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32 今晚我不走了

以趙出息對孫家背景的揣測,他覺得五十出頭的孫老師級別應該不低,何況這里是四九城,最不缺的便是當官的,剛開始覺得副廳正廳的可能性最大,最后覺得保不準有可能是副省級,這已經算是頂天了。可他萬萬沒想到,李青衣給出的答案居然是正部級,而且還是中辦二把手。
  一瞬間,趙出息被震驚的目瞪口呆,一時不知道說什么……
  他認識最大的官,也就是川內那幾位副省級,柳學仕、林嘉華等等,更多的都是正廳和副廳級的。縱然因為蔣開山的關系,那次蔣開山和蕭湘北京結婚,讓他見識了大場面,可那些人都跟他沒有任何關系,更沒有任何交集。
  這次,卻真真切切的跟正部級高管面對面坐在一起聊天,難怪孫老師的氣場那么強大,讓他覺得有些不自然,更是不敢只是孫老師的眼神。
  最重要的是,這不是一般的正部級,而是中辦的二把手、副主任,每天和國家領導人在一起,接觸的也都是全中國金字塔最頂層的那個圈子,這完全刷新了他的世界觀,更沒想過這輩子會接觸這樣的人,而這個人確是他的孫老師,一個說讓他把他當親人的孫老師。
  “是不是沒想到?”李青衣能理解趙出息的感受,畢竟趙出息不像他們,從小接觸的都是這樣的人物,并不覺得有什么大驚小怪。但趙出息不同,三年前他還是鳳凰村里的土包子,這三年雖然經歷了很多,也見了世面,從土包子到了今天這個層次,但面對這樣的大人物,還是會讓他不知所措,更何況是一個以前他很熟悉的男人。
  趙出息還沒回過神,心有余悸的說道“這哪是沒想到,這是被嚇到了。你讓我想破腦袋,我都不敢去想,二十年前那個穿的破破爛爛,教村里孩子讀書識字,跟我一起下進山打獵,跟村民一起抽旱煙喝燒酒下地干活的年輕小伙子,如今居然是正部級高官,青衣,你覺得對我來說,這是不是天方夜譚啊”
  “是啊,人生很多你覺得根本不可能跟你有交集的人和事情,有時候就這樣發生了,你覺得不真實,但卻是事實。如果不出意外,再過兩年,你可以稱呼你的孫老師為國家領導了”李青衣似笑非笑的說道,作為被寄予厚望的大佬,孫叔叔算是仕途最耀眼的那幾個政治明星,如果不是出現大的錯誤,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能走多遠,誰也不確定。
  不知道是那幾杯二鍋頭的問題,還是李青衣所說的這些話,趙出息摸著有些頭疼的腦袋說道“你先讓我緩緩,我消化消化這些東西”
  安安靜靜開車的周易也有些意外,沒想到那個男人居然是正部級高官,雖然他見過比這個男人更大的官,只是這男人卻和趙出息有著不得不說的故事。
  “那明天去孫老師家里吃晚飯我該怎么做,孫爺爺是不是也當過大官,媽的,這都是些什么事啊”趙出息覺得自己不知道還好,現在知道了,有些亂了陣腳,都不知道明天該怎么說話怎么做事。
  李青衣瞪著說道“怎么這么沒出息,你現在好歹也見過不少副省級的大官了,正部級也就高一級而已,你怕什么,何況這是你孫老師,你什么也別想,就把他當做二十多年那個穿的破爛的年輕人就好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怎么可能不想,我本來就沒出息”趙出息很不爭氣的說道,有點耍賴皮的樣子。
  這讓李青衣有些哭笑不得,后悔自己告訴趙出息這些事,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道“那你慢慢想,你要不想去了,我幫你開口,你以為孫叔叔有那么多時間跟你吃飯?”
