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36 重視


  (求點月票,老和尚的坑快填了)
  正如趙出息所說的,有些事情,也是他想知道的,這些事情困擾了他前半輩子,以前是沒有能力去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直到如今才有機會讓他揭開那些困擾多年的問題,也該讓很多事情塵埃落定了。
  既然孫老師是孫家人,他當年能在祁連大山那么偏僻的地方找到老和尚,顯然他肯定知道老和尚的身份,更知道老和尚的曾經,不然趙出息可不會覺得孫老師是閑的沒事干跑到鳳凰村,鳳凰村的風水還沒那么好。
  在他沒有出生的時候,老和尚就已經在鳳凰村了,當他開始懂事的時候,就詢問村里那些老村民老和尚從哪來的,畢竟誰都知道老和尚不是鳳凰村的本土村民,不過沒有人知道老和尚的具體身份,只是知道多年前的某一天,去山外的老村長領著老和尚來到鳳凰村,從此老和尚就住在山對面的破廟里,這一住便是很多年,直到有一天他燈盡油滅,從此也就守在了鳳凰村。
  “看來有些事情是要揭開面紗了”聽趙出息的話,而旁邊的二胖自言自語道。
  趙出息不禁說到自己的猜測道“我想,老和尚也應該屬于四九城,希望今天能得到答案……”
  半小時后,二胖驅車離開華爾道夫酒店,畢竟林鎮北那里還坐著幾位大佬,作為晚輩他得作陪,這些人都是他日后必須交好的對象,這有助于林家繼續傳承下去,他已經耽擱了太多時間,還好林鎮北給他打下堅實的基礎,彌補了這個短板。
  趙出息就待在華爾道夫酒店喝茶醒醒酒氣,洗完澡感覺時間差不多了,這才給李青衣打電話。本來李青衣今天打算陪趙出息逛逛,誰讓趙出息那么沒出息,這讓她有些生氣,也就沒打算理趙出息,直接去黨校繼續工作。
  接到趙出息的電話,李青衣莞爾一笑道“怎么,打算回成都了?”
  “我要真回成都了,我怕你直接跟我絕交了”趙出息知道李青衣故意這么說,笑著回道。
  拿著手里那份關于亞太經濟和政治博弈關系的文件,李青衣冷哼道“等會孫倩會給你電話,開車接你過去”
  “你不陪我去?”趙出息意外道,他本來已經決定不讓周易師叔跟著自己,畢竟這種家庭聚會,不適合帶著周易師叔,現在李青衣要是不去,那他就是只身赴宴了。
  李青衣搖頭回道“這是孫家家宴,我是外人,不適合去。等你們結束以后,我再去找你們”
  趙出息想想也是,就算李青衣和自己以及孫倩關系再好,但今天孫老爺子和孫老師是正主,他們沒邀請李青衣,李青衣自然不便去。
  所以趙出息只得點頭道“嗯,我知道了”
  打完電話后趙出息休息了會,等到四點半的時候,孫倩打來電話讓趙出息過會下樓,她馬上快到酒店門口,趙出息收拾洗澡換衣服,和李青衣打電話的時候也問過,自己第一次去孫家,用不用帶什么禮品,李青衣告訴趙出息,她已經囑咐孫倩買點水果,帶點水果過去就行。
  這世界上不管任何時候,完全為趙出息著想的,李青衣絕對算其中之一……
  又過了十幾分鐘,趙出息這才到酒店門口,周易將他送出來,今天他就在酒店休息,沒等多久,孫倩開著她那輛奔馳CL260L出現,對著趙出息揮手道“上車”
  趙出息和周易說了幾句話,然后徑直上車,孫倩沒有停留,直接向著西山老爺子住的那個小區而去,她這輛車經常進出,所以比較方便,普通人想要進那個小區,不比登天難,畢竟那是國家指定的退休領導所住的幾個地方之一。
  “哎呦,我說趙出息,你的面子真大,今天我們家可是盛會啊,除過老爺子早上從北戴河趕回來,我爸媽,叔叔和二嬸也都回來了,除非逢年過年老爺子過壽,我們家才能聚的這么齊,我都沒這待遇啊”剛上車沒多久,孫倩就調侃著趙出息,顯然這是老爺子的安排,可見孫家對趙出息多么重視,孫倩倒也知道,之所以這么重視趙出息,無非就是趙出息口中當年那位避世的老和尚。
  趙出息半開玩笑道“有你說的這么夸張?”
