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39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正如同趙出息所想的差不多,今天他在孫家受到的待遇,絕對是貴賓級禮遇,除過逢年過節,也就那些退下的老領導或者現任的領導到訪孫家,孫家才可能聚的這么齊,才會這么重視。△,
  孫倩送趙出息回去后,孫家的客廳里,孫伯庸和孫自清夫婦相對而坐,在家同樣是乖乖女的孫晴自顧自的看著電視,她在北大讀國際關系,今年已經大三了。
  杜英抱著孫子笑著說道“出息這孩子看起來很本分踏實,懂事懂禮貌,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看不出來像是祁連山出來的”
  “嗯,聽孫倩說,他在成都那邊做的生意還不這孩子從小就看著有出息”旁邊的孫伯庸附和道,他退下來以后兼著幾個社會職務,也算是發揮余熱,不過大多時候都沒什么事,不像以前那么忙碌。
  雖然已經五十歲,卻風韻猶存的朱藝低聲道“出息沒有學歷,更沒有背.景,從祁連大山里的普通孩子能走到今天這步,應該說很不容易,期間吃過多少苦受過多少累被多少人看不起,我們也肯定不知道,所有的成功都需要付出回報,何況是他那樣的出身”
  “我看不如這樣,讓他到北京發展,我們可以在能力范圍內幫幫他,至少會讓他很多路走的比較順利”杜英心底善良,忍不住說道,記得女兒告訴她們關于趙出息的一件事,這也是讓她最為動容的,趙出息從小沒有父母,便一直和嚴老爺子相依為命,隨著時間的推移,趙出息越來越大,嚴老爺子卻越來越蒼老,趙出息一直想離開鳳凰村,想去山外的世界打拼,但為了給嚴老爺子養老送終,他一直只能留在鳳凰村,所以他說老和尚不死,他就不會離開鳳凰村,這不僅僅是說說而已,而是這孩子真這么做了。如今這個浮躁的社會,誰又能做到這點,所以整個孫家欠他的。
  朱藝緊跟著說道“這事不是不能做,只是我們畢竟對他還不怎么了解,也得問問他的意見”
  孫自清這時候直接開口道“如果他需要幫忙,我們家倒不介意幫他,只要不違反原則。可以為對他的了解,他不會麻煩我們”
  “自清的話我同意,至少一時半會不會”孫伯庸也點頭說道,從趙出息的眼神就能看出很多東西,何況他也表明,他做的那些事,都是他該做的。
  杜英想想只得說道“看來以后得多來往,畢竟他才剛剛認識我們,就算自清跟他熟悉,這次見面,也不過已經時隔十多年以后,有些事還得慢慢來,熟悉以后,或許能好點”
  “我看不如這樣,回頭嫂子要是有時間,我們去趟成都?”朱藝很聰明,知道可以選擇捷徑走。
  杜英立刻明白朱藝的意思,回道“我看行,這事回頭我們定下時間”
  “好像出息和青衣關系很近?”孫伯庸饒有興趣的說道,這事他一直覺得意外。
  杜英呵呵笑道“嗯,你忘了倩倩說過,青衣在鳳凰村支教三年多,出息自然跟她熟悉”
  “青衣這孩子不簡單啊,三年多時間,她真能堅持下來,這北京城里,也不知道誰配得上李家這閨女”孫伯庸搖頭笑道。
  孫自清這時不禁感慨道“如果不是鳳凰村出了那事,我想她還會堅持下去……”
  說到這里,眾人同時沉默下來,畢竟關于鳳凰村的事情,他們基本都從孫倩那里得知了,想到這里,也就越覺得出息那孩子可憐。
  孫晴不知道這事,所以也沒感覺到氣氛不對,隨口問道“青衣姐姐為什么去鳳凰村支教呢?”