  趙出息任憑李青衣怎么說,也不還口,就那么安安靜靜的想些事情,他看向窗外,車水馬龍燈火輝煌,他又抬頭望望天,這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見,哪像祁連山里那么星光璀璨,他又在心里默默的說道,老和尚,你知道么,那個被你指著鼻子罵沒出息的年輕人,現在是正部級的高官了。
  很快,周易按照李青衣指的路,終于到了李家四合院外面的巷子口,李青衣沒讓周易把車開過去,只是讓他停下來。
  李青衣拿著包下車,本來明天早上還想陪趙出息逛逛的她也沒了心情,嘆氣道“你慢慢想吧,想好了給我打電話”
  說完這些話,心情復雜的向著巷子深處而去……
  周易沒著急著開車離開在,這巷子有點黑,他等李青衣走進某個四合院以后,確認沒有危險后才開車離開,其實他完全多慮,不知道這塊的巷子屬于軍委,里面幾家都有武警執勤的,而且都是治安重點區,警車來回在周圍巡邏,誰腦子有病才敢在這里做壞事。北京城就是這樣,不起眼的巷子里,總是臥虎藏龍。
  從這里到王府井華爾道夫酒店并不是多遠,趙出息和周易早早回去洗完澡休息,趙出息穿著短褲短袖躺在床上回味著今天這一切,慢慢消化著知道的東西。
  過會林靜打過來電話,詢問趙出息在外面還是在酒店,趙出息笑著說剛回酒店洗完澡。穿著睡衣敷著面膜的林靜半開玩笑道,我在門外面,你快給我開門。趙出息自然不信這樣的鬼話,笑道你這么閑逗我開心,今天忙的怎么樣?林靜嘆口氣說道,就那樣,白天做代言活動,晚上跟那邊公司高管吃飯,六哥派人跟著,吃完飯就回酒店休息,再沒有參加任何活動。又問趙出息明天有沒有空,陪她出去玩。
  趙出息只得搖頭說道,明天有很多事,沒有時間,等到過兩天事情忙完了再說,到時候約六哥吃飯。林靜縱然想跟趙出息待在一起,卻也不能打亂趙出息的計劃,畢竟趙出息不是普通人,來北京肯定有很多事情要辦。
  和林靜打完電話,趙出息又例行給媳婦齊思打電話,問她今天都干什么了,誰陪著她,寶寶有沒有淘氣等等。
  打完這些該打的電話,趙出息放松不少準備睡覺,又接到二胖的電話,二胖說明天早上過來接他們,林鎮北邀請他去做客,趙出息覺得沒什么事,也就欣然答應。至于簡姨那邊要見的人,現在還在等消息。
  清晨趙出息和周易在華爾道夫酒店吃過早餐以后,二胖已經在外面等著,上車后直奔位于北池子大街的林鎮北的豪宅。
  夏天北京的天空不像冬天么的陰霍滿是霧霾,今天天氣格外晴朗,萬里無云就是有點悶熱。華爾道夫酒店距離林鎮北的府邸不遠,順著東華門大街往西就到了北池子大街,旁邊就是氣勢磅礴的故宮,趙出息和周易都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這巍峨的建筑群,二胖倒是認真開車,或許他已經看厭煩了。
  沒過多久就到了林鎮北的豪宅,趙出息望著這灰磚青瓦的門樓,看起來頗有氣勢,旁邊是兩個小門,中間是足有三米高的大門,這時候灰色的大門緊閉著,沒等幾秒鐘后,大門從里面被打開,二胖開著這輛路虎攬勝長驅直入。
  進去以后是面積不小的前院,里面停著兩輛車,二胖將車停在旁邊,幾個人這才下來,其實他們可以從右側的地下停車口進。是的,這四合院還有特么的地下停車場。
