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35 死機了

趙出息跟四九城這幫紈绔子弟并沒有太多的交集,有過節的更是少之又少,他偏居西南做自己的土土包子,他們盤踞帝都享受自己的精彩人生,所以有過節的也就那幾位。趙出息倒沒想到這幫人的消息如此靈通,自己這才剛到北京沒多久,就能找到自己,也是,畢竟是一幫擁有各種資源的紈绔子弟,要找一個人還不是再簡單不過。
  對于突然出現的男人,趙出息保持著應有的警惕,雖然這里是四九城最繁華的王府井商業區,這男人倒也不敢在華爾道夫酒店門口做什么沖動的事情,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誰知道有沒有那種不要命的二貨,啪,從口袋掏出一支黑洞洞的槍,對著自己就是連開幾槍。
  哦,國外警匪片看多了,趙出息得承認,何況旁邊是周易師叔,估計男人要敢有這樣的動作,還沒等他出手,周易師叔就能制服他。
  “我是趙出息”趙出息沒有否認,臉色平靜的回道。
  這時候將車鑰匙扔給保安的二胖走過來也注意到了這位不速之客。男人應該不超過三十歲,留著精干的短平頭,死死的盯著趙出息道“我勸你以后離李青衣遠點”
  哦,聽到這話,趙出息這才有點頭緒,感情這男人是為李青衣來的,難道是李青衣的追求者?回頭再想想,也有可能是李青衣那位未婚夫的手下,趙出息雖然不知道李青衣和那位未婚夫現在到底什么情況,可畢竟那位的背.景不簡單,連曹誠他們都以他為核心,自然有底氣威脅自己。
  縱然是李青衣那位未婚夫,讓趙出息離李青衣遠點,這顯然是趙出息辦不到的,冷笑道“你又是誰?”
  那一米八左右的男人,身材勻稱充滿陽剛之氣,像是當兵的軍人,眼神也很是犀利,不屑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只需知道我的話就是了,離李青衣遠點,這對你有好處”
  二胖這時候已經走到幾個人身邊,氣勢立刻壓住那男人,讓他不禁皺眉,男人的話二胖已經聽到,直言不諱道“你是吳浩然的人?”
  “吳浩然?我跟他沒有任何關系”男人直接否認道。
  趙出息不知道男人的話是真是假,直接回答道“既然這樣,那我告訴你,讓我遠離李青衣,這事我辦不到”
  “你……”男人指著趙出息的鼻子道,顯然有些惱怒趙出息的回道。
  趙出息繼續回道“就算是吳浩然站在這里,我也是同樣的答案”
  “趙出息,你這是自負,先不說別的,就憑你也斗得過吳浩然?你以為你認識林三無、蔣開山就能保你無憂?你太天真了,這四九城沒你想的那么簡單”男人看著趙出息又看看平旁邊的二胖,不怒反笑道。
  趙出息琢磨片刻便搞明白了,回道“既然你不是吳浩然的人,卻又讓我遠離李青衣,那說明你至少也是李青衣的追求者,你說我斗不過吳浩然,那你能?你又是何方神仙?”
  “我?這你自然不用管,這是我的事”男人冷哼道。
  趙出息聳聳肩道“看來我猜對了,你讓我遠離李青衣,那你也至少得讓我知道你是誰,保不準我一害怕,就真乖乖聽話了”
  “我叫許經年”男人擲地有聲的說道。
  “許經年?”趙出息喃喃自語,顯然自己不認識也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沒錯,這位正是癡戀李青衣多年的許經年,總后大院的優秀五道杠少年,逢年過節沒少給介紹對象的男神,畢竟人家爺爺以前是老紅軍,父親現在也已經榮升總后副主任,也就有這個底氣跟趙出息說話。
  昨天偶然從孫倩那里知道趙出息到北京的消息,所以稍微動用點資源,他就查到趙出息住在華爾道夫酒店,今天早早就過來蹲點守候,現在見到趙出息了,該說的也說了,所以許經年笑道“該說的我都說了,怎么做那是你的事,如果你無動于衷,我想該來的也終歸會來的,再見”
  說完這番話,許經年轉身直接離開,根本沒想逗留……
  “真是無聊”趙出息不禁好笑道,想來又是位紈绔子弟,他根本沒放在心上,反正他是不可能遠離李青衣,既然已經得罪那么多,多得罪幾個也就無所謂了,反正都拼不過爹。
  回過神以后,趙出息笑道“進去吧”