  “居然不信姐姐的話,信不信姐姐一腳把你踹下去?”孫倩見趙出息不信,冷哼道,她還真沒半點夸張,實話實說道。
  趙出息連忙改口道“信信信,我怎么敢不信孫姐姐的話”
  “我可不吃這套,嘴甜不管用,得來點實際的,比如給姐姐買點什么禮物啊,賄賂賄賂我,不然回頭我就在爺爺和叔叔面前說你壞話,畢竟你現在怎么說,也算是個大老板”孫倩自然得敲趙出息一頓,她可不像李青衣那樣心疼趙出息。
  趙出息算是明白了,識趣道“回頭我陪孫姐逛街,所有消費都算我的,就算姐姐打算買私人飛機,我也不眨眼”
  “私人飛機那倒不至于,姐姐我有錢買沒錢養,就買點什么包包啊衣服首飾之類就行,還算你小子是明白人,姐姐沒白疼你”孫倩心滿意足的樂呵道,這也算是她把趙出息當熟人,熟人才會敲詐,不熟的那些,你就算是把金山銀山搬過來,她也不會眨眼。
  幾年前趙出息剛到西安的時候,孫倩就暗中關注著趙出息,更是讓朋友暗中幫助趙出息,可以說趙出息這三年的經歷,孫倩很熟悉。
  這話讓趙出息哭笑不得,不過他倒樂于跟孫倩打好關系,除過她是李青衣的天字號閨蜜,其次必然會跟孫家聯系不斷,有孫倩做紐帶自然是好事,所以孫倩就是宰的再狠,他也不覺得這買賣虧。
  從華爾道夫酒店到西山那邊得些時間,在這路上他們找到水果店買了幾樣水果,然后繼續前往,走了大概快四十多分鐘才到那個熟悉的小區。
  武警盤查過后,孫倩的奔馳C260L順利進了小區,過會就到了孫家那棟小樓樓下,門口停著好幾輛車,幾乎每輛車都掛著特殊車牌和通行證,也是,這小區基本都這樣。
  提著水果的趙出息抬頭望著這棟小樓,不禁深呼吸幾口氣,這和昨天根本是兩種心情,昨天畢竟什么都不知道,今天卻已知道一切,難免心里有些忐忑,何況他也即將知道關于老和尚的事情。
  孫倩下車以后走到趙出息身邊沉聲道“別緊張,就當回自己家一樣,你要緊張了,我爺爺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和你相處了”
  趙出息點點頭,跟著孫倩走到門口,孫倩伸手按門鈴,幾秒后趙出息聽見里面有人說他們過來,快去開門。
  門從里面打開,開門的是個雍容華貴的女人,穿著灰色的連衣裙,氣質不是普通人能比擬的,只見孫倩乖巧的喊道“媽,今天怎么穿的這么漂亮”
  顯然這是孫倩的老媽,頭發的鬢角已經有不少白發,沒理會孫倩的話,盯著趙出息打量著,孫倩搖晃著老媽道“媽,媽……”
  婦人這才回過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接過趙出息手里的水果道“你是出息吧,來來來,趕緊進來,都在等你了”
  “阿姨好”趙出息禮貌的打招呼道。
  婦人笑起來很好看,讓趙出息感覺很溫暖,難怪孫倩笑起來也那么的甜,感情是遺傳基因比較好。
  孫倩給趙出息取出鞋,趙出息換了拖鞋跟著孫倩和婦人往里面走,此刻孫家不像昨天那么冷清,客廳里坐滿了人,正座上坐著滿臉皺紋和老年斑的孫老爺子,他旁邊是孫倩哥哥的兒子,左邊的沙發上坐著孫倩的爸爸孫伯庸,名字也是老爺子取自《楚辭.離騷》里“朕皇考曰伯庸”,他們家畢竟是楚地出來的,老爺子出身于書香門第之家,小時候就對古詩詞經典熟悉,所以孫家兒孫的名字基本都是老爺子取的。右邊的沙發則坐著趙出息熟悉的孫老師,此刻孫家男人把眼神都放在了門口的趙出息身上。
  除此之外,廚房里孫倩的二嬸,也是孫自清的媳婦正親自下廚做晚飯,保姆正在旁邊幫忙,還有孫自清的女兒,已經上大學的孫晴,聽見外面的動靜,急急忙忙的跑出來,小女孩就這樣。
  回到孫家,孫倩就不敢像外面那樣隨意,規規矩矩的說道“爺爺,出息來了,完成任務”
  孫倩的爸爸瞪眼女兒,孫倩撅著嘴往旁邊走,孫晴嬌笑著跑過來拉著孫倩的胳膊喊道“姐姐回來了”
  這丫頭卻不知道房間里此刻的氣氛有些詭異……
  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微微躬身對著老爺子喊道“孫爺爺好”
  老爺子在聽到這句話后,拄著拐杖的手不禁有些顫抖,已經渾濁的眼睛不知道是因為渾濁還是眼淚,逐漸模糊起來。人老了,往事太多,唯有故人才能勾起那些往事,趙出息自然不是故人,但趙出息代表的故人是那位老戰友,那位和他出生入死,在戰場上曾經把被敵機炸傷的他背出來,在十年動蕩的時候受盡折磨卻始終沒有咬任何一位戰友,最后避世歸隱山林死于無名。