  趙出息打量著這別有洞天的四合院,不禁嘆為觀止,這特么才是豪宅啊,整棟建筑背靠著護城河,護城河的對面就是故宮,加上占地這么大面積,這特么得多值多錢啊,最重要這種地方,不是有錢也未必買的下來。不過趙出息想到林鎮北在海南三亞的那山莊也就釋然了,畢竟林爺啊。
  “林鎮北在院子里”二胖看眼趙出息和周易低聲說道,隨后向前帶路。
  趙出息和周易跟著二胖,這只是前院,不遠處有兩米高的圍墻攔著,中間是個圓拱門,后面才是中院,而拱門前面不遠處是個盤龍臥虎的照壁,這是老四合院的規矩。趙出息瞅眼周圍,不遠處分散站著四五個黑衣男人,正悄然打量著他們,見到二胖以后都會微微低頭,想來這都是林鎮北的心腹保鏢。
  跟著二胖穿過拱門以后,終于來到豁然開朗的中院,整個中院面積很大,里面種著花草樹木,六棵參天大樹分散在四周,排列也很有風水講究。而左右兩側都是兩層中西結合的建筑,比起一般的建筑要高不少。正對面也是兩層這樣的建筑,只是左右兩側是對稱的偏樓,中間是露臺,能看見上面還有遮陽傘和桌椅。
  而林鎮北此刻穿著黑色的褂子在那里舞劍,旁邊的石桌上放著茶水點心,那個穿繡花鞋的女人站在不遠處,周圍倒沒什么保鏢。
  看見二胖帶著趙出息和周易緩緩走進來,林鎮北收起劍笑著說道“出息,怎么到北京也不給林叔打招呼,把林叔當外人了?要不是三無給我說你來北京,我都不知道,再怎么說,我也是長安控股的股東啊”
  趙出息不卑不亢的說道“林叔,我到北京怎么可能不通知您,只是昨天剛到,正好有點事”
  “跟你開玩笑,三無已經給我說過。怎么樣,今天叔給你接風洗塵,正好帶你見見那幾位股東,我已經通知他們,估計過會就過來,你小子倒是運氣好,趕上他們都在北京,不然還真見不到”林鎮北將劍交給南宮,拍著趙出息的肩膀笑道。
  趙出息有些為難,畢竟不管如何,自己晚上都得去孫家吃晚飯,除非真像李青衣所說,被孫老師鎮住了不敢去,那不成笑話么?怎么說,自己現在也是威風八面的趙爺。
  二胖昨天回來除過告訴林鎮北趙出息在北京,問他有沒有時間見見,同時也不加掩飾的告訴林鎮北,趙出息今天晚上要去孫家吃晚飯。
  林鎮北本來沒當回事,隨口問道,哪個孫家?
  二胖意味深長的說道,中辦副主任。
  林鎮北瞬間給愣住,廝混于四九城這個大圈子,林鎮北什么不清楚,這些可比誰都清楚,二胖說出中辦副主任這句話,他立刻明白是哪個孫家,也只有那個孫家了。
  只是林鎮北同樣好奇的是,趙出息怎么會認識孫副主任,而且能去孫家吃飯,關系顯然不簡單,不是誰都能見到孫副主任的,何況是這樣一個根基不在北京的年輕人,他是越來越對趙出息感興趣了,特別是他和李家那李青衣的關系。
  面對二胖,作為叔叔的林鎮北自然沒什么忌諱,徑直問道,出息怎么認識孫副主任?
  二胖也沒掩飾,如實回道,我不知道,也沒問,不過李青衣肯定知道。
  本來林鎮北只打算早上讓趙出息來林家,然后中午吃個家常便飯,回頭再安排其他事,但三無的話讓他改變了計劃,直接邀請那幾位好友過來見見趙出息,可見對趙出息的重視。
  “我知道你晚上有事,不過這下午四點前肯定沒事吧,我保證四點前放你走,怎么樣?”林鎮北很有氣度的說道。
  林鎮北已經這樣說,趙出息再推辭那就真不識抬舉了,何況還有其他幾位股東,哪個男人不是大佬,這面子他能博?
  所以趙出息只得點頭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