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33 彈指二十多年

第八百四十四章怕個吊……
  (卡文了,只能慢慢寫出來,這種感覺好煎熬)
  林鎮北這豪宅不是普通人能進來的,他能邀請趙出息來這里做客,顯然沒把趙出息當普通年輕晚輩,而是當做平起平坐的角色。
  見趙出息已經欣然答應,林鎮北笑呵呵的說道“外面站著熱,我們進里面說話”
  趙出息緊跟著林鎮北的腳步,路過穿繡花鞋的南宮阿姨身邊時,笑著打招呼,不過跟別人見到周易時候周易的反應差不多,平淡如水不起波瀾。南宮倒是每次見到周易的時候,都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可能彼此感覺是同一種人,有些惺惺相惜。
  林鎮北比較有趣,他每次見到周易,簡單打過招呼后,總是會若有若無的留意周易,有時候想開口說話,最終卻又忍住,也不知道想說什么。
  這雖然只是三進院的四合院,卻比別人那四合院要大太多。而外面已經這么氣派,里面自然更不用說,趙出息進來以后覺得,真他娘的是不能比,林爺還真是林爺。中式風格的豪宅里面,到處擺著古董和藝術品,有東方的也有西方的,表面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仔細打量卻似乎有些規律,紫檀黃花梨家具到處都是,青銅劍青花瓷更是隨處擺放,更不用說那些西式油畫和中式書畫。趙出息聽周易說起過林家一些往事,知道林家祖上一直做古董生意,直到如今林鎮北的生意里都有古董生意,還不是那種小打小鬧的,算是四九城里扛大旗的。聽說在從清末到十年動蕩里林家冒險囤積了不少古董。林鎮北手里不知道有多少好東西,林爺這些年也沒少給各大博物館捐贈古董文物,不過林爺向來低調,從來不張揚出名。他自然不是那種靠古董文化騰挪資產或者洗錢的不入流做法,就像他做投資生意,從來只玩一級市場,所以這林宅里有這么多古董文物藝術品也就不用奇怪。不少當代的畫家和書法家都是他的朋友,更不缺這些東西,畢竟四九城屈一指的紅頂商人。
  趙出息和周易坐在客廳里,摸著這有些年頭的紫檀家具,感受著這林宅的氣氛,有這么多古物卻不覺得陰森,顯然這宅子也有些風水門道,想想也是,畢竟背靠著故宮這大風水寶地。
  傭人們倒茶倒水,林鎮北笑瞇瞇的盯著趙出息道“徐林怎么沒跟著你們過來,聽二胖說他也一起到北京了”
  趙出息昨晚吃飯聊天的時候提起過這事,趙出息只得解釋道“我這甩手掌柜不管事,總要有人管事,老徐要見一些合作方,順便也辦點私事”
  “徐林也算是有能耐,多年前傾家蕩產狼狽離開北京,如今又卷土重來殺回北京城,估計會讓很多人刮目相看”林鎮北不加掩飾的說道,顯然有些欣賞徐林的能力。
  徐林一直沒說當年那些事,趙出息覺得林鎮北肯定知道,笑道“不知道林叔是否知道老徐當年在北京,怎么回事?”
