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40 那是孫家該做的

趙出息很少主動求醉,就算遇到比自己酒量還厲害的牛人,他也會讓自己保持在八分,超過八分就不再喝酒,畢竟超過那個點以后,人就會失去意識,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干什么,而且肢體等等也不受大腦控制,這對于像他這種仇家不少,刀口舔血的人來說是危險。
  但今天趙出息主動求醉,除過心里憋著事,其次是因為他身邊有二胖和李青衣,這是世界上他最信任的兩個人,他完全可以把一切交給他們,趙出息曾經想過,如果就算是有一天他們背叛自己了,自己也會無怨無悔,何況他知道,他們不會。
  孫倩離開后,幾個人并沒有繼續玩游戲,李青衣主動問道“在孫家,一切還順利?”
  “嗯,孫家對我很好”趙出息拿起酒杯點頭道,或許是喝的太著急,他腦袋已經有些暈乎乎的,也是,各種酒攪在一起進了胃里,是誰都扛不住,酒量不好的估計這會直接躺著了。
  李青衣若有所思道“那是孫家應該做的”
  “很多以前我不知道的想知道的,今天也都知道了,青衣,是不是很多事情你都知道?”趙出息抬頭看向李青衣,認真問道。
  李青衣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皺眉回道“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
  “哪些知道,哪些不知道?”趙出息追問道。
  李青衣想想回道“關于你的孫老師的事情知道,關于老和尚的事情我并不知道”
  “連你也不知道啊”趙出息呵呵笑了起來,看來也許真的只有孫老師知道那些事。
  李青衣見趙出息如此說,輕聲道“看來你已經知道了”
  “是啊,知道了,只是沒想到而已,沒想到在我眼里瘋瘋癲癲的老和尚,這輩子居然活的如此的轟轟烈烈”趙出息喝了杯酒,感慨道,人生真是很多事情出你的想象。
  李青衣苦笑道“如果他普普通通,你覺得孫老師會放棄前途跑到鳳凰村么?”
  “那你又為什么跑到鳳凰村?”趙出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直接反問道。
  李青衣愣了愣,隨后自嘲道“我?已經無所謂了”
  這時候正好孫倩帶著兩位朋友走過來,趙出息也就沒有多問,孫倩帶來的兩位朋友都是男人,等他們走近以后,趙出息這才看清楚樣貌,只是下一秒,趙出息就無比驚訝,直接起身道“是你”
  趙出息不僅僅認識一個,而是兩個都認識。
  “沒錯,就是我,趙出息,我們又見面了”說話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暗戀李青衣多年的許經年。
  連李青衣也沒想到孫倩會把許經年帶來,皺眉看向孫倩有些不悅,孫倩沒有辦法的搖頭,誰讓許經年威脅她,而且她也實在沒有辦法,除此之外,她心里還有自己的小算盤,那只有她自己知道。
  趙出息沒有理會許經年,雖然意外會在這里遇到這位中午威脅自己的男人,不過看起來,顯然他跟孫倩李青衣認識,而且關系還不錯,但趙出息更意外的是旁邊的男人。
  趙出息走到男人面前,男人笑呵呵道“趙出息,還得我么?”
  “記得,怎么不記得,你化成灰我都認識,周文山”趙出息大笑的說道,他真么想到會在這里遇見西安的故人周文山,這應該就是孫倩所說的那位朋友,這還真是意外。
  周文山看起來心情不錯,樂呵道“好久不見,朋友”
  趙出息哈哈大笑的給周文山一個大擁抱喊道“哈哈哈,是啊,好久不見啊,朋友,兩年多了”
  “看起來你現在混的不錯么?”周文山半開玩笑道,他這次放假回北京,正好見到孫倩,早上給孫倩打電話約吃飯的時候,聽孫倩說到趙出息在北京,問他要不要見見。
  滿口酒氣的趙出息搖頭道“哈哈哈,還行,混日子么,坐下來說”
  許經年坐在孫倩那邊,周文山坐在趙出息旁邊,顯然周文山也認識二胖,笑著打招呼道“二胖,哈哈哈”
  二胖跟周文山自然不熟,所以只是點頭致意。
  許經年這時候喊服務員再拿兩個杯子,看到桌上的狼藉,同時有些意外道“你們這是喝酒,還是拼命?”