  朱藝看向孫自清好笑道“這得問你爸,你爸曾經在那里待過一年,他是你青衣姐崇拜的偶像”
  眾人不約而同的笑起來,也算是緩解了壓抑的氣氛……
  從西山那邊出來以后,孫倩見趙出息不說話,她也就沒有打擾趙出息,知道得給趙出息時間緩沖,而她也得弄明白今后如何跟趙出息相處,顯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孫倩很聰明,能看得出來長輩們對趙出息的態度。
  不知過了多久,發呆的趙出息終于回過神,孫倩這時候才問道“送你回酒店?”
  趙出息徑直搖搖頭道“找個地方喝酒”
  “看來在我們家沒盡興啊,也是,我爸和叔叔肯定不是你的對手,既然你想喝酒,我給你喊兩個朋友助陣,正好有個你以前認識的朋友也想見見你”孫倩沒有拒絕趙出息的提議,直接回道。
  “朋友?”趙出息有些不解道。
  孫倩故意買了個關子道“等會你見到就知道了”
  李青衣一直在等孫倩和趙出息的消息,既然趙出息要喝酒,那肯定得告訴李青衣,所以孫倩打電話給李青衣,隨后兩人商量去哪里喝酒。
  最終他們去了三里屯某家不算吵鬧的安靜酒吧,本來孫倩是想去工體那些夜店放縱,她對那里比較熟,有不少狐朋狗友,不過李青衣不喜歡這種地方,所以只能去三里屯某個朋友開的文藝吧。
  打完電話,確定地點,孫倩回頭開玩笑道“不喊你搭檔過來?或者讓姐姐幫你喊幾個美女助陣”
  “美女就算了,我給二胖打電話”趙出息搖搖頭回道。
  此刻,他的心情很復雜,只想大醉一場,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問……
  隨后給二胖打電話,趙出息直截了當道“三里屯,陪我醉一次”
  那邊的二胖有些意外,他不知道趙出息在孫家怎么了,就跟李青衣一樣,他也在等著趙出息的消息,聽到趙出息想要醉一次,二胖也沒問什么,回道“地址,我這就過來”
  趙出息詢問孫倩具體哪家酒吧,然后告訴二胖,掛掉電話,趙出息打開車窗點燃根煙,吞云吐霧中感慨著自己這一路。
  半小時后,趙出息和孫倩已經到那家酒吧,其他人還沒有到,趙出息隨便找個位置坐著,孫倩跟朋友打招呼,那朋友過來也跟趙出息打招呼,趙出息只是敷衍著笑著點頭,接過孫倩朋友的煙就開始點酒。
  單一喝哪種酒,趙出息都覺得自己很難醉,有時候酒量太好,也未必是好事,那就是想醉醉不了,別人能借酒消愁,一醉百了,他卻不行。所以趙出息點了好幾種酒,啤酒、紅酒、威士忌、伏特加,外加兩杯高度數的雞尾酒。
  “你這朋友?”孫倩的朋友,也是這家店的老板,有些擔心的問道。
  孫倩徑直搖頭道“別管他,他想喝多少讓他喝”
  別人還沒有來,只有孫倩和趙出息,趙出息也不管,端著雞尾酒直接一飲而盡,孫倩多少看的有些心疼,她沒有攔著,既然趙出息想醉,那就醉吧,醉了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孫倩陪著趙出息幾杯酒落肚以后,李青衣最先趕到,見到酒桌上這么多酒,不禁皺起眉頭詢問旁邊的孫倩道“怎么回事?”
  “他想喝醉,我攔不住”孫倩如此說道。
  今天并不是周末,所以酒吧里人并不多,臺上駐唱歌手唱著旋律不錯的民謠,趙出息端著酒杯自飲自酌,李青衣臉色不悅的走到趙出息身邊道“你這是瘋了?”
