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837 怕什么


  (聽著一首新歌碼字,很有感覺。陳奕迅為電影《陪安東尼度過漫長歲月》唱的主題曲,陪你度過漫長歲月。電影改編自我最喜歡的一位年輕作家安東尼的《陪安東尼度過漫長歲月》,我最喜歡他的《這些都是你給我的愛》,一本溫暖又治愈的書,特別適合失戀的人去看,相信我他會治愈你,當年大學失戀的時候,就是靠這本書渡過的。所以,謝謝安東尼陪我渡過的日子,電影一定會去看,也希望大家支持)
  老爺子住的這小樓已經有些年頭,曾經還因為露水翻修過,不過依舊是那么的簡單樸素,家里大多家具等等東西都是當初最原始的樣子,老一輩總是如此的節儉和珍惜,不像年輕人總是追求新潮和完美。
  孫伯庸扶著老爺子走在前面,趙出息和孫自清跟在后面,正好碰到端菜出來的又一位女人,婦人穿著圍裙系著頭發,正笑著看向趙出息,趙出息不知道這位風韻猶存的女人是誰,古靈精怪的孫晴趕緊介紹道“出息哥哥,這位呢,是我美麗漂亮的母上大人”
  “阿姨好,我是趙出息”趙出息點頭打招呼道,這才知道這是孫老師的媳婦,難怪跟孫晴比較像,特別是那雙有神的大眼睛。
  女人叫朱藝,出自書香門第的大家,當年在四九城算是有名的美女,最終被孫自清拿下,應該說是她倒追的孫自清,也算是一樁美談,不過她有位侄女在四九城更出名,可見朱家基因多么優秀。
  “很多年前,我就已經知道你,只是沒想到見到你,會是十多年以后”朱藝停下腳步,那雙動人的眼睛盯著趙出息笑道。
  旁邊的孫自清笑著解釋道“我曾經給你阿姨講過,在青海祁連山的某個村子,有個每天總是追著我問,孫老師,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樣子的普通男孩,一轉眼啊,這個男孩如今已經快三十而立了,而我已經年過半百,我女兒都已經上大學了”
  朱藝這么說的時候,趙出息已經猜到了,肯定是孫老師告訴她的……
  “好了,快帶出息上桌吃飯吧”朱藝對著孫自清說道,他們兩算得上四九城的模范夫妻,連孫晴有時候都覺得爸媽這么多年了居然還像熱戀時候那么恩愛,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也看得出來,朱藝在看孫自清時候的眼神能融化冰雪,那個時候在追她的那些男人當中,孫自清不管是長相還是家世都不出彩,但是孫自清石塊沒有發亮的金子,他比當時大多男人都有深度,而后來當他身居高位,更是一步步的到今天的副部級時,所有人都開始夸她眼光太準了。
  這時候孫家其他人都已經坐下,幾位女人正在忙碌的端菜,趙出息本想幫忙,最后還是覺得算了。
  說真的,今天到孫家,趙出息有種從來沒有的感覺,那就是所有人對他都很客氣,不管是態度和聊天,都把他當家人似的。在成都,后來胡家也給了他這種感覺,但在孫家,畢竟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他。
  趙出息坐在孫自清的旁邊,幾個女人把飯菜都端上來以后也都坐下,趙出息的旁邊是孫倩,老爺子自然坐在正北的位置,菜都是普通的家常菜,該有的也都有,這是趙出息喜歡吃的味道,所以很多時候,趙出息都愿意在家吃飯,而不是在飯店。
  “今天難得高興,我們喝點慶祝?”孫伯庸看向眾人提議道,又看向趙出息道“出息,能喝酒吧?”
