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31 南下北上下

(月票呢,更新給力,月票不給力啊,沒動力……)
  有時候生活就是這么戲劇,順子沒想到眼前這兩位氣質不同的美女是趙出息的朋友,孫倩和李青衣也沒想到這個膽子不小的小屁孩是趙出息的朋友,趙出息也沒想到順子丫的居然敢調戲孫倩和李青衣。
  還沒等趙出息徹底發飆,圓滑精明的順子就趕緊主動認錯道“趙哥,趙哥,我錯了,你聽我解釋,我真不知道這兩位姐姐是你的朋友”
  說完也趕緊向孫倩道歉道“姐姐,對不起啊,我就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屁孩,您就當屁把我放了,回頭我給您謝罪”
  “順子,我說你能不能成熟點,別見個女的就想調戲,看來我得讓二胖好好教育你,省得你以后惹事生分”趙出息也有些哭笑不得,本以為孫倩和李青衣認識順子,倒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順子一聽趙出息要告訴三哥,連忙道“趙哥,您可千萬別告訴三哥,我這不是等你們閑的發慌么,你要告訴他了,回頭肯定揍我”
  “算了,出息,這小子倒挺逗的,誰家的公子哥啊,膽子倒不小”孫倩并沒把這當回事,生活中沒少遇到膽大包天的主,不過大多數都別人吃虧長記性◆,她就當看笑話。
  趙出息瞪著順子道“這次饒了你,以后你還是收斂點,別老惹事,省的別人給你擦屁股”
  “知道了,趙哥”順子屁顛屁顛的回道,至于會不會收斂,估計有點懸,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么,這貨身處中戲大本營,要能做到無視美女,那才奇葩。
  不再閑聊,趙出息讓順子帶他們去包廂找二胖,聽說夏登也在,倒也不奇怪,他們幾個反正走的比較近,已經是死黨級別了。
  瞅見順子帶著趙出息李青衣等人進來,正在聊天的二胖和夏登起身,趙出息解釋道“每次來北京,時間大多賭在路上,還是小地方好啊”
  “我們都早已經習以為常了”夏登笑呵呵的回道。
  趙出息介紹雙方認識,也就夏登不認識孫倩,其他基本都已經互相認識,趙出息坐在李青衣和二胖的中間,其他人隨意的坐下。
  孫倩盯著二胖笑著說道“比上次見你的時候瘦了,帥氣不少,回頭姐姐給你介紹女朋友認識,保準讓你滿意”
  順子插嘴道“姐姐,這事我勸你還是別操心了,三哥是當世柳下惠,不近女人。我和登哥給他介紹不知道多少美女,他都不帶見的”
  順子剛說完,二胖犀利的眼神就看向他,順子識趣道“我知道了,閉嘴,閉嘴”
  孫倩忍不住撲哧笑出聲,這順子倒挺有趣的,自己挺喜歡這孩子的。看來是一物降一物啊,李青衣能降得住趙出息,趙出息能降得住二胖,二胖能降得住這個無法無天的順子。
  “你這段時間都在北京?”趙出息比較關心二胖的生活,笑著問道。
  二胖搖頭回道“昨天剛回來,除過津京唐,跑東北和山東那邊多點,沒以前那么自由了”
  趙出息苦笑,估摸著二胖從回北京開始,就沒有不忙的時候,林鎮北肯定要鍛煉他,畢竟未來林家得他接班。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現在的二胖不再那么木訥不怎么說話,至少能像正常人一樣交流,要是以前,別人只會覺得他是怪胎或者智障。
  “出息在北京待幾天?”夏登笑著問道,他更多時候是打量趙出息和李青衣,雖然很早就認識李青衣,但兩人相熟起來,還是去年去鳳凰村的時候,那個時候夏登才知道李青衣和趙出息的關系,先前他猜測李青衣和林三無有關系。至此對趙出息也越來越好奇,加上趙出息在川渝的地位,讓他經常有意關注,只是今天確是第一次見趙出息和李青衣坐在一起,從很多小細節,夏登能看得出,兩人的關系真不一般,何況趙出息到北京先聯系李青衣,再聯系林三無。
  趙出息樂呵道“這周之內應該都在北京,怎么,你要帶我鬼混?”
  “不敢,我怕某些人揍我”夏登一語雙關的回道,看似再說二胖,其實卻盯著李青衣,李青衣倒是不避諱他的眼神,八風不動的和孫倩點菜。
  等到李青衣和孫倩點好菜,轉頭詢問趙出息等人道“你們要不要喝酒?”