  許經年,二胖卻記住這個名字,打算回頭查查,對于威脅到趙出息的存在,他得扼殺在搖籃里……
  回到華爾道夫酒店的套房,趙出息和二胖面對面坐著,二胖打算告訴趙出息點事,低聲道“林鎮北那三個朋友里,關系最好的算是順子他爸沈希明,兩人是發小死黨,沈老爺子跟林家有交情,我爺爺跟他也算是朋友。不過那四個里面,沈家的生意算是最小的,老爺子當年走的是仕途,有些事情得忌諱,基本上算是老爺子退下來以后發家的,林鎮北沒少幫沈家,加上沈希明知道我跟你的關系,順子估計也沒少提你,所以看得出來,他對你態度最好”
  趙出息認認真真的聽著,二胖為什么說這些,無非是要告訴他,以后該怎么和這幾位打交道,哪些可以走得近,哪些就得留點心眼。
  “其次是老李,是這里面年齡最大的,也是背.景最深的,跟林鎮北差不多,北京城有名的紅頂。以前當過兵,轉業下海前已經是副師長級別,當年的戰友現在都在部隊要職。他們家以前有四個老爺子,都是從南昌起義時候開始干革命的,長征時犧牲了一個,抗戰時又走了一個,當年也算是走進了最核心的權利層,如果不是早逝,不然最后估計職位都不低。因為這些底蘊,所以他父親和叔叔活著的時候很受器重,一個在軍方,一個在政界,去世的時候,國家領導人基本都去了,所以他們家現在支系很龐大,部級有兩個,將軍有兩個。林鎮北小時候是刺頭,老李當年也算某個圈子的核心,兩人的交集很多,老李沒少幫林鎮北,所以經商后林鎮北也就沒少幫他。你也看得出來,他是這里面底氣最足的”二胖繼續說道,林鎮北一直讓他跟李家多走動,不過他沒有太刻意,有些事情得慢慢來。
  趙出息默默點頭,當時也能感覺到,老李說話比較有份量,難怪……
  二胖思索片刻繼續道“最后就是老于,江浙出來的老油子,自認為貴族,我奶奶娘家人,當年上海灘的老家族,這里面家族生意最大的,特別是海外生意。家大業大,分枝散葉,歐洲、美國、東南亞都有于家人和于家的生意。他們這系留在國內,改革開放以后靠著海外的幫襯迅速起來,所以說話充滿傲氣,自認為是貴族,我很不喜歡他”
  “嗯,看得出來”趙出息笑道。
  二胖想想說道“跟這些人打交道,你不用想太多,年齡是代溝,付出再多回報都會對半。你該怎么樣就怎么樣,生意歸生意,其他歸其他”
  “這些我知道”趙出息這個時候就能感覺到自己和二胖之間的差距,或者說和那幫人的差距,不過有些事情是改變不了的,自己能做的就是以后多看多學。
  二胖介紹完這三個人的背.景就不再說這件事,具體怎么做趙出息會有分寸,轉而問道“孫倩為什么邀請你去孫家吃晚飯?”
  “不是孫姐邀請,而是孫老師”趙出息沉聲說道。
  二胖皺眉道“孫老師?”
  “有件事忘記告訴你了,其實我也是剛知道,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你應該記得我說過,在我六七歲的時候,有位年輕人去鳳凰村找老和尚,在鳳凰村待了一整年,那個小學就是他弄的,算是鳳凰村第一個老師,所以我們喊他孫老師”趙出息緩緩說道,這件事也只能這么解釋。
  二胖疑惑道“那個年輕人是孫家人?”
  趙出息點頭繼續道“嗯,我也沒想到。青衣告訴我,讓我來北京,有個男人要見我,就是他,昨天中午我家孫家見到他,沒想到他就是孫姐的叔叔”
  “中辦副主任,孫自清?”二胖有些震驚道。
  趙出息并不意外二胖這個反應,畢竟他當時比這個更吃驚,所以回道“是啊,我也沒想到,人生會這么戲劇,當年的孫老師,如今卻已是正部級的高官”
  “林鎮北跟孫自清認識,也說過這個孫自清,他有可能會走的更遠,不出意外他會接任中辦主任,隨后進入二十五人大名單”如果是普通的部級高官,二胖不會這么震驚,可林鎮北說過孫自清,他對此有些了解,現在跟趙出息有了交集,確實沒想到。不過回過神來,這讓二胖很高興,為什么高興,也就不用說了。
  二胖突然想到什么,脫口而出道“那個孫老師是孫自清,那老和尚?”
  趙出息早已想到這里,所以不意外二胖說出來,瞇著眼睛,趙出息表情嚴肅,低聲道“這也是我想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