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42 關于老和尚

此行北京,趙出息終歸要見見簡姨的故人,為簡姨的事情走動走動,畢竟簡姨將這個顯赫的位置傳給他,他總不能讓簡姨一直待在監獄里受罪。不過這些事情自然是趙出息目前還不能撬動的,所以芙蓉的意思是,讓他跟簡姨那幾位故人見見,想來他們心里也裝著簡姨。
  時間就訂在今天晚上,地點由那位大佬訂,他到時候只需直接過去就是了。
  孫家沒有打電話過來,趙出息便不著急,如果現在過去,這滿身酒氣實在會讓孫家不滿,所以趙出息哪也沒打算去,就留在酒店里休息解解酒氣,靜候孫家的電話。
  二胖陪趙出息吃完早餐就離開,他還有事要處理,自然不能二十四小時都陪著趙出息,趙出息也不覺得無聊,有很多事情需要她處理,于是就跟宋青瓷打電話遠程辦公。
  直到十點多的時候,有人敲門才打斷,周易出去開門,趙出息本以為是酒店服務員之類的,倒沒想到會是林靜,戴著墨鏡踩著高跟鞋,一身黑色低胸連衣裙的林靜明星味十足,比起去年趙出息剛認識那會,越來越有范了。
  “酒味怎么這么濃?”剛走進房間,林靜就皺眉說道,她手里拿著水果店買的水果,將水果放在桌上,就去開窗戶透氣。
  趙出息盯著林靜婀娜的身姿笑道“大明星,你真不怕被狗仔跟蹤偷拍?著名女星林靜赴某五星級酒店密會友人,數小時未出”
  林靜打開窗戶拉開窗簾,轉身等著趙出息嬌嗔道“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居然有八卦記者的潛力?”
  “你今天沒事?怎么有空過來找我?”趙出息伸了個懶腰笑道,這時候周易已經識趣離開,回自己的房間,不打擾趙出息跟美女單獨相處。
  林靜脫掉高跟鞋踩著光腳走到趙出息面前,俯身直視著趙出息道“你不找我,就不準我來找你?昨晚電話不接,微信不回,還以為你失蹤了”
  “昨晚有事,跟朋友在一起喝酒,喝的爛醉”趙出息撓著頭道,他實在不敢看林靜,這個動作讓他能聞到林靜身上的香味,更是能看見林靜胸前那深深的溝壑。
  林靜沒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妥,反而說道“那今天呢?今天有空么?”
  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今天啊,今天也有事,忙的焦頭爛額”
  趙出息的回答讓林靜頗為失望,只得起身笑著掩飾道“嗯,你忙你的,我下午約朋友出去逛街”
  趙出息也不好說什么,畢竟下午得陪著孫老爺子去八寶山,晚上還得見那位簡姨的故人,這些都是比較重要的事,他也不能推了陪林靜。
  趙出息不能陪她,林靜自然心情不好,但她知道趙出息不是普通人,所以不能說什么,她不能讓趙出息覺得自己不懂事,如果一個女人不懂事,就算男人再喜歡你,也會厭煩。
  林靜去浴室洗水果,趙出息躺在床上整理昨天那些事情的頭緒,特別是以后如何和孫家相處,孫家的背.景讓他有些為難,畢竟走的太近會讓人覺得刻意,要是疏遠又會讓孫家覺得自己難相處,所以這個度很難把握。
  其次,趙出息還在考慮一件事,那就是回西安,成都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需要自己操心的事情,北京之行結束以后,也該回西安了。
  前幾天趙出息還接到蘇蘇的電話,這丫頭現在正在實習,所以也沒時間來成都找自己,倒是嘟囔著讓自己去西安看她。
  過會,林靜洗好水果出來,給趙出息削了個蘋果,趙出息正在走神,林靜拿著蘋果在他眼前晃著道“想什么呢?”