  “難得出息到北京,自然得喝點,至于開車,回頭找代駕,或者我打電話喊司機過來”夏登自作主張的說道。
  趙出息和二胖無所謂,孫倩又問道“啤酒?”
  “喝什么啤酒,二鍋頭”夏登繼續說道,他雖然不認識孫倩,但覺得挺眼熟,剛剛趙出息介紹后,心里已經有譜,知道孫倩是誰了。
  酒先拿上來,菜慢慢上,夏登端起酒杯代表眾人說道“歡迎出息和師叔來北京”
  眾人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連孫倩和李青衣也都跟著喝,趙出息知道李青衣能喝酒,畢竟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冬天總是要靠自釀的燒酒暖身子,不然這冬天很難扛過去。
  隨后,孫倩又提了一杯,緊接著順子也主動提了一次,這杯酒也算是給孫倩和李青衣賠禮道歉。
  等到菜上的差不多的時候,趙出息這時候才開口道“二胖,我去過蜀南竹海了”
  此話一出,二胖夾菜的動作明顯停頓,旁邊的周易卻并不意外,知道老祖宗仙逝的消息,肯定得讓三無知道,二胖放下筷子轉身道“見到老祖宗了?我師父在么?”
  “老祖宗和左傳師父都見到了”趙出息如實回道,旁邊的眾人聽的卻有些迷糊,不知道怎么回事,唯有李青衣倒是知道點事。
  二胖直言不諱道“那你運氣要比我好,我當年見到老祖宗的時候,在蜀南竹海等了整整一年”
  趙出息沒有接二胖的話,而是低聲道“有件事,也得讓你知道”
  “什么事?二胖從趙出息的臉色就能看出來,肯定不是什么喜事。
  趙出息看眼周易師叔,周易師叔默默點頭同意,趙出息這才說道“老祖宗不久前已經仙逝”
  老祖宗仙逝了?
  二胖被這個消息震驚的瞬間愣住,他已經有好多年沒有見過老祖宗了,第一次見老祖宗的時候,是奶奶帶著自己貿然前往蜀南竹海,那時候老祖宗不在,只有師父左傳和周易師叔在,師父說,老祖宗留下話,林家的任何要求都可以答應,所以自己就留在了蜀南竹海,跟著師父學本事。
  在蜀南竹海待了整整一年后,那是蜀南竹海罕見大雪的冬天,自己還沒有睡醒的時候,聽見外面有古琴聲,那個時候師父左傳出山游歷了,蜀南竹海只有周易師叔和他,他還以為周易師叔在那彈琴。朦朦朧朧的起床開門,只見眼前的世界被白雪所覆蓋,肉眼所到之處全是白皚皚一片,涼亭下面,有個穿著白袍滿頭銀發的老頭在那里彈琴,他幾乎和整個世界融為一起,琴聲悠遠而虛無,那時候二胖的腦海浮現出四個字,天外飛仙。
  誰都沒想到趙出息會在這么高興的場面,說這么一件事情,畢竟有人去世會讓人悲傷,何況看得出來,這位老祖宗對二胖很重要。
  “師叔,老祖宗今年多少歲?”不知過了多久,二胖才回過神,看向周易輕聲問道。
  周易臉色平靜一字一句的說道“兩甲子,一百一十九歲”
  在國人的年歷算法中,逢九等于歸零,很多老人過滿歲大壽,都是在九的時候過,所以周易說是兩甲子。
  噔的一聲,夏登剛剛端起的酒杯掉在了桌上,這下被震驚的就是在場其他人,我了個乖乖,活了一百一十九歲,橫跨三個世紀,難怪趙出息和二胖稱其為老祖宗。
  孫倩看向李青衣,喃喃自語道“一百一十九歲啊”
  “我才十九歲”順子手里拿著小龍蝦也有些失神道,這才夠人家的零頭,真是跟三哥在一起,什么事情都能碰到。
  “我師父呢?”二胖自然要問這個問題,別人是去世,而老祖宗是仙逝,活到老祖宗這年齡和境界,人生已經別無他求了,仙逝也許是去另個世界的開始。
  趙出息嘆氣回道“他在蜀南竹海為老祖宗守靈七七四十九天”
  “等你回成都,我和你一起回去”二胖考慮片刻后,決定道,這事林鎮北應該會同意。
  這時候周易卻搖頭說道“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隨緣而遇,莫要強求而去。三無,你的心意師叔知道,只是師兄守靈,不愿被外人打擾。如果他想見你,自然會來北京找你,如果他不想見你,你就算是去了,也終歸是見不到他”