  孫倩看向對面的趙出息道“有人想醉,我們只能陪著喝醉”
  許經年沒敢看對面的李青衣,知道自己的出現會讓李青衣有意見,可他哪管這些,有些羨慕嫉妒趙出息的待遇,不屑道“既然趙出息想喝醉,那我陪他,我倒想看看他酒量有多大”
  周文山樂呵道“經年,我知道你能喝,你這明顯是以量壓人么”
  很多事情,在場的當事人都知道,比如許經年對李青衣的感情,周文山和孫倩自然都清楚,只是周文山和李青衣并不怎么熟。
  “你在西安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去成都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今天我們難得再見,什么都不說了,全都在酒里”周文山知道自己不是主角,所以也不想打擾本來的節奏和氣氛,直接說道。
  趙出息本就想醉,難得遇見故人,大笑道“好,全在酒里”
  于是接下來的場面就有些熱鬧了,加入許經年和周文山以后,四個男人先亂戰在一起,玩游戲直接碰杯怎么都行,許經年和周文山都是當兵的,在部隊里可是拿喝水杯子喝白酒,趙出息和二胖的酒量更不用說,可謂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許經年羨慕嫉妒趙出息跟李青衣的關系,自然沒少找趙出息單挑,趙出息被許經年威脅,心里也不爽,他跟李青衣認識這么久,李青衣在他生命里已經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誰都不可能讓他遠離李青衣,所以也憋著口氣,雖然兩人今天才算認識,可真喝起來哪管那么多。
  周文山和趙出息他年他地再見,心里也高興,但他并不知道趙出息今晚的心情,所以也跟著趙出息喝起來,趙出息可謂是以一敵二,還好有二胖,二胖也跟著沒少喝。
  孫倩和李青衣也沒有幸免于難,所有人都喝,他們兩個女人自然不好意思不喝,何況其他人主動跟她們碰杯,也不能拒絕。不過相比之下,要比四個男人喝得少。
  沒多久,酒桌上的酒就已經被喝完,許經年和周文山都說這里沒有喝酒的氣氛,趙出息現在已經有些迷糊起來,也附和著道“那我們換地方,繼續喝”
  安靜的酒吧沒有喝酒的氣氛,那自然就得去吵鬧的夜店,那里能讓男人荷爾蒙分泌起來,所以喝酒就更加的盡興。
  孫倩只得繼續安排下一場,眾人前往工體西門的Babyface,如果是以往,以李青衣的性格,絕對不會這樣,但今天她為陪趙出息,也算是豁出去了。
  夜店的氣氛自然不是那種文藝吧能比的,還沒有進去就能聽見里面勁爆的音樂聲和人潮聲,李青衣已經不記得自己上次來這種地方是什么時候,她基本不會踏進這種地方。
  工體四周都是夜店,Babyface外面停著不少豪車,也站著不少美女帥哥,在這里顯然年輕人居多,孫倩的朋友早已經在那里等著,他是Babyface酒吧的一位負責人,多少知道孫倩的身份,恭恭敬敬的帶著趙出息等人進酒吧。
  剛剛進去李青衣就忍不住皺眉,那吵鬧的dJ聲和下面舞池的尖叫聲讓李青衣很不適應,趙出息等人護著李青衣和孫倩,跟著那位負責人穿過瘋狂的人群來到安排好的VIp卡座。
  坐下以后,孫倩開始點酒,給四個男人點了三瓶軒尼詩xo,這次她不打算和李青衣跟著繼續喝洋酒,而是給她們單獨點了瓶酩悅香檳,反正都由趙出息買單,她才不會為趙出息省錢,趙出息剛才直接把卡都扔給她了。
  幾個人坐的位置也比較有趣,趙出息和李青衣坐在中間,左邊是孫倩和許經年,右邊是二胖和周文山,孫倩跟那位負責人說幾句話后,負責人就識趣離開,不過他肯定過會會過來敬酒,這都是規矩。
  “太吵了”望著下面瘋狂的舞池,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聲,李青衣皺眉道。
  趙出息沒聽清楚,這種地方兩人說話,只能對著耳邊,趙出息早已習慣這種場面,所以趴在李青衣耳邊道“你說什么?”