  孫倩可是知道趙出息的海量,幫趙出息拍板道“爸,青衣告訴我,趙出息可是千杯不醉,您老就算是年輕四十歲,也不是他的對手”
  “這我知道,在祁連山的時候,那會他才六七歲,就跟我一起喝六七十度的燒酒,我的酒量就是那個時候練出來的”孫自清看著趙出息,不禁想到很多年前,那一年基本都是這個孩子陪著自己渡過,兩人坐在山頂,望著璀璨到讓人失神的星空,說著很多不著邊際的話,喝著那幾杯落肚就滿是醉意的燒酒,那會他對人生幾乎失去方向,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孫伯庸聽這話,直接開口道“那就好,我這就拿酒過來”
  女人們喝的都是橙汁,孫伯庸拿來酒,孫倩跟著拿來酒杯和分酒器,酒是特供的茅臺,味道自然不用說,老爺子這里吃的用的基本都是統一安排的。
  “給我倒一杯”等到孫倩倒好酒,老爺子見沒給自己倒,有些不滿的說道。
  爺爺已經八十多歲,何況身體還不好,孫倩也不敢自作主張,只得看向爸爸和叔叔,孫伯庸勸到“爸,您身體不好,就算了吧”
  “一杯”老爺子很直接的說道,孫伯庸猶豫片刻,最終還是答應,示意孫倩給老爺子倒上。
  給老爺子倒上酒以后,孫倩見沒人說話,就笑道“誰代表我們家說兩句呀”
  孫伯庸作為孫家老大,自然該他說這些話,老爺子身體不適,所以就沒有考慮,可是老爺子扶著椅子顫顫巍巍的想要站起來,兩邊的孫伯庸和孫自清連忙扶著老爺子,老爺子用那已經基本失去知覺的手端起酒杯,酒卻已經灑了一半,他艱難開口道“出息,爺爺老了,眼睛不管用,看不清楚你長什么樣子,但爺爺知道你是個好孩子。這杯酒,爺爺替很多人敬你,也敬很多人”
  短短一句話,字數也不多,但年邁的老爺子斷斷續續說的很費勁,加上他的心情再次受到波動,不禁讓人有些擔心,可老爺子還是堅持說完這些話,然后將酒杯送到嘴邊,艱難的喝完了這杯酒,這杯酒他敬的不是趙出息,敬的是那位故人,敬的是那些死去的戰友,敬的是這戎馬一生,
  老爺子的話,讓趙出息受寵若驚,應該說是惶恐不安,他當不起老爺子敬的這杯酒,老爺子是什么人,有多少人有過這樣的待遇,更何況是他一個晚輩。
  孫自清感覺到趙出息很緊張,用眼神示意趙出息放輕松,今天老爺子高興,你別管其他的,孫伯庸這時候開口道“歡迎出息回家,干杯”
  眾人這才舉杯……
  別說趙出息,就是連孫倩也沒想到今天會是這樣的局面,爺爺如此重視趙出息,二叔自然就更不用說,早知道如此,她早早就告訴他們關于趙出息的事情,也不至于拖到現在。
  這杯酒喝完以后,總算是可以吃飯了,平日里在任何地方都是狼吞虎咽的趙出息今天也細嚼慢咽起來,這頓飯吃的讓他真難受。
  老爺子話似乎很少,只是低頭慢慢吃飯,不管是夾菜還是咀嚼,老爺子看起來都有些艱難,但他卻不讓別人給他夾菜,這在孫家是規矩。喝完第一杯以后,老爺子信守承諾,收起酒杯沒有再喝。
  孫倩的老媽杜英和孫晴的老媽朱藝,兩個人自然要問趙出息的人生問題,孫倩告訴她們趙出息已經結婚,旁邊的孫伯庸也附和道,再過幾個月出息就要當爸了。眾人聽后,連忙恭喜趙出息,杜英和朱藝還說,等到孩子出生以后,一定要告訴她們,她們去成都看孩子,趙出息笑著說一定。
  隨后眾人又問趙出息現在做什么呢,趙出息如實回答做生意,孫倩見趙出息如此低調,在旁邊夸張道,出息現在是大老板,所以老媽、二嬸,以后我們得多去成都讓他出出血。孫倩的話換來的自然是孫伯庸等人的斥責,孫倩只得乖乖吃飯,旁邊的孫晴嬌笑不止。
  和孫伯庸一樣,杜英和朱藝也讓趙出息以后帶著媳婦多來北京,以后把孫家當自己家,多看看老爺子,多走動走動,有什么困難和需要幫忙的,也別嫌麻煩,可以給家里說。
  趙出息只得應承下來,但是他肯定不可能麻煩孫家……
  趙出息邊陪著孫伯庸和孫自清喝酒,邊回答別人的問題,孫家幾位女人貌似對成都很感興趣,詢問成都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他們以前也都去過成都,但沒好好玩過。
  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老爺子突然放下筷子咳嗽兩聲道“孩子,明天陪爺爺去個地方”
  老爺子這時候顯然緩過來了,說話也慈愛了很多,不過這話顯然不是和趙出息商量的,而是吩咐趙出息的,趙出息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得推掉,直接點頭道“好,孫爺爺”
  “扶我回房間”老爺子緩緩說道,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見趙出息,現在已經見了,他的身體不允許他過度勞累,只能回房間休息了。
  孫倩和孫晴兩個乖乖女趕緊扶著爺爺回房間,趙出息等人起身目送老爺子離開,等到老爺子離開后,孫伯庸繼續端著酒杯道“出息,來,我們繼續喝酒”
  “少喝點”旁邊的杜英提醒道。
  老爺子走后趙出息的壓力頓時減輕一半,再看孫老師的時候,似乎沒有最開始那種感覺了,笑著端著酒杯和孫伯庸繼續喝酒。
  又喝過幾杯,眾人算是吃飽喝足,孫家賢惠的兩位媳婦和保姆一起收拾殘局,趙出息跟著孫伯庸和孫自清重新回到客廳,孫自清和孫伯庸相視兩眼,然后對著趙出息道“出息,陪我出去散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