  “師叔說的是,是我考慮不周”二胖雖然想去,但周易師叔已經這么說,他也只好自退一步。
  趙出息見氣氛有些沉重,主動說道“不說這些,老祖宗是仙逝,我們應該高興,而不是悲傷。來來來,吃飯喝酒”
  其他人也都附和著,氣氛這才扭轉過來,不然這氣氛一直悲傷,估計連吃飯喝酒的興趣都沒有……
  吃過飯以后,二胖詢問趙出息住在那,趙出息告訴他在王府井的華爾道夫,二胖思索片刻后說道“林鎮北這段時間在北京,你選個時間去見見他”
  “沒來之前就計劃過,來北京肯定得見林爺,明天除過晚上要去孫姐家吃晚飯,白天都有時間”趙出息想想直接說道,白天沒什么安排。
  聽到趙出息要去孫家吃飯,二胖有些驚訝,孫家的背.景可不小,孫倩的爺爺曾經身居高位,父親雖然已經退下來,卻也能量不小,而他的叔叔現在可是前途一片光明,趙出息怎么會和孫家有關系。這可是家宴,不可能僅僅是孫倩的關系,所以二胖有些疑惑,但卻因為孫倩在場,也不好開口問。
  二胖若有所思道“那我們回頭再聯系”
  晚飯結束以后,夏登和順子還商量著下一場活動,趙出息笑著說今天就算了,改天我們再繼續聚,于是二胖帶著夏登和順子先走一步。
  剩下趙出息和孫倩以及李青衣,孫倩倒也識趣,直截了當道“趙出息,青衣交給你了,把她安全送到家,我還有事得先走了”
  說完直接上車,代駕司機已經在等著,一溜煙的就消失了……
  “你回哪,海淀么?”趙出息皺眉問道,喝了酒的李青衣,臉上有點紅暈。
  明天是周五,不用去學校也不用去黨校,趙出息住在華爾道夫酒店,省的他來回折騰,于是李青衣笑道“送我去柳蔭街,今晚住老太爺那里”
  周易沒有喝酒,于是三人上車,先送李青衣回柳蔭街李家四合院……
  送李青衣回去的路上,趙出息主動說道“沈明順和夏登家里背.景不凡,二胖有意讓我跟他們熟悉,林鎮北和沈家現在跟我都有合作關系,他們是長安控股的大股東,以后少不了來往,這次北京之行都得主動拜訪”
  “難怪,夏登我認識,他們家我也知道,沈明順倒是不熟悉,既然是林鎮北安排的,那對你肯定有利,二胖對你算是用心良苦”趙出息既然要聊這些事,李青衣也就不掩飾,直言不諱的說道。
  趙出息繼續解釋李青衣不懂的那些疑惑,笑道“蜀南竹海那位老祖宗,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些東西,但那位老祖宗確實是位世外高人,他們跟林家是世交,二胖年少時在那里待過幾年,由老祖宗的徒弟,周易師叔的師兄左傳師父言傳身教,老祖宗也沒少指點他。周易師叔能留在我身邊,也是二胖跑蜀南竹海求老祖宗放的人。”
  “有過耳聞,回頭可以詳細了解,知道那是位傳奇人物,跟我們屬于兩個世界吧”李青衣確實聽說過有那么位老人的存在,跟不同時代不同人物有過交集,只是不詳細而已,畢竟很多事情不是能查到的,林家能有這門關系,不得不說底蘊深厚。
  趙出息知道李青衣知道些關于孫老師的事情,在李青衣這里,他心里藏不住事,所以忍不住問道“青衣,孫老師是當官的?”
  李青衣知道趙出息要問,所以點頭回道“嗯,你也算見過世面,今天應該能猜到”
  “嗯,那氣場很強大,而且那輛車也告訴我不少信息,何況我知道孫姐家不簡單”趙出息如實說道。
  李青衣好笑道“你倒是挺聰明”
  “多大的官,應該不小吧”趙出息露出那種世俗的老百姓都有的八卦心理,嬉皮笑臉的問道。
  李青衣反問道“在你心里,覺得你的孫老師應該是什么級別?”
  趙出息琢磨片刻,然后弱弱的說道“正廳級,副省級?”
  “中辦二把手,正部級”李青衣懶得理會沒出息的趙出息,直接告訴答案。
  正部級,趙出息大腦轟的一聲,死機了……