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34 這是你朋友


  三年時間,能讓一個男人從祁連山的刁民成為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可三年時間未必能讓一個男人的心理成熟到這種高度,趙出息不是簡影不是譚鴻儒,不是用二三十年時間一步一個腳印去適應這個高度,也不是李青衣、蔣開山,從小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耳濡目染早已習慣如此,更不是二胖這種有底蘊,被老太太和老神仙、左傳這樣的高人言傳身教培養出來,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土豹子,所以你不能苛刻的要求他三年時間就成為一個真正的梟雄。
  步子邁得太大,如果不慢慢沉淀,現在沒扯著蛋,以后也遲早會扯到蛋。
  不過你要承認的是,趙出息的適應能力很強大,說白了就是心大膽更大,最開始他也是靠著這能耐,將一個個大佬挑翻馬下,反正他混的最差也不過是逃回鳳凰村,最慘也就是沒命,以前什么都沒有,現在有機會擁有這些,怕什么?
  可是,當你擁有很多的時候,可能就不像以前那么心大膽大了,現在他在成都有錢有權有地位,有女人有親人有家庭更馬上有孩子,他做事總要多考慮多去想,因為他肩負這更多的責任,而不是出山的時候,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打不過就跑路。
  他能適應一定的高度,可這高度越來越高,心里還沒成熟起來,慢慢就缺少了膽量和底氣,何況他現在所待的是四九城這樣的大圈子,這里人心復雜水更深,他一個外來戶,難免會謹小慎微,所以李青衣說他沒出息,他也不反駁。
  昨晚想了一夜,趙出息最終也算是想明白了,既然最開始就是靠著這份匪氣出來的,那現在就應該靠著這身匪氣繼續下去,成都已經穩固,不可能出現那種瞬間崩塌,所以到接觸四九城這個大圈子,應該是自己人生的新高度和新起點,昨天見到正部級的孫老師,今天見到眼前四個背.景通天的大佬,以后還會遇見更多這種級別的大佬,難道說自己都得沒底氣不敢接觸,那不僅會被別人看輕,也會讓自己故步自封。
  所以,不管如何,最終都得往前走,沒底氣也得走,有底氣也得走,既然這樣,還考慮個屁……
  “本來應該是我親自登門拜訪幾位前輩,只因為成都一些瑣事纏身,拖到今天才到北京,希望三位前輩見諒”趙出息客客氣氣卻又不卑不亢的開口道,臉上滿是自信的笑容,不再像先前那樣有些猶猶豫豫。
  笑瞇瞇的老于思索片刻就率先道“你不見我們,我們也得見你啊,本來我過段時間估計要去成都,還說到時候跟趙爺聊聊,沒想到這次到北京有機會見到,所以我得感謝老林,不然到時候去了成都,沒有地頭蛇照應,這寸步難行啊”
  “什么趙爺不趙爺的,老于啊,出息是自己人,你別那么見外”林鎮北聽得出來老于的話對趙出息很生分,所有笑著說道。
  這話里有話,也不知道是試探還是別有它意,趙出息只得賠笑道“于叔要是到成都,我肯定得盡地主之誼,這都是我該做的”
  按道理,當初林鎮北說有其他三家入股長安控股的時候,趙出息就應該親自到北京談,只是成都那會瑣事太多,所以趙出息知道這幾位可能對他有意見。
  “出息,我可沒少聽我家那小子說你,他對你很崇拜”順子他爹適時說道,他知道老于那人看起來笑瞇瞇,但想要跟他做朋友很難,對外人戒備很重。
