自己,那趙出息也沒必要忍著,不就是得罪人么,得罪一個是得罪,得罪兩個還是得罪,還怕什么?
  “哎呀,這不是出息么,怎么回事,你怎么也在這,難道你也認識韓哥?”陳光偉硬著頭皮插進人群里,哈哈大笑的說道,反正他就是來攪局的。
  陳光偉的出現讓韓青山有了臺階下,韓青山也不笨,知道曹誠等人想要把他當槍使,連忙道“怎么,光偉,你也認識他?”
  “韓哥,認識啊,怎么不認識,我還以為他也是你請來的,還納悶你怎么認識出息,他跟我和開山關系都很熟,開山結婚的時候他是伴郎”陳光偉連忙把蔣開山也拉出來湊熱鬧,這樣至少能增加份量。
  韓青山笑呵呵的說道“原來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那這事我看雙方彼此道個歉就算了,我想估計也是誤會”
  “韓哥,你就這么讓他走?”曹誠很不滿意的說道,難得抓住機會整趙出息,何況還是在北京,他怎么能放過機會。
  馬天佑對著陳光偉肆無忌憚道“光偉,你這意思是要幫他?”
  “天佑,你這話說的,什么叫幫不幫的,大家都是朋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說對吧,何況今天是韓哥生日,沒必要在這里鬧事”陳光偉聽見馬天佑這話就有些不舒服,你丫算什么東西,你舅舅得勢,你就跟著得意忘形了,真把自己當人物了。
  李博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混到人群當中,當他聽到趙出息這個名字的時候瞬間愣住,原來這個男人就是他沒少聽說的趙出息,還真特么有緣分啊,自己出門順路接單拉的乘客居然是趙出息,不知道是運氣太好,還是運氣太背。
  本來不想牽扯這事的李博知道自己沒法躲了,老爺子跟著林爺已經入股由趙出息的西蜀集團控股的長安控股集團,彼此之間是合作關系,老爺子昨晚回家還說過在林爺那里見到了這位西蜀集團的幕后控制人趙出息,貌似對他很欣賞。
  先不說他以后注定會跟趙出息打交道,光是林爺這層關系,就得讓他今天必須出頭,今天要是躲了,以后再見,很多事情就會變的微妙。
  “算老子欠你的”李博心里罵道。
  隨后,李博只得也擠進人群,邊擠邊喊讓讓讓讓,沒到人群中間就喊道“趙出息,你丫的接個朋友怎么這么慢,勞資兩根煙都抽完了”
  眾人本來還聚焦在陳光偉等人身上,聽到這聲叫罵,只得同時看向叫罵的李博,李博擠進來后故意驚訝道“怎么這么多熟人?”
  “李博”這時候已經有不少人認出李博,紛紛打招呼道,有直接喊名字的,也有喊李少的。
  最頭疼的是主角韓青山,這尼瑪怎么連李博也來了,自己明顯沒請李博,畢竟關系不熟,聽李博的話,顯然他是跟趙出息一起來的。
  李博故意對著韓青山道“老韓,你怎么也在這里?今天怎么回事,這里這么多熟人?”
  “哦,今天我生日,所以弄了個聚會,大家湊一起熱鬧熱鬧”韓青山只得敷衍的笑著說道。
  李博繼續演戲道“原來你生日啊,怪不得,生日快樂啊”
  “謝謝,對了,這位是你朋友啊?”韓青山心里都在罵娘了,生日聚會鬧成這樣,他有什么心情,現在只希望這破事趕緊結束。
  李博看眼趙出息說道“哦,你說出息啊,對啊,我跟他一起過來接他朋友的,我在外面等著,這不一直沒出來,我就進來了”
  然后李博盯著衣服被紅酒染紅的趙出息驚訝道“出息,你這怎么回事?”
