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38 早已習慣如此

趙出息能感覺到,整個孫家的氛圍很和諧,不像很多時候他見到的那種家族,兄弟之間充斥著勾心斗角爾虞我詐,更有甚者為半點蠅頭小利老死不相往來,親兄弟做到那種程度算是夠了,家庭如果這樣,僅剩的也只是血緣關系了。
  孫家不同,老爺子雖然不言不語,但依舊是這家中的主心骨,孫伯庸退下后看得出已經是風輕云淡,而孫自清雖然如今仕途一片光明,在家里卻沒有在外面的任何氣勢,只是普普通通的家庭成員,兩兄弟間看得出很有默契。至于孫家兩位出身名門的媳婦,都是聰明又有智慧的女人,相互間的關系很親密,再看看孫倩和孫晴兩姐妹嬉笑的樣子,趙出息覺得自己如果下輩子能生在這樣的家庭,那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孫家上下所有人,對他都很真誠,也或許是因為老和尚的原因,趙出息不知道他們對別人如何,但對他真的沒的說。
  孫自清帶著趙出息走出小樓,在院子里散步,在這里也不用擔心什么,這院子來回都有武警巡邏。他走的很緩慢,趙出息緊跟著他的步伐。
  “出息,你肯定有很多疑問”走出孫家那棟小樓,孫自清身上那種上位者的氣場立刻出現,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受到影響,就算是身處黑暗當中,也能讓人不能無視他的存在。
  趙出息沒有否認,如實點頭道“嗯,是有很多疑問”
  “現在這里只有我和你,想問什么就問吧,我盡量回答你”孫自清沉聲說道,也沒看趙出息,依舊往前走著。
  面對這位正部級高官,如果是沒來孫家前,趙出息還不知道如何單獨相處,現在倒是放松不少,或許是今天在孫家這頓家宴的原因,所以趙出息想想后直接開口道“我最想知道的是,關于老和尚的事情,我對他的事情一無所知”
  “老和尚?”孫自清喃喃自語道,知道趙出息肯定要問,所以很多事情不得不去回憶,回道“你自然想知道關于嚴老爺子的事情,現在如果不在保密級的檔案里去找,估計是找不到關于他的信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嚴老爺子?老和尚姓嚴?”趙出息終于知道了老和尚姓什么了,不禁激動道。
  孫自清點點頭道“我們稱他為嚴老,他是我父親的戰友,一位戰功顯赫、戎馬一生的軍人,抗戰的時候救過我父親的命,是我們孫家所有人的恩人。新中國成立以后,我父親卸下軍裝開始新中國的建設,嚴老爺子繼續在部隊工作,55年授銜的時候,老爺子靠著用鮮血換來的功績,被授予少將軍銜,那會算是開國將軍里最年輕的幾位之一”
  趙出息剛開始聽著還在承受范圍內,畢竟他本就覺得老和尚肯定不簡單,兒時也聽過老和尚講的很多故事,但聽到老和尚居然是開國少將的時候,震驚不已,他怎么都沒想到那位看起來有些瘋癲的老和尚居然是將軍,喃喃道“孫老師,你說老和尚是開國少將?”
  “嗯,你肯定沒想到,那位老和尚是開國少將,老爺子和我父親差不多,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參加了紅軍,是有名的紅小鬼,后來便一直南征北戰”孫自清繼續說道,嚴老爺子的戰功要比父親顯赫,所以一直留在部隊工作,被部隊幾位重要領導寄予厚望,如果當年嚴老還留在北京,想來最后的高度絕對不低。
  沒有回過神的趙出息繼續問道“那為什么老和尚要去鳳凰村?”