  趙出息轉頭看向順子他爹回道“這位肯定是沈叔,昨晚我們還和順子在一起吃飯”
  “你們年輕人啊,就該多聚聚,我家那小子不成器,他要有你和三無兩分樣子,我這輩子就知足了”順子他爹長吁苦嘆道,或許是因為順子的關系,跟趙出息有些自來熟。
  趙出息呵呵笑道“沈叔,順子還年輕,玩心重,再過幾年,他自己就會長大”
  “希望是吧”順子他爹苦笑道,比起老李對他那二兒子,他更擔心自己
  頭發花白的老李這時候說道“走吧,進去聊,站這里太熱,我們都是地主,不能怠慢客人”
  “李叔,請”趙出息沒時間跟老李打招呼,只得退到旁邊,借這個機會,算是打招呼。
  老于幾個經常來林鎮北這里,所以沒把自己當外人,笑著聊天往里走,同時給南宮以及二胖打招呼開玩笑,畢竟已經是熟人,也悄然打量了旁邊的周易。
  林鎮北和趙出息走到后面,拍著趙出息的肩膀,林鎮北低聲說道“有些事,得慢慢來,這些都是老狐貍”
  趙出息不置與否,笑著點頭……
  趙出息并不知道長安控股這三位大股東的具體背.景以及生意,只是對沈家稍微有些了解,畢竟和順子現在也算是熟人。至于入股長安控股,其實是這四家注資成立了一家公司,具體里面各占多少比例的股份趙出息對此不了解,也沒問徐林,只是知道林鎮北占的股份最大。
  進客廳以后,林鎮北坐在主位上,趙出息等到幾位大佬都落座以后,才坐在二胖的旁邊,雖然他們是因為趙出息才過來的,剛開始卻沒把聊天的重心放在趙出息身上,老李有些感慨道“最近生意真不好做啊,我在海外的礦賠的都已經停產了,真是后悔沒聽老林的建議,前年的時候就該把那幾個礦全部在高峰期賣掉,現在市場行情不好,也只能死撐著了”
  “你的大宗商品不好做,我的進出口貿易這邊也有些難受,匯率波動的利潤都成了負的”老于緊跟著說道。
  老沈就哈哈笑道“那點錢對于你們來說,還不是九牛一毛,不過老林對我們那個建議還是比較有效的,現在全球經濟都有問題,既然看不清方向,總不能讓錢都縮水,所以只能進行分散式的避險投資,總歸還是賺著”
  “經濟縱然不好,但國內熱錢多的是,這些年積攢下來資金是超出你我的想象,別想一兩年之內的事情,要有五到十年的長遠規劃,經濟是有周期的,布好自己的局,等到下個周期開始,只會比別人賺得多”林鎮北風輕云淡的說道,難怪他現在不怎么管事,顯然已經進行了長遠規劃,趙出息在旁邊也聽的津津有味,這跟老徐的搶時間不謀而合。
  順子他爹看向趙出息就道“不過出息這邊的長安控股我倒是挺感興趣,前段時間在上海跟姜知名常宏聊了下,他們的計劃很不錯”
  順子叫沈明順,他爹叫沈希明,這名字當時起的很簡單,就是他爺爺希望明天會更好,也希望沈家的明天會更好。他們家的生意做得確實很大,算是隱形富豪,畢竟有著旁人無可比擬的政治資源,當年在環渤海圈的房地產投資沒少掙錢。
  沈希明這是有意把聊天往趙出息身上引,不過老于倒是不配合,笑道“我看出息最掙錢的生意可不是長安控股和西蜀集團啊,畢竟川渝灰色世界的趙爺,這些資產才是最掙錢的”
  老李若有所思的盯著林鎮北看了看,然后笑著說道“出息,我算這里面年齡最大,你于叔說的意思我想你應該明白,我們知道你最賺錢越是穩賺不賠的生意都是灰色的,不過這份錢好掙不好花,現在的環境不是十年二十年前那樣,我們可不希望你在這條路上栽了”
  林鎮北笑而不語,并沒有發表意見。