  “清醒這么長時間,瘋一次不挺好,我在鳳凰村的時候,不就每天瘋瘋癲癲的么”趙出息見李青衣來了,笑呵呵的說道。
  李青衣陰著臉不說話,趙出息繼續道“跟你開玩笑呢,我沒事,就是想喝酒,好久沒醉了,在鳳凰村的時候,我陪你醉過很多次,今天,你能陪我醉一次么?”
  是啊,在鳳凰村的時候,他陪李青衣醉過很多次,李青衣那會不勝酒力,冬天卻總需要喝酒暖身,每次幾杯落肚以后,差不多就半醉了,逢年過節的時候,基本就醉的不省人事了,不過任何時候,趙出息都會陪在李青衣身邊,他對誰都不放心。
  記得有次,李青衣半醉的時候,他兩才打了那個賭,期間還有個小插曲,趙出息不知道半醉的李青衣是否記得,但他肯定記得。
  “好,我陪你醉一次”剛剛還生氣的李青衣瞬間就釋然了,她知道趙出息如果心里沒事,不會這么沒有分寸,是啊,也如同趙出息說過的,他陪自己醉了很多次,那這次就讓她陪他醉一次。
  李青衣給自己倒了杯最烈的伏特加,又給趙出息倒滿,端起酒杯跟趙出息碰杯,然后直接仰頭灌進胃里,伏特加那烈性瞬間在她喉嚨和胃里炸看,差點直接吐出來,李青衣愣是把那股勁壓下去,趙出息也沒遲疑,仰頭喝掉。
  旁邊的孫倩目瞪口呆,只得驚呼道“完了完了,都瘋了”
  趙出息和李青衣瘋了,孫倩可不敢瘋,這兩人要是喝醉了,還得她折騰回去,縱然這里是朋友的酒吧,孫倩也不怎么放心。
  還好兩人沒喝幾杯酒,二胖也及時趕過來,走進酒吧立刻就找到趙出息等人,只是等他過后去,眼前的場面也讓他有些驚訝,趙出息笑呵呵的打招呼道“來晚了,罰酒”
  趙出息給二胖倒杯威士忌,二胖沒著急喝酒,像李青衣剛來時差不多,看向旁邊的孫倩問道“這兩人怎么了?”
  孫倩只得聳聳肩攤手道“你問姐姐,姐姐怎么知道,趙出息想喝醉,青衣就陪著他瘋,我是管不了了,剩下的靠你了”
  二胖皺眉攔住李青衣的酒,惱火道“這么喝,你想進醫院?”
  “我沒事,讓他喝醉就好了”李青衣搖頭笑道。
  二胖知道以李青衣的酒量,估計還沒跟趙出息喝多少,就自己先醉了,所以直接道“我陪他喝”
  “二胖,你是我趙出息一輩子的兄弟”瘋瘋癲癲的趙出息端起酒杯沉聲道,然后跟二胖碰杯只是個喝。
  孫倩見這樣喝下去會出人命,只得笑道“這么喝多沒意思啊,我們還是玩游戲喝吧,我們三家玩游戲,我跟青衣組隊,出息和二胖先來,就簡單的搖色子,怎么樣?”
  趙出息和二胖都不說話,孫倩就笑道“既然沒有異議,那就這么決定了”
  于是孫倩喊來朋友,拿了幾副色子,趙出息和二胖先開始,兩次一杯,誰到六杯就結束。
  趙出息自認為玩色子技術還不錯,可是接下來就是他夢魔的開始,他跟二胖這局基本是一邊倒的局面,二胖最終只喝了一杯,而趙出息喝了六杯,趙出息直呼道“你小子肯定耍賴”
  旁邊的孫倩嬌笑道“你要玩不起,那我們就不喝了”
  然后接下來是趙出息和孫倩李青衣,這次趙出息也并不幸運,廝混于各種場合的孫倩對這些東西很拿手,趙出息又是以三比六結束戰斗。
  這時候孫倩電話響起,孫倩接通電話后說了幾句,隨后道“你們先玩,我出去接兩個朋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