  這也是趙出息最不能理解的……
  “后來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些歷史,我們國家開始經歷動蕩年代,大批曾經對黨和國家有過重要貢獻,大批社會各界精英被打倒,誰也都躲不過去,除非與之同流合污。當時嚴老和我父親所屬同個序列,他們身上被打著同一個標簽,而那個時候大火已經燒到他們這里,他們只得為自己吶喊,秘密籌劃這一件事,那次計劃有不少人參與,只是這個計劃還沒有執行的時候就已經事發,嚴老爺子被抓,那些人一直折磨著他,讓他說出同謀,老爺子忠肝義膽,怎么可能出賣自己的朋友戰友,愣是沒有咬出一個人,而我父親就在那次事情中幸免。后來事情越演愈烈,我父親也被打倒關押折磨,誰也顧不上誰了,誰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來”這些事情都是父親告訴他的,很多也都能從歷史文獻中找到,孫自清說到這里喘了口氣,趙出息認認真真的聽著,能感覺到那個年代對于這些人的壓力。
  孫自清嘆口氣繼續道“后來,動蕩年代終于過去,國家開始撥亂反正,我父親等人也被平反,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他們自然關心著那位在動亂最開始的時候保住他們的朋友。只是當他們去找這位也已經被平反的朋友時,這位朋友卻早已經消失于茫茫人海當中,從此再也沒有任何音訊,這時所有人都以為他沒有熬過來,已經去世”
  說完這些,孫自清也算把那段歷史交代清楚,讓趙出息知道了關于老和尚的往事,也讓趙出息知道,那位普普通通的老和尚并不普通。
  “那老和尚,嗯,嚴老爺子沒有妻兒?”趙出息追問道,孫老師所說的這些事情,趙出息多少有些了解,對于那個年代也能理解,畢竟沒有人能躲過那場動亂,就算是到現在,依舊對那場動亂忌諱莫深。
  孫自清嘆口氣道“嚴老有妻兒,他的妻兒都死于那場動亂,也有不少戰友朋友同事沒有熬過來,畢竟十年時間,我們是無法體會他們所受的痛苦和折磨,這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很多事情讓他們更是否定了自己的一輩子”
  趙出息有些壓抑,他能夠想象到老和尚當時的心情,應該說是萬念俱灰吧,妻兒都已經死了,戰友朋友同事也很多不在了,所以心灰意冷的他這才避世離開。
  “只是我父親并沒有放棄,一直想盡辦法去找老爺子,因為后來他們從一些人那里得知,老爺子并沒有去世,所以他們才沒有放棄。只是這一找便是十年,最后我終于通過層層線索找到老爺子的下落,加上那個時候我也處于人生最迷茫的時候,這才去了鳳凰村,才有了后來的這些事”孫自清沉聲說道,故事很曲折,足以去拍成一部電影,但很多事情是殘酷的,更殘酷的是歷史和現實。
  趙出息就像當年在鳳凰村那樣,十萬個為什么,繼續問道“那你有沒有說服嚴老離開鳳凰村,回北京城?”
  “我自然勸過他,畢竟還有很多人惦記著他,可嚴老已經習慣鳳凰村的生活,也或許他是走不出當年所發生的事情,所以并沒有同意。后來,我在鳳凰村待了一年,也是在他的開導下重新回到北京,重新開始人生”孫自清回道,他從兜里掏出一盒煙,給趙出息遞過去一根,趙出息趕緊接著,這可是迄今為止他遇到最大的官給他發煙。
  孫自清給自己點燃,趙出息接過打火機也給自己點燃,兩個男人抽著煙繼續往前走……
  “那孫爺爺他們知道嚴老在鳳凰村的事情么?”這個趙出息有些疑惑,既然孫老師知道,想來孫爺爺他們也知道,孫爺爺他們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去找嚴老。
  孫自清吸了口煙說道“我離開鳳凰村的時候,嚴老叮囑過我,讓我別告訴別人他在祁連山的消息,就算有些人還知道他活著,可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他們也會覺得自己已經死了,那就讓一切繼續這么下去,他不打擾別人的生活,別人也別打擾他平靜的生活。因此,我并沒有告訴父親他們嚴老的消息,這也是我為什么再也沒有去鳳凰村的原因,不是我不去,是嚴老不讓我去”
  “那孫爺爺他們怎么知道的?”趙出息更加疑惑道。