  趙出息習慣,可是李青衣卻不習慣,所以她也不愿意來這種地方,兩人離得特別近,趙出息都能聞到李青衣身上那股體香,李青衣覺得耳朵有些癢癢的,皺眉道“我說太吵了”
  “太安靜了,沒有喝酒的氣氛”趙出息醉醺醺的說道。
  李青衣壓著性子道“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好”趙出息知道李青衣的意思,徑直點頭道。
  旁邊不遠處的許經年見兩人如此親密,氣不打一處來,還好這時候服務員已經把酒拿來,許經年大喊道“趙出息,你不是要喝酒么,繼續啊,怎么,慫了?”
  “那就繼續”趙出息喝酒還真沒認過慫。
  服務員詢問他們兌著什么喝,趙出息和許經年幾乎同時喊道“什么也不兌”
  不管是孫倩還是二胖以及周文山都已經明白,顯然許經年和趙出息杠上了,誰也都沒攔著,由著他們繼續鬧。
  于是,幾個人繼續喝,在剛才那文藝酒吧如果說是前.戲的話,現在才是進入主題,不管是玩游戲也好,還是直接彼此碰杯,反正只見酒杯不停。
  趙出息和許經年像是瘋了似的往肚子里灌酒,還沒過一個小時,許經年率先忍不住跑廁所吐出去,緊接著趙出息也跟著去了洗手間。
  “你就不管管?”孫倩皺眉道,這樣下去,非得出事。
  李青衣搖頭苦笑道“怎么管,已經到這個份上,不如讓他們喝醉,這樣就結束了,你知道,趙出息想醉”
  孫倩見李青衣不管,只得求助于二胖,要是趙出息出事,她真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交代,不禁有些后悔把許經年也帶來。
  “讓他們喝”二胖跟李青衣的答案差不多。
  孫倩被這兩人氣的不想說話,直接喊道“好好好,喝喝喝,都喝死算了”
  沒過多久,許經年和趙出息先后回來了,讓眾人比較意外的,兩人還彼此摟著肩膀,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看來彼此離醉也差不多了。
  這次回來以后,喝酒的節奏就慢了,不像最開始那么瘋狂,可就算如此,還是繼續在喝,不知過了多久,許經年終于忍不住說道“緩緩,胃有點難受”
  他沒想到真是遇到對手了,這趙出息真特么量大,說實話,他知道自己占了便宜,因為他們還沒到的時候,趙出息已經喝了不少。
  趙出息見許經年不喝了,也就停下來歇歇,他自己已經快醉了,真是拼著那口氣在繼續喝,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徹底斷片了。
  孫倩和李青衣只是不緊不慢的喝著香檳,倒是比所有人都要清醒,縱然如此,李青衣這會也已經有些欲眼迷離,這是她回北京以來喝的最多的一次。
  這里又吵又鬧,李青衣很不適應,感覺有些難受,就把扎著的頭松開,趙出息正好看到這幕,只見那滿頭長如同瀑布般垂在李青衣的肩膀和胸前,李青衣順勢將那些碎捋順,趙出息看的如癡如醉。
  各種酒的后勁這時候已經爆,趙出息迷迷糊糊道“青衣,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李青衣轉身看向趙出息,兩人幾乎是面對面,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她也不知道說什么,只是笑著搖頭,那笑容就像趙出息在鳳凰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那樣,讓趙出息的整個世界在那一刻精彩起來。
  “我趙出息這輩子欠你的注定還不完,只能下輩子繼續還,如果還不完,那就十輩子……”趙出息斷斷續續的說道,但他的眼神無比真誠。
  李青衣被趙出息那眼神所打動,下意識點頭道“好……”
  當她說出這個字后,趙出息也不知道是喝醉了還是沖動還是真的動情,突然身體向前直接毫不猶豫的吻住了李青衣。
  這一秒,好像時間靜止了,整個世界停止轉動,所有人被這一幕震驚,目瞪口呆到大腦短路……
  麻痹,玩大了……
  (這章,你們必須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