  趙出息似乎明白點什么,回道“李叔,于叔,我明白你們的意思,現在我的重心放在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這邊,那邊以后基本會放手,說句你們可能不信的,我在那邊的生意沒占任何股份,也不會有一分錢的收益,我也怕有命掙沒命花,川渝這幾年發生的事情對任何人都是警告,自然對我也是”
  “哦,我倒沒想到,你會有這樣的魄力和境界,不錯”老于聽到這話眼前一亮,這真是他沒想到的。
  林鎮北這時候才說道“出息做事的風格我很欣賞,年輕人能有這種分寸,已經難得一見,所以各位以后還是多提攜提攜出息,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可以有很多生意彼此間合作,你們的錢投到哪都是投,賠賺你們心里還沒底,不如投在出息這邊,徐林那幾位的本事,我首先肯定”
  可以說在座的這四家的家族生意,每家的公司資產都在千億級別以上,個人身價也都有上百億,更是家族拿事的主,而且在全國各地有不同的影響力,拉他們入伙長安控股,林鎮北有很多想法,越往后這些越明顯。
  沈希明默默點頭道“看得出來,不是誰都能在川渝站穩,何況這么年輕,我可沒少聽川渝的朋友說起出息,都是豎起大拇指,出息啊,回頭可能得讓你幫點忙,有幾個川渝做生意的朋友,你得幫著照顧照顧”
  “沈叔的朋友就是出息的朋友,說照顧就有些客氣了”趙出息笑呵呵的回道。
  老李端著茶杯說道“都是自己人,就不用那么客氣,出息以后遇到什么事,盡管可以給我們幾個打電話,別嫌麻煩”
  老于似乎不想聊這些,隨口道“老林啊,午飯準備好沒有,我這肚子已經餓得不行了,有什么話我們飯桌上聊”
  “就知道你饞我這的飯,早都給你安排好了,三無,去廚房看看”林鎮北對著旁邊的二胖吩咐道。
  過會二胖就從廚房回來,對著林鎮北點點頭,示意廚房已經準備好,林鎮北這便欣然起身道“那咱們就移步飯桌”
  林鎮北這里的大廚,可都是去任何五星級酒店就能當主廚的牛人,當初他花高價培養起來的,算是幾代人都在林家做事,可以說這林宅里所有人都是祖上就開始給林家做事,林鎮北選人都是從他們的后代那里選,畢竟自己人他才放心,不然這里有些事情會傳出去。
  “你們今天有事沒有?沒事的話,我們就喝點白的,有事的就喝紅酒”林鎮北這也算是照顧趙出息,知道趙出息有事。
  老于皺眉道“你別讓我跟你喝二鍋頭就行,其他無所謂”
  “那大家隨意吧,想喝什么自己來”林鎮北隨口說道。
  除過二胖,南宮和周易也都上桌,南宮上桌倒是習慣,周易上桌就讓幾位大佬有些意外,有些規矩都是明白的,能不能上桌意義不同,幾人不禁多看了周易幾眼,至于這男人為何沉默寡言,倒是已經習以為常,林鎮北這里多怪人,你看南宮和林三無,這么長時間,也沒說幾句話。
  趙出息自然喝紅的,他可不想一身酒氣的就去孫家,飯桌上倒是沒聊什么正事,幾位大佬聊的都是四九城的八卦緋聞,雖然看似隨意,卻讓趙出息大跌眼鏡,畢竟這些東西,以前感覺離他很遠。
  吃過午飯以后,林鎮北等人去休息室打麻將,趙出息陪著他們坐會以后,林鎮北就主動說出息你要覺得無聊,就讓三無陪你出去轉轉,算是給趙出息離開留出借口。
  于是趙出息順勢答應,跟幾位大佬打過招呼,跟著二胖離開。
  回去的路上,二胖沒打算說什么,似乎是準備回酒店再說,路虎停在華爾道夫酒店門口,趙出息和周易剛剛下車,就有個男人氣勢洶洶的走到趙出息身邊,怒目質問道“你就是趙出息?”
  那眼神,顯然是來者不善,趙出息不禁皺眉,難道是那幫人知道自己到北京,來找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