  “他沒給你說?”林鎮北也有些意外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我只是知道點皮毛,偶爾聽他說過點,卻也沒詳細說過”
  “能在這四九城留下故事的,都是有能耐的人物,既然他沒給你說,我也就不多話了,我想他總有天會親自告訴你”林鎮北沒打算告訴趙出息,有些話自然不需要他多此一舉,徐林不說肯定有他不說的原因,想說了他會主動告訴趙出息,畢竟曾經可是追過朱家女人的男人,也算是四九城的趣聞。
  林鎮北沒打算說,趙出息也就不追問,隨口說道“林叔的生意怎么樣?現在經濟也不景氣,也不知道國家是什么政策”
  林鎮北沒打算聊這些事,回道“我現在基本不管事,這些東西交給專業人士打理。有賠錢的買賣,自然有賺錢的買賣,總不能所有產業都一起賠錢,格局再大點,有經濟不好的國家,也有經濟好的國家,再者徐林也肯定告訴過你,要未雨綢繆早作打算。你知道沖浪吧,很多時候,不管是做生意還是做別的事,都跟沖浪一樣,你要在還還沒有起浪的時候找到這波浪,然后順勢而為”
  趙出息聽得津津有味,回道“林叔說的是,看來我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
  “大道至簡,誰都知道,但做起來就不是說說而已”林鎮北呵呵笑道,端起茶杯抿著茶,這茶可是極品鐵觀音,涼了可就不好喝了。
  趙出息也不再說什么,也品起茶來,總覺得和林鎮北這種長輩聊天太累,謹小慎微的說話做事,看來自己真是太嫩,得慢慢老練起來,難怪李青衣說自己沒出息。
  “出息,其實我挺羨慕你的,至少你能讓周易這種高人安安心心待在你身邊,我倒沒你這福分,只是和左傳師父有點緣分而已”放下茶杯,林鎮北終于問起周易。
  這話題趙出息還真不知道怎么接,只得道“林叔,南宮阿姨也是高人啊,您能讓南宮阿姨寸步不離的守著你,也不知道讓多少人羨慕。其實我沒覺得自己能讓周易師叔待在我身邊,說不定哪天早上起來,他就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說白了,我們也只是緣分。周易師叔的境界,至少是我這種俗人不會懂的”
  趙出息這聲南宮阿姨叫的格外的好聽,南宮看向趙出息,罕見露出若有若無的笑容,這已經讓趙出息有些欣喜,至少南宮阿姨對自己印象不錯。
  “南宮啊,我倒是希望她有周易的境界”林鎮北回頭看眼旁邊的南宮,苦笑搖頭道,這輩子他沒欠過幾個人,南宮卻是其中之一,她算是自己的女人,卻又幫自己做著太多事,可以說是全職助理,自己這輩子女人無數,要說最終的靈魂歸處,那只能是南宮。
  對于林鎮北的話,南宮似乎當多沒聽見,沉默,什么都不說,就像周易對于趙出息的同樣的反應,果然是同類人,趙出息不禁懷疑起來,難道這南宮也是老祖宗的徒子徒孫?
  “老祖宗仙逝的事情,我已經聽三無說了,不知道您能否幫我帶個話,我希望能再見左傳師父一面”林鎮北再看向周易的時候,恭恭敬敬的說道,沒半點怠慢,并沒有因為周易只是趙出息的貼身保鏢而看輕,畢竟他是知道周易身份的。對于老祖宗仙逝這件事,林鎮北昨晚聽到的時候,也是愣了半響,畢竟那個老神仙對他以及對林家的意義非比尋常,已經出了很多理解范圍。
  他從哪里來,最終又去哪,誰也不清楚,他那么凡脫俗,一輩子堪稱傳奇,死的時候卻像是一顆石子掉進大海,沒有任何聲響。也或許對于很多人來說,可能以為他早已經仙逝了,畢竟活了這么久,知道他的很多人,都已經去世了。
  周易猶豫片刻,最終只得說道“話我會帶到,至于師兄會不會見你,我就不知道了”
  “多謝”林鎮北微微低頭感謝道。
  沒聊多久,過會有個中年男人走進來告訴林鎮北,那三位爺到了,林鎮北欣然起身,帶著趙出息等人出去迎接。
