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43 麻痹玩大了上

(求各位土豪支持月票,么么噠)
  中國人講究入土為安,所以遷墳動土向來是大忌,除非不得已的事情,比如現在很多地方修高速高鐵等等,不管是豪門望族還是平常人家,誰都不愿意打擾祖輩的安寧。趙出息也是這么覺得的,他以后不管混的再好爬的再高,也不會輕易打擾葬在鳳凰村山腰上的父母,只是計劃等回鳳凰村的時候整修下那黃土堆。
  老和尚去世的時候,趙出息和老村長幾個人在跟前,老和尚說把他葬在那半山腰上就行,從哪那個角度可以正好一覽整個鳳凰村,所以趙出息就按照老和尚的遺愿把他葬在那半山腰上。現在孫老爺子開口說要把老爺子的墳遷回北京,趙出息瞬間就為難了,老爺子親自開口,這讓趙出息不知道怎么回絕。
  “孫爺爺,遷墳動土是大事,這……”趙出息咬牙說道,趙出息跟老和尚相依為命,村里人都說趙出息算是老和尚的孫子,所以老和尚的事情,基本都是趙出息做主。
  孫老爺子蒼老的樣子讓趙出息有些于心不忍,他知道老爺子是好心,想讓老伙計回到北京跟妻兒團聚。
  “出息,爺爺知道這事讓你為難,遷墳動土是大事,但人死了,總歸要落葉歸根,老嚴跟妻兒已經分離這么多年,也該讓他們團聚了”孫老爺子拄著拐杖有些顫抖道,那滿臉的皺紋跟著抖動,讓趙出息愈發的為難。
  旁邊的孫自清這時候說道“出息,這事老爺子沒有別的意思,嚴老呆在鳳凰村里孤苦伶仃,回到北京,不僅有妻兒陪伴,還有這些老朋友們陪著,我們不是逼你,只是讓你考慮考慮”
  趙出息并沒有輕易答應,縱然是面對孫家這樣的家庭,但趙出息退了一步道“孫爺爺,這事您讓我好好想想,我回頭答復您,您看怎么樣?”
  “好,爺爺相信你是懂事的孩子”孫老爺子也沒逼著趙出息直接給決定,答應道。
  隨后,孫老爺子和孫自清帶著趙出息來到放著嚴老爺子妻兒的骨灰室,趙出息在這里看到了老和尚妻子和兒子的照片,老和尚的妻子叫閆妮,是位大家閨秀,老北大畢業的,照片上應該是她年輕時候的照片,穿著花裙子很漂亮,一個姓嚴一個姓閆,孫老爺子說他們都說這兩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是造化弄人。老和尚的兒子叫嚴如松,算是繼承了父母的優秀基因,穿著白襯衫臉型俊俏,只是死在了動亂當中。
  趙出息恭恭敬敬的給老和尚的妻子和兒子三鞠躬……
  從八寶山離開后,趙出息跟著孫老爺子去西山那小區,孫老爺子說有些東西要交給他,都是老嚴以前的老照片,他讓孫自清復制了一份,送給趙出息當紀念,對于這個禮物趙出息很驚喜,這應該是北京行最讓他意外的東西,他從來都沒有老和尚的照片,有時候回想起來挺遺憾,這次算是圓滿了。
  孫自清沒有回孫家,直接回新華門工作,相比于昨天,今天的孫家再次冷清下來,只有保姆和秘書在,趙出息拿了東西,跟孫老爺子聊了兩句后就離開,沒有讓人送他,而是出門打車向著市區而去。
  這會時間已經差不多,趙出息得到約定的地方去見簡姨那位故人,周易師叔接自己的話,時間來不及,索性自己直接過去。
  這是木樨地不遠處的某家茶樓,趙出息要等的那位大佬已經在包廂里等著他,他的秘書在茶樓下面接趙出息,趙出息剛下車,那位秘書就徑直走向趙出息道“我是陳部長的秘書,陳部長已經在樓上等你”
  上次趙出息登門拜訪的時候,這位大佬沒在北京,所以趙出息這次再到北京,就提前聯系他約定時間,還好這次沒有白來,大佬倒是有時間見他,趙出息對著秘書點頭致意道“謝謝”
  趙出息心里明白,不管是孫老師還是這位陳部長,他們的秘書級別都不低,所以趙出息懂得怎么為人處世,對他們并不敢怠慢。
  任何地方的茶樓都差不多,中式裝修古色古香,趙出息對此已經見怪不怪,跟著這位戴著眼鏡的李秘書來到陳部長的包廂門口,外面還守著位警衛員,李秘書輕敲幾次門,里面傳來一位男人渾厚的聲音道“進來”
  李秘書先推門進去,對著里面正在吃飯的中年男人道“陳部長,他來了”
  這位當初冒著風險親自跑到成都見簡影的陳部長揮揮手,李秘書便請趙出息進來,然后關門退出離開,絲毫不拖泥帶水。
  茶樓的包廂普普通通并沒什么特色,中間是高仿的黃花梨木桌,周圍放著幾件紫檀家具,自然也都不是真品,墻上掛著幾幅也不知道誰寫的字畫,水平也就那樣。