  “沒事”趙出息接過蘋果悻悻笑道。
  林靜見趙出息有心事,就沒打擾他,坐在床邊自顧自玩手機聊天,趙出息感覺時間差不多后,就起來換衣服帶林靜吃午飯,趙出息頭疼胃也不舒服,于是他們只得再次在酒店解決午飯,趙出息喝點清淡的湯以后,感覺舒服不少。
  吃過午飯以后,趙出息終于接到孫自清的電話,孫自清告訴他下午三點半,派車過來接他去八寶山,到時候會有人聯系他。
  回房間再休息了會,趙出息先送林靜離開,她朋友過來接她,林靜自然不舍得離開,可趙出息沒有時間陪她,她也沒有辦法。
  林靜走后,趙出息給李青衣打電話,早上李青衣要上班,趙出息就沒有打擾,這會她肯定在休息,誰知電話打過去卻沒人接,趙出息有些疑惑,估摸著李青衣應該有事,過會可能會給自己回過來,可是趙出息等了一個小時,都沒有電話回過來,他再打過去,依舊沒人接,這下趙出息就有些疑惑了。
  快到兩點半的時候,孫自清的司機給趙出息打電話問住在哪個酒店,趙出息告訴他在王府井的華爾道夫酒店,司機笑著說,那三點半前準時到。
  三點半不到,司機就給趙出息打電話說他到了,告訴他是輛帕薩特車牌多少。趙出息下樓后就看見車停在路邊,周易目送趙出息離開,然后回酒店。
  趙出息沒有坐在后面,而是坐在副駕駛上,看見擋風玻璃依舊放著很多通行證,司機年齡并不大,看起來跟趙出息差不多,笑著告訴趙出息道“孫主任已經過去,他們會在那里等我們”
  “嗯,那走吧”趙出息隨口說道。
  去八寶山的路上,趙出息閑來無事就跟司機聊天,得知他是位軍人,編制屬于中央警衛團,趙出息笑著問他,是不是可以見到國家領導人。司機應該沒少被人問這種問題,回道基本上都見過。
  差不多一個小時他們才到八寶山,司機停好車以后直接帶趙出息去見孫老爺子他們,孫老爺子和孫自清這會正在八寶山的休息室里等著,他們也沒到多久。
  顯然不管是老爺子還是孫自清,出行都或多或少有些規矩,所以除過他們還有三個男人在旁邊,想來應該是秘書或者警衛。
  趙出息在路上就詢問司機自己身上還有沒有酒味,司機說基本聞不到,趙出息這才放心,走過去打過招呼以后,孫自清就扶著老爺子起身道“走吧”
  國人對八寶山不陌生,趙出息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自然不了解,都是后來出山以后知道這些常識。因附近山間出產耐火土、白土、灰石、紅土、青灰、坩土、黃姜、砂石等八種建筑材料,所以這里才稱為“八寶山”。
  八寶山分為幾個墓區,不同墓區規格不同,他們要去的第一墓區葬著已故副部級以上領導,也是規格最高的墓區。骨灰室也差不多,中一堂附近的十個骨灰室,也只安放省部級以上領導骨灰。
  老爺子腿腳不利索,趙出息和孫自清走在老爺子左右,老爺子卻沒讓他們攙扶,而是自己拄著拐杖緩慢前行,孫自清算是兼職解說員,給趙出息解釋關于八寶山的一些事情,等到第一墓區后,孫自清會告訴趙出息,哪些墓葬著哪些領導人,趙出息聽著這些以前只能從書中或者電視中看到聽到的名字,不禁有些感慨不已,就像有人說的那樣,不管是曾經翻云覆雨身居高位,還是碌碌無為平平淡淡,死后也不過是一抔黃土。
  不過也有不同,不同的就是,有人注定在這個世界留下痕跡,不管是名留青史還是遺臭萬年,而大多數人最終只能消失于浩瀚時間長河里。
  “這是我和老嚴的老師長,他的故事你應該知道,老嚴還給他當過警衛員……”路過某位戰功赫赫的老將軍墓前,孫老爺子停下腳步說道,然后對著墓碑顫顫巍巍的舉起右手行著軍禮,孫自清和趙出息則恭恭敬敬的鞠躬。
  活到孫老爺子這年齡,那些曾經并肩作戰的戰友,那些曾經一起為建設新中國灑血流汗的同事,那些曾經無話可說的朋友,基本上都已經去世,僥幸活下來的也不多了,所以人老了,是愈發的孤獨。
  沒走幾步,老爺子又停下來,低聲道“這個是老嚴的老大哥和老領導,老嚴為他擋過一槍,差點沒了命,解放后老嚴就跟著他工作”
  老爺子再次行軍禮,孫自清和趙出息也繼續鞠躬致敬,趙出息記得他的名字,一位開國上.將。
  在他們去目的地的路上,老爺子時常停下腳步敬禮,都是關于嚴老爺子的故人,趙出息和孫自清這些晚輩用鞠躬向他們致敬,而趙出息代表著嚴老爺子。
  如果直接走過去,他們可能只用十幾分鐘就到了,實際上他們用了四十多分鐘才走到目的地,孫老爺子和停下腳步,眼神復雜的看向旁邊的墓碑,趙出息看見上面的名字后,不禁皺眉,果不其然,這時候孫老爺子開口說道“這是老嚴的墓”
  八寶山第一區的墓各有特點,并不是全部相同,有些是石雕,有些是石碑,有些則是石壁,按照家屬或者逝者遺愿設計,嚴老爺子的這墓碑是整塊灰色的大石頭,上面只刻著姓名和生辰逝日,下面擺放著幾束鮮花,跟其他那些墓差不多,畢竟八寶山是對外開放的,這些鮮花大多數都是瞻仰者敬獻的。
  這時候孫自清的秘書將他們帶來的鮮花拿過來,趙出息輕輕的放在石頭下,孫自清解釋道“因為以前沒有找到嚴老的骨灰,所以這里只是衣冠冢”
  嚴老爺子的墓,在他還沒有找到嚴老爺子的時候就已經立下。
  孫老爺子這時候看向趙出息緩緩說道“出息啊,帶你來這里,爺爺是想跟你商量件事,老嚴妻兒的骨灰在骨灰室放著,這里是老嚴的衣冠冢卻沒有骨灰,老嚴現在葬在鳳凰村,終歸不是事,所以我想把老嚴的骨灰遷回北京,我們選個地方,跟他妻兒葬在一起”
  遷墳?
  遷墳動土可是大事,趙出息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