  孫自清苦笑道“這就是后來的故事了,后來青衣那孩子機緣巧合下去了鳳凰村,這都是你知道的事。去年她從鳳凰村回來,告訴了我嚴老幾年前已經去世的消息,我這才知道,至此我也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父親,父親得知后異常的生氣,也因此重病一場,我也不知道他現在是否想開。如果不是身體不允許,也許父親早已經去鳳凰村了”
  至此所有事情都已經揭開謎底,趙出息終于知道了這些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故事遠比自己所想的要復雜,老和尚也比自己猜測的更不簡單,這些事情也許他得很長時間才能消化,從昨天到今天這一切都讓他覺得不真實。
  “嚴老在我父親心里,是亦師亦兄亦友,兩人在戰爭年代就已經結下深厚友誼,后來經常走動,關系愈發親密。何況嚴老曾經救過他兩次命,父親總是說沒有嚴老就沒有他。知道嚴老妻兒在動亂中去世,父親一直說,如果找到嚴老,就把我過繼給嚴老,所以嚴老也算我半個父親”孫自清有些感慨道,對于那場十年動亂,如今身居高位的他縱然心里自有評定,也不會輕易說出來,何況后來發生的那件事,對他的影響更大。
  嗯,趙出息能夠理解孫老爺子對老和尚的感情,那種感情不是用語言能夠形容的,也不是現在這些年輕人能懂的,難怪直到如今,孫老爺子依舊對老和尚念念不忘。
  身居高位的孫自清如今很少跟一個年輕人說這么多話,但今天這些事他不吐不快,繼續道“所以啊,出息,老爺子有什么反應,你都不要奇怪,也都要接受。你所做的那些事情,本是我們孫家該做的,你替孫家做了,孫家就欠你這份人情。我們孫家已經欠了嚴老那么大的人情,現在這份人情算是繼承到你的身上,你得讓老爺子他把這份人情還了,不然可以說,他真是死不瞑目,覺得自己沒臉去見死去的那些戰友朋友,沒臉去見嚴老”
  經過孫老師這么一說,趙出息徹底明白自己今天為什么受到如此待遇,點頭道“孫老師,我明白了”
  他是覺得有些惶恐,可他要不坦然接受這些,那孫家心里就會過意不去……
  孫自清見趙出息已經叫習慣孫老師,也就不提醒他叫孫叔叔了,叫什么其實也都一樣,不過趙出息能理解孫家的感受,這倒讓人欣慰。
  “明天,你陪老爺子去八寶山,讓老爺子去了卻一個心愿,到時候我會派車接你”孫自清如此安排道,他自然知道老爺子要去什么地方。
  趙出息沉聲道“好,我聽孫老師的安排”
  “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孫自清捻滅煙,轉身扔進垃圾桶里,笑著說道。
  兩人這便往回走,路上趙出息又問了些事,孫自清也都沒有隱瞞的告訴他。
  回到孫家以后,除過老爺子已經休息,孫家其他人都在客廳里聊天,話題自然包括趙出息,他們在說對趙出息的印象,普遍覺得趙出息這孩子很不錯,禮貌客氣不卑不亢,他們倒沒想到會是這樣。畢竟趙出息出身于祁連山,剛開始還生怕趙出息是不懂事沒有禮數的毛頭小伙,那樣會讓他們不知道如何相處,現在總算是放下一顆心。
  孫晴還打趣道,如果出息哥哥沒有結婚,倒是覺得和姐姐挺般配,后果便是惹來孫倩的訓斥。幾位長輩只是笑笑,并沒有說話,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門鈴向后,孫晴跑出開門,然后笑著說道“他們回來了”
  孫自清進門后便說道“時間也不早了,就讓孫倩送出息回酒店吧,明天他還要陪老爺子出去”
  孫伯庸同意道“嗯,那就讓出息早點回去休息吧”
  “倩倩,路上開車注意”杜英和朱藝也都叮囑道。
  離開的時候,孫家幾位長輩主動讓趙出息留下聯系方式,以后也好聯系。他們沒有經過孫倩,而是主動問趙出息,也是對趙出息的重視。
  幾位長輩親自將趙出息送到門口,這讓趙出息再次有些意外,這絕對是貴賓待遇。上車以后,直到離開小區,趙出息這才長舒一口氣,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老和尚的坑終于填了,希望大家滿意,接下來就是西安的大坑了,看在老和尚的臉上,給幾張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