  “陳部長”趙出息沉聲喊道。
  這位陳部長并沒有喝茶,而是在吃飯,菜是比較辛辣的湘菜,抬頭正盯著趙出息道“趙出息,坐吧”
  趙出息徑直往前幾步坐下,碗筷已經給他備好,還有兩碗米飯,趙出息望著微微發福的中年男人道“謝謝陳部長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見我”
  “趙出息,我怎么也算是半個自己人,你別拿跟別人那套對付我,你干的那些事,我比誰都清楚,所以啊,你別客氣,你越客氣,在我這里就是虛偽”陳部長性子倒也有趣,直來直往的說道。
  趙出息呵呵笑起來,這倒也是。為人處世、察言觀色,他自然不是這位公安部二把手的對手,貌似夏登他爹也是公安部的副部長,不過排名自然在這位陳部長的后面。
  陳部長和簡姨的關系,趙出息自然無比清楚,簡姨最后能有那樣的結局,都是他們幫著扛下了大部分的壓力,所以陳部長說自己人。
  趙出息覺得得換個套路,所以笑道“那我套個近乎,喊您聲叔,陳叔”
  “叫什么,那是你的自由,我知道你這次來干什么,老楊他們沒時間見你,也就派我這個代表過來見你,我的意思也是他們的意思,所以啊,你要說的事,我都知道,不過現在我們先吃飯,事情等吃完飯再聊”陳部長瞇著眼睛盯著趙出息說道,氣場完全將趙出息壓死。
  趙出息知道局勢由對面這男人主導,只得笑道“我聽陳叔的”
  于是兩人低頭吃飯,這飯吃的趙出息比昨天在孫家那頓還難受,畢竟對面坐著位跟孫老師同樣級別的大佬,相隔一天見到兩位正部級高官,趙出息真覺得這北京城啊,以后還是少來,自己這小魚小蝦米,只適合在成都那小地方廝混。
  陳部長叫陳升河,簡影當年經常喊他陳胖子,他跟兩位現在同樣身居高位的大佬算是跟簡影關系最好,簡影年輕時在北京,他們屬于一個小圈子,經常玩在一起,只是后來簡影離開北京去了成都,從此在成都落地生根,而他們則走向人生的高峰,但這些年關系從來沒斷,時常走動聯系。簡影開始在成都翻云覆雨后,他們就給簡影不少建議,讓簡影遠離政治,同時該和哪些人保持距離,低調做事做人,正因為這些建議,才讓簡影最后的結局不像李公權那樣,而簡影出事以后,他們沒少為這事跑前跑后,最終算是保住簡影。
  趙出息沒吃飯,剛開始還細嚼慢咽,后來想想管他的,然后什么也不在乎,狼吞虎咽的開始扒飯。陳升河吃的不緊不慢,瞅見趙出息這吃飯的陣勢,真是不忍直視,他經常來這家茶樓吃飯,茶樓做湘菜也能喝茶,算是兩用,跟現在很多音樂餐吧差不多的模式,他們家的湘菜很對自己口味,加上距離住處比較近,所以時常過來。
  一頓飯吃完,陳升河吃了一碗米飯,來的晚的趙出息卻吃了兩碗,誰讓他中午只是喝湯沒吃菜。
  “味道還不錯吧,我經常過來”陳升河擦完嘴,喊服務員過來收拾掉,同時讓她泡壺龍井過來,笑著說道。
  趙出息回味道“還可以”
  “現在說正事”陳升河收起笑容,嚴肅的說道。
  這變臉速度讓趙出息有些無奈,沒辦法,趙出息也只得正襟危坐,陳升河直接開口道“我知道你是為簡影的事情來的,這兩年也就我抽空去看簡影,他們都沒有去,也許是太忙,也許是忌諱什么,不管為什么,但他們至少心里都有簡影”
  趙出息點頭說道“我也知道幾位叔叔沒少為簡姨的事情的操心,如果不是幾位叔叔,簡姨也肯定不止這樣”
  “談不上操心,她的事情還沒那么嚴重,如果到了李公權那步,就算是我們,也不敢摻和這種事,后果就是我們也得付出代價,我們不是毛頭小伙,做事會權衡利弊,能做才會做,不能做,也沒有辦法”陳升河如實說道。
  這話說的比較明白,趙出息也聽的明白,對簡姨的事情也算有了進一步的了解,趙出息笑道“嗯,陳叔說的是”
  “本來我是不打算見你,不過有些事情你不懂,我得讓你明白,你要不明白,還以為我們不愿意幫簡影”陳升河等到服務員上茶以后,給自己倒杯茶,品著茶說道“同樣,也怕你自己亂折騰,誤了事”
  趙出息有些疑惑道“陳叔這話我有些不明白了?”
  “不明白?”陳升河若有所思道“簡單點,就是簡影的事,還不是時候”
  “還不是時候?”趙出息不禁自言自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