  那三位爺,自然是林鎮北所說的跟著他一起入股長安控股的三位大佬,他們代表著三個大家族,趙出息一直覺得,他們能跟著入股長安控股,也或許僅僅是看在林鎮北的臉上,做一個順水推舟的人情,畢竟這些大佬和他沒有任何交集。
  相比于趙出息跟著二胖走正門,他們則是從右側的地下車庫入口進地下停車場,那地下車庫入口大多時候大門緊閉,有車進出的時候才會打開。看得出來整棟建筑安保十分嚴密,想來不比六號別墅差,再者別墅里住著不少保鏢,趙出息感覺至少不下十個,想來都是林家培養的心腹,最重要的是,外面大街上來回都有武警和警察巡邏,要知道這里可是重點監控區域。
  地上地下有電梯,從地下車庫的電梯可以直接到右側偏房,林鎮北帶著趙出息等人出來沒幾分鐘,保鏢就帶著一群人從偏房出來,走在最前面的是三個氣質不同年齡也不同的男人,趙出息眼神立刻放在那三個男人身上,顯然其他人可能是他們的保鏢或者心腹,司機則在下面停車場的休息室等著。
  趙出息眼神倒是不錯,認出中間的男人可能是順子他爹,畢竟有幾分相似,男人穿著poLo衫和卡其褲,身高在三個男人里算是最高的,足有一米八五左右,略微有些福,倒不是那種油頭大耳,此時正跟旁邊的男人笑呵呵的聊天。
  站在他左側男人頭稀疏卻已經花白,趙出息覺得這男人年齡可能有六十左右,臉上皺紋不少,抬頭紋和法令紋都比較深邃,不過腰板挺得很直,想來年輕時當過兵。穿著剪裁得體的西裝,手上拿著西裝外套,手腕上那塊有些年頭的金色勞力士比較顯眼,在陽光下明晃晃的,都說玩勞力士的,不是暴戶啊就是真行家,男人后者可能性更大。
  最后一位男人身材比較矮小,估摸著也就剛到一米七,這還得穿鞋,笑瞇瞇的樣子像只老狐貍,穿的比較休閑隨意,短袖加短褲外加拖鞋,有些不拘一格。額頭光亮,際線已經快到頭頂,看起來額頭那塊骨頭有些突出,面相學里這叫伏羲骨,非富即貴。
  這幾個都是林鎮北真正的朋友,經常跟林鎮北廝混在一起,能進這林宅,能跟著林鎮北一起入股長安控股,那關系也就不言而喻了。
  “三個老家伙”林鎮北哈哈笑著往下走,趙出息和二胖跟在后面,周易和南宮站在臺階上面沒有動。
  “準備等會去打會球,這不你一個電話就過來了”說話的則是跟順子有幾番相似的男人,都是平起平坐的朋友,相互間自然熟絡沒有任何架子。
  林鎮北拍著他的肩膀道“回頭我陪你去,我還不知道你那點心思”
  “你們過的悠閑,我這一把年紀還得拼命,比不了啊”那位滿頭白的男人長吁苦嘆道,他早上剛去公司開完董事會,還沒來得及處理些事,就被林鎮北喊過來。
  林鎮北好笑道“我說李哥,該放手了,你家老三能力不錯,是時候讓他掌權了”
  “他要真把心思都放在公司上,我早就退休養老了,哪還受這份罪,每天就知道折騰他那些破車,也不趕緊給我找個兒媳婦”說到這,被林鎮北稱呼為李哥的男人長吁苦嘆道,看來他那兒子讓他很頭疼,還好有兩個女兒女婿幫著自己,不過在他心里,女兒女婿是沒法跟兒子比的。
  “還是我們這位日子過得舒服,看這樣子,昨晚肯定沒做什么好事”林鎮北看向那位身材矮小的男人,半開玩笑道。
  跟順子幾分相似的男人哈哈笑道“老于年輕時就是浪跡花叢,此生最愛美女,改不了了,長三角估計都已經被他吃光了,這才跑到津京唐禍害姑娘了”
  幾個男人不約而同的都笑起來,顯然知道這個老于的愛好,都一把年紀了還能折騰,也間接說明身體好啊,有人有錢到這個年紀,也折騰不起。
  這時候,林鎮北轉頭看向趙出息,拉著趙出息的肩膀笑呵呵道“來來來,認識下,這位就是我們年紀輕輕,卻把川渝攪得天翻地覆的趙爺”
  見到一位大佬,都已經讓趙出息有些心虛,很多時候他都是強自鎮靜,何況是一次見到三位,而且每個人都背.景通天,遠不是在成都時候跟自己打交道的那些人物能夠相提并論的。
  不過想到晚上要去孫家,想到李青衣所說的話,趙出息心里瞬間充滿底氣,或者說是匪氣,說白了也就三個字,怕個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