  趙出息自然不能體會孫老爺子的心情,見老爺子沒有說話,趙出息就對著旁邊的男人點頭道“孫伯伯”
  孫伯庸笑著淡淡點頭,繼續打量著趙出息,他已經聽女兒和孫自清說過關于趙出息的事情,這對孫家來說是大事,所以就不難理解,老爺子為什么這么重視。
  趙出息又對著右邊的孫自清下意識喊道“孫老師”
  “忘記了?以后叫孫叔叔”孫自清沉聲說道,氣場強大的孫自清在家里,卻更像個普通的中年男人,但舉手投足間的的氣勢還是掩藏不住。
  趙出息這才想到孫老師昨天的話,有些啞然失笑,青春靚麗扎著馬尾的孫晴跑到爺爺身邊道“爺爺,您別讓這位哥哥一直站著呀”
  老爺子這才回過神,從懷里掏出手帕,邊擦眼角的眼淚道“孩子,快坐”
  老爺子的聲音激動的有些模糊,這件事對他觸動很大,讓他心情受到波動,畢竟已近八十歲多歲的老人。
  趙出息淺笑著坐在孫老師旁邊,乖乖女的孫晴禮貌的給趙出息倒茶道“哥哥喝茶”
  “謝謝”趙出息回道。
  孫倩識趣笑道“出息,你跟爺爺他們聊天,我去廚房幫忙做飯了”
  說完又對著孫晴使了眼色,孫晴也跟著跑進廚房,將客廳留給幾個男人,孫家向來都是男人做主。
  “出息,今年有多大了?”孫伯庸主動跟趙出息聊天道。
  縱然已經做好充分的準備,可坐在這里,還是讓趙出息有些壓力,笑著回道“虛歲二十八”
  “有沒有找女朋友?沒有的話,回頭讓你兩位阿姨幫你介紹”孫伯庸完全沒把趙出息當外人,孫自清說過,趙出息陪了那位老人二十多年,也是他給那位老人養老送終,這些本是孫家該做的,趙出息幫孫家做了,孫家自然欠下這份人情債,所以沒見到趙出息前,他就已經把趙出息當做孫家的晚輩。
  這話讓趙出息放松了緊張,笑呵呵道“孫伯伯,我已經結婚了,再過幾個月,就當爸爸了”
  “哈哈哈,沒想到都結婚有孩子了,那恭喜你了,怎么沒把媳婦帶著一起來?”這倒是孫伯庸沒想到的,不過倒替趙出息高興,他聽孫倩說了,趙出息從小就是孤兒,父母早亡,現在能家庭美滿,也算是老天爺開眼。
  趙出息輕聲回道“下次肯定帶她到北京,現在身體不方便”
  “也是”頭發白了很多的孫伯庸回過神說道。
  孫自清這時候開口道“這事青衣也給我說了,出息今年二月已經結婚,媳婦是成都美女”
  “好福氣啊,自古川渝出美女”孫伯庸哈哈笑著說道。
  孫老爺子不怎么開口說話,他本來就年老身子不好,加上剛剛的波動,一時半會還沒緩過來。
  “出息啊,以后多到北京轉轉,也多來看看你孫爺爺,很多事我們都知道,這里我也就不跟你客氣了,你是孫家上下的恩人,我們知道你從小沒有父母,以后就把孫家當做自己家,有什么困難就給我們說,孫家還是說的上話的”孫伯庸跟昨天的孫自清一樣,沒有掩飾,沒有虛偽,很直接的開口道。
  這倒讓趙出息受寵若驚,如果說孫家是普通人家,趙出息還覺得沒什么,可孫家畢竟不是普通人家,趙出息只得道“孫伯伯,孫叔叔,出息知道你們的意思,只是那些事本就是我該做的,你們這樣客氣,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那是孫家該做的,是孫家欠的”沒等孫伯庸和孫自清開口,老爺子幾乎是顫抖的說道,說完就咳嗽起來。
  孫伯庸起身連忙拍著老爺子后背道“爸,您別激動,順順氣”
  “出息,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你說的是實話,不過很多事情,你還是不懂”小時候的趙出息比較頑劣,但本性善良,特別是大事上這孩子懂事踏實,孫自清從昨天到今天也觀察著趙出息,知道這是他心里話。只是孫家和嚴老的事情,終歸對孫家是心結,如果老爺子生前不把這件事畫上句號,想來老爺子就算是死,也會死不瞑目,他會覺得沒臉去見那些死去的戰友,所以孫自清說趙出息不懂。
  這時候,幸好孫晴跑出來喊道“爺爺,大伯,爸爸,可以吃飯了么?”
  孫伯庸見趙出息被老爺子剛才的話,以及老爺子的反應弄的很是不知所措,只好喊道“吃飯,吃飯”
  趙出息跟著眾人這才移步飯桌,心里長舒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