  “沒事,一點誤會而已”趙出息知道這位叫李博的司機在演戲,兩人才認識不到一個小時,朋友個屁,但人家顯然是在幫自己,心里倒是挺感謝,同時意外的是,李博認識在場的這些人,那說明自己今天打車還真遇到隱藏的牛人了。
  旁邊的陳光偉長舒一口氣,李博出現也算減輕了他的壓力,至少這事不用他扛,他聽說過李博,知道家里也不簡單。
  此刻臉色最難看的無非是曹誠馬天佑等人,幾人本以為今天能吃死趙出息,沒想到先是陳光偉出來,隨后又殺出來個李博,這趙出息認識的大少還真不少。
  “對,一點誤會,已經沒事了”韓青山只得如此說道。
  李博懶得在這里繼續糾纏,所以笑道“既然是誤會,那就好。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先帶他離開,改天我們再聚”
  “行,到時候電話聯系”韓青山連忙說道,巴不得這些人趕緊離開。
  曹誠等人這時候想開口刁難,韓青山眼神不悅的瞪著他們,意思已經很明顯,我知道你們和他有過節,你們要想對付他,可以,可特么別在這里。
  李博對著趙出息使眼色,趙出息立刻明白,扶著林靜和蘇桐,幾個人這就往出走,可是還沒等他們抬腳,人群中又是一陣騷動,眾人紛紛給往過走的某個男人讓路,同時打招呼道“吳少,吳哥”
  曹誠馬天佑幾人看到這個男人出現,心里瞬間充滿底氣,他們的主心骨來了,所以幾人連忙喊道“吳哥、表哥,你可算來了”
  “青山,今天不是你生日派對么,你們圍在這里干什么?”男人留著短,表情冷酷,穿著白襯衫和西褲,身材勻稱又帥氣,舉手投足點隱約已經有些氣勢,低聲問道。
  韓青山看到男人過來,指著男人笑道“浩然,你又遲到了”
  “剛陪青衣吃完晚飯,這才趕過來”穿白襯衫的男人笑著回道。
  韓青山哈哈笑道“你呀,重色輕友”
  男人只是笑笑,這時候卻也注意到離他幾步外的趙出息等人,男人皺眉道“青山,這是怎么了?”
  “沒事,一點誤會而已”韓青山隨口解釋道。
  馬天佑趁著這機會喊道“表哥,趙出息跑北京來打我們臉來了,今天大鬧韓哥的生日派對啊”
  韓青山聽到這句話,強壓著心里的火氣,要不是吳浩然在這里,馬天佑再敢繼續鬧下去,他就真翻臉了,想到吳浩然跟李青衣的關系,這位趙出息和李青衣的緋聞,韓青山真怕今晚鬧的不可開交。
  “沒天佑說的那么嚴重,都是朋友,有點小誤會而已,現在已經沒事了”韓青山只得如此說道,同時再次瞪眼馬天佑。
  這位明顯一出現,就成為全場焦點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李青衣的未婚夫,吳家吳浩然。趙出息這時候也已經知道眼前這位有些氣場的男人就是吳浩然,倒是沒想到第一次見這男人,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哦,原來是誤會,不過這位朋友,我倒也認識,他是青衣的好朋友趙出息,我們雖然沒見過,但我經常聽青衣提起”吳浩然的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看似隨口再說,其實卻也是說給全場所有人聽,自然也是說給趙出息聽。
  趙出息臉色陰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趙出息”吳浩然那句話說完,也就代表他成了主角,他走到趙出息面前,沉聲打招呼道,剛進來他就已經認出趙出息。
  此刻趙出息極其狼狽,而吳浩然光鮮亮麗,更是全場的焦點,兩人相比立刻相形見絀,不少人已經在指指點點。
  “吳少”趙出息臉色平靜道。
  吳浩然伸出手底氣十足道“時常聽青衣說起你,沒想到我們第一次見面會在這里,有些意外,不過總算是認識你了,幸會”
  聽著他所說的這些話,趙出息對這個吳浩然就沒什么好印象,可伸手不打笑臉人,所以趙出息只得伸出手道“我也聽青衣說起過吳少,也是沒機會認識吳少,同樣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吳少,看來還得謝謝韓哥給我們這次機會,不管怎樣,很高興認識吳少”
  兩人不輕不重的握手,可卻有種暗流涌動,屬于不動聲色的交鋒……
  “晚上跟青衣吃晚飯的時候,聽她說起你在北京,我還說找機會大家聚聚,怎么,哪天有時間,我做東喝兩杯?”吳浩然很是熟絡的說道,風度翩翩很有氣度,自然不是曹誠和馬天佑那種處事做法。
  趙出息不落下風,隨口應承道“只要吳少有時間,我隨時可以,除過今天,你看我這樣,今天也不適合”
  “哦,行,雖然不知道剛才有什么誤會,不過看你這樣子,沒事吧?”吳浩然看似關心趙出息,可這話趙出息聽著像是嘲諷。
  “沒事,就是想趕緊回去換身衣服,這大夏天的難受,而且我朋友還喝多了,我得送她回去”趙出息悻悻笑道,現在他只想帶林靜蘇桐離開這里。
  吳浩然十分理解的說道“既然這樣,那今天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我們再聚……”
  說完,吳浩然給趙出息讓出路,李博跟吳浩然見過但不熟,所以只是笑著點頭致意,陳光偉倒是認識吳浩然,笑著喊了聲吳少。
  趙出息扶著林靜,李博扶著蘇桐,幾人穿過人群往出走,陳光偉剛明顯得罪了曹誠等人,所以也不適合留在這里,跟著離開。
  這場鬧劇,終歸沒有鬧